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二五親歷者:正信給我勇氣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七日】(明慧記者德祥德國採訪報導)人類歷史上的一座豐碑──法輪功「四•二五」和平上訪紀念日又來到了,一些當年親歷「四•二五」和平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對此頗有感觸,德國的陳綱就是其中一位。

記者:您是目睹過中共在「六•四」殺人歷史的,十年之後,您依舊參加了法輪功「四•二五」到國務院信訪辦的和平上訪,那時候您是怎麼想的?是隨著歲月的流逝,淡忘了對中共邪黨的恐懼了嗎?

陳綱:在一九九四年我開始接觸法輪功,後來開始修煉法輪功,法輪功是一種信仰,給我感覺對真理的信仰能給人勇氣。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我在煉功點聽說了天津警察抓了幾十位法輪功學員,我就去國務院信訪局上訪。

我親眼目睹過六四晚傷亡的慘狀的,當時,挺給我震撼的,中共邪黨是真槍實彈的真敢下手,讓我震驚。覺得儘管從那之後,我相信中共邪黨甚麼都幹得出來,我們這一代人已經有了對它的恐懼,但是,因為修煉法輪功之後,正信給人勇氣,所以我就去了。

記者:那您沒有一點害怕嗎?

陳綱:當然想到了,如果沒有親身經歷過「六•四」的可能會,尤其像我這種那天看到那麼多死傷的人,我百分之百的相信中共邪黨絕對甚麼事情都幹得出來,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

但是,我覺得法輪功講真、善、忍,對人和一個民族、國家和社會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如果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做人還被抓起來,我覺得這就不公,這個世界應當就像法輪功講的真、善、忍,這是一個世界的正的原則,應當為這些正的因素負責,所以我覺得儘管中共邪黨還是有可能下毒手,但還是應當為那些正的因素負起責任來。

記者:您到了那裏,看到了些甚麼景象?

陳綱:那天是很平和的,我也沒料到有那麼多人去,使我也很震驚,有那麼多的煉法輪功的人。而且不像其它的遊行集會那麼喧鬧,大家靜靜地或站或坐,在看書或打坐,沒有影響交通。

那些警察剛開始看起來很緊張,如臨大敵。我看到有一輛軍車,是那種後面是一種鐵皮的那種,那裏面坐了很多軍人,戴著鋼盔、拿著槍。當時真的又讓我想到了「六•四」,我想真是要下手了,從這點來看,中共邪黨已經做好了要下手的準備了,因為他們連軍車都開來了。我想如果法輪功學員那天不夠平和的話,給中共邪黨找出甚麼鎮壓的藉口的話,那天就有可能又是一次「六•四」。

從另一方面,我也在想,可能這世界上沒有這麼愚蠢的人吧,法輪功講究真、善、忍,對國家民族有百利而無一害,而且無意中也起到穩定社會的作用,中共邪黨不是老說要穩定第一嗎?所以我想世界上沒有這麼蠢的人,要迫害這些對自己本來不但沒有威脅,而且還能起到穩定作用的團體。

後來,那些警察看我們都是一些很和平、很平靜的人,就從一開始站得筆直,虎視眈眈地盯著我們,變成了三三倆倆,湊在一起聊天,放鬆了下來。

記者:你們呆到甚麼時候才離開的?

陳綱:呆到晚上。甚麼時候都陸陸續續地都有人去,到晚上聽說天津的法輪功學員被釋放了,大家也就都自動的散了。

記者:現在過了十一年,您覺得中共為甚麼要迫害法輪功?

陳綱:其實有一點我很想說,有些人認為是因為「四•二五」上訪,中共邪黨才要迫害法輪功的。實際上在「四•二五」之前,已經有種種跡象包括在輿論上詆毀法輪功,在造謠,包括光明日報、北京電視台曾經給法輪功造謠抹黑,天津一本有高層背景的雜誌也同樣如此,而在天津還抓人。也就是說在「四•二五」之前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開始了。

在中共邪黨剛取得政權時,對資本家、地主的鎮壓,逮捕他們、槍斃他們,這些人可沒有搞甚麼示威。大躍進之後,餓死了好幾千萬人,那些人也沒有招惹中共邪黨,為甚麼不讓他們去逃荒。還有知識份子,也沒有想奪中共邪黨的權,反右時知識份子也被迫害。文革時更是漫無目標地迫害,誰也沒有對中共邪黨構成威脅。

我覺得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有很大一部份原因是因為法輪功講信仰,正信給人勇氣。中共邪黨靠恐怖維持其政權,每十年左右來一次大的政治運動,來刷新人們對它的恐懼。至於說這些人是誰,對它來說不重要。我記得見過一份內部文件,正因為法輪功修真、善、忍,他們認為好欺負,所以才把法輪功作為政治運動迫害的對像。

記者:現在「四•二五」已經過去十一年了,你每年也到中領館前抗議,你現在有甚麼想法呢?

陳綱:「四•二五」給我的印象是,中國人又一次勇敢起來了,不是被人性中的弱點、被現實中的榮華富貴所帶動,人有信仰之後,能夠看淡這些,這就讓中共邪黨製造的恐懼沒有了著力點了。(「四•二五」)是中國人美好的、積極的一面的展現。

記者:您對當時朱鎔基很和平的解決了「四•二五」法輪功的和平上訪,而江氏集團挑起的這一場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的浩劫──迫害法輪功這件事怎麼看?

陳綱:「四•二五」的時候我就想,不會有這麼愚蠢的人,沒想到江××就這麼蠢。另外,是對整個人類最基本的道德迫害,不僅僅是對法輪功的迫害。因為中共邪黨幾十年破壞中國的傳統文化,有目共睹的就是文化大革命。把幾千年的傳統文化全部破壞。好不容易法輪功的出現對恢復中國傳統文化剛剛看到一線曙光,中共邪黨又將這種代表傳統文化復興的一個煉功團體迫害了,等於是對人類道德、中國社會道德又一次破壞。不過中共邪黨一直講的是假、惡、暴,這也決定了它的本性,很難跟真、善、忍和諧在一起。

記者:那你作為一個法輪功學員、「四•二五」見證人,您覺得中共迫害法輪功,它還有出路嗎?

陳綱:這一點也是讓我頗有感受,「六•四」時,北京市可以說是有95%的人都對中共邪黨不滿,站在大學生這一邊。對開槍屠殺學生和市民,都是義憤填膺,但是僅僅兩天的時間,一下子就被打壓下去了,當時讓我也很吃驚。當時有些也是遊行的、甚至走在隊伍前面的人,後來也都屈從了中共邪黨的淫威,也都違心地順著中共邪黨說話。

與此相反的是,中共邪黨對法輪功的迫害,進行了十一年,不但沒有達到目的,而且還促使法輪功走向了世界舞台,從這一點來說,是中共邪黨歷來鎮壓任何組織和個人都沒有過的現象。它現在迫害法輪功,動用了全國所有的國家機器,軍隊、警察、國安等所有中共邪黨可以調動的一切力量,迫害了十一年都沒有成功,那它怎麼會還有出路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