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天上的神仙哪能這樣慌裏慌張

——嚴格按照大法的標準去做才是實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丈夫(同修)幾乎每天都在嘟囔我:洗衣服弄的滿地都是水、做飯拿甚麼掉甚麼,麵條、麵粉、粉絲隨地可見,吃飯的碗邊上都有破口等等。起初,我聽著心煩,拐著彎的辯解,嫌他愛嘮叨。後來表面上強忍心裏不服,不予理睬,還誤認為自己有「大忍之心」。

師父再三強調要修的執著無一漏,我的浮躁心不去是大漏──怪不得這幾天我連續做錯事:投稿抄錯關鍵字,送稿拿錯稿樣,串門忘了拿包,更可笑的是到菜市講真相竟反穿著上衣,這哪是大法弟子的形像啊!師父看我一直不悟,借同修的嘴點我:「天上的神仙哪能這樣慌裏慌張的!」這時我才發現我實修的差距。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師父,您好!
全體同修們好!

師父說:「因為真正修煉得按照我們所說的那個心性標準去要求的,得真正的去提高自己的心性,那才是真正的修煉。」(《轉法輪》)修煉已有十幾年了,還經常聽到同修問:天天講實修,究竟甚麼是實修啊?我聽後會嗤之以鼻,覺得連這個問題還不明白,你咋修呀。今天,在起草心得交流稿構思中,突然發現自己對實修二字並不真懂,而且存在許多問題。

平日並不是百分之百的按照大法的心性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實質上就是對敬師敬法打了折扣。表現在有時沒有領會大法的嚴肅性,做起來流於形式,隨心所欲。比如,在煉動功時,動作過快,沒有按照師父的口令作到緩、慢、圓,甚至個別動作經常出錯;學法時精神不集中,嘴上讀著法,心裏在想其他的,結果《轉法輪》學了一遍又一遍,總覺得沒有提高;在做事上不像個修煉人。別人指出的問題當耳旁風,後天養成的壞習慣一直不改,做事丟三落四,虎頭蛇尾。我丈夫(同修)幾乎每天都在嘟囔我:洗衣服弄的滿地都是水、做飯拿甚麼掉甚麼,麵條、麵粉、粉絲隨地可見,吃飯的碗邊上都有破口等等。

起初,我聽著心煩,不承認,拐著彎的辯解,嫌他像個婆婆嘴似的愛嘮叨。後來表面上強忍心裏不服,不予理睬,還誤認為自己有「大忍之心」。今天當我翻開師父的講法《大法弟子必須學法》時,映入我眼簾的是「有的人一碰到具體問題就是想不過去,就是想要高興,矛盾中不找自己,甚至錯了還不認錯」,我的頭「嗡」的一下,明白了,這是說給我聽的!因為我今天是真正在學法,真正在找自己向內修,這說明了我這個後天養成的習慣「浮躁心」是相當嚴重了,決不是小事。平日自己也知道不好,但並未下決心修去,這顆心不去,同樣也不會圓滿。師父再三強調要修的執著無一漏,我的浮躁心不去是大漏──怪不得這幾天我連續做錯事:投稿抄錯關鍵字,送稿拿錯稿樣,串門忘了拿包,更可笑的是到菜市講真相竟反穿著上衣,這哪是大法弟子的形像啊!師父看我一直不悟,借同修的嘴點我:「天上的神仙哪能這樣慌裏慌張的!」這時我才發現我實修的差距。

浮躁心源於焦急心,辦事只圖快,只顧一點不計其餘,結果往往適得其反。人有秉性,有性子急的,有性子慢的,有心細的,有心粗的,哪種做法過份了都不符合大法的要求,都會給修煉帶來不必要的損失。「人覺的自己在主宰自己、我想幹甚麼,其實是在後天養成的一種喜好中的習慣與執著,在追求感受,僅此而已」(《大法弟子必須學法》)。其實,我就是在追求「快」的感受,師父說的正是我的人心呀!

有浮躁心的人,頭腦簡單,做事不考慮後果,不考慮他人的感受。在講真相救人的過程中也同樣能表現出來。當聽到對方不接受真相或詆毀大法時,浮躁心馬上起來了,眼睛瞪大了,聲音提高了,甚至還加上手勢了,不但救不了人,還會被邪惡鑽空子。因為那時的心態正好符合了自己空間場內邪惡的因素。「人不理智、發洩脾氣時,負面因素就起作用。甚麼都是生命,它就是惡,它就是慾望,它就是恨,它就是不同的東西,那它就自然起作用了。」(《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今年春天在公路旁的售樓廣告牌前給一個女人講真相,我了解到她是一個破產企業的退休職工,我倆說話很投機。我誤認為這個人好救,產生了歡喜心,沒想到一談到「三退」時,她卻一反常態瞪著眼高聲說:「××黨不好還給咱開工資,咱還得靠它吃飯,你覺得好你就在家煉,別在外面亂說,這是反黨啊!」她這一起腔我也來火了,我抬高了聲調和她辯解。這時,我察覺到人群中有個高個男子,手持手機,不停的向我跟前湊,於是我把聲音壓低了一下。不一會,一輛警車直開到我身後停下,一個警察開門下來站在我的眼前,用眼瞪我。頓時我意識到我被那個男子舉報了,我急中生智,立刻轉成買房的話題,那個女人也很配合。當時我心生一念:講真相救人沒有錯,舊勢力不敢反對,我心態不好我改,你想鑽我空子沒有門,我師父說了算。「念一正 惡就垮」(《洪吟二》)。那個警察一句話沒說,上了警車走了。此後,我穩了穩神,悄悄把那個女子叫到一邊勸退了。我感激師父的呵護,使我有驚無險,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一切都是師父在做。

針對這件事,我找到了自己的浮躁心,它促使自己惡的一面發作,把救人這麼神聖的事變成往下推人。師父教育我們「我經常講一個人要是完全為了別人好,而沒有一絲自己的目地和認識,講出的話會使對方落淚的。我不只教了你們大法,我的作風也是給你們留下來的,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別人心裏不服而只是表面的服從,那麼看不見時還會按著自己的意願行事。」(《精進要旨》〈清醒〉)從此我對這段法有了更深的認識:他就是我們講真相救人必須遵循的心性標準。要求我們在救人時不能抱有任何個人目的。如:為了完成任務、圖數量、求功德等等,只有用善心、祥和的語氣,加上能夠讓人接受的真相才救了人。要想多救人,必須學好法,修好自己,這是救人的根本保證,這就是實修。

我在講真相救人的過程中,時時暴露出各種人心,影響救人效果。頭幾年,當遇到基督教徒時,瞧不起人家,一上來就否定人家法門不正,惹人家不滿,態度對峙互不相讓,爭鬥心起來了,結果是生了一肚子氣也沒有講明白,把自己混同於常人了。師父告訴我們,救人要順著人的執著講,不能出言不遜傷害別人,爭鬥心也得去,哪顆人心不去都能阻擋我們前進的路。我們只是告訴他們抹去獸記,誠心默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即可。此後,再遇到這種人,我就會心平氣和的說:「信神就是好人,耶穌也是正神,只是被後人學偏了,你們學的《聖經》中也有抹獸記一說,『我的子民抹去獸的印記,否則要喝上帝憤怒的酒,到地獄裏用硫磺燃燒。』」然後給他們講清甚麼是獸記,並告訴他們信甚麼是個人自由,別人無權干涉,但「真善忍」是宇宙大法,人人都受他的制約,不按大法標準做人,天天跪著求神是不起作用的。有些信徒已在覺醒,他們說自己學耶穌好幾年了,甚麼病也沒好,目前自己正在迷茫中,我就順理成章的給他們把三退辦了。

在家庭日常生活中,如何修好自己,平衡好家庭關係至關重大。處理的好,家庭和睦相處,就會有個好的修煉環境;把握不好,就會矛盾重重,直接影響自己修煉。我以前在處理家庭問題上全是常人的做法,導致兒媳之間長期不和,修煉中經常為此分心。我家是擁有八口人的大家庭,兩個兒子、兩個兒媳、兩個孫子。兩個媳婦個性都很強,互相攀比,互不相讓,一個不比一個差;幾次衝突後互不往來,有事叫我在中間轉告;逢年過節互相躲著不能團圓,我們老倆口看在眼裏急在心裏。

雖然現象表現在他們身上,實際上是對我們修煉來的,沒有偶然的事,一定是我自身有漏。向內找是師父給我們的法寶,我靜下心來找自己,發現問題還真在我身上,一是我修口不好,在這個媳婦面前說另一個媳婦的缺點,使她們互相之間瞧不起,另一方面有些問題處理不公,造成她們互相攀比。為解決家庭矛盾,我決定先從我做起,修好自己。

在我過生日的那天,我預先告訴他們,我過生日我請客,一分錢也不用他們花,都必須回來。結果他們都到齊了。飯桌上,我先發言,首先承認自己的錯誤,我說:「以前你們之間的矛盾都是我引起的,我沒有按著師父的要求做,使你們之間互相誤會。大家今後要多看自己的不足,多看別人的長處。你們就兄弟倆人,要互相體諒、互相關心,有事也好有個幫手,以後你們之間的事自己辦,我再也不給你們任何人轉告了,要叫我們這個大家庭和睦相處。我們修煉人的家庭要讓人家羨慕,不准讓別人笑話和瞧不起,我首先以身作則。」隨後,兩個媳婦紅著臉說:「媽,你別說了,都是俺做的不好。以後一定改就是了。」從此,家庭關係融洽了,他們之間有了來往,我和老伴也不再為家庭問題而學法、煉功走神了。真正嘗到實修的甜頭。

「修煉是殊勝、嚴肅的,能不能放下你們那特殊的常人之心,對你們來說是一個很難過而又必須過的一大關。」(《精進要旨》〈放下常人心堅持實修〉)修煉的過程就是不斷修去常人之心的過程。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不放,你就破不了表面人的這層殼,就走不出三界,只能是情慾滿身的人。修煉中的第一念最重要,那才是一個人內心世界的真實寫照。明智的人,第一念出來後,先用法衡量一下其對錯,及時糾正錯誤,固執的人則用人的理固守自己錯誤的觀念不放,這是基點問題,是根子上的問題,更有甚者利用「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狀態」來掩蓋自己的私心。

明慧網關於「買鞭炮,放鞭炮」文章發表後,我的第一念是等媒體報導江魔死亡消息後立即放鞭炮,現在未廣播怕常人不理解,邪惡說「造謠」鑽空子。不少同修贊成這個觀點。通過切磋,認識到自己的思維方式不對,全是人的觀念,脫離了法,符合了邪惡隱瞞真情不報的需要,其實是不自覺的滋養了邪惡。師父要的是立即解體邪惡,不能任其一拖再拖,正法不等人啊!認識到就做到。在整體未組織之前,我和老伴買了鞭炮放了三次。效果非常好。心性上來了,智慧也開啟了,寫作的靈感也上來了。

水平有限,請同修指正。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