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投遞員講真相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五日】二零零五年,我從監獄堂堂正正的走了出來,惡黨釜底抽薪,非法開除我的工作,妄圖繼續逼我就範。在我看來,這只不過是邪惡醜態的自我展現。不久,我當上了某報社的一名報紙投遞員。實踐證明,這個崗位對我來說,真可謂一舉三得,恰到好處。

這個崗位使我獲得了一份穩定的經濟收入,數百元的薪水,足以「養家糊口」了。也為我更多的接觸有緣人,更好的講清真相、救度世人提供了嶄新的環境和條件。作為一個投遞員,我直接面臨的服務對像雖然只有百家左右,然而所涵蓋的社區範圍卻不下數百甚至上千,這是相當廣闊的「用武之地」啊!

長期以來,當我每次隨身攜帶事先準備好的、大量的真相資料、護身符和不乾膠等,堂堂正正進入單元樓道時,從沒有招來過周圍狐疑的目光。(當然這並不意味著可以有絲毫的懈怠情緒和歡喜心,否則虎視眈眈的舊勢力必會利用我們的有漏而加以破壞和干擾。)

每當投遞報紙時,我的頭腦中總會清晰的記起師父的諄諄教誨:「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我發著正念從一樓上到六樓,再逐層向下發送大法的「福音」。有時用不乾膠把真相小冊子粘貼在門把手的上方(之後我發現基本上都被取走,僅有極個別的被撕毀或丟棄);有時我把不乾膠大法標語貼在半層平台牆壁的高處,發現被揭撕就再貼,直至無人破壞干擾為止。

一次,我在樓道遇見一個慈眉善目的老人,就熱情的和她搭起話來,從講善惡有報談起,又祝她有個美好的未來,她很高興;我藉機拿出護身符,告訴她這是在樓道撿到的,但我知道按上面說的去做去念會有福報,很準的。她滿口「謝謝」,笑著接過去,裝進了內衣兜裏。當然,在某些報箱群集之處,我也會從容的把真相資料放進去。只是在人們看來,這些資料猶如從天而降,毫無「規律」可言而已。在我看來,傳遞大法真相救度有緣人,比「本行業務」投遞報紙更為重要;當然,二者都需要做好,其實也都能夠做好。

做報紙投遞員從早晨去發行站取報紙,一般到上午十點左右即可完成。在此期間,投遞員總會看到要聞的標題,這很正常。普通人大多採取不屑一顧甚或「反著看」的姿態。這些報紙每一張都體現著惡黨的謊言和無奈,以及二者永無休止的惡性循環:惡黨不斷以新的謊言掩飾無奈,又因新的無奈再製造謊言,一路走下去,直至滅亡。可想而知,跟著這等謊言亦步亦趨的人,何等可憐,何等危險,不救行嗎?!

由此看來,這份投遞員工作,還真的挺好。那些與我境遇相似、也做投遞員工作的同修,或許也有同樣的感受。在此我冒昧建議,至今仍然在經濟上困難重重,並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到精進實修的同修,不妨了解一下當地自辦發行的報社,看能否謀取一個投遞員職位呢?因為我了解的情況,這樣的空缺還真的不少呢。

因層次有限,錯誤在所難免,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