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心中有法 我會做好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在農村沒有固定職業,農活又少,農閒時到工廠去打工。我就利用這經常換工作與環境的機會與更多的人接觸,好去講真相。一次,我在一工廠上班,總領工聽說過我的經歷,平時從不拿好眼色看我,連鄰村的一些工人也不認同大法,背後議論紛紛,……從此,我在廠裏環境也變了,大夥兒都願意和我一起幹活,幹活時都搶著挨著我;領工也不陰沉著臉了,整個廠歡聲笑語,一片祥和與真誠。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在我想寫這篇稿時,覺得自己很慚愧,修的不好,本想放棄這次投稿。在我發正念時還在想如何用自己在大法中修出的正念與智慧向世人講真相,救人。我忽然回想起,我在工作環境中講真相的過程。寫出來與大家分享。

我在農村沒有固定職業,農活又少,農閒時到工廠去打工。我就利用這經常換工作與環境的機會與更多的人接觸,好去講真相。

因我學大法已有十幾年,也經歷了被非法拘留、判刑、家庭變故等迫害,在周圍的人群中都知道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一次,我在一工廠上班,總領工聽說過我的經歷,平時從不拿好眼色看我,臉總是陰沉著;連鄰村的一些工人也不認同大法,頭腦裝的都是負面的東西,背後議論紛紛,一會上領工那說針對我的一些負面看法,一會又告訴我:「你不要同領工說話,他聽說你是煉法輪功的很反感,說你一提法輪功就開除你,你可別說話,連你說話他都不愛聽。」我心裏很坦然自若,不亢不卑,笑一笑。我想:心中有法,我會做好。

首先,做一個好人,當別人休息時,我就主動的擦擦地板有水的地方,領工看到了,橫鼻子豎眼的說我一頓。工人們看在眼裏,有人說:「你看,呆著的吧倒沒事,這好人幹好事吧倒挨頓說。你看人家(指我)還不生氣,要不是煉功人,誰也聽不了這個。」平時,有賣力氣的活,領工支誰都不願意幹,我是搶著幹。看我人長的挺單薄的,挺大的桶,我一提就走,往高裏遞,很有力氣。從此,每次別人不願幹的活,「頭」總是不好意思的叫我去,我每次都高高興興無怨言,隨叫隨到。

廠子裏有一個司機,他知道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總愛問一些問題,我就耐心的解答。但他對天滅中共總是不理解,滿嘴的黨文化,還哼唱邪黨歌曲,我就悟到師父說過:「現在的人是很難救了,你得符合他的觀念他才願意聽,你得順著他的心講他才願意聽。」(《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我不急不躁,微笑著跟他說,我給你講一個故事,我就儘量避免正面衝突,用古代故事打開他的思路,就這樣每次幹活廠裏人最多時,他總是故意找我說話,都是對大法不理解的話題。領工不支持,工人們不認同,還有人專門攻擊我,我就想師父講:「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在這樣複雜的人群中,我必須要用在大法中修出的慈悲與智慧去面對。我穩住心,樂呵呵的坦然去順著他的思路講,然後講一些小故事,講著講著他笑了。周圍人也笑了,領工也笑了。就這樣,一次次,一天天,總有辯論的話題,我就在這樣辯論中講真相。以後這位司機進廠見我就喊:「法輪大法好!」

還有一次,一個玻璃扎進了我腿上,鮮血直流,工人們讓我去找創可貼,我說:「長好了,不用了。」領工聽到了,就衝我惡狠狠的嚷起來:「我就不信,這麼快就長好了?一會我拿刀再扎你一下,看你好不好?」我說:「你看,真的長好了,不用貼了。」就這一句,他差點蹦起來:「看你嘴就這麼硬!」他惡狠狠的把我破口的地方,又扒開,又擠一下,當時在場的人無不振奮:「你真夠棒!他也太過份了,你就服軟改口得了唄,他要真拿刀再捅你一下,怎麼辦哪!這也就是你煉功的。」我說:「好了是真的,我改啥口呀!」

再有一次,我和領工倆人幹活,有一人找領工,一見我說:「哎,你的臉?」我摸一下臉說:「蹭黑了?」她說:「不是,你臉色怎麼這透亮啊!」我說:「煉法輪功煉的。」領工一聽急了,嚷嚷道:「我接觸過煉法輪功的有一百個人了,也沒見過你這臉色的。」我說每個人情況不一樣,但修大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轉法輪》書上說「皮膚變的細嫩,白裏透紅」。領工不說話了。

有一次,有點事我要回家一趟,那司機和業務就主動替我把廠裏活幹完了。等我回來,領工和工人們都高興的對我說:「你給他們發功了吧,他們替你幹活那個衝啊,那個賣力氣呀!」連平時總說不相信法輪功的一個人,一看到我臉色白裏透紅和好多人擁護我,也說:「明天我也煉法輪功啦。」我就給他們背一段法:「我們法輪大法學員修煉一段時間以後,從表面上看改觀很大,皮膚變的細嫩,白裏透紅,年歲很大的人都會出現皺紋減少,甚至很少很少的,這是一個普遍現象。」(《轉法輪》)就連平時愛說風涼話的那人也說:「我不知道這法輪功有多好,但我從你身上,我看到了,就別人說你的這些話和事,要是你不煉功,可誰也忍不了,是你煉功了才能做到。」並且他還坦誠的告訴我一件事,說領工因為我是煉法輪功的,想要開除我,那司機說:「不行,從我這就不幹。」

從此,我在廠裏環境也變了,大夥兒都願意和我一起幹活,幹活時都搶著挨著我。領工也不陰沉著臉了,有時還說笑話,整個廠歡聲笑語,一片祥和與真誠。該放年假了,領工對我說:「過了年你還來。」別人誰也沒告訴,不確定留誰。工人們都看著我笑了,說:「看,還是把你留下了,他多器重你。」我心裏知道,他是明白真相了。

一次,我向一婦女講真相,她問我是哪村的,我一說她就樂了:「我早聽說你了,我那口子(指在廠司機)每天回家都提你的事,我聽的滿腦子都是你,我一見你說話這麼好聽,我就覺得你這人真好,比我想像的還好!」我說:「不是我好,是我師父好,我是學法輪大法的,才會說話,煉功要修善,按照『真、善、忍』為標準,才覺得好。」

我就寫這些,這都是師父看我有心講真相,給我安排這些證實法的機會,也是大法,讓我樹立了一個好的形像,樹立了大法弟子的威德,我做的微不足道,卻給了我這麼好的評價,感謝師父!感謝大法,我才會有今天的榮幸。我從中也感到很欣慰。

在我離開這廠以後,每次去廠裏,領工和工人們都很熱情,我把真相資料與光碟給領工,他也高興的接受了。一個生命得救了,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