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 救眾生 兌現史前的誓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四月三日】二零零四年底《九評》發表以後,我全身心的投入講真相、救眾生中去,兌現史前的誓約。一開始僅對和我關係比較好的人講、對有的人覺得不太把握、怕給我說出去、不敢講,主要是怕心在起作用。然後我就多學法,不斷的去掉怕心。師父在《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中說:「 今天世上的一切生命都是為法來的。你要想讓他清醒的認識到這一點,你就去講真相。這是一把萬能的鑰匙,是打開眾生封存已久的那件久遠就已等待的事情的鑰匙。」師父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中說:「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學習師父的講法,使我感到救人的責任重大,我一方面努力做好工作,一方面講真相,逐漸走出了一條面對面講真相、救眾生的路子。

對親人、親戚、同學、同事、老領導講真相。

首先面對第一個講真相的是我丈夫,他在一九九八年與我同時學法,邪黨迫害後,我被非法抓捕、教養,對他影響很大,承受著很大的壓力。他怕我再次被迫害,怕影響孩子,始終不敢堂堂正正的修煉。《九評》發表後,我給他講「三退」,他不理解,認為這是參與政治,不能和共產黨對著幹,修煉是修自己。怎麼講也不通。這時,師父《向世間轉輪》經文發表了,他看了師父的經文後,一下甚麼都明白了,立即同意退出邪黨,不做共產黨的犧牲品。從這件事使我感到:只要我們有救度眾生、勸「三退」的心,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在剛開始對外人講真相時,丈夫還有怕心、不讓我與外人講,我和他一起學習師父在各地講法,師父說:「講真相的目地大家已經清楚了,就是要揭露這場邪惡的迫害,叫世人知道,叫宇宙眾生知道。你們在這裏講,你們層層修好的身體也在層層不同的天體上講。」(《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師父的法理,使我明白了講真相和救人的重要性,是否認為「法輪大法好」或是否「三退」,是能否走向未來的標準,沒有其它的選擇,大法弟子是救度眾生的唯一希望。丈夫「三退」後,堅持學法煉功,家裏的修煉環境越來越好,他還耐心說服女兒、女婿「三退」,幫助我勸說兄弟姊妹以及外人「三退」。

我兄弟姊妹、親戚朋友多,這些年來只要有在一起相聚的機會,我就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幾年來,老家的叔叔、姑姑,我的兄弟姊妹以及他們的兄弟姊妹,外甥、外甥女、姪女,親家等親戚共計七、八十人都給做了「三退」。還有,無論是大學、中學、小學同學、同事們的孩子結婚或聚會,我都到場,這也是師父安排的講真相、救人的好機會,每次都勸退少則七、八人,多則十多人。有一次,我們大學同學聚會,來了許多二十多年不見的老師和同學,我抓緊這有利時機,一個一個的講真相,並給他們護身符,有的老師帶老伴來了,我也給講退了,飯菜也顧不上吃,他們都非常高興的同意「三退」,好像都在等待這難得的機會,是為得救而來的。

幾年來,我也遇到許多正市、副市級,正局、副局級的老領導,一開始遇到時,我想他們受共產黨的恩惠太大,能「三退」嗎?再將我告有關部門怎麼辦,錯過了幾次機會。後來我意識到這個念頭不對,把它鏟除。正念一出,邪惡自滅。再遇到老領導,我老遠就打招呼、平靜的給他們講真相,告訴他們現在天災這麼多,人類還將有大災難,災難來時念「法輪大法好」,才能保命保平安。並告訴他們,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是邪黨有意陷害法輪功,天意要淘汰共產黨,錢再多也保不了命。只有退出這個邪黨,才能保命。神佛看人心,只要心裏退,就好使,對自己甚麼都不影響,何樂而不為呢。他們聽明白後,都同意「三退」。幾年來,勸退局級以上領導幹部達四十多人。

走到哪,講到哪,救到哪。

通過不斷的學法,救人的心越來越強,每天晚上睡覺前,在腦海裏過一下幕,還有哪些熟人沒講,請師父將這些熟人和有緣的人送到身邊來。有的時候,我就到熟人的家或單位勸「三退」,有時去人不在,我就再去,直至找到、勸退為止。還有許多一、二十年不見的老朋友,在不經意中遇到了,都勸退了,我知道這都是師父給安排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這些年來,親人、熟人被退的差不多了,那麼在路上、生活中碰到的生人也不能落下啊。師父講:「你們在偶然中碰到的人,在生活中碰到的人,工作中碰到的人,大家都要去講真相。」(《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我遇到賣菜的、商店店員、收款員、社區主任、清潔工、裝修房子的力工、水暖工、農民工、出租車司機、老年人、婦女、大、中、小學生,凡是能搭上話的都講,我把救度眾生貫穿在生活的每一件事中,不能失去一個有緣的人,不能給自己留下遺憾。有時,遇到熟人走過去了,我就趕緊追過去,講真相,勸三退,直到退了為止。一次上街,一個小伙子跑過來,打聽去書店怎麼走,我告訴他路,他急忙同在一旁等他的人走了。我想,向我打聽路,這不是讓我講真相嗎?我趕緊追上去,說順路領他們去。一路得知,他們是從外地來的,爸爸送兒子上大學,要去書店買書。我就同他們講真相,還告訴孩子,上大學不要入黨,現在天意要淘汰共產黨,誰入黨誰太傻了。他們同意退黨退團,我還給他們起了好聽的名字。

在講真相中也遇到干擾、不聽和告發的。有兩次,給老鄰居和老同學講真相後,他們告訴了我妹妹,說別讓你姐看見誰都講,像有精神病似的。妹妹聽了著急上火,讓我不要這樣做。我說:我煉法輪功後,甚麼病都沒有了,你們一身病,我的醫療卡給你們用,你們要感謝大法師父,我講真相也是為了他們好。我不理會別人說甚麼,不受任何干擾 、不動心,照樣堅持天天講真相。有一次,我在路遇上遇到一個熟人,告訴他:遇到災難、危險時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時他的手機響了,原來有一個便衣跟蹤我,離我不遠,這個便衣也認識我給講真相的人,於是就給他打手機,問他,我跟他說甚麼呢?他在街上大聲的說:告訴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後他關上手機,告訴我「你被人跟蹤了。」我當時有些緊張,後來我轉念一想,我是在救人、做世界上最偉大的事,邪惡是不敢動我的。我再回頭一看,那個人不再跟蹤、走了。還有一次,給一位老同事講真相,他不僅不聽,反而瞪大眼睛、大吼道:你反黨,你再講,我就向有關部門舉報。過後他向市裏有關部門告發了我,市裏有關部門反映到我單位,單位領導說有空找我談談,過了一段時間領導也沒找我,不了了之。他不找我、我找他。一次正好遇上這位領導,我給他講大法的美好,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都讓學,只有中共打壓法輪功。講到中外預言、古羅馬帝國的四次大瘟疫,以及現在人類面臨的大災難,只有退出邪黨,才能躲過災難。他聽後真心的同意「三退」,也沒提舉報的事。在講真相中,我們只要正念足,把救度眾生放在首位,甚麼不好的因素都會解體。

走一路、講一路、救一路。

這幾年,我有許多外出的機會,這也是師父給安排的講真相、救人的好機會。從北方到南方、從內地到沿海。我心裏裝著救度眾生的大願,無論走到哪裏都尋找有緣人,師父也不斷的把有緣人送到身邊來。在火車上、輪船上、登山、觀海,都主動的與身邊的人搭話、給他們拍照、幫助年齡大的人拎東西,然後就給他們講真相。其中有教師、部隊軍官、大學生、退休老幹部、情侶等,還有香港到大陸來旅遊的人,講一個退一個,都退出了邪黨組織。沒入過黨、團、隊的,我就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這幾年,外出講真相退出邪黨組織的達一千多人。

想方設法,多多救人。

幾年來,不斷的講真相,熟人都講過了。我想他得救了,可是他的親人還沒得救呢?那也是該得救的生命啊!在遇到講過的熟人時,我就告訴他:你「三退」保命了,你的親人也應該得救呀!他說:怎麼救啊?我說:你要把我說的話告訴他們,讓他們真心的『三退』、不愛邪黨,就能保命、保平安。並給他們全家一人一個護身符。在救人的過程中,我體悟到:

三件事都做好,才是師父要求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每天堅持學一、二講《轉法輪》,師父各地講法反覆看,這是講好真相的基礎。堅持做到四個整點發正念,清除自身和外來的干擾和破壞,這是講好真相的重要保障。由於天天溶在大法中,在講真相中才能做到正念正行,達到多多救人的目地。

認真閱讀每期的《明慧週刊》,有些比較好的文章和事例,我就摘記下來,以便講真相時舉例用。由於學大法師父給開發了智慧,多看週刊掌握了許多信息資料,在講真相時,不管被救者提出甚麼問題,我都能一一給解答出來,使他們真正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黨組織。

講真相中不能操之過急,要心平氣和、抱著大善、大慈悲的心去救人,善的能量場就大,效果就會好。我在講真相中語調非常溫和,不急不躁,有不願意聽的,我也鍥而不捨,跟著她走,邊走邊講,順著她的執著講,解開她的結,一直到她同意退出邪黨為止。尤其是對信基督教、信佛教的講真相,更要耐心、誠心講,不能上來就講你信的那個沒神管了,一下子他就反感不聽了。我遇到一個修佛的,是個黨員,我讓她「三退」,她說:法輪功參與政治,修煉是修自己 。我給她講了法輪功不僅不參與政治,而是要遠離政治,他們是身在俗世中、念在方外的人,對政權不感興趣。大法弟子去北京上訪也是憲法允許的,面對警察的毒打,大法弟子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現在「三退」是天意,是眾神定下來的,你信的那個神也要淘汰共產黨,因為共產黨不讓人們信神佛,鼓吹無神論,不相信善惡有報,所以社會道德才敗壞到這種程度。你那麼虔誠的信佛,怎麼還能相信無神論的共產黨呢?她一聽,說的很有道理,非常真誠退出了邪黨組織。只有「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

幾年來,不管嚴寒酷暑、風吹雨淋,我都利用下班後、節假日、休息日,堅持走出去講真相、救眾生,放資料、放光盤。由過去一天能救一、二人,到現在,有時一天能講退十多個人,這些年來,共計講退了二千三百多人。在講真相,救人中,我也在不斷的提高、不斷的昇華。師父怎麼說,我就怎麼做,而且要把它做到最好,才能問心無愧的在師父的法船上揚帆返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