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窩裏救人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二日】我把幾年前在被非法關押中正念救度眾生的故事寫出來,以證實大法。

二零零一年的十月二十五日,我們的資料點被惡人包圍了,我第三次遭受了迫害。

目標只有一個:講真相、救人

被關到市看守所黑窩,我的目標就非常明確:我來這裏的目地只有一個,就是證實大法,講真相,救人。我利用大部份時間發正念,每天只要有機會就講真相,這使我所在的監號內凡是與我接觸的嫌犯幾乎都明白了真相,認同了大法好。有極個別不聽真相甚至嘲笑我的,我就發正念讓他調到別的號去,不許他影響救人效果。這樣人就被調走了,使號內的氣氛變得更和諧。到後來竟出現這樣的情景:只要是到大法弟子整體發正念時間,全監號的人在鋪板上坐兩排,都在單手立掌。有時警察發現了,只是對我說說,從來沒有制止過。

某省的一個嫌犯,是號內年齡最大的一位,受邪黨的洗腦時間長了,思想觀念比較頑固,但頭腦中尚存一些傳統的道德理念。我由於在此次被非法抓捕前在邪惡的包圍中,從四樓的家中跳下摔壞了腿,他看到我腿疼,腫的還很粗,仍堅持盤腿打坐,就總是嘲笑我。開始時我的爭鬥心還很強,他也就經常站在邪惡的立場上和我爭論。但時間長了,大法的威力和慈悲慢慢的感化了他。他看到我的腿腫成那樣,還能從單盤,到雙盤,由雙盤一分鐘、五分鐘、十分鐘,一直到半個小時,而且到半小時的時候,腿還徹底消腫了,竟然不需吃一粒藥,腿漸漸的恢復正常,他就對別人說:「真的沒聽他說過髒話,你看他腿真好了,大法是神奇啊!」之後他經常與我交談,詳細的回顧了中共的執政歷史,逐漸認清了邪黨的本質。他說,原本他已經找好了關係,女兒一畢業就能分配去當警察,現在決定決不讓女兒去當警察。臨出監號前,還讓我給他詳細的介紹了大法的美好,將煉功口訣和每一個動作名稱寫在了一張紙上帶出去了。

有一天,嫌犯C(已經得法修煉兩個多月了)和我一起被調到另一個監號。一個近二十歲年齡的嫌犯一看是我,就說:「我姑父就是抓法輪功的。」我說:「你姑父是誰呀?」他說是某某某。原來是我地某區國保大隊的大隊長。我和C坐定後,C小聲對我說:「這個號裏的場很不好,很邪呀!」我倆就同時發正念,不一會兒就感覺清亮了許多。這樣沒過多久,這個號裏所有的人都知道了法輪大法好(那時《九評共產黨》還沒有發表,還沒有開始「三退」)。

他們也是有緣人

在大法的威力的感召下,加上我不停的發正念、講真相,許多悟性好的嫌犯開始接觸大法。當時我手裏珍藏的都是師尊在「七﹒二零」以後的講法,且大多是手抄本,他們也都跟我借著看,互相傳閱,有的嫌犯則開始正式煉功。

A剛剛跟我學會了煉功動作,便被判緩刑(由於當時的貪念,偷了一輛摩托車)回家了。回家前跟我說了他以前的骯髒行為和不良的生活習慣,讓我告訴他出去後找誰聯繫,如何能得到大法書。

B和我同歲,是鄰省人,來到本地打工,老闆不給結算工錢,便在此地偷了點蒜薹,結果被判搶劫罪。我看到監號內的本地嫌犯總是欺侮他,我就主動和他接觸,給他講大法的美好,如何能改變命運,如何能被救度。慢慢的他就跟我一起學法煉功了,不但靜脈曲張很快痊癒了,連嚴重的小腸疝氣也緩解了許多。他被送往監獄前對我說:「某哥,我甚麼都不帶了,就帶一本師父的講法吧(手抄本)。」可見他那顆對大法堅定的心。

C,是某某縣農村人。他家是從外地搬來的,總是受當地人欺侮,從小就在心裏積蓄了仇恨並立志有能力時一定會反抗。結果在一次和鄰居打架時造成三死。他正好比我小十二歲,只有一米六幾的個頭,微胖,人看上去實在,腳上戴著全所最大號的鐐子,與他的個頭很不相配。這個人和我的緣份很深,自二零零二年五月份轉入我所在的監號後我倆幾乎沒有分開過(有時分開一、二天又調一起來了)。他進到號內的第三天,就跟我借大法的書(手抄本)看;看見我單手立掌發正念,他也跟著做;看到我打坐煉功,他也跟著學;看到我下地煉動功,他也跟著下地。當時我只覺得這個人挺有意思,但因被「他殺了三個人能得法嗎?」這種觀念給障礙住了,結果五天過去也沒有教他怎麼煉、怎麼發正念,只是問他是否能看懂師父的講法(全都是「七.二零」後的講法),他說看懂了。五天後,我看他一直這樣堅持著,就問他:「你真的想修大法嗎?」他說:「是真的。」我就在中午煉完動功後給他詳細的介紹了大法,教他怎樣發正念,怎樣煉功,並將煉功口訣給他寫下來,告訴他必須背下來,他也從此改稱我為「師兄」,直到他臨走和我告別前都沒改過口。他煉功不久天目就開了,經常跟我講看到另外空間的景象。他很能吃苦,雖然戴著那麼重的鐐子,鐐子環那麼大,他卻能雙盤,每天我倆早起打坐,他都要比我多堅持五分鐘;中午煉動功時,他都能比我靜,經常是沖灌改變動作時,我要用餘光參看他,自己有時叫不準,煉法輪周天法時他先疊扣小腹,而我還在懷疑是否做夠了九遍。我看他是真修,就對他說:「要有一本《轉法輪》就好了,那是最系統的一部大法,所有人本著這部法就能修成。」就這一念師父看到了,就在我去勞動號印材料時,神奇般的得到了一本以前在這裏關押過的同修留下的一本精縮版的《轉法輪》,我當時心裏那個激動勁真是無法形容,心跳速度都加快了。我們多個人輪流看,因為當時已真修要學法的人至少有五人。他得到《轉法輪》後,黑天白天的捧著看,三天就能看一遍。

臨近零三年轉年時,他的執著心慢慢起來了,總覺得這幾天就要告別人間了,所以不煉功了,只學法。一個禮拜後,元旦一過,他又開始煉功了。一天吃飯時他問我:「師兄,我這些天不煉功你咋不說我呀?」我說:「我不能說你,能做到你這樣已經是難能可貴了。」但有時值班的警察看他沒起來煉功就喊他:「某某某,為甚麼不煉功?」

臨近農曆轉年時,記得那是臘月十八那天,不知甚麼原因我就是睡不著覺,人只要一躺下心就難受的不得了,多次打坐也不管用,搞的一夜幾乎未閤眼。吃過早飯後,我剛到勞動號去印材料,管教警察就去找我:「你快回去吧,×××今天走!」我立刻回號,看他正在換衣服,表情非常從容。我告訴他:「千萬別忘了喊師父,師父說過:『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他說:「我記住了,你放心吧,師兄!」看著他拖著沉重的腳鐐走出時,我的眼睛模糊了。一個人在結束生命的時候得到了大法,這是甚麼樣的一種緣份!

D,年近五十歲,因詐騙罪進去的。D非常聰明,看過的書也多,是一個文化人。一天坐板休息時和我聊天,我就給他講真相,他不信大法的威力。我說:「那是你的認識,我解釋太多也沒用。」我知道他本質並不壞,人又聰明,肯定有救。不久在我們那個強大的正念之場下,他慢慢的變了,有一天要跟我借《轉法輪》看。我說:「不能借。」他問:「為甚麼,別人都能看我不能?」我說:「我是為你好,你不了解大法的時候,你說他不好,那是你被謊言毒害的;如果你看了書還說不好,那就是你自己的問題了,結果對你會更糟。」他說:「那可不一定,我要看著好的話我或許還煉呢!」我說:「那你就看吧。」

結果他看完一遍後就每天閉著眼睛冥想,兩天後他說:「我還得看一遍。」我說:「是有的地方沒看懂吧,那你就看吧,看幾遍都行。」看完書後,他就真正的走入了大法的修煉,雖然不敢堂堂正正的煉功,但只要有時間,他就趁機煉幾下沖灌或隨機下走或抻兩下,有時單盤腿翹很高,他就讓年輕的嫌犯往他腿上坐,強行雙盤上就立馬拿下來。有一天他坐在我旁邊把褲腿擼上來叫我看:「你看,我的靜脈曲張好了,老年斑也下去了,變淡了。」說著把手伸過來。我說:「這下你見證大法的威力了吧!」他說:「真是太神奇了!」

就在我被送往監獄的頭一天晚上,他從枕包裏拿出了一個新背心對我說:「這個給你吧,我沒有別的東西!」我說:「那不行,你家是外地的,根本沒人管你,還是自己留著用吧!」他說:「這是我對大法的感激,如何能表達呀!只有這一點心意!」當時我的眼淚奪眶而出。我到入監隊後聽說他因煉功被戴上了腳鐐和手銬。邪惡真的太壞了。

E,是得法中最年輕的,當時他只有二十歲,思想較純淨,每天發正念都有不同感覺,師父經常在夢裏點化他,他夢中經常在飛。為了不和我們煉功時間衝突(地面太小,站不下那麼多人),每天他都是在值班時自己煉,煉功後人變的勤快了,做事不挑挑揀揀了,再也不打新來的嫌犯了。

另外還有幾個只看書而不煉功的。

在這樣一個邪惡的黑窩中,講真相能得到這樣的效果,更顯出大法的感召力,師父的無量慈悲。這些事雖然過去八、九年了,仍深深的留在我的記憶中。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