清除對待少數民族態度中的黨文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一日】雖然生活在內地,但是因為工作的關係,我能夠經常接觸到很多少數民族人士。他們多來自偏遠的少數民族地區,可以算是本民族的精英和佼佼者。除了個別民族無法改變的樣貌和口音,我覺的他們中絕大多數人,無論生活方式還是思維方式,已經漢化得與漢人沒有甚麼區別了。

直到有一天,和一些很熟悉的少數民族朋友說笑話。他們說,你們漢人哄孩子,媽媽們都說,「別哭別哭,再哭,狼就來了」,可是我們老家的人哄孩子,媽媽會說,「別哭別哭,再哭,漢人就來了。」

這段話引起的是一片哄堂大笑,而對我卻不啻響雷轟頂:我是個血統純正的漢人,六十年代出生,從上幼兒園開始,我們這一代人就知道中國有五十六朵花一般的五十六個民族,親如一家、平等快樂的生活在一個「大花園」 裏。未曾料到少數民族對漢人鬱結著這樣深的恐懼與仇恨!面對這份敵意,湧上心頭的是我以前從未認真審視過的、作為漢民族的怨恨與不平:你們少數民族貧窮、落後、野蠻、愚昧,從四九年以來就靠我們的經濟支援和特殊的「民族政策」過上吃飽穿暖的好日子,按常理,實在應該千恩萬謝、感激涕零才對。

我突然發現,所謂的「民族平等」是一個絕對的謊言,自己對少數民族的偏見、歧視、厭惡、恐懼,和少數民族對漢民族的一樣,都如刀刻一般滲透骨髓。儘管我有為數不少的少數民族的好朋友,儘管我比一般人更多的了解他們素樸耿直的性格,多彩絢麗的民族文化,獨特的生活方式,虔誠的宗教信仰,鮮豔美麗的民族服飾,也多少了解一些少數民族四九年以後所經歷的苦難,他們被剝奪殆盡的宗教信仰、語言文字、風俗習慣、飲食服飾等等。但是,我發現自己潛意識中還和大多數漢人一樣,對少數民族懷有揮之不去的偏見。這偏見使我對少數民族遭受的迫害、對於他們被強行剝奪的宗教、文字、語言、生活方式的痛苦鮮有同情,更多時候是視而不見。

雙方的怨恨彷彿被一種奇怪的力量打了一個死結,只有彌深,無法化解,這就是中國人的「民族情結」。

讀了《九評共產黨》,我明白了這種奇怪而邪惡的力量來自中共邪黨。它從出現的那一天起,為建立和鞏固其邪惡的政權而導致了八千萬中國人非正常死亡。這八千萬中國人,不僅包括漢族人,也包括中國境內的各少數民族。不同的是,邪黨用它們魔鬼般的殺戮、掠奪和「強制改造」,成功的建立了少數民族對漢民族的恐懼和仇恨,通過虛假宣傳把自己和自己依靠暴力和謊言維持的邪惡政權,妝扮成各民族的大救星;對漢民族,邪黨將少數民族的形像妖魔化,也通過虛假的、不平等的民族政策製造漢民族對少數民族的輕蔑與敵視。是中共邪黨利用「挑動群眾鬥群眾」的慣用手段,使得民族矛盾日益尖銳,不可調和,那種建立在對國民權利普遍尊重的民族和諧在邪黨治下已不可能出現。

這是中國社會在民族問題上的一個普遍心態。

作為大法弟子,我發現自己對待少數民族的態度中也存在著很深的黨文化烙印,比如分別心。分別心是因為對方與自己某些方面不同而體現出來的排斥之心。面對大千世界的芸芸眾生,大法弟子不能像常人那樣因性別、年齡、社會階層、受教育水平等方面的差異排斥他人,更不能因對方的種族與自己不同而產生「非我族類」的不認同感。

多年以來,我自覺不自覺的按照邪黨價值觀,以經濟是否發達,生活方式是否夠現代來衡量一個人或一個地區、一個民族的素質水平,在少數民族面前自認為高人一等,不尊重他人,把自己的衡量標準強加別人,沒有大法弟子慈悲寬厚的心態,而是以「大漢族主義」的傲慢之心歧視少數民族。

每年神韻,都有相當的篇幅來展現各少數民族的獨特文化和風采,因為這些民族都是神的子民,都是對正法充滿希望的眾生,我們沒有理由不珍惜他們。

大法弟子一定要清除黨文化和變異觀念,修好自己,救度所有在世眾生。
不對之處,敬請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