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姐的醒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四月十日】零七年剛過完年,我在單位辦公室門前,碰到了朋友六十歲出頭的大姐來辦事。寒暄幾句,我們嘮起了家長裏短來,她道出今春過年很沒意思。一問才知其女兒大年三十天骨折,折騰了自家人,也鬧騰了這娘家人,過不好年。

我把她領到單位大門邊少人處,說:「你讓你女兒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有好處的。」大姐用懷疑的眼神看了我,見狀,我向她講了骨傷保養道理。大姐覺的有道理,就平心靜氣的聽我講事,這時,我就講起了有人信大法,疑難病消一身輕的故事。

為加深大姐對法輪大法的理解,我笑了笑指著不遠處大煙囪問:「大姐,你估摸它有多高?」她說:「也就三十來米吧。」這時,我講了明慧網報導的,北京市順義一家養雞場拆三十來米高大煙囪時,發生了一民工掉下來又回升煙囪頂的故事。我說,就因為這民工聽了煉法輪功的忠告,念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才保了命。

我講了惡黨迫害法輪功之事,回答了她對中共導演的「天安門自焚案」的提問,我幽默的說:現在還有個時尚,就是看《九評共產黨》和三退。為甚麼要三退?我接著說:人要與專制、製造禍端、迫害百姓的中共(邪)黨的所有組織脫鉤,抹獸印,人才更安全。

聽到這,大姐若有所悟,突然她興奮起來,邊拍打我肩膀邊說:「媽呀!我真傻,過年前,我逛市場,有個年輕姑娘讓我退甚麼黨呀、團的,她說些甚麼我沒注意聽,因我怕人多招嫌,扭頭就走。她追著說:『姨呀,都為你好,你跑啥呀?』我不明白她用意,繼續躲著姑娘,越這樣,她越追的緊,我回頭生氣的說了她幾句,姑娘嘆了口氣,傷心的走了。原來……,若像現在你與我這樣閒聊,我決不會跑的!」

我笑著說:「那姑娘急呀,她為人安康,為讓人早點明真相,她都豁出來了,她不顧自己可能遭中共惡警的綁架危險,她真心是為你好呀!」大姐又「媽呀!」一聲:「我早聽姑娘的話,我家過年也許不會這麼鬧騰了。」

大姐每「媽呀!」一聲,就重掌拍打我肩頭一下。我下意識的撫揉肩頭,笑了笑,向大姐講起有人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的故事來:修煉人救人,有人不但不聽,反而惡意舉報,一些法輪功學員被中共惡警綁架遭迫害,這事也給受害人的家人帶來大難,甚至家破人亡。

見大姐露出同情的臉色後,我馬上轉口誇獎她沒有惡意舉報姑娘,反而還能理解他人,我說:「大姐,從你臉相上能看出你還是很善良的喲。」大姐大笑起來:「你還真會誇人。」說著,她又重重的拍打了我肩頭,我邊揉肩頭邊笑著讓她三退,大姐很高興的退了邪團,並答應向家人講這些真相與故事,要保安全。這時,我掏出一枚護身符給了這大姐,讓她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大姐高興的咧嘴直樂。

不久,我路遇大姐離休多年的丈夫,我只三言兩語就讓他三退了,他握著我的手說:「感謝你們這些修煉人對我家的關心,法輪大法就是好!」

通過這次講真相與故事的經歷,我體會到,講真相真不能急,說話要和風細雨那樣輕柔,有道是:心急吃不了熱豆腐,這次撿漏,避免了一世人失去救度的機會。另外,我感覺,對常人講真相中少些激烈的批評與挖苦,不說難聽的話,若適當再加點誇讚的話語,這真會讓對方有種親切、平等的感覺,能夠使人們從緊張心理放鬆下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