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新學員:世人都在等得救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我是二零零九年四月得法的,當時我四十出頭的人比八十歲的老太太還衰弱。煉法輪功三天,我就像換了一個人,無病一身輕。因我丈夫是修煉者,所以我一開始就跟著學法煉功、上明慧網、發資料。而且現身說法,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兩年多來我勸退兩千多人。二零一零年九月,家人被非法迫害。第二天我就去公安局要人,給國保的人講真相。後來我到檢察院講。當到了法院我就上法院講,從院長到辦案人,只要能接觸的我都講。海外同修電話他們也都接到了,對他們的震懾非常大。後來,主管案子的庭長見到我就往廁所跑,不敢進辦公室。逗得我直笑。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二零零九年四月得法的,當時我病的很重,四個燒餅都拿不了,四十出頭的人比八十歲的老太太還衰弱。可煉法輪功三天,我就像換了一個人,無病一身輕。我真是從心裏感謝師尊沒有忘了我,讓我在這最後時期能夠走進大法,沒有丟下我。因我丈夫是修煉者,所以我一開始就跟著學法煉功、上明慧網、發資料。而且現身說法,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兩年多來我勸退兩千多人,神韻光盤面對面發了上萬份。我想談談講真相中的奇事和感受。

給派出所、縣委、法院等機構,面對面講真相

二零一零年九月,家人同修被非法拘押迫害。我想到師父講的法:「哪兒出現問題,哪兒就需要講清真相。」(《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第二天我就去公安局要人,給國保的人講真相,告訴他們誰迫害法輪功誰遭報應,講法輪功是修佛的,是在救人躲過災難;講法輪功在世界上洪傳的形式,講家人煉功後的變化。我見誰給誰講,人多少我都一樣講。我在國保辦公室講,他們嚇的說:小聲點,都聽見了。我說我是真心為你們好。有時自己講的眼淚都流下來了。他們從開始就沒對我發過狠。

一次他們偷偷安排了一次談話,好幾個人有男有女,和我聊天。突然問我:你也煉法輪功嗎?我告訴他說,煉不煉是我的事,你以為誰都能煉嗎?最後講的局長見我就跑。在公安局講了兩個多月。在公安局有個孩子退了以後,讓我下樓勸他的好朋友退,他說退了以後心裏特高興,從心裏高興,總想笑。後來我把他的兩個朋友也都勸退了。

丈夫被綁架的第三天,我去「六一零」、政法委去講。當到了縣委大樓下時,心裏直跳,這時我想起了師父寫的《洪吟二》〈怕啥〉:「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和「一個佛一揮手,全人類的病都沒有了,這是保證能做的到的。」(《轉法輪》)。我想我是修佛的,我有師父怕啥。因為我當時學法不多,只想起這一句,就覺得護法神都跟著我,我不怕了。

面對這些迷中的執法者,我抱著救他們的心,給他們講,講大法好,叫人修「真善忍」,法輪功是修佛的,天安門自焚是中共栽贓的,中共作惡多端,所以天滅中共,法輪功是救人的,告訴你如何躲過災難。政法委的一個辦公室主任打電話讓國保大隊來抓我,最後他問國保的人:法輪功到底有沒有罪?我大聲的告訴他說法輪功沒罪。當他放下電話後,態度也變好了,說:你走吧,我知道了。當時屋裏還有一個人,我告訴他們讓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災難來時命能保。他們說記住了。

後來我到檢察院講,在那講了以後,我在街上看到了聽我講真相的人,我就勸他三退,我給他起了個化名他就退了。

當到了法院,我就上法院講,從院長到辦案人,只要能接觸的我都講。海外同修電話他們也都接到了。對他們的震懾非常大。後來,主管案子的庭長見到我就往廁所跑,不敢進辦公室。逗得我直笑。

但是邪惡的「六一零」就是不放人,還準備開庭,我告訴他們我要辯護,開庭必須通知我。然而,邪惡是不講信義而又膽怯的,它們偷偷開庭,給我家人同修判了刑。不讓我辯護,我就把我的辯護詞發給他們。從院長到底下的科室,公、檢、法都給發了。在法院大門外向常人發,拿到的人有的當時一看都罵這個邪黨,有的當時就三退了。

接著我去要被搶走的東西,當我要摩托車時,非要我按手印。我不幹,我和國保隊長就吵起來了,他讓我小心點。後來我就求師父:師父幫我,師父讓他閉嘴。我剛求完就聽見他笑了,甚麼都不提了。車我騎回了家。

我感謝師父保護了我,也體會到:大法是慈悲的,也是威嚴的。只要我們正念正行,堂堂正正,不求結果只為救人,抱著一顆救人的心,邪惡是動不了的。我跑公、檢、法的四、五個月裏,路上的、體制內的,包括看守所,勸退了大概有將近一千人。

世人在等待得救

一次我回家看老父親,走到小區垃圾桶時,看到一個掏垃圾桶撿破爛的老頭。猶豫了一下,看老頭可憐,想起來師父連特務都度,救人是不能挑人的。我就上去問他,知不知三退,他說聽人說過,不知具體是怎麼回事。我就給他講為甚麼三退,講自焚真相,告訴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天滅中共時別把你捎上。他聽後對我說:「我還是個黨員呢,真得退了。」告訴了我真名。

又一次,在菜市場我剛給一個賣菜的老人退了,就湊上來個中年人。我想,湊上來就是有緣人,我就給他講藏字石,天滅中共。我剛給他講,他就拉我說是要讓我好好給他講,他想聽。他嘴上直說,大姐你真好,你煉不煉。我感覺不對勁,我就給他講自焚真相,講善惡有報是天理,講遭惡報的事。他也同意退,還告訴我他姓甚麼,讓我起名。可我就感覺他是便衣,我就告訴他,你是警察、「六一零」特務,我都得救你,不讓你給邪黨陪葬,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他嘴上直說,大姐你真好。可是當我準備走時告訴他,你表現的太積極了,要不我就給你一本《九評共產黨》。他一聽,噌的一下就把我的手提包搶過去了,說:你有《九評》。我一下又把包奪了回來說:沒有。包裏沒有《九評》,只有小冊子和光盤。書在車筐裏。拿回包我就走。走出二、三十米遠,我回頭看看他沒跟上,還在那沒走。我出了菜市場回家的路上,又勸退了兩個人。我知道師父一直在我身邊保護著我,讓我頭腦特別清晰,不能給他任何東西。我一般講完我有甚麼就給甚麼,但那天非常清楚,從頭到尾沒有怕。

今年九月初,我去看望同修家人。因我講真相被拒絕探視。我一聽著急了,不行,我來了就得見,那就得講真相。我扭頭就去找監獄的主管,最後同意讓我見面。最後見到了同修家人。見完出來,看到一位我剛來時給他大概講一點真相的人。我問他怎麼還在這,已經沒人了,他說在等我,告訴我和我一起來的人趕車走了,問我怎麼辦。我說我坐晚上的車回。我說你和我有緣。我就給他講真相,怕他是特務就給他講任長霞、羅京遭報的事,講法輪功是怎麼回事。我問他為甚麼要等我。這人竟說:你多大了,開個房間吧?我一聽,馬上向內找,想到要去我的色慾之心。我馬上正告他,中國古人講:萬惡淫為首,你這樣做會損德的,對你不好。就是江澤民共產黨把中國人引上邪路了。我不管你怎麼壞,我得救你,你只要不迫害法輪功,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黨團隊保平安。問他是黨員嗎,他說是團員和隊員,我說退了吧,他說行,告訴我他叫啥,還說謝謝。

我到了車站,等晚上的車。還有一個半小時,來了一個民工打扮的人,衝著我就過來了,坐在了我旁邊。我想又一個有緣人,這人坐下就和我說話。一聊,發現這個人很正派,是個在這個濁世中難得的好人,他的女朋友被大面積燒傷,臉也植皮了,他毅然結了婚。一直照顧妻子十幾年,對妻子說有我就不讓你出去受苦,我會讓你過好的。講他雙胞胎兒子都上大學了,撿了個女兒也上大學了,家裏三個大學生。他不是民工,是個包工頭在要帳。他說他幹甚麼都順。出門在外不沾女色。我告訴他你幹甚麼都順,是因為你守住了誓言,沒嫌棄女友,潔身自好。老天看見了,你守住了德,所以你幹啥啥順。像你這樣的好人得得救。我給他講了自焚真相,藏字石,天滅中共,法輪功洪傳全世界。他說我是黨員,怎麼退呀。我說我給你退,他告訴我叫甚麼。我告訴他讓他回家給家人勸三退。他說一定都讓他們都退了,這事不能耽誤。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常念有福報。臨上車前我問他我說的話記住了嗎,他說忘不了,都記住了,放心吧。

上車後,我就坐上了座。開車一會,一個小女孩就換到我旁邊來了。我和小女孩聊了起來,她說她經常頭痛,我告訴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小女孩認真的把這幾個字輸到手機裏。她說沒聽過中共說的自焚的事,上學時學習不好,所以甚麼也不知道。我就給她講自焚真相,講法輪功洪傳全世界,講善惡有報是天理,講到三退。我讓她退出團隊時,她就說頭疼,一說到三退她就說頭疼,打岔說別的。我就清理她背後的邪惡,當我再一次提三退她又說頭疼,我告訴她這就是那個共產邪靈在控制著你,不讓你得救,你退出它的組織,它就控制不了你了,她點點頭同意退了,告訴我她的名字。一會,她告訴我看到我害怕,打冷戰,我說是退了以後嗎?她說是。我告訴她,不是你害怕,是那個邪靈害怕,你現在從心裏真正的退出它的組織,不要它,你會好的。又過了一會,她告訴我,她好了,不害怕了,她看了我一會說:阿姨,我看你是菩薩,菩薩在救我。我告訴她,法輪功就是救人的,就是佛道神在救人。這一天,師父安排了三種人到我身邊,感謝師父。

我的體會

1、眾生都在等著得救,無論男女老少,高低貴賤,甚至那些做了不少壞事的人,他明白的一面都在等待著得救。我們救人不能挑人,「挑選不是慈悲」(《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救人不能往後推,我們不能辜負眾生的期望。師父說「下次那個座位是別人的不是他的」(《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2、學好法是根本。師父說:「所以學法還是最重要、最重要的,那是你要做的一切事情的根本保障。」(《大法弟子必須學法》)七二零以後的講法一定要看,必須看。在家人同修出事前,我剛系統的把師父所有的經文看了一遍,各地講法看了兩遍。還有就是上明慧網,同修們的交流文章對我的幫助都很大。家人出事以後我知道了怎麼去做,按照師父的話去做真的是很安全的。

我也經歷過如果幾天學法不入心,那勸「三退」就不順利。如果學好法,講真相時純淨的心,有緣人就會救度。因為沒有人的念頭,就是神在做。其實都是師父給鋪墊好了。有一次我在不到二百米的距離,連著講三、四個人。這個講完了那個就在前面等著呢。講完後,我回過神,這都是師父的安排,把有緣人都帶來了,我淚流滿面的直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同修們,走出來吧,師父都給我們鋪墊好了,只要我們去張口講,就成功。

3、講真相中修煉

面對面的講真相,會遇到各種不同的人,會出現各種不同的情況,如威脅、責罵、挖苦、冷落、感謝等等。所以幾乎所有的人心都會出來,比如怕心、求安逸心、畏難心、歡喜心,還有同修間的配合等等。這正是我們修煉提高的好機會,是眾生給我們提供的修煉環境。只要用心去做,師父會隨時給我們智慧,加持我們修上去。

師父說:「大法弟子已經成為眾生得救的僅有的唯一希望」(《正念》)。

我是個退休工人,文化不高,修煉時間短。但時時記著師父的要求:修自己,救人。我是在同修的鼓勵下,同修給我打了個底稿,我才寫出來。寫出這些與同修交流。同時真誠的呼喚:同修們快出來救人吧!我們應該整體提高,整體昇華,完成我們史前大願,隨師父回家。

層次有限,敬請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