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在整體配合中營救同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三日】由於我們事先全市發了請柬,懇請全市民眾都來聽一聽北京律師為法輪功作的無罪辯護,看看到底是誰在犯罪?邪惡很害怕,一家只允許兩個家屬進庭,庭外戒備森嚴,庭內坐滿了警察及社區街道人員。事後聽說政法委及六一零的人都在樓上。律師提前兩小時被法院人員叫去,刑庭庭長拿著請柬無奈的對律師說:「都發到我家了,讓全市的老百姓都來,我們壓力可大了。」又拿出手機給律師說:「你看,都是法輪功信息,要不是上面有令,這(法輪功案子)算個啥事?我們早不管了。」他們幾乎訴苦似的和律師談了很長時間。

一天一同修到學法小組,高興的說:我家鄰居問我:你還煉法輪功嗎?我說:煉啊!她說:你煉對了,我兒媳婦說,你們沒犯法,是抓你們的人犯法了。我兒媳婦是街道的,前兩天北京律師來給你們做辯護,她去聽了。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大家整體配合,形成圓容不破的整體,讓走不出來的同修走出來,讓掉隊的同修溶入整體,讓更多的眾生得到救度,讓得了法的生命能夠跟師父回家。這是我助師正法的一份責任,也是我在現境界的認識。在此將我的修煉心得向師父彙報,與同修分享。

我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但它們違背師父的意願,執意找藉口迫害,我們就利用這個機會解體邪惡,修去人心,讓更多的眾生得救,讓更多的同修溶入整體。

二零零九年,我地有幾名同修被綁架,外地同修與我們交流,建議我們聘請正義律師為同修做無罪辯護,利用此機會救度公檢法及更大範圍的眾生。有的同修家屬也是修煉人,頂著很大的壓力承擔了這個責任。我們開始全市分片的進行了整體交流,這期間外地同修給了我們很大幫助。開始部份同修對迫害表現麻木。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你看到殺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問題,要不怎麼體現出好人來?殺人放火你都不管,你管甚麼呀?」大家反覆交流,如果同修被迫害,我們都害怕、麻木,世人便更是如此,邪惡就會更加肆無忌憚,更多的眾生就會被淘汰。所以大家首先擺正基點,做這件事情的意義就是為了救度眾生。那麼如何能夠做好,配合好,針對這些我們學習了師父的有關講法,其中包括《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通過學習師父的講法,我們整體上找到很多的執著心,有的依賴律師,有的執著結果,有的覺得是同修沒有做好才遭迫害。但最大的執著是對警察的怨恨,有的覺得警察太壞不配救了,有的想發正念讓警察倒兩個,有的想讓警察永世不得超生,有的想讓警察就地銷毀。

整體認識提高了,同修們採取不同方式,有的走出來到近距離發正念,有的收集電話號碼,有的配合家屬到相關部門講真相,有的寫真相信,大家達成共識,全市同修開始二十四小時輪流發正念,一部份以前不精進的同修也參與進來。時間一長有的同修懈怠了,覺得我不發正念沒關係,還有別人,不差我一個。

我們所在境界悟到,我們地區被每一個大法弟子承包一個範圍,也許哪個公檢法的眾生就是自己承包範圍內的,如果自己範圍內的邪惡因素不清除,就會影響眾生得救。因此大家得出結論:這次整體配合就差我一個,效果好不好就問我自己。每個參與同修都很用心,有個老年同修被排到後半夜一點發半小時,有一天睡過去,醒來後急得哭著說:就差我一個,我把邪惡放跑了。自己哭著又補發一個小時正念。

非法庭審當天,事先已經協調好,同修有的去了法院,大部份都在同修家分組近距離發正念,大家修去了怨恨的心,心生慈悲,清除操控警察們背後的邪惡,呼喚眾生把握機會都能得到救度。

由於我們事先全市發了請柬,懇請全市民眾都來聽一聽北京律師為法輪功作的無罪辯護,看看到底是誰在犯罪?邪惡很害怕,一家只允許兩個家屬進庭,庭外戒備森嚴,庭內坐滿了警察及社區街道人員。事後聽說政法委及六一零的人都在樓上。律師提前兩小時被法院人員叫去,刑庭庭長拿著請柬無奈的對律師說:「都發到我家了,讓全市的老百姓都來,我們壓力可大了。」又拿出手機給律師說:「你看,都是法輪功信息,要不是上面有令,這(法輪功案子)算個啥事?我們早不管了。」他們幾乎訴苦似的和律師談了很長時間。

開庭時場內非常祥和,律師擲地有聲的為同修做了信仰無罪的辯護,同時有力的揭露了惡人威逼、誣陷、栽贓等,從綁架開始一切都是違反法律的犯罪行為。被關押的同修也為自己作了完整的無罪辯護。

當我們詢問家屬律師辯護的如何?家屬高興的說:非常滿意。律師也說:場面非常祥和,沒有任何干擾。家屬還聽到在場的警察說:這律師辯護的真好。

法院門口一個同修被當地警察用車強行拉走,拉到飯店請同修吃完飯後送回家了,說:公安局有令,這兩天你別出門。

一天一同修到學法小組,高興的說:我家鄰居問我:你還煉法輪功嗎?我說:煉啊!她說:你煉對了,我兒媳婦說,你們沒犯法,是抓你們的人犯法了。我兒媳婦是街道的,前兩天北京律師來給你們做辯護,她去聽了。

還有個同修在另一區講真相,還沒說幾句,對方就搶著說:法輪功是一個信仰,北京律師都來做辯護了,沒犯法,惡黨不講理,就是不放人家。

兩個月後,我們要求律師到法院去取判決書,律師這期間受到北京司法局的恐嚇,有些猶豫,我們鼓勵他說:一定可以的。律師憂慮的說:你們說的算嗎?我們笑著告訴他:我們會用我們的方式幫你的。當刑庭庭長見到律師,急忙請到自己的辦公室,高興的說:法輪功就是好,要不國外那麼多的專家、學者、教授怎麼都煉呢?一直給律師講了近四十分鐘。當律師出來的時候,笑著對同修說:「你們給他護身符了嗎?你們應該給他護身符,他會變得更好。」

「你有這個願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這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轉法輪》)我們只是有了救度眾生的願望,師父就一切都給我們鋪墊好了。這次整體配合,使很多沒走出來的同修走出來了。

有了這次整體配合,以後的路就通了。

去年我地有三個同修在逐戶講真相時,被人惡告遭綁架。得知消息後,同修們整體配合迅速營救,有上網的,有通知發正念,有和家屬溝通去要人的,當時就回來一個同修。

三個小時後,海外同修的真相電話不斷打來,從第二天早晨六點開始,關押同修的派出所四週到處都是大法弟子,全市很多同修都來近距離發正念,其中一個同修家屬也修煉,不太接觸整體,自己獨自到派出所了解情況時,遭到威逼恐嚇。第三天整體配合去要人時,派出所警察的態度也變了,當晚同修回到家中。

另一個同修的家屬在第四天去拘留所要人時,由於警察張嘴罵人,正義的家屬和所長打了起來,惡警下狠手沒有嚇住家屬,見家屬堅決要求扒所長的警皮(要撤所長職),嚇壞了,最後托很多人際關係給家屬賠禮道歉,賠償了四千元,同修當場被接回。事後家屬自己都說:當時不知哪來的勇氣?

這次整體配合,也有沒走出來的同修走出來了。

現在我們地區整體剛剛起步,離師父的要求差的很遠,與做得好的地區差距很大,有太多的不足,要做的事情很多很多,但我們堅信有最偉大的師父,最偉大的法,我們整體一定會越做越好!

這期間也暴露了我的執著心:害怕、依賴、外求、做事心、私心,要儘快修去。我都是在師父的呵護下走過來的,每次過後都體會到是慈悲的師父在給我機會,要度我回家。

謝謝偉大的師父!
謝謝同修!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