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四﹒二五」萬人大上訪(圖)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二日】一九九九年的四月二十五日逾萬名法輪功學員自發赴北京國務院信訪辦和平請願,一度震驚中外,被稱為中國有史以來規模最大、最和平理性的上訪,整個過程安靜祥和,秩序井然,法輪功學員所表現出來的純正善良與對正信的堅守得到國際社會的高度評價。

然而時至今日,十二年過去了,仍有部份大陸民眾聽信了中共的謠言。時光在無聲中飛逝,事實的真相究竟是怎麼樣的?讓我們把鏡頭拉回到十二年前,看看九九年的那個四月到底發生了甚麼。

「四﹒二五」萬人大上訪現場

上訪成因

一九九二年法輪功傳出,以「真、善、忍」的法理和神奇的健身功效迅速享譽神州大地,吸引了為數眾多的普通民眾,也引起了中共高層個別政治投機者的注意。一九九六年《光明日報》發表評論,把當時被北京青年報列為「十大暢銷書」之一的《轉法輪》當作「偽科學」批判;九七年時任中央政法委書記的羅幹密令公安系統在全國內調查,企圖尋機取締法輪功,卻得到了各地公安局經過充份調查後的報告:「尚未發現問題」;而以羅幹的連襟何祚庥為首的科痞兼政治打手們則不斷發表文章栽贓污衊法輪功。

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一日,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學院的《青少年科技博覽》雜誌上發表題為「我不贊成青少年煉氣功」的文章,捏造事實誹謗法輪功,醜化修煉者形像,天津部份法輪功學員希望通過向天津教育學院或相關機構澄清事實來消除其惡劣影響,卻被天津公安局動用防暴警察毆打,並有四十五名學員被綁架。法輪功學員們被天津政府及公安告知:北京公安部介入這個事件,「你們去北京吧,去北京才能解決問題。」

四月二十四日晚至二十五日,各地得知消息的法輪功學員抱著相信政府的誠意紛紛自發趕赴北京國務院信訪辦。現居渥太華的李女士原是北京人,親身經歷了十二年前的大上訪,回憶當時的情況時說:「今天抓了天津的法輪功學員,明天就可能抓北京的學員、上海的學員。於是我就和另外兩名功友商量,我們覺得只有向中央政府反映情況才能最終解決問題。這樣我們決定去了,我們只是希望有一個寬鬆的煉功環境。」

也許有人會問:到天津教育學院反映情況的法輪功學員有甚麼過激行為或粗暴言行嗎?否則天津公安為何出動防暴警察呢?事實是法輪功學員始終是祥和理性的,據一位目擊此過程的某中學高級教師講:九九年四月二十一日(或二十二日),她到天津教育學院聽課,看到許多人靜靜的等候在教育學院門口,其中有人排隊等著上廁所,當看到學院裏聽課的人也來上廁所時,就說:咱們上別的廁所,別影響他們上課。於是這些人就讓出廁所,到較遠的公共廁所去了,當時這位中學教師就想:現在還有這麼好的人,真叫人佩服,過後她才知道那些是到天津教育學院反映情況的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學員:大家都想去

法輪功修煉者是一個沒有任何組織可言的由基本民眾組成的修煉群體,「四﹒二五」萬人大上訪也是自發自願的行為,修煉者人數眾多,大家你也想去,我也想去,不知不覺就去了逾萬人,還有更多的法輪功學員不知道消息,一位年輕法輪功學員回憶說:「那天,一位阿姨告訴我,她第二天要去中南海上訪。正在上學的我根本不懂的甚麼是上訪,就問她。她說,天津一個刊物發表了一個說不讓青少年煉法輪功的文章,天津學員去天津市政府上訪,結果數十人被打、被抓,去要人,天津政府也不放,那只好到北京上訪了,就是告訴北京政府自己煉法輪功以後受益很多,請政府放人。當時我想,這件事情關係到青少年,我也是一名青少年,我要去把自己煉功的體會告訴政府,告訴他們大法好。於是我問那位阿姨怎麼去,阿姨說第二天一早他們坐地鐵,讓我去那裏找她。我又去找了一位同修同學,告訴她,她聽說了也要去。第二天,在地鐵口,我看到了很多同修。跟著他們,我們到了中南海西門,當時他們還沒有上班,我們就在門外站著等。結果警察過來趕我們走,我們說是法輪功學員來上訪,他們就把我們趕到西門對面的馬路上,讓我們在那裏站著等……事後,我很單純的想,事情解決了。家鄉的同修還埋怨我為甚麼沒有告訴他們上訪的事情,我說當時沒有認識到事情那麼嚴重。中共總是說我們是有組織的,如果真有組織,絕對不會只有那麼點人去中南海,起碼,我家鄉縣城還有一萬多大法弟子不知道消息呢。」

安靜祥和、秩序井然的上訪場面

逾萬名法輪功學員的上訪場面文明安靜、平和理性,警察不用維持秩序,在一旁聊天,當晚九點,天津被抓的四十五名法輪功學員被釋放後,學員們靜靜的離去,整個過程沒有口號標語,沒有喧嘩躁動,甚至地上沒有留下任何紙屑、煙頭。有人說,法輪功太神了,來的時候從天而降,一下子不知從哪冒出來了那麼多人;走的時候不翼而飛,一下子消失得無影無蹤。其實法輪功學員沒有組織,這只是他們按「真、善、忍」修心向善做好人的自然體現。

一位北京法輪功學員回憶說:他是四月二十五日早晨八點來到府右街南口,和幾位同行的法輪功學員沿著府右街東側的人行道向北街走,想直接去國務院西門找接待站反映情況,離西門還有三四百米時,見從路西的上訪的人群裏走出來一位素不相識的少女對他們微笑著說:「請問你們是來上訪的同修嗎?」他怕她是阻攔上訪的就沒說話,同行的一位法輪功學員說了句:「我們是某某區的,來上訪的。」這位少女說:「那就站到那邊的上訪隊伍中去吧!」這位北京的法輪功學員說:「我們是去國務院信訪接待站向政府反映情況,不是來站隊的。」那位少女說:「我知道你的心情,咱們來到這兒就是一個整體,來的目的都是一樣的,咱們有同一個師父同修一個法,要顧全大法和整體的形像,別讓壞人鑽空子。」這位北京的法輪功學員聽了,連聲贊同的說「對、對」,便隨著這位少女溶入路邊上訪的隊伍中站立等候。

隨著溶入上訪隊伍的人越來越多,這位北京法輪功學員回憶說,當時有人提議年輕人站到前四排,給歲數大的在後邊能坐一下,這樣互敬的場面很感人,同時,法輪功學員主動讓出盲道,也沒佔自行車道,那麼多人卻沒有阻塞交通,上訪的人群中不時傳出「請安靜、少走動」的勸告聲,有個年輕的男性法輪功學員雙手托著一個字牌上寫著「肅靜、勿亂走動」兩行字,默默的在隊伍中來回走動著提醒大家。午後,由於餐飲後廢棄物多,幾個老年法輪功學員提著自己買的大黑塑料袋穿行於人群中回收廢棄物並倒進路邊垃圾桶。但是大部份學員都是把廢棄物裝在自身攜帶的包。就連警察和行人扔在路上的煙頭,大家誰看到就隨手撿起。行人看到這一切都讚歎說:法輪功真是一片淨土。

上訪學員秩序井然,警察放鬆的閒聊
上訪學員秩序井然,警察放鬆的閒聊

</tr

朱鎔基接見法輪功學員代表

現居美國的法輪功學員石採東,九九年「四﹒二五」時在中科院攻讀博士學位,親歷了「四﹒二五」事件,他回憶說他是四月二十四日晚才聽說的天津事件,法輪功學員李阿姨告訴他們由自己決定是否要去上訪,四月二十五日早七點半石採東來到府右街北口,看到了街道兩邊許多靜靜等候的法輪功學員,忽然聽到人群中響起了由稀而密的掌聲,他回頭看見剛剛上班的朱鎔基走出中南海西門,法輪功學員們都很高興,都想圍上去反映情況,此時有的法輪功學員便自覺的提醒大家在原地不要動,維持好秩序,朱鎔基得知是法輪功學員來上訪,要求派代表進去談,可是法輪功學員們都是自發來的,甚至相互之間都不認識,根本沒有代表,石採東正好站在離朱鎔基不足兩米的地方,便自告奮勇的當了「代表」,朱鎔基又親自指了另外兩個最先站出來的法輪功學員,這就是最初隨總理進入中南海與總理會談的三位法輪功學員代表。

這三位法輪功學員「代表」你一言我一語的提了一些各自知道的情況,要求釋放天津被綁架的學員和允許法輪功書籍出版,當負責接見的官員發覺他們並不像「代表」時便提出能否找兩位法輪功負責人來。可是法輪功學員中並沒有負責人,石採東就出去隨機找了一位修煉較早的「老學員」作為「代表」進去了。

另一位北京的法輪功學員回憶說:「在等待期間,我記憶中曾有幾撥上訪學員的代表被召進國務院接待室。有一次一位學員代表出來後說:快找找懂法律的學員,進去的學員代表缺懂法律的,趕快補充上去。又有一次一位學員代表出來說:進去的代表中沒有研究會的學員,國務院領導要求代表中必須有負責人參加。有人認識王志文和總站站長或知道電話的趕快請他們到場,否則國務院不予接待。」

當天,總理朱鎔基下令天津公安局放人,並重申了國家不會干涉群眾煉功的政策,晚上九點法輪功學員得到此消息後便迅速各自離去,仍無喧嘩,只聽到不大的腳步聲。幾乎都同時在審視自己呆了一天的地方還有沒有甚麼雜物,並把所有的遺棄物撿起,一位法輪功學員回憶說,當他彎腰拾起一支失落的一次性筷子,眼淚流出來,這麼多人的群體,十幾小時的停留,未遺留任何垃圾、沒有噪音。是畢生從未見過的!一個警察指著地,面對其他的警察說:「你們看,甚麼是德,這就是,這就是德!」

險惡的暗流

九八年以喬石為首的退休人大幹部對法輪功做了一次調查,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上呈中共中央領導,所以當時的中共中央領導大多數都是認可法輪功的,九九年四﹒二五的當天,正當國務院總理朱鎔基會見法輪功學員代表,重申國家不干涉煉功自由的政策同時,一場由江羅發動的陰謀也在暗中進行著。

近幾年明慧網發表的法輪功學員見證「四﹒二五」的文章中,許多不同地區的法輪功學員都不約而同的提到,是警察的指揮使上訪的人群圍圈了中南海。例如一位法輪功學員回憶說:「一開始,學員們是在府右街附近聚集。發現有七、八個警察堵在府右街的路口,大法弟子沒人去衝闖。後來,來了幾位武警告訴學員說:這裏不能待,那裏不行等等。因為師父要求我們在哪裏都要做好人,所以我們就配合警察的工作,按著他們的要求去做了,也從沒有把人往壞處想。警察先把法輪功學員的隊伍從府右街的南口向北順府右街引領到中南海門口與武警人員引領的另一隊由北向南的法輪功學員相遇。兩行隊伍正好在中南海正門會合成一隊。」就這樣在武警人員的引領下,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在不知不覺中分為兩路,被動的把中南海圍成一圈。 這就是後來一直被中共利用來欺騙民眾的「圍攻中南海」。

現居美國的李彬女士,當時剛從研究所畢業到北京找工作,正巧遇上「四﹒二五」上訪,她回憶時提到:「人越來越多,我們也不知道信訪辦在哪裏,後來有警察過來,要我們跟著他到那一邊去。我們當時甚麼都沒想,法輪功學員特別單純,警察領著走,我們就跟著走,我剛到北京,地方也不太熟悉。不記得在哪條路,但記得跟著警察走到紅牆那邊,我們當時是在紅牆對面的馬路。每個馬路上都有警察,他們領著人把信訪辦圍上,現在想想,是中共設的圈套造成的所謂的包圍中南海的態勢。」

此外,特務一直在活躍著伺機破壞安靜的上訪人群,妄圖挑起事端,但最終都被理性的法輪功學員識破。一位法輪功學員回憶當時的情景「我順長安街往西走找廁所,忽然發現有一個燙著頭髮、抹著口紅,穿衣打扮非常時尚的年輕女子,胸前還戴著法輪章正在給停在各單位門前的外地牌照的汽車拍照。我挺納悶:大法學員不在府右街站著,跑這兒幹甚麼?再者她的穿衣打扮也不像大法學員。大法學員穿戴都非常樸素,沒這麼妖冶的,她究竟是甚麼人哪?等我再回到府右街上,又發現了那個女人,胸前還戴著法輪章,手裏還多了一本《轉法輪》,不過卻換了一身運動衣,正在鼓動學員喊口號。學員都沒理睬她。我吃了一驚:她原來是特務呀。」

結語

「四﹒二五」事件中,法輪功學員真誠善良、處處為他人著想的高度自律,感動了世人,消弭了羅幹等人蓄意製造的潛在衝突,也震撼了全世界,各國人民開始注意到這個不同凡響的煉功群體,無論中共如何歪曲事實,謊言最終會被揭穿,任滄海桑田、時空變幻,法輪功學員們留給世人的永遠是堅守正信的輝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