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從講台到廣闊回天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教師本來是為人師表、傳道授業解惑的,應該憑著美好的德性、嫻熟的口才教書育人。從小我就受家庭傳統教育,淡泊名利,寧肯自己吃虧,也不叫別人吃虧。得法修煉,師父將我從裏到外,層層身體上好的保留,壞的去掉,使我變成一個更好的人,我也自信比常人優秀很多。我就發揮師父賦予的這一大優勢,抓緊時間講真相救人。
──本文作者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名山村小學女教師,今年四十多歲,於一九九六年六月得法修煉。那時我很年輕,身體健康,工作順心,家庭和睦。但興奮之餘,總覺缺點甚麼,不知道為甚麼而活,將來往何處去。學校裏有位老師每天煉功,我和其他幾位同事去問,煉的甚麼功?她說:「法輪功。」我就跟著煉了起來,這一煉就放不下了。接著學了《轉法輪》,師父一下就打開了我塵封已久的記憶,感覺學法煉功如此美妙,如此快樂,從此為我的生命打開了嶄新的輝煌的一頁。

一、學法背法,為證實法打下堅實的基礎

自得法後,覺的師父的每篇講法、每個字詞都有強大的能量,巨大的穿透力,也有著無比的震撼人心的力量,我如飢似渴的學。小學教師工作很辛苦,能自己支配的時間很少,我就擠時間、搶時間學法,每天學生早讀跟班學法背法,狀態好時,面對幾十名朗讀的學生我能做到聽而不聞,感到空曠的只剩我一人。一天下來,就能背十幾頁。每逢節假日,和同修結伴去市裏參加小組學法,加深了理解和記憶。如此堅持數年。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已將《轉法輪》、《精進要旨》背了三遍。「七•二零」後,師父寫的每篇短經文,得到後就抓緊時間背下來,相繼又背下了《洪吟》、《洪吟二》。通過大量學法,淨化了思想,淨化了心靈,堅定了正念,大法塑造了一個全新的我,為以後做好三件事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二、建立家庭資料點,開創一片救人的藍天

由於九九年下半年生了孩子,我走出來較晚,於二零零三年上半年才開始發真相資料。那時資料很少,每隔一段時間要去百里之外的市裏取,回來再多複印,才夠發放。當初怕心特別重,晚上一人不敢出去,叫丈夫陪著。一回膽小,二回膽大,發的次數和範圍越多越廣,資料時常短缺,覺的等、靠、要十分被動,束縛太大,就打算自己建資料點。

二零零七年初,將舊電腦拿到市上請同修裝了乾淨的系統,誰知背著主機上下車,又租輛農用車拉到所在學校,卻怎麼也啟動不了,叫來稍懂的人一查,說是電腦受了震動,不知甚麼零件壞了不能用了。我急的直哭,心想怎麼這樣倒楣。自己沒辦法,找同修交流。大家認為,建立資料點,可以使講真相的力度大大增強,遍地開花,對邪惡的震懾多麼大呀!舊勢力看的可清楚了,所以它們千方百計的操控惡人惡警破壞。如果一開始不能正念十足,純正自己,就會被邪惡鑽空子,通過向內找,我找出了急躁心、幹事心、仇恨心、粗心大意等等許多不好的人心並儘快修去它,時時正念,事事修好自己。事實證明正是這樣,當自己提高上來,師父將一切都安排好了。幾天後,市裏一位同修幫我買了一台新電腦,還有激光打印機等設備。取回來後,很快學會並正常運作起來。上網、下載、打印、刻錄都行。最近還學會了改串號,大大方便了同修證實法。

今年上半年,市裏的幾個資料點被惡警破壞,同修被綁架,我主動承擔起市裏的資料供應,雖然覺的肩上的擔子很重,但在師父的慈悲加持與呵護下,我始終正念正行,一直平穩的運行著。

三、發揮職業優勢,講清真相救世人

教師本來是為人師表、傳道授業解惑的,應該憑著美好的德性、嫻熟的口才教書育人。從小我就受家庭傳統教育,淡泊名利,寧肯自己吃虧,也不叫別人吃虧。得法修煉,師父將我從裏到外,層層身體上好的保留,壞的去掉,使我變成一個更好的人,我也自信比常人優秀很多。我就發揮師父賦予的這一大優勢,抓緊時間講真相救人。

初期,面對中共惡黨鋪天蓋地的謊言誣蔑,開始在同事、親友範圍講真相,使他們明辨是非,認清真假,後來「三退」開始,又去勸退,大多數都退出了惡黨及其附屬組織。

同時也在課堂講真相。教材中有惡黨抹黑大法的「自焚」偽案章節,有的同修的做法是避而不談,讓學生自己去看。我想,這種迴避的做法不能使學生明白真相,看了就會對其幼小的心靈造成極大的傷害,必須講清講透,以此為突破口,促其「三退」。課前先做一點準備,找個同樣的雪碧瓶子。一上課我就說,今天先給大家做個實驗。說著點燃一張報紙,燒那雪碧瓶子,瓶子馬上變形隨後燃燒起來,扔到外邊還在燃燒。就問:「容不容易燒壞?」學生大聲喊:「容易」。這時順理成章,水到渠成,講自焚偽案完全是栽贓陷害,一張紙就將瓶子燒壞了,而那個所謂的王進東被汽油燒焦了,腿上放的雪碧瓶子竟然完好無損,即使金子作的,也會被大火熏黑的。直觀的實驗,學生從心裏肯定自焚是假的。我再往黑板的一邊寫上真、善、忍,另一邊寫上假、惡、鬥,問學生哪個好,學生自然會說真、善、忍好。我就說法輪大法講的就是真、善、忍,教人做好人的,而共產黨幾十年運動不斷,整人殺人,是專門為惡的,只有退出少先隊,才能與假惡鬥脫離。接著我說:願意退出少先隊的舉手,學生都會舉手退出。這幾年,我所代課的班級,學生全部退隊。零九年還到有正念的老師所帶班上講真相,使全校六個班級中,有五個班一百多名學生退隊。我也和一些往屆畢業生保持聯繫,有的學生來對我說初中、高中逼著學生入團。我告訴他們千萬不能入,那個大魔是害人的,學生明白了就再不加入。

另外,我也走出校園講真相。平時將我們關在學校,難得出去,我就利用節假日上街購物,跟趕集的人講真相勸退。有次坐車,先靜心發正念,然後對身邊的人講,那人很快同意退出團、隊。講的多了積累了一些經驗,只要放下人心去講,大多會退出。今年前半年同修還幫我買了一部語音手機,這個機子很有靈性,每次輸入二十多個號碼,再不用管,它就依此撥通講,有的掛斷不聽,機子自動接通下一個,很是盡職盡責。我悟到它也是為法而來,在不倦的履行著它的使命。

四,修好自己,營造寬鬆的救人環境

師父講:「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洪吟》〈實修〉)。通過近十六年的修煉,我嚴格按照師父要的去做,在家庭、單位及鄰里周圍,都體現出一個好人來,在社會上一走一過,都給人以慈善和微笑,整天總是樂呵呵的。我孝敬公婆和父母,相父教子,做一個傳統的賢妻良母。丈夫和兩個孩子雖暫時未修煉,但很支持我做證實法的大事,出去發資料,丈夫開摩托,不管窮鄉僻壤,山高水長,總是無怨無悔。做資料時他和兩個孩子幫助摺疊、裝訂、包裝。公公七十多歲了,前年患了腦梗塞住院治療,我和丈夫始終陪伴伺候。他是惡黨黨員,中毒很深,年年都勸他退,至少勸了二十多次,還是不退。住院期間由於我的精心伺候,他從內心裏生出感激之情,終於自願退出惡黨的一切非法組織,沒有邪惡的控制,人性返出來了,很樂意誦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來檢查腦血栓消失了。去年婆婆腿摔壞了,住院治療二十多天,我接屎倒尿,餵吃餵喝,每天還用熱水擦澡,骨科的大夫、護士和其他病員非常羨慕,問婆婆說,你那閨女好孝順呵!婆婆說是媳婦,他們感歎不已。一位七十多歲的病號說:「如今這樣的好人好媳婦,很少見了。」從醫院回到老家,丈夫有姊妹五人,誰都不願伺候,我還要上班,沒辦法又接到學校伺候四十多天,直到她能拄拐下床活動。

每個農忙季節,我都回家幫助幹農活。村裏人都說:「看人家的媳婦多好,能土能洋,能文能武,以後就要給孩子找個煉法輪功的。」在學校,每週講二十多節課,我所帶班級的成績在全校、全鄉多名列前茅。校長很敬重我,也很尊重我的信仰,經常表揚,甚至在他的村子裏讚揚說:「她不僅是一名好老師,而且是一個孝順媳婦,結婚二十多年,和家人沒紅過臉,這只有法輪功能做到,其他我一個也沒看見。」

真正的修好自己,走正大法路,佛法無邊,師父甚麼都能幫了我,為我化解一切魔難。前年我與兩位女同修開一輛貨車去外縣發資料,天黑路生,一不小心掉進排水溝裏,把坐在左邊的同修拋下去,我被貨廂將腳勾住,頭先著地,三人都被摔昏了。過一會兒,地上的同修清醒了,起來拉我,我說腳被勾住,很疼。她說好壞出自一念,咱們有師父保祐,沒事兒。我就說好的,她把我的腳取出來我就掉在地上。這時開車的女同修也清醒了,打電話叫附近縣城的熟人開車來,把車拖上來,又將我三人送回本鄉,這時天亮了。我還想回學校上課。同修驚訝的說,你身上很多血,一查看原來後腦勺摔了一條大口子,血將衣褲後面全泡濕了。我還堅持說沒事,兩位同修說不論怎樣,總得止血包紮。到鄉衛生院,醫生一看,很生氣的說,你們在玩命,流血這麼多,趕緊手術縫合。後返回學校,只休息兩天就上課了。第三天感覺頭皮有些疼,叫丈夫一看,他吃驚的說,縫了十三針。他還追問,我說沒事。讓家人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佩服的五體投地。

有天晚上,我們三人又去發資料,車開進去一看,那個村子很大,道路崎嶇,住的人很多,我們從沒來過,後悔只帶了八百多份資料,我真擔心發不過來,同修說請師父加持,讓資料增多,保證發的過來,我們只管發就好了。真的多了,待走出村子,還餘十來份,又到別的地方發完,我們很喜悅,估計發了一千多,這都是師父加持出現的神跡。大法在我身上顯現的神跡很多,由於篇幅所限,這裏就不一一列舉。

第一次參加網上法會,寫的很不好。同修說,好文章是修出來的,不是寫出來的,是對自己修煉的小結。我知道自己做的不好,這是根本問題。我決心在最後有限的時間內,聽師父的話,修自己的怕心,顯示心,懈怠心等等人心,盡到自己的職責,兌現史前的誓約,不給自己的修煉留下任何遺憾,給師父交上一份滿意的答卷。不妥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各位同修!合十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