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二五」親歷者回憶天津事件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九日】十一年前,當上萬名法輪功學員於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在北京上訪的時候,很多人非常不解,為甚麼會一下子有這麼多人來上訪。其實到北京上訪是天津市政府的主意,法輪功學員上訪僅僅是希望能夠澄清事實,讓天津無故被抓的法輪功學員重獲自由。那麼在天津又發生了些甚麼呢?當年經歷了天津事件的安妮向記者回憶了天津事件的經過。

事情得從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一日,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學院的《青少年科技博覽》雜誌上刊登了一篇題為「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的文章說起。該文說有人練了法輪功要得精神病,學生練功耽誤學業,家裏的其它事情也不管。該雜誌在全國發行,很多法輪功學員看了後,從自身的經歷中感到文章的內容和事實完全不符,文章是在誣蔑誹謗法輪功,因此就想去找出版社反映情況。安妮也是其中之一。

在安妮上大學的時候,一次和同學的談話中聊到了法輪功。因為安妮感興趣,那位同學就給了她一本《轉法輪》。安妮回憶到:「看到書就覺得非常好,一拿起來就放不下了。以前我也練過其它的功法,但是一直也沒有心法,就是練練動作,有的是祛病,覺得就是形式,完全就是形式的東西,沒有真正系統地修煉。所以拿到這本書,啊,這麼好,真的就覺得實在講得非常透徹,感覺內心當中非常喜悅,就覺得不應該再放下,一定要學,就是非常高興的感覺。」

因為學業上的壓力,讓安妮常常會感到精疲力盡,身體不好,三天兩頭會有些小病。煉了法輪功後安妮感受到了身心受益:「我剛開始煉法輪功就感到身體非常輕鬆,以前每年到時候就要發燒,很有規律的。煉了法輪功後再也沒有過,從修煉這麼多年來也沒有甚麼病。而且智慧也打開了,學習也變得輕鬆,記憶力也變得相當好,而且也明白了人生的目標。」

安妮本身的經歷就說明青少年修煉法輪功後非但不會耽誤學業,而且會對學業有幫助。很多法輪功學員也和安妮一樣,想以自己的經歷告訴編輯,法輪功是教人按照「真善忍」做個好人,完全不是文中所寫的那樣。因此安妮就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起在四月十九日去了天津教育學院的編輯部,想去跟編輯澄清事實。

安妮回憶說:「編輯和秘書在一個會議廳裏接待了我們。天津的很多學員、還有外地的一些學員也陸陸續續趕來了,他們跟編輯說自己的親身經歷,煉法輪功受益的一些情況。當時有一位母親,談到她兒子原來得白血病,醫院都判了死刑,因修煉法輪功,白血病也好了,非常神奇。還有位老太太,煉法輪功後,返老還童,白頭髮都變黑了。另一位老太太眼睛以前不好,看法輪功的書視力神奇地恢復了。大家講的都是自己的親身經歷,很多神奇的故事。編輯和秘書還做了筆記,他們將法輪功修真善忍、親身受益的事實都記錄了下來。當時編輯對我們非常好,而且誠心誠意地對我們說,他們會考慮在雜誌上更正,公布事實真相。」

但是因為編輯不是最後能做決定的人,所以法輪功學員們想等著最後的答覆,沒想到事情發生了變化。「可是到了第二天,院長一直都沒有露面,並且校方態度開始轉變,說上面規定,不可以給予更正。一些學員知道了這種情況,外地的學員也都陸陸續續來到天津教育學院,就在校園內等待。大家都非常平靜、祥和,只是在院子裏靜靜地坐著,而且把院子裏的通道、過道都留出來,讓人都可以過,不妨礙通行,而且也弄得很乾淨。很多從外地來的學員,都很艱苦,我看到他們有很多啃著饅頭、吃鹹菜的。院子裏外地來的學員越來越多。外地來的學員,生活艱苦,到四月二十二日晚,很多學員都不回家了,整宿整宿不睡覺,在那邊請願,在院子裏過夜。夜裏風很大,但是大家都這樣堅持下來,希望教育學院能夠給澄清這件事情。」

法輪功學員的堅持僅僅是想讓雜誌社更正所登文章的錯誤,澄清事實,比如再登一篇反映法輪功事實的文章。因為類似的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曾經有些媒體在聽了法輪功學員的親身經歷後就糾正了不實的報導。這份堅持感動了安妮,也感動了那些來往的路人:「為了信仰真、善、忍,為了真理,我覺得很感動。他們大善大忍的行為,讓幾乎所有的居民,還有教育學院的編輯工作人員都很感動,和我們接觸的人都認為法輪功學員很了不起。有些路人還送來了茶水和吃的。」

但是這些手無寸鐵的法輪功學員們等來的不是合理的解決方法,而是三百多名防暴警察:「校方態度變得越來越強硬。四月二十三日晚,高音喇叭喊著,要驅散所有的法輪功學員。當時出動了三百多名防暴警察,戴著面具,手持電棍。他們出手非常厲害,對學員打得很兇,因為我是女孩,所以對我沒有下狠手。我旁邊的幾個小伙子,被他們抓起來就打,打得他們嘴角流血,鼻青臉腫,然後將他們拖到警車上就拉走了。我看到有的被他們打倒在地,有的被他們打得滿臉是血,場面非常恐怖。即使這樣,學員們都是和平的,他們都沒有反抗、對打,表現了大善大忍的胸懷。」

當年二十出頭的安妮從未見過如此恐怖的場面,但是她和其他法輪功學員當時都很鎮靜,因為自始至終法輪功學員都是坦坦蕩蕩,只是想說句真話而已。但是人們從中共的媒體上卻看不到當時的真實情況,安妮回憶道:「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了對法輪功的迫害之後,在新華網和CCTV網站上,播放了一段四二五前在天津教育學院發生的這件事,他們說:我們和平的解決了天津事件,一個人也沒有抓,沒有發生任何打人的事件。這與事實是不相符的。我親眼看見有人被打、被抓。」

根據當時驅散法輪功學員的警察所言,法輪功學員走到了天津市政府上訪:「學員被驅散後,他們說,你們可以通過正常的渠道去上訪。當時已經很晚了,大家就一起向天津市政府走去。到達天津市政府的時候,武警已經手挽手等在那裏了。我們就站在道路的兩邊,就等著解決這件事情。市政府發話說,明天你們可以來,天已經很晚了。明天你們到天津市的信訪辦反映情況。聽到這個消息,已經是凌晨兩點,大家就都離開了。」

第二天,四月二十四日,依照市政府的說法去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卻被無故抓了起來:「四月二十四日,數名法輪功學員到了天津信訪辦,當時就被抓起來了。現在想來,這其實就是一個圈套。天津信訪辦還說,這是上邊的規定,我們沒有辦法解決這個問題。你們要向上一級上訪才能解決這件事情。你們可以去北京(上訪)。」

很多法輪功學員聽到這個消息後,都覺得是否是因為政府不了解法輪功是甚麼,所以才有了無故的抓捕。因此他們希望能用自己的經歷讓政府了解真相,四月二十五日,他們來到了北京府右街的信訪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