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修去自我 圓容大法所要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我與一個同修交流後,那個同修當面沒說甚麼,背後卻給另一同修說:她想讓別人做,她自己怎麼不做呢。這話傳到我耳朵裏觸動了我:我一直參與資料點的工作,深知傳送資料、製作資料的同修的苦,是不參與的同修根本想不到的。他們都是在默默的付出,守口如瓶;對同修的誤解甚至指責,也只是默默的承受,不斷歸正自己。自己長期以來總覺得自己委屈,現在我把它挖出來,發現了它就是那顆求名的心在作怪。

又有一次,我在教一個同修學電腦。他學的很慢,我每次教他,他妻子總是在一邊用埋怨的口氣在說我。當時我甚麼也沒說,照樣耐心教他。可回來後那個心裏很不是滋味,心想:我教你,還得等你有時間了,你沒時間,可你幹的都是常人的事,我做的都是大法的事,你們學不會還怨我。靜下心對照大法看自己,我看到了我好埋怨人的心、覺得自己比他強的顯示心等,我就把這些不好的東西清理掉後,我發現她再也不埋怨我了。

──本文作者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明慧網一再倡導資料點遍地開花,像我這樣歲數又大,文化也不高,一個英文字母也不認得的人,在常人看來根本不可能的,承擔起了本地區資料點的協調和技術。在我身上真正體現了大法的超常,「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

一、去掉怕心,協調資料點遍地開花

明慧網倡導資料點遍地開花,這是正法進程的需要。我悟到這兒,就去找一個走出來較晚的年輕同修協商這件事情,讓他出面去做,我在背後全力幫助。同修答應了。就這樣幾個月過去了,半年過去了,沒有甚麼成效。我感到我地區已跟不上正法進程。

師尊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中講:「同時你們要注意一個問題,你們是大法弟子,碰到事情都找自己,保證很多是你自己的問題,無論你想不想去考慮自己,無論你想到和沒想到。將來你們看到真相的時候你們會發現,那一切都是有原因的。」向內找,我發現那顆自我保護的東西牢牢的牽著我。在七二零以後,我是當地被重點迫害者之一,怕的陰影始終籠罩著我,是那個怕在干擾著我,阻擋著正法進程,我讓同修出面,主要是因為我不敢出來協調這件事情,多麼骯髒的私心。我決心衝破這個怕、這個自我,我必須走出去,協調這件事情。

首先去找我覺得適合做資料的同修交流開花一事。在這個過程中,碰到過各種各樣的修心的機會。如我與一個同修交流後,那個同修當面沒說甚麼,背後卻給另一同修說:她想讓別人做,她自己怎麼不做呢。這話傳到我耳朵裏觸動了我,一是我覺的這件事情必須保密,這一下我不是被暴露了嘛。二是我那有嘴不能說的委屈:我一直參與資料點的工作,深知在那邪惡猖獗的環境下,傳送資料,製作資料的同修的苦,是不參與的同修根本想不到的。他們都是在默默的付出,守口如瓶。對同修的誤解甚至指責,也只是默默的承受,不斷歸正自己。自己長期以來掩蓋的這顆人心一直沒有挖出來,總覺得自己委屈。現在我把它挖出來,發現了它就是那顆求名的心在作怪。師父告訴我們:「大法沒有名、沒有利、沒有官當,就是修煉。」(《精進要旨》〈猛擊一掌〉)名利情不正是我們要修去的東西嗎。同修的不修口還是我那自我保護的心促成的,再說修口對同修來講也有一個修煉的過程。所以我不再被帶動,就做自己該做的那一切。在我地同修的共同努力配合下,一朵朵小花陸續開放。

二、突破難關學技術

原來參與資料點的工作,我一直負責整理、裝訂、傳送、協調,對電腦和打印機沒怎麼動過。這在遍地開花組建資料點的過程中出現許多困難,打印機方面,我主動向熟悉打印機的同修請教。電腦技術方面,因我地沒有精通的同修,我自己就主動學習電腦知識,遇到問題請教孩子或親屬。後來一有難題,我就想問他們,或想找外地同修幫忙,可是總是解決不了問題。我意識到我產生了依賴心。師父說:「每一個大法弟子都在走自己的路,每一個大法弟子都要有機會走自己的路,所以作為師父來講,不能不給你們自己證實法的機會。得讓你們自己去做。」(《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我也要走出自己的路啊。我學會了上天地行技術論壇,在論壇同修不厭其煩的誠心幫助下,一個個的問題都迎刃而解。在慈悲偉大的師尊看護下,一次次在技術上都是超常的發揮。有時在論壇都覺得是成手才能做的,我都能做成了。有時新建資料點,同修剛學,不知道動著甚麼地方,把電腦弄得異常了。我也根本不知是怎麼回事,可我到那拖動鼠標,就像熟手一樣都弄好了。我知道我只是修心、動動手,實質的都是師尊在做。我現在已學會了裝普通單、雙系統,加密單、雙系統及常用軟件,就是稍複雜的一些軟件也能做的了,製作各種母盤、鏡像文件,更新光盤,製作系統光盤等技術,這些都是我以前自己想都不敢想的。

三、去掉分別心

前幾年,我認識異地的兩名同修,交流中知道她們那裏沒人協調,她們說她們不會向內找,我也發現確實如此。她們約我到她們那裏去和同修切磋交流。我以種種藉口沒去。後來一位同修被迫害致死,另一同修被迫害的精神出了問題。我心裏很難受,感到我沒盡到我應盡的責任,再自責也無法彌補這樣的損失。我想要是我地區是這樣的狀態,我肯定會主動去交流、去協調,這就是分別心使自己造成的遺憾。後來那一地區資料點被破壞,牽扯到其它資料點的同修都被迫害,當時當地同修《週刊》(明慧週刊的簡稱)都看不到了。為了使當地形成整體,我幾次到被迫害最嚴重的地方,與當地同修在法上交流。我了解到當地原來做協調的同修一直沒出來。在當地同修的幫助下,我騎著摩托車帶著另一名同修到六、七十里地外的地方去找那位同修。通過交流,同修主動走出來了,在當地同修的協調配合下,逐漸的在形成整體,被迫害的同修都陸續出來了。

可是由於怕的干擾,當地做資料成了難題。有同修想上明慧網,沒人給裝系統,我就去幫他們裝系統,同時幫他們組建資料點。有一次去那,去了之後沒電,說晚上才送電,我想既然來了,我一定把要做的做完再走,沒有十分鐘就來電了,都是師尊在幫啊,只要我們有足夠的正念。

可是那天就是沒做好。回家的路上,一邊走一邊想自己是哪兒不對勁了。我找到了隱藏的執著:原來我想這次去了一定給他做好,目地是就不用再來了。為甚麼呢?我並不是為同修著想,我是感到那裏的同修在修口上有些差距,而且這次資料點被破壞,都是同修沒守住心性說出來的,所以不願跟那裏同修多接觸。是出於這個怕心,自我保護的心。帶著這樣的人心怎麼能做好呢?想到這兒,我的眼淚奪眶而出,心裏給師父說:師父啊,我這不爭氣的弟子對不起您,人心太多。我只是跑跑腿,這哪是我在做啊。我的摩托跑這麼遠的路根本都不燒油。弟子有決心就走師父安排的路,大法需要我做甚麼,我就做甚麼,誰也別想干擾我。我就堅定一念,不管是甚麼情況,甚麼環境,只要大法需要,我會衝破一切障礙做好我該做的。以後我多次往返於那裏,在那裏同修的配合下,資料點在逐步的建立、完善。

在開始幫建資料點的過程中,我總是挑選那些老弟子,而且是從魔難中走過來的同修,想讓他們承擔起本片資料工作。一次我多次找一位我認為條件都比較成熟的同修切磋,可是同修總是以各種理由推脫。為甚麼呢?我找自己,我發現我是用自己的觀念去挑人,把我的觀念強加於他。這怎麼是修煉?哪能用我的觀念去衡量同修?我清理這一觀念,一切都有師父安排。一名同修主動走出來,很快開了一朵小花,而且在心性技術等方面提高很快。

四、警惕顯示心

我開始教同修電腦打印機的時候,我發現有學的慢的同修,遇到問題好像不好意思找我,人為造成設備損壞。這時我才發現,我有瞧不起同修的心,心裏怨同修不用心、腦子蠢等,有時無意中話語可能傷害了同修。其實就是那個顯示心。他們在做不好的時候,他們的心情是甚麼樣呢?我怎麼就不去站在同修的角度去想一想呢?只要大法需要,我應無條件無代價的去幫助同修。我和同修一樣,沒有師尊的呵護,自己能做的了甚麼呢?

有一次我在教一個同修學電腦,他學的很慢,我每次教他,他妻子總是在一邊用埋怨的口氣在說我,怨我都沒告訴他。因為初次接觸就是他自己記的筆記也弄不清了,當時我甚麼也沒說,照樣耐心教他。可回來後那個心裏很不是滋味,心想:我教你,還得等你有時間了,你沒時間,可你幹的都是常人的事,我做的都是大法的事,你們學不會還怨我。師父講:「做事想別人,遇到矛盾想自己」(《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他們怎麼樣能把看到的對方如何如何,反過來看自己就好了。」(《精進要旨》〈和時間的對話〉)我怎麼又向外找了,我就得找自己,靜下心對照大法看自己,我看到了我好埋怨人的心,覺得自己比他強的顯示心等,我就把這些不好的東西清理掉後,我發現她再也不埋怨我了。

在建立資料點的過程中,不管天氣惡劣,寒冬酷暑,或是夜黑小路,我往返於各資料點,有時一個資料點得跑多少次。同時隨著技術水平的不斷提高,不斷聽到同修的讚揚,我立即警惕那個顯示心,只要它一露頭,我馬上清理它。有一個同修多次誇我,我說師父說:「作為一個修煉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惱都是過關;所遇到的一切讚揚都是考驗。」(《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我牢記師父的告誡:「那魔還會誇獎你,說你有多高呀,說你是多高的大佛,多高的大道,認為你了不起,這全是假的。真正往高層次上修煉的人,你的各種心都得放下,遇到這些問題的時候,大家一定要警惕!」(《轉法輪》)

五、一切要圍大法轉

師父說:「現在的時間要珍惜利用,這時間是留給眾弟子的。」(《導航》)「三界內的一切生命都是為這法而來,為這法而造就的,為這法而成的,包括萬事萬物。人世間的一切,也都在圍著大法在運轉,不管常人感覺到、感覺不到,不管你覺的他是有意識的、無意識的,甚麼都在圍著大法轉。」(《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在協調資料點的過程中,說不定甚麼時候有事,經常碰到常人的事和大法的工作發生衝突。我想甚麼事都不能影響大法的事,修煉是第一位的,每次都是常人的事主動給大法的事讓路了,表現上很自然的就是常人的事由家屬做了或改變了。僅舉一例:外孫需要我照管,女兒不休星期天,女婿星期天經常休不成。我感到不對勁。向內找,是我的情,把孩子看的太重了。我就清理這個對情的執著。我想他們都得圍著我轉才對,一切都得給大法的事讓路。正念一出,女婿星期天都能正常休息了,女兒也調動了工作能休星期天了。孩子該上幼兒園了,女兒女婿都是八點上班,他們說七點多送孩子太緊張,想把孩子送到我這兒,讓我再送孩子上幼兒園。我每天早上煉完功,發完正念,要學法。心想,不能讓他們干擾我。馬上女婿上班時間改了,推到八點半了,他們就不用往我這送了。我就有更多的時間做好三件事。

我真正切身體驗到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有這個願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這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

最近學習了師父新經文《大法弟子必須學法》,《甚麼是大法弟子》,對照自己,差得太遠了,特別好多的時候被胡思亂想,觀念,安逸等東西所干擾、帶動,路好多時候還走不正。在今後有限的時間裏,在師尊給鋪好的路上,精進實修,完成自己的使命,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