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刻不忘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二日】在深入學法、背法中,我認識到講真相、救度眾生的重大責任與緊迫性。我是大法中的一粒子,講真相是兌現自己的史前誓約。救度眾生絲毫不能鬆懈,要抓緊一切時間,利用一切條件,不錯過任何機會抓緊救人。

時時處處不忘救人

我每天懷著慈悲心與善念出去講真相,發自內心想救眾生,師父就把有緣人送到我身邊來,每天救人少則二至五人,多則十五至二十人;有遠方來的、不認識的,都來聽真相;得救的人裏有機關幹部、退休黨員、教師、學生、工人、農民、警察,還有一個外縣的縣長,各個階層,太多太多了。看著那樣多的世人得救了,我無比欣慰。

幾年來,我面對面給世人講真相已經形成自然,出門就講,不管認識的、不認識的,見面就講,開門見山,打破一切框框,在幼兒園、看護班、畫畫班、學校都講,經常給幼兒園送真相資料,老師、校長明白真相後都辦了三退,還有一個看護班的三十多名學生先後退了隊。

二零零九年秋天,我和同修們去縣城老年公寓講真相,那麼多老年人,他們明真相後很受感動。有一位八十二歲的老人,我們告訴他真相後,讓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訴他常常默念得福報。他當場退了黨,感動的一次次掉眼淚,並哭出聲來。我悟到他活了八十二歲,就是等我們大法弟子告訴他「法輪大法好」,他就等著聽這句話等了這麼久,還不只是這一生,生生世世就等今天,終於等到了,他能不哭嗎?我們一共去了六個老年公寓,給三十多位老人講真相,明白真相的都辦了三退。

記著有一次和幾位同修去寧遠坐出租車,走在半路上,上來一個人,看樣子是一位領導幹部,他上車就坐在我身邊,我想了想,這個人一定是老黨員,我救不救他呢?這時坐在我左邊的同修掐了我一下,意思是你別說,我心想:管他是誰,救人要緊,不能有分別心。就這樣我給他講了真相,他剛好到賓安要下車,我急忙問他叫甚麼名字,他告訴我真名,退出了邪黨組織,後來聽說他是某單位的負責人。

商店、食雜店、糧店、修理鋪、店鋪,都是我面對面講真相的好地方。我有時去買東西、有時特意去,一定向營業員、顧客講真相、勸三退。我家附近的食雜店、糧店大約二十幾家的人,他們都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惡組織,他們還經常幫我兌換真相幣,我給他們送真相護身符、小冊子、對聯、年曆等真相材料。

我每天早晨都去菜市場買菜講真相,勸三退,有一位賣菜的經常讓我給他兌換真相幣,一換就是一千元,他見到我就喊「法輪大法好」,不管有多少人在他那裏買菜他都喊,他說:「法輪大法就是好嘛!」我給很多人做了三退聲明,有很多人認識我,可我記不住人,見面又給講,他們許多人都說,你去年不是給我講了嗎?有一位小伙子看見我說:「大姨,你給我退隊那天,我一天賣了十五筐瓜。我花你們帶字的錢可好了,你多給我換點。」還有一位四十多歲的婦女和我說:「大姐,你給我退了隊之後,我生意可好了,菜賣的可好了。有一天眼看那菜賣不出了,我就念叨『法輪大法好』,不一會就被一幫人給搶著買走了。」

幾年來,我在大街上攔著路人,慈悲的告訴他們共產邪黨十多年來迫害法輪功。抓打送勞教,判刑的大法弟子現在有十多萬人,活活打死幾千人,活摘器官的還不算。邪黨這麼迫害信「真善忍」的好人,天理不容,它犯了天法了,天要滅它。為了你不受到牽連,為了生命永遠得福報,平安度過大劫難,有一個最好的自救辦法──退出邪黨組織黨團隊。你想想嘛,要它有啥用?神佛看人心,你發出的退黨的這一念很珍貴,你會得到神佛的保護,保平安。真的會平安度過大劫難,有美好的未來。有的人笑呵呵的站在那裏聽,聽完後用真名退出。

有一天下著雪,在成雙小區門口,有一個中年男子聽我講了真相後,立刻退出黨團,他一遍又一遍的囑咐我,不讓我忘了他的名字,走出很遠還在說。世人迫切被救度的心,更增強了我救人的緊迫感。

有一天,走在小區門外的人行道上,我慈悲的望著過往行人,心想:你們太可憐了,如果都明白真相、都得救該多好啊。正想著,從對面來了一位老太太,我上前和她搭話,一問,她七十二歲了,還是邪黨黨員,我給她講明了真相,她很高興的退出邪惡組織。

有很多人感激的拉著我的手一直說謝謝,真是發自內心的。有一位八十多歲瀋陽軍區的老軍官,拄著拐杖坐在路邊的石頭上,我們給他講明真相後,他痛快的用真名退出邪黨。他站起來拉著我和同修的手,眼睛有淚花,激動的說:「謝謝,太謝謝你們了。」我們說:「你快謝謝我們師父吧,是師父讓我們救你的。」

每一次講完真相後,我都冷靜的向內找,找找自己還有那個方面沒講到位或沒有講好,及時的找到差距,找到自己心性上的不足,下一次做的更好,不錯過任何有緣人。

身陷魔窟不忘救眾生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日,我和同修一起上大街面對面講真相,被人惡告,被縣國保大隊惡警綁架。在公安局裏我沒有怕心,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時時發正念、背法,這時我感到自己非常的高大。我想無論身在何處,都要完成歷史使命。我在國保大隊隊長室裏,手一揮,告訴他們善待大法弟子有福報。有一個警察打完大法弟子之後遭報應了,他腰疼、胯骨疼,不敢走路,我告訴他:「以後不要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現在你就誠心改過,記住法輪大法好,現在就會緩解。」他閉著眼睛背著手靠在椅子上默念,後來他能上走廊溜達了。下午,我在衛生間洗手時給一個女警察講明了真相,給她起了化名,她高興的退出了團隊。晚上五點多鐘,警察拉我們到醫院檢查身體,我把一個歲數大的警察叫到身邊在他耳邊告訴他永遠記住法輪大法好,善待大法弟子,他點點頭。

從醫院出來就把我們拉到拘留所,剛到那黑窩時,我心裏有些不穩,怕被非法勞教,也曾想過托人花錢出去。後來家人同修來探視,說我托人的念頭不對,他說:不要指著外面的人,靠自己。記住師父的話:「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你一定能出去。

從那天起我打消了托人的念頭,通過學法、背法,堅定正念,我有師父呢,我甚麼都不怕,相信師父一定能帶我闖出魔窟。我們三人形成一個強大的整體,連續高強度、高密度的發正念,用強大的正念解體黑窩的邪惡。有一下午一坐就是三個半小時,發正念滅盡操控公安局、勞教局的一切邪惡因素。我那時就靠正念了。我知道我應該怎樣去做。身在邪惡的黑窩裏就要滅盡黑窩裏的邪惡。我向內找我自己,深挖自己的一切人心、一切執著。除此之外,我最大的心願就是救人。

在被迫害中救人,首先去掉怕心,要有洪大的慈悲心,正念正行,我要把大法的美好講給他們,讓他們感受到大法弟子們的慈悲善念,純淨他們的心靈,他們明白的一面會感受到的。有一次放風時,我給一名管教講真相,他痛快的退出中共邪黨,而且還是用真名退的。然後我又陸續給幾名普犯講了真相、做了三退。八月十七日凌晨四點鐘,我站在鐵窗下等值班的管教,他來了問我有甚麼事,我說:我真想救你,今天我要回家了,以後見到你的機會很少了,你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災難來時帶領全家使勁喊「法輪大法好」。我給你起名把你那個黨退了吧。他說「好、好,行、行。」

後來,凡是值班的管教、所長、指導員看見我們煉功、發正念,都不說甚麼了,有一個管教還對我們說:好好煉。我們知道,這是在師父的加持下弟子正念足開創的環境。

在拘留所裏,我出現血壓升高狀態,我堅信有師在,有法在,求師父加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我不能呆在黑窩裏被迫害,我要出去救人,多救人,救更多的人,兌現我的史前大願,完成我們歷史使命和責任,就這樣他們關了我十五天,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安全的回到家又匯入到正法的洪流中來,我真心的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對我的加持與救助。同時也感謝我家鄉及外地的全體同修無私的配合正念加持,我才能如願以償,闖出魔窟。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