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從臨床到輕鬆崗位

——走正路 兌現誓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我在醫院工作,這些年來,來到我面前的病人、親朋好友、同事等多數明白了大法真相,做了「三退」。臨床工作忙亂,風險大,由於路走正了,幾年前我被調到一個比較輕鬆的工作崗位,可以有大量時間做三件事了。
──本文作者

一年一度的明慧網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又開始了。感謝師尊,感謝明慧網同修在如此艱難的形勢下,為大陸同修再次提供了交流的平台,以鞭策我們在正法修煉的神的路上精進再精進。下面,我將這一年來的修煉點滴向偉大的師尊彙報,與各位同修們分享。

放下人心,堂堂正正修大法

師父說:「其實整個世界啊,已經被大法弟子每人承包了一份」(《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我在醫院工作,這些年來,來到我面前的病人、親朋好友、同事等多數明白了大法真相,做了「三退」。臨床工作忙亂,風險大,由於路走正了,幾年前我被調到一個比較輕鬆的工作崗位,可以有大量時間做三件事了。然而,我的上司不明白大法真相,甚至有時還參與迫害,我試著給其講了幾次真相,效果不明顯,他總是說:「政府不讓學……」我曾經多次求師父再給我安排機會給院長講真相,平時沒有充份的理由還不好找他。

去年的一天,我突然接到醫院書記的通知,讓我到辦公室找他,我立即發正念,心中堅定了我要救他的正念,不知道是甚麼事,我斷定是救人的機會,我到書記辦公室坐下後,他很客氣的說:「你的業務好,不幹臨床太可惜。」他表示要調換我的工作崗位,我立即拒絕了,然後與其拉家常似的談起本專業的形勢,揭露這些年來我所遭受的迫害,同時將大法基本真相告訴他,我修煉後怎樣修心性,做好人,無病一身輕,揭露天安門自焚偽案,如何退黨自救……看得出,他聽進去了,我勸他不要參與迫害,他矢口否認(參與迫害),並肯定學法輪功的都是些老實人,雖然他沒答應三退,但感受到他明白了真相,後來聽同修說已經給他做了三退。

回來後,我想,這不也是救院長的好機會嗎?於是我利用週六週日,花了近兩天時間,寫了一封長達二十頁的信,給院長詳細的講了我近幾年工作的情況,大法弟子放在哪裏都是好人,都會盡力將工作幹好,同時將大法真相告訴他,大法在全世界洪傳的形勢,揭露我近幾年所遭受的迫害,迫害大法弟子違憲違法,且遭惡報……語氣平和有力,啟迪其善心,震懾其惡念,最後非常慈悲的勸其退黨保命。雖至今未退,但一向不與人搭腔的院長有時主動與我搭話,以前凡是本市以外的學術會很難審批成功,而今,一個月批准我兩次到省裏學習,再也不提調工作的事兒。

再說我所在科室主任,與我一起工作,我當然少不了給其講真相,雖然三退了,平時從來不說,聽也勉強,給其大法真相資料,她從來不看。二十多天前,我們科工作上遇到了困難,是她力所不能及的,作為科員,我一心替科主任著想,出謀劃策,且寫出了一份她根本不會寫的報告,使發生的事順利通過,她很感動,把我當成了好朋友,也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思想境界。我藉機講大法真相時,她說出了心裏話:女兒不久前從美國回來,下飛機後父母接到她,便喋喋不休的講起在美國的言論自由,信仰自由,網絡自由的情況,並且見證了國外的退黨大潮,使父母大開眼界。從此我們經常在閒暇時間裏談大法真相,揭露邪黨的黑暗,下來新的真相資料我就給她看,她欣然接受,從此我學法、講真相的環境更寬鬆了。她一向多病的身體自從三退後得到了福報,我有時外出請假、辦護照等一帆風順。邪黨開奧運會、上海世博會、世園會,我都在上海、西安。在這裏,我衷心感謝海外大法弟子的付出。我的工作、生活環境中,幾乎天天講真相,勸三退。放下人心時,說出的話連自己都感動,救人的效果也好。

師父說:「世上的一切都是為正法開創的,大法弟子就是當今的風流人物,從古到今各界眾生都在期盼。收救你們要度的眾生吧。正念正行,解體一切障礙,廣傳真相,神在人中。」(《致歐洲斯德哥爾摩法會》)

覺醒的家人放鞭炮

四年前,我身邊的大法弟子常有被迫害發生,一女同修被非法判刑四年,我悟到應該立即營救大法弟子,利用常人中與同修是好朋友的關係,為其買生活用品並陪她丈夫到看守所送衣服等,我丈夫也非常贊同,驅車與我們一起去,在與同修親屬接觸過程中,往往親屬會抱怨同修,我及時與親屬溝通,講真相。親屬看到我這個外人都這麼好,很感動。尤其邪黨舉辦奧運前,我市近二十個大法弟子被綁架,我與不修煉的丈夫同家屬一起想辦法營救。最終一部份同修被非法勞教,另一部份被非法判刑三年、四年。隨後的日子裏,我們常在過節時給同修家屬送點禮物,或與家屬一起過節,生活中有困難,我們互相幫助,並鼓勵家屬們:我們的同修遭迫害,他們沒有錯,是邪黨卑鄙的伎倆,我們擰成一股繩,一起度過這最難的幾年,我們就像一家人一樣,互相勉勵著,同修來電話了,出現甚麼情況了,我們都很關注。漸漸的,我們的同修陸續地回來了,每回來一個,我們都在一起吃飯歡迎。當原輔導站站長回來時,這在常人看來影響大的大法弟子,家屬們晚上吃著飯,到樓下點上了鞭炮,隨著鞭炮齊鳴「歡迎某某某」的呼聲、掌聲也響起來。最近,又一名同修回來了,他們還放起了禮炮,在歡迎同修回來的同時,大家共祝「江魔頭的死訊」。回來的同修多數在短時間內寫出了嚴正聲明,跟上了正法進程。

正念的力量

我市六一零主任與我丈夫是朋友,自從他上任,見到我之後總說要我配合他,最起碼是他在任時我不要找麻煩,常常在酒桌上誹謗大法,詆毀大法弟子講真相的行為。以前我曾經給其講過大法真相,並已三退。可是,一到這個位置上他像變了一個人。我利用與其接觸的機會,曾多次講真相,並贈送大法真相資料,利用常人這種朋友關係,也出於關心他。真相資料給他就要,有時他主動索取,我也常常將迫害大法弟子遭現世現報的故事講給他聽,並講迫害大法弟子違憲違法。我發現,我正念足的時候,他會一直解釋:他當六一零主任是為了提個局級幹部,幹工作是為了糊口,我提醒他不要因此把命搭上。當地陸續有大法弟子被惡意構陷並遭迫害情況發生。

有一天,我晚上下班後老是忐忑不安。向內找,那幾天常人事比較多,學法不靜心,還暴露出怕心等。六點發正念我發了半個小時,心裏踏實了。晚上八點左右,我丈夫打電話讓我開車去接他,那天他正和「六一零」主任一起吃飯。我到了以後,「六一零」主任單獨上了車,要和我談,當時我正念很足。原來他和我丈夫剛才談到:一份由外地被綁架的同修牽連到我的報告移交到他的手裏,等等。這一次,他和我談到的全是他會如何保護我,最起碼他在任期間,我是安全的,等等。

後來,多次一起吃飯時,他總有意提起法輪功,在我丈夫面前邀功,或者恐嚇我丈夫,有時說國安監控我或跟蹤我。丈夫命令我立即將家裏收拾乾淨。講真相救人,其實我做的也很謹慎。我向內找,是我將這個人看大了,而且怕被迫害這個心遲遲未去,明知大法弟子做的是正事,靠的是大法,是從法中修出的正念。是人心勾的鬼上門,我認識到,他在恐嚇我和丈夫,是在勒索我們。我告訴丈夫:「在我修大法這個事情上,不在他身上花一分錢,朋友間一起吃個飯沒甚麼,但絕不特意請他,我也不領這個情,他迫害好人犯罪。」此後,他再在丈夫面前提起如何保護我時,丈夫智慧的半開玩笑說:「我不領你多少情,有本事將我老婆抓去……」。再有見到他的機會,我不再太客氣,禮節性的打個招呼,不再給其機會,從此以後,這種騷擾再沒發生,我做三件事也更精進了。師父說:「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的維護法,因為你就是大法的一員,堅不可摧」(《精進要旨二》〈大法堅不可摧〉)。實修中,我感受到了正念的力量。

師父說:「最後的時刻,邪惡的因素會減少,環境會寬鬆,世上的形勢會有變化,要求你們走正的路永遠不會變。」(《走正路》)在正法最後的最後,我要努力學好法,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眾生,圓容師父所要的,兌現史前誓約。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