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電話和網絡講真相救人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二日】那時也有的同修在發短信時,常常收到回來的短信和打進來的電話。開始的時候,一般不接電話,後來大家切磋後,覺得應該突破障礙,我們不是要救他嗎?對話講的不是更清楚嗎?有很多同修開始接電話,或者對聽完錄音的人主動打電話勸退,效果很好。後來我們把短信內容加上了「知詳情,回短信」,這樣經常能收到發回來的短信詢問,我們就把電話打過去,大多數都能接受真相三退。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們好!

在正法的最後時刻,每個精進的大法弟子都在用各種方式講真相救人,用各種方式配合整體,形成更大的正念之場。師父說:「目前大家就是怎麼樣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響更大、救人更多。」(《美國首都講法》)我在此彙報一下兩年來用電話和網絡講真相配合整體、正念救人的一點體會。

一、手機講真相

我市手機講真相是在二零零九年大面積開始的。那時,大家都在面對面講真相,也有很多同修在參與營救,近距離發正念、面對公檢法部門講真相等等。我當時除了經常去講真相勸三退、也做一些真相資料等,但是心裏總覺得沒有盡全力救人,學法時常常覺得愧對師尊。我就利用晚上的時間進行郵件群發,期望救度更多的眾生,但是收效不大。

那時,手機講真相並沒有引起我的重視。我個人覺得:「短信能說幾句話呀,不一定有甚麼效果。」這個觀念一直擋著我,直到看了很多明慧有關的交流,周圍的同修也常常提起應該把手機也利用起來,我才開始漸漸的面對這個問題。在學法中破除自己的觀念,開始學習手機技術,想承擔起這個責任,在本市普及手機講真相項目。

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有了這個願望後,師父把我的思路打開了,我的思維清晰了。今天世人之所以大面積應用手機,就是為了聽真相得救。因為師父說過,「其實在這個世界上一切都不是偶然的。一個生命、一個物體,都是為這大法而來的、為大法而成的、為大法而造就的,包括所有的人。三界的歷史過程都是為了大法所創造的。」(《各地講法六》〈二零零四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大法弟子應該利用各種形式,全方位的救人!而不是拘泥於一種形式。我沒有開天目,但是我感到宇宙中到處都是大法弟子的正念之場,真相遍布任何角落。這個救人手機發出的福音就交織在空中,穿越時空,救度著有緣眾生!

當時有很多同修要學手機講真相,但是也有一些同修對手機講真相有異議,認為用手機講真相是掩蓋怕心,不敢面對面講,當然同樣的做法的確有不同心態;也有的認為,大家如果都去發短信,會衝擊了其它的救人項目。面對這些說法,我感覺到壓力很大,那個維護自我的心暴露出來了,怕別人說我、怕受到打擊。因此還找了個藉口:「別影響別人走自己的路」、「放下自我」,這樣一放就是兩個多月。這期間,我也在不斷的學法向內找,反覆衡量怎樣做更符合法。

同修的一件事深深的觸動了我,讓我感到內疚!一些想要買手機講真相的同修,見我們遲遲沒有動,就覺得應該不等不靠,自己想辦法。但是因為她們不懂技術,買來了大約二十多台沒有群發功能、也沒有背景音功能的手機,還不能改串號,損失了很多錢。這是我自己那個老想讓別人認可自己、維護自己的心拖延了這件事,造成的損失呀!這個表面的損失讓我看到了,點醒了我,可是拖延的時間,耽誤救度眾生的那些損失呢?該有多大!我明明知道向前走是對的,卻瞻前顧後,把自我放在了前邊!「私」是舊宇宙解體的因素呀!我怎麼能抱著不放?

我和一位協調人同修切磋後,有了很大的啟發,決定開始向前走,擔當起這個責任!正念一出,反對的聲音也聽不到了,只感覺同修都很配合。原來,那些負面的話是在去我的人心,讓我提高上來呀!

我開始面臨的第一個問題就是買手機。因為我也是現學現做,所以就請教明白的同修。開始時依賴同修去買,但是,這位同修有工作,很忙。我就替同修著想,開始給有願望的同修買手機。一次就是幾十個。買的過程中怕心上來了:這樣大量的買,要讓邪惡盯上咋辦?明慧同修切磋文章都說了要注意安全,還是讓他們自己買吧!可是轉念又想:我的目地是甚麼呢?我的基點不是救度眾生嗎?同修這方面外行,不懂型號、性能,價格上還要花上高一倍才能買來的東西,我為甚麼就不能擔當起這個既節省大法資源,又節省同修時間而自己完全可以勝任的事情呢?被怕心擋住,不想做了,找到的任何理由和藉口都不能掩蓋那顆自私的心,怕甚麼?我買手機救眾生,是符合法的,買得越多說明同修做的越多,那就是救人越多,我應該做好才對呀!這樣,我在買手機的過程中正念越來越強,師父不斷的在加持我,我的怕心越來越少,維護自我的私心也在不斷減少。兩年來我為同修代購了了數百部手機。

買手機也有很多提高心性的事,一開始我也不懂哪個手機實用效果好,就先買來一台自己操作,然後再給大家訂購。手機型號也是不斷更新,有時候買來的手機出現問題或操作不當,都返到我這裏來,我就得負責退換,這方面很費時間,有時真的非常觸及心靈。比如有的同修說她的電池不抗用,要我給換一塊,可是我覺得那個電池甚麼問題沒有,心裏別提多彆扭;再一想,既然同修提出來就有我修的,我就把自己的電池給她。有的同修要筆,我把自己的筆給她。很多時候同修認為是壞了的手機都退到我這裏來,可是我心性提高後,都變成了好的。每次出現問題,如果不放下私心,都很難往前走。

手機有了,心性的交流和技術的普及就必須得跟上來。我們就成立一個手機講真相學法大組。學法之餘,普及技術,交流正念救人的經驗。我們按全市每個片出一個技術同修參與學法大組。然後,她們回去又在自己的區域組織學法小組,使利用手機講真相的同修儘量都有心性和技術交流的環境,也使手機講真相形成了一個整體配合項目。

在此期間,我們看到有些同修在手機項目上做出了一些經驗,協調人與我們一商量,召開了一次手機方面的交流法會。那次法會開的很成功,附近市縣還來了同修,交流了手機講真相救人的體會。其中有一個外縣的一個同修,住的地方離同修很遠,每天還要坐火車通勤上班,她說:「我聯繫不上同修,天天都在盼望能多救人!知道手機可以講真相,我在師父面前求師父,讓誰來教教我吧!」我去她們那裏時,她激動的哭了!一個勁兒地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我教會她後,走的時候,她知道了,請了假,買來很多水果給我,還說:「你怎麼這樣著急呀?我還想給你包餃子吃!」這次法會她也來了,談了她利用手機講真相的體會,她的話語樸實感人。她說:「我太高興了,我得了手機像得了寶兒似的,我天天上下班在火車上打電話發真相,我還在電話裏給他們講三退,有一天退了六、七個!」

還有幾個五、六十歲的同修,講了自己在沒有技術的情況下,用原始笨拙的發短信講真相的過程。她們一個字一個字輸入,一個號碼一個號碼的輸入,每天都能發好多真相短信,看到有同修被抓,她們就到各個派出所去抄號碼,然後再打電話講真相,過程中出現許多奇蹟!

這次法會開得很感人,我受到了很大的觸動,增強了把手機講真相這個項目做好的決心。此後,我們手機學法大組的同修有了一個很大的提高!

有一個同修,五十多歲了,擔當起一個片的手機推廣技術工作後,非常認真。她本來就是那個片的協調人,有時還承擔做資料等,但是她安排得井井有條,還成立了兩個小組,很快又帶出來一個技術同修。其中一個老年同修出外講真相有難度,想用手機講,她耐心的教,陪著他出去實際操作,冬天打手機不能戴手套,凍得手很痛,教的、學的都帶著一顆救人的心,正念十足,儘管年齡大了學的慢,他們也都沒放棄,直到半年,這個老同修終於能獨立運用手機救人了。老同修很高興,每天都要出去發短信、打語音電話。

還有一個同修身兼多職,但是她把那片的同修協調的非常好,先教會了兩個學的快的,然後再讓她們去教其他人,她組織大家成立學法組,在法理上切磋、心性上下功夫。

一些忙的同修利用走路、坐車、買菜、上下班路上的時間發短信,增加了效率。還有的同修在面對面講真相、發資料、辦事的時候,兜裏都在發著短信,充份利用了時間。還有的倆倆一組出去打語音講真相。我們的基點就是利用一切時間,一切資源,多救人,一些安全方面的注意事項,我們儘量做好,但是不形成條條框框,因為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正念正行才是最安全的。

有的同修主動的寫短信、編輯彩信、搜集電話號碼。還有同修提供很多買卡的資金,有的同修靠打工維持生活,只有幾百元的生活費,還得拿出一部份錢買手機卡。有同修天天出去打手機講真相,費用很大,有的一週要兩個電話卡。看到這種情況,一些同修主動拿出自己省吃儉用的錢,買手機卡支援鼓勵同修救度眾生,有的拿出來的金額很大。有一個同修,每月六百元收入,卻拿出二百元給同修買卡。真的體現出來大法弟子整體配合的力量。也充份發揮了每個大法弟子的能力。大家相互配合,使手機講真相在我市很快的就普及開來,周邊市縣也有過來交流學技術的了。

在整體配合營救中,手機也發揮了很大的補充作用。一次同修被綁架,不到一小時,大家紛紛出去發短信、打電話,勸警察善待大法弟子,不要參與迫害。警察對同修說:「看看,手機都打爆了!」派出所的警察的手機響成一片,短信不斷。經過同修各方面營救,被綁架同修很快出來了。

還有一個地區綁架了多名同修,那個縣主管的公安局長每天都接到很多真相電話,國內國外的都有,局長對朋友說:「這幫法輪功,成天成夜的打電話,我關機又關不了,怕耽誤事,開機連覺都睡不了,我都快要崩潰了!」看來手機對解體邪惡救度眾生確實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現在外地同修也經常發來電話號碼,請我們配合講真相,我們常常能接到其它地區的同修求助,我們都一一去做,短信、彩信、語音,大家分頭發送。

還有一次,外地有兩位老人來監獄看望因修煉被關押的兒子,主管獄警不讓見,同修知道後,馬上給獄警發了短信,啟悟他的善念,這位主管獄警不再刁難同修家屬,也沒開甚麼條,親自領著二位老人見兒子。

有的同修給市長打電話,播放明慧錄音電話,裏面傳來市長夫婦小聲對話,兩人一直聽完整個錄音。有很多邪黨的官員都能完整的聽完錄音。

還有一個同修在打語音電話的時候,對方竟然大喊:「哥們!你們太厲害了!我等了很久了!終於聽到你們的電話了!你多放點,我願意聽!」還有一個同修播放語音電話時,對方高呼:「法輪大法好!」眾生都在急切的等著得救呀!

那時也有的同修在發短信時,常常收到回來的短信和打進來的電話。開始的時候,一般不接電話,後來大家切磋後,覺得應該突破障礙,我們不是要救他嗎?對話講的不是更清楚嗎?有很多同修開始接電話,或者對聽完錄音的人主動打電話勸退,效果很好。後來我們把短信內容加上了「知詳情,回短信」,這樣經常能收到發回來的短信詢問,我們就把電話打過去,大多數都能接受真相三退。

還有一次,我發了短信之後,接到了很多回覆,有一部份回覆是空信,沒有內容,我一一的打過去。其中一個接電話的人聲音一聽就是播音員,她說了「你好」之後,聽明我的意思就不再說話,只是回答:「嗯」。然後就是按下錄音鍵子的聲音。我有點害怕了,一瞬間很多念頭出來:「是不是要錄音呀,這太危險,撂了電話吧!」但是很快正念佔了上風,我是為了救她呀!我簡短的和她講了大法真相和三退,然後問她,是黨員嗎?她回答:「嗯。」我說你願意解除為別人獻生命的毒誓嗎?她回答:「嗯。」我問她貴姓,她又回答一個字,「李」,然後我給她取了個名字,告訴她用這個名字給她退了,她還是回答一個字「嗯」。這次的事讓我加強了正念,師父給我們講法的時候多次談到不要被假相帶動的法理,我在實修中體會了法理的深刻內涵。

後來我們又兩兩配合,這邊發,那邊回覆電話,有的同修一次出去勸退了好幾個。還有的同修原來不敢走出來,通過打電話,現在不但走出來,還敢面對面講真相了。利用電話這個項目帶出來不少原來走不出來的同修參與救人。

由於手機講真相做的面積很大,方方面面都出現了需要心性提高和技術提高的問題。打電話的同修多了,電話卡用量大,出現鎖卡、發不出去、接不到等現象,有同修開始灰心,不願做了。一時間手機講真相出現了停滯現象,被「卡」住了。大組同修都從心性上找,我自己也在找,我差在哪裏,應該承擔甚麼?找來找去還是要突破自我向前走。我決定趟出一條買卡的路!我開始利用各種渠道購卡,買來了全國各地的卡,發給大家,手機講真相又開始向前走了!但是我卻在心性上困擾了,我一個人這樣買卡,真是負擔很重,不但耽誤時間,而且有安全方面的顧慮。同修多是剛剛走進來,只會發,對技術和卡根本不懂,想讓他們自己買卡現在確實存在困難。我只得再次放下自我,以正法救人為重,承擔這個責任!這樣持續了很長時間,又有同修把買卡的事分擔過去了。我們又在學法組交流,從心性上找原因,加強正念,希望大家能儘快走向成熟,既能夠獨立運作、又能夠整體配合。把這個救人的項目深入細緻的做下去!

在牽頭這個項目的過程中,我時刻都能體會到師父的安排。表面上好像是我選擇了這個項目做了很多,回頭一看,其實都是師父給鋪墊好了。師父就給我開啟了這方面的智慧,師父時時刻刻在看著我,點悟我。我是一個好忘事的人,但是在手機技術上我一點不忘,雖然邊學邊教,但是每次同修出現問題之前,師父保證讓我先遇到,並且在腦子裏出現解決的辦法。很多次,同修說手機不好使,有問題,但是一到我手裏,手機就好了。大家都感到奇怪,但是我覺得這是因為師父賦予了我這個使命,也同時賦予了我這方面的能力。我在拿到這個手機的時候會告訴它,必需選擇好的未來,能為正法救人做貢獻,你是幸運的!要好好做呀!和這些生命溝通後,一般都會變好了。

在這個項目的配合中,我時刻被同修那種精進、無私的心感動著。我沒有耐心,不願意教接受能力弱的,同修就提醒我,要時時刻刻把握自己、修心性,並幫助我承擔一些工作,減輕我的壓力。有的時候,我都覺得同修在推著我向前走。每當遇到困難的時候,大家坐在一起交流,相互幫助,很快困難就迎刃而解。過程中,我逐漸的放下很強的自我,逐漸的學會配合整體。

現在,我們手機講真相方面雖然初步成熟,但是還存在很多問題。整體配合還不夠,有些同修獨立性還比較差,還有的同修受周圍環境帶動,不能保持精進的狀態,有時很鬆懈。所以我們還要儘快的提高上來,加大救人的力度,形成一個整體配合機制。

二、網絡講真相

現在,在網絡上講真相有很大的爭議,同修認為不安全。但是中國網民有四億多,整天泡在網上的人越來越多,怎樣救度這部份人?我開始思考。我們開展的發資料、面對面、手機等項目針對不同的人群,起到了很好的效果,但是網絡這塊真是有太多的可救之人。

我市有同修在監獄被迫害致死了,獄警公開造假,阻止家屬了解真相,並且耍流氓手段派人跟蹤家屬,威脅恐嚇,不讓與大法弟子接觸。那時,我們把真相膠貼貼的到處都是,很多被撕掉了,我想應該在網絡上發文章,讓世人都知道這件事。於是,我就和幾個同修一起找地方發貼,同修幫我發正念,我發貼,敘述了大法弟子被迫害的過程,這個帖子在網上面待了七-八個小時,瀏覽量兩千多,有一些同情的回覆,多數是一些對大法有誤解的回覆,說的話很難聽。但是此次的嘗試,加強了我的信心。我從中看到,網上這些人大多數根本沒看過大法真相,要救他們,就得深入去講!但是怎麼講才能救他們?怎麼講才能不被刪帖?怎麼講才能保證安全?我很疑惑,也是顧慮重重,但是,我很堅定,決定要在網上做下去。

恰好,協調人找我和幾個同修切磋在網上講真相一事,大家都認為很有必要,也都希望多點渠道救人,我們開始整體配合做。這次從一個普通話題講起,帖子自然而然的引申到大法弟子受迫害上邊,流量不斷加大,由於大家配合不斷發正念,帖子一直保留著,直到警察跳出來解釋申明,然後大法弟子又從法律方面講迫害法輪功是違法的,也有把明慧膠貼貼上去的。這個帖子在上面保留了十一天,瀏覽量一萬多。參與的同修有十多個,有的同修家屬也參與了。

十一天裏,我的心性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開始時,看到有反面的回覆就氣憤,針對他的帖子生硬的說些自以為很有力度的語言,想以強勢壓倒對方,還把一些回覆的人劃分到特務的對立面上。其中一位參與的同修,真是帶著純淨的救度眾生的善念,回覆的帖子既講明真相又讓人容易接受,誰看了都覺得好。我從中找到了自己巨大的差距。過程中,參與同修一直在交流,我的心性在不斷提高,到後來,我再也不想對方是不是特務了,只是想到他是個不明真相,等待得救的眾生!這種想法出現後,我一下感覺到了對方是個剛剛大學畢業的年輕人,他們這些人太可憐了,我要救他的善念出來了。

這時候,個別同修對網絡講真相提出異議,把師父的有關講法貼到信箱裏提醒我們,意思是我們做的不對,我心裏很不是滋味,認為他曲解了法。我反覆的學法,從心裏不舒服一直學到感謝同修。一下子就理解了同修的心,同修是怕我們走錯路才提醒的。我就想一定要利用好這個網絡平台,把握好救人的尺度。

我覺得大法弟子做任何一件事情就是要看基點在哪裏,任何一種方式只要利用好,對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有利,我們就可以做!不應該用方式來限制救人之路。如果我們首先考慮的是完全依靠人表面的方式來達到安全的目地,那我們簡直就是寸步難行!

我們當地同修整體配合,和被迫害致死、致殘同修的家屬一起利用上訪投訴機會給各部門講真相。我們幾個人就利用網絡來配合,把大法弟子受迫害的照片和詳情發出去,把惡人的劣跡和照片公布出去,網上的反應很激烈!百分之九十八的人都在罵邪黨,個別人發表負面言論,告訴別人不要被法輪功利用,我們就帶著一個讓他了解真相、讓他得救的善念,用柔和的語言給他發私信和他講真相,然後我告訴他說:「你應該是個善良而有頭腦的人,你仔細想想,如果有一天你發現,你在關鍵時刻幫助了好人,在關鍵時刻做了一個明智的抉擇,你該是多麼的高興?可是,如果你發現,你幫助了壞人,對遭受迫害的好人落井下石,你該是多麼難過呀?」然後,我又發了破網軟件下載網址給他。後來他給我來信說:「我真是暈了頭了,說了這麼多不好的話,我很難過,很後悔,我把我自己不好的言論都刪除了。」這個生命有希望了。

還有一次,一個人看了我發的內容後,給我來信詢問得救的辦法,還把他的電話給我。我給了他自由門軟件。他說自己一直在找修煉方法,佛教、道教、基督教都看了一些,但是都沒深入,我就把一些尋師得法故事的電子書發給他看,他很接受。還沒繼續深談,我的帳號就被刪除了,因為我發了自焚真相短片上去,幾十分鐘就轉發了好幾十。

前段時間,我們幾個配合,將同修被迫害致殘的照片和整個修煉過程及被迫害經歷發上去,立即引起強烈反響,一天多時間被轉發了一萬四千八百多,正面回覆四千七百多。一天時間有一千二百多人關注。在回覆中,很多常人大罵邪黨,大罵警察,很多人感到震驚,不敢相信邪黨對法輪功的迫害竟然這樣殘酷!有常人說:「警察只有對法輪功和拆遷戶下狠手。」有的說:「我們不消滅黨媽媽,它們就要消滅我們的媽媽。」還有的說:「告訴我,哪個警察幹的,我去幹了他!」還有的說:「憤怒!震驚!」還有的說:「這個黨一天不亡,老百姓就沒好日子過!」還有的說:「給我帳號,我給你寄點錢。」

也有的幫助出主意,告訴我們如何找媒體,好多眾生知道我們是修煉人也在公開聲援,快速轉貼!有的回覆都把我們看落淚了!網絡上還有很多不認識的同修在配合幫助轉貼。引導常人明白真相。偶爾出現不正的言論,馬上有很多人加入講真相,其中有不少常人幫助講。如果有一個「五毛」發出反對帖,馬上有很多常人罵他!雖然有網特五毛混在其中,但是同修救度眾生的善念感動了他,化解了他背後的邪惡因素。

網絡上的常人很多都知道中共邪黨惡,也都反對邪黨,罵邪黨,但是他們並不真正明白大法真相,他們只是在黨文化中在罵邪黨。邪黨在網絡上控制的非常嚴,我們怎樣能恰到好處的講明白真相,怎樣能智慧的救了他們,這需要我們不但有正念,還要有一定的境界和整體的正念之場。所以,真是考驗人的心性。我常常感到力不從心,感到自己法不夠用,《九評》看得太少,需要補充自己,儘快提高上來,修出真正的善,才能化掉被邪黨欺騙的世人對大法的無端仇恨,才能真正的救了他們。因為怕心一起,爭鬥心一起,講真相力度就打折扣,不是被刪,就是反面的回覆增多。

網絡講真相要求非常嚴肅,因為網上的各種東西非常混雜,稍不注意,容易被人心帶動,被不好的東西鑽空子,耽誤時間不說,還會反映到修煉狀態中。剛開始上網講真相時,好幾個同修感到身體疲憊,頭頂往下壓,眼睛都發澀睜不開。在網絡上我也看到個別同修的網頁,本來是給常人講真相的,卻在裏面談些修煉體會,甚麼色心之類的,雖然裏面也有好文章,但是感覺的那個整體看來,路走得不太正,所以,我再也沒有進去看。我們要嚴格要求自己,因為我們修煉的路很窄,只有走正實修才行。

現在,網絡講真相還在摸索中,雖然才開始幾個月,但是效果非常顯著,在此我只是拋磚引玉。說的不對的地方,請大家指正。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