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家庭的不和諧看黨文化因素對人精神的侵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二月三日】從我記事以來,父母的感情就不好。父親總是看不上母親,對母親十分冷淡。母親生性好強,得不到父親的肯定,便把一切希望都寄託在我的身上。她那種「望女成鳳」的強烈願望已經達到了一種偏執的程度。我稍有一點不順母親心意的地方,母親便會想盡辦法「幫」我「改正」,甚至以死相逼。母親的過份管教激起了我的叛逆心理,尤其是對我思想的鉗制讓我無法呼吸,在思想中與父母對抗起來,內心產生一種對父母的強烈反抗、不滿。由於家庭的影響,少年時期我的性格十分憂鬱,對生活的態度悲觀,這一切,我曾經都歸罪於父母的身上。我們一家三口人一直過著表面看似平靜,內心卻波濤暗湧的「三足鼎立」的生活。

家庭的不和諧暗藏著許多人生的魔難,有些是業力所致,有些是共產黨洗腦造成的扭曲和變異。

五年前,父親因病去世,母親也抑鬱成疾,去年我便把母親接來與我同住。工作以後,我一直住在外地,以前父母對我造成的心理陰影漸漸淡泊。不料這次把母親接來,那種心理陰影又像魔爪一樣,向我伸來,我時常感到被甚麼東西籠罩與捆綁,心裏十分壓抑,條件反射的開始了再次與母親的思想對抗。有一段時間,我脾氣暴躁的像炸彈一樣,這樣不正確的狀態也引起了我深深的思索。我為甚麼這個樣子?為甚麼我的家庭如此不幸?為甚麼我對父母沒有感恩之心?為甚麼要厭惡父母?為甚麼要反抗父母為我所做的一切?父母之間與我的隔閡到底是甚麼?

思考了許久的我有一天突然醒悟,我反抗的其實不是父母,而是黨文化因素在他們思想中形成的觀念。父親一生不苟言笑,家庭理念淡漠,自恃清高,目中無人;母親爭強好勝,性格偏執、專制,面子大過一切。父母的這些性格是典型的黨文化性格,他們的生活理念、教育方式,都是典型的黨文化思維模式,自我觀念極強,所以才一輩子針尖對麥芒,時刻處於一種對立狀態。而在這種生活狀態中成長的我,雖然意識形態中懵懂的反抗著父母的黨文化態度,但卻跳不出黨文化思維的控制,無力阻止黨文化因素對我精神的浸染,就像掉到了沼澤地中一樣,越是掙扎,越是往下陷,漸漸的也形成了一種典型的黨文化性格,心路狹窄,怨天尤人,不記父母的生養之恩。在黨文化因素中形成的這種性格和觀念,使我們一家三口人之間形成了一堵厚厚的牆,讓我們感受不到家庭的溫馨,人性的快樂,這是黨文化因素對人的精神侵害後的結果,黨文化因素是導致我的家庭不和諧的罪魁禍首。

認識到這一切之後,那些多年形成的心結煙消雲散,心中升起對父母的愧疚與慈悲。從根本上講,我們都是被黨文化因素所迫害的人。看看身邊的同學、朋友,有多少和我類似的家庭,都是這樣過著「緊繃繃」的日子,只是各自的程度不同罷了。有多少中國人能真正的認清自己的許多不如意正是黨文化因素所帶來的,只有摒棄黨文化的一切因素,才能明辨是非,才能看到希望和獲得真正的幸福。《九評共產黨》扒光了惡黨虛偽的外皮,《解體黨文化》更是從精神層面揭露了惡黨邪惡的內在,共產黨作惡多端,害人於有形無形,那些仍在迷中的人們啊,快快神醒,認清惡黨的真實面目,早日三退(退黨、團、隊),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