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履行誓約的使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剛得法時,因為雜念很少,豁然間明白法理時腦子裏會「啪」的一亮。但是近年來這種現象漸漸的越來越少,經常出現思想溜號的狀態,反應過來時已經翻過去幾頁了。在學法小組念完法腦子也空蕩蕩的,沒有印象,自己並沒學到法。看著同修背法的經歷很受鼓舞,我也開始背,磕磕絆絆的背過了四遍,但是除了激動以外感到自己並沒提高,一天,我聽師尊講法突然聽到「我的法不是給你背著玩的!」我大吃一驚,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我沒有敬師敬法的心啊!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師父您好!
同修們好!

同修告訴我第八屆大陸大法弟子網上修煉心得交流會開始徵稿了,時間一個月。我一怔:好像第七屆法會剛剛結束呀,這麼快又一年了。我在救度眾生中究竟起了多大作用?「助師正法」中我不折不扣的言出必行了嗎?我還有好多心沒修去呢,頓時意識到時間的飛逝和一種強烈的緊迫感,心中暗生一念:這難得的聖會我得參加。因為有大法的不斷充盈和師尊的慈悲呵護,使我從陰暗泥濘中步入祥雲裊裊的淨土,讓我從山窮水盡的絕境走向布滿鮮花的通途。

誤入苦海遇聖緣

從少年時代我的腿就患了不治之症「骨纖維異常增殖症」,經過省城各大醫院專家會診,結論一致的令我的心情跌到谷底:隨著年齡增長,全身的骨頭都會發生病變,對此,目前就是國內一流的醫院都束手無策,只能做手術治療。手術就是把骨頭內側病變的部位鑿掉後就薄了,再取別處的骨頭添上,就這樣,拆東牆補西牆,有時打開一個地方發現骨頭是壞的不能用,所以一次手術就得幾個刀口,最後沒有可取的地方了,竟用了一個另一家醫院裏剛墮胎的八個月嬰兒的骨頭(醫院聯繫的)。最後主治醫師無奈的說「煉氣功吧,氣功也許能治好你的病。」

從記事起,父親就視我為掌上明珠,為了給我治病,四處求醫問藥,中醫、西醫、土方等等,甚麼方法都用盡了。一次,聽說東北老家有一位遠近聞名的算卦老人,據說此人會「過陰」(可以元神離體到另外空間查看病因),城裏許多有些名望的人都開車前往。於是,母親千里迢迢的去了,老人詢問了我的生辰八字後就說出了我的容貌,並預言我這一生沒有姻緣,母親問我的病時,她說我原本是天上的人,私自跑下凡間,被「神仙」發現後抽了我三鞭子,分別是腰、胯骨、膝蓋,我吃驚的發現我當時正好是這三個地方疼,並且共做過三次手術。我百思不得其解,究竟是發生了甚麼事讓我不顧天規,下到塵世?而這裏是這麼的苦。

我知道病魔將要伴隨我一生,內心痛苦的一分鐘都不想多活,同時我驚恐的感到自己不止是在走下坡路而是正迅猛的墜入深淵。

就在我即將抵達生命的終點時,突然的一個峰迴路轉──我遇到了法輪大法。此時我才明白這一生並不是苦,我生生世世的等待才真的苦,當初我義無反顧的下來,就是為了要得這個法啊!

在我十二歲左右時,幾乎每晚休息時眼睛一闔上,就清晰的看到一幕:我站在一扇鐵欄杆的大門裏,外面站著一個一模一樣的我,但卻是全身通透輕盈,完全是個發光的透明體,第六感告訴我那是另一個我,我們靜靜的對視著,望著鐵門上橫七豎八的擰著密密麻麻的短鐵絲,感到全身每一個細胞都很紮同時又極其美妙,心裏充滿困惑:我究竟是怎麼穿越過去的?!在提醒我甚麼呢?在那個年齡我懂得了作為一個人的低能和無奈。這個奇異現象持續了一兩年,直到我剛走入修煉的一次煉功時再次出現,我才豁然明白了,那是一個完全由高能量物質構成的高級生命體!我此生的目地就是:返本歸真!通過修煉不斷的放棄自己固守的東西,穿過層層時空的重重艱難和來自生生世世紛繁交錯的阻擋,從底層境界中徹底的解脫出來,不再有任何的牽制,真正的返本歸真!

「今天的人類呀,其實不是因為正法,早就毀掉了,人類的思想標準已經在地獄以下了,是因為正法,我贖了三界內一切眾生的罪。(鼓掌)那麼大家想想,就我們學員而論,我當初等於是從地獄把你們撈起來的。(鼓掌)我真的替你們承擔了你們犯下的千百年的罪,不止是這樣,我因此還要把你們度成神。在這過程中,我對你們費盡了苦心,同時呢,因為你們要成為那麼高的神,我就要給予你們那麼高神的榮耀和你們那麼高層次上所具備的一切福份。(鼓掌)開天闢地沒有任何的神敢於這樣做,也從來沒有過這樣的事情。」(《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每當看師尊講的法我都會落淚,我非常清楚自己的生命都是大法給予的,是師尊延續來的,並不屬於我自己,所以時常感到自己內心的那種坦蕩真的是無懼無憂的。

救度眾生兌現誓約

師父說:「因為你們的個人修煉全面轉向到救度眾生、證實大法上來了。」(《二零零三年元宵節法會講法》)「一定要努力,一定要做好,因為你要的是圓滿一切,你是有責任的,你是帶著救度眾生的使命與責任來的。歷史上都喊救度眾生,誰知道救度眾生真正的涵義是甚麼呢?你們才是真正的在救度著眾生,你們才配做這麼偉大的事,切不可失去機會啊!」(《北美巡迴講法》)

九九年「七•二零」後,我與同修不斷的進京上訪,看到邪惡一意孤行的將迫害升級,我們才悟到要在當地證實法。帶著痛徹心扉的委屈和悲慟我拿著真相傳單到處送,急切的真想奔走相告:我們的師父和大法是清白的!這是千古奇冤啊!一次我揣著傳單在街上站著,同修紫蓮看見了問:「你幹甚麼呢?」我說我就想站在這發。幾年後一位同修笑著說見過我發資料,一次他正在商店裏買東西,這時我進去把傳單放到櫃台上轉身就出去了,他一看是我,嚇的他放下東西拔腿就跑。

我們剛開始是坐車到遠處去取真相資料或在本地高價複印,後來我想我們自己要是能製作就好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有這個願望就可以了。」(《轉法輪》)從開始建資料點到發送真相資料,這麼多年雖然是磕磕絆絆的,但是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都奇蹟般的化險為夷了,有驚無險的走到了今天。平時我出門就帶上各種真相資料、印章和油畫棒等,循序漸進的發送,隨時隨地根據不同的環境選擇不同的方式和「法器」。我的「法器」一應俱全,常與同修笑道:「我最窮,但是我最富有。」以我的經濟條件根本不可能的,我明白這一切都是師尊給予的啊。貼不乾膠時,過來人我就有意的湊近不乾膠看,那人果然好奇的盯著,等我走遠了他還站那兒專注的看呢。我始終保持著從容自然的狀態,白天晚上都可以輕鬆自在的出入,如入無人之境,那時真切的感受到自己就是上天派來的使者,在遵行著使命來救度這一方眾生。

我們縣城雖小,但算上各鄉鎮各村屯也有幾十萬人,而大部份人散居在農村。長期在城裏發送,城裏已經被覆蓋了,這幾年我就和同修青蓮配合陸續往偏遠農村送資料。我先把打印好的彩色小冊子、傳單疊上,前後各放一張彩色卡片,工工整整裝在自封袋裏,帶上打印盤面的真相光盤,拿上真相印章和噴漆,看著這些精美的資料,心裏和它們說「你們都是肩負重任的,我們一定要讓眾生明白真相哦!」。一切準備好,我倆打「的」過去,下車後步行到村莊,儘量尋找乾淨合適的地方發放,整個過程我滿腦子都是正念。青蓮是本地人,她對各條路線非常熟悉,而且比較了解他們的生活習慣和喜好,她話不多但是很有主見,屬於那種足智多謀的人,所以過程中不用我多費心思,只管高密度發正念,無條件的默默配合,由於性格迥異我倆在一起剛好可以彌補對方的不足,所以配合非常默契。

因為天黑看不清,農村的路不平,我深一腳淺一腳有時都跟頭把式的。有的地方山大溝深非常偏僻,星星點點的只有幾戶人家。望著這些散落在各個角落的嘗盡疾苦和艱辛的生命,想起師尊說過現在這些世人都曾經是師尊的親人,真是感到很心酸,我默默的想:我都送到你家門口了,這樣的機會真的不多啊,你們可得好好看哪!我們一邊發一邊在水泥電線桿上印真相標語,發完後我們來到公路邊等車,往往很快就能坐上一輛順路車,偶爾也有不順利的時候,在師尊的安排下我們也都能平安的回來。

我們都選擇在晚上,一般出去四、五個小時,回到家有時就三點多了。由於考慮到這種方式速度慢、路費高和種種不便,而青蓮又會騎摩托車,我倆一商量就買了一輛摩托車。坐上車我才發現,沒有過硬的車技在蜿蜒崎嶇的山路帶著我和資料平穩的行駛是相當的艱難,何況她身材瘦小。夜裏氣溫低、車速快有時凍的我們瑟瑟發抖。我剛開始還有點緊張,尤其在狹窄的路面與大貨車錯車時我的心都提著,有時公路一側是深溝,猛然間過來一輛車時,我們摩托車一下子都躲閃不及,後來我一想:怕甚麼!我就應該是堂堂正正的去救人,決不允許任何邪惡的生命與因素干擾迫害!我懸著的心頓時無比輕鬆開闊。一次,我倆還沒有走到一半路車就壞了,只能慢慢推著走,青蓮說往回走得要一個小時,往前走最少得二十分鐘才能有修車的地方,但是太晚了,不一定會開門,她讓我決定「怎麼辦?」我說那就先往前走,沒有的話再回去都行。我心想:剛好我可以沿路一邊走一邊貼。結果只走了幾分鐘竟然就有一家開著門的修理鋪,而且修好後一分錢都沒收,好像就在等著我們,這分明是師尊為我們苦心安排的啊!我深切的感受到那份神聖的誓約中,寄予了師尊對我們無限的厚望,同時承載了無量眾生的苦苦期待,能受此榮耀者,前無古人後無來者,讓我們珍惜這亙古不會再有的救人的幸福吧!

大約幾個月前,我清晰的夢見我身處一個陌生的大城市,那裏一派高科技景象,高聳入雲的樓房窗明几淨,一塵不染。可是突然間轟轟巨響,大地劇烈顫抖,只見那一座座摩天大廈頃刻間轟然向下坍塌,像動畫製作出來的效果,墜落的同時紛紛解體成數以億計的小顆粒狀,不斷的下落、飄散,直至在空中風化、消逝了。人們瘋狂的奔跑,慌亂中有一個人向我求助,拉著我的衣角但沒拽住……我震驚的沒有語言能形容,我的心都碎了……醒來後我的淚奔湧而出,第一念就是:快救人。這也許就是我自己的那個世界、那些眾生的表現啊!「修的不好就會淘汰很多生命,那麼等你圓滿的時候,等你歸位的時候,你會發現當初對你寄予無限希望的那些生命被淘汰的非常的多。那麼在這個宇宙大穹中,你代表的天體很可能就是殘缺不全的,無數的眾生被淘汰掉了。」(《北美巡迴講法》)因為我沒有修好那一層宇宙解體了!那一部份生命淘汰了!正法已經到尾聲了,我知道必須修好自己,抓緊時間救人,才能不辜負師尊的苦度!不辜負眾生的期盼!

敬心學法的玄奧殊勝

我剛得法時,因為雜念很少,豁然間明白法理時腦子裏會「啪」的一亮。但是近年來這種現象漸漸的越來越少,經常出現思想溜號的狀態,眼睛看著字思想卻游離出去,由著觀念和業力操控,天馬行空的胡思亂想,反應過來時已經翻過去幾頁了。在學法小組念完法腦子也空蕩蕩的,沒有印象,感到法念給別人了,自己並沒學到法。看著同修背法的經歷很受鼓舞,我也開始背,磕磕絆絆的背過了四遍,但是除了激動以外感到自己並沒提高,一天,我聽師尊講法突然聽到「我的法不是給你背著玩的!」我大吃一驚,原來我是這個心態在背法啊!我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我沒有敬師敬法的心啊!

於是,我決心開始靜心去學,剛好一位同修帶來兩箱子光盤和小冊子,我放下了手中所有的事,心裏不再有任何牽掛,捧著《轉法輪》一個字一個字的念,全神貫注的學,每當思想溜號,立刻拉回來,再從新從溜號的地方開始讀,每個字往心裏念,往腦子裏念,往思想深處念,徹底改變人固有的觀念,只當是我從沒讀過的法。漸漸的思想靜下來了,感到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在一震一震的,像被徹底的淨化了一遍,人的一切情緒和思維都不存在了,所有的人與事遙遠的恍如隔世,卻倍感親切,無限珍惜。原來一個生命一心向佛和完全溶於法中是如此的美妙,哪裏還能囂張、嫉妒、抱怨、自以為是呢?哪裏還能犯睏、溜號、學不進去呢?以往的困惑艱難已然煙消雲散。

再繼續看下去,感覺到自己的心已經不同於以往了,已經成為為法負責為生命負責的心。我一邊看一邊驚嘆:這部法實在是太珍貴了!時間寶貴的一時都不想浪費過去。捧著書,那一頁半天都沒看完,就像偶然間踏上了通向另外空間的橋樑,突然看到了佛法的廣闊與浩瀚,我深深的為法的博大精深震撼的落淚!我才真正體會到師尊在法中講的:「你們在迷中修,看不到那部法是甚麼樣子。當真正看到的時候,那語言也形容不了,無法形容。我過去告訴你們,我說每個字都是層層疊疊的佛、道、神。你們也理解不了說師父把甚麼東西都壓到那部法裏去了,你們現在用人的思想也理解不了那句話。甚麼都能得,就看你用心怎麼樣,就看你們心態怎麼樣。甚麼都能在那部法中得。」(《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此時內心湧出一種不可抵擋的力量,猶如一頭沉睡多年落滿灰塵的雄獅在漸漸甦醒,緩緩的抖落滿身的塵埃站了起來,彷彿從心底發出了一個聲音:這條修煉的路我走定了!誰能阻擋?!誰敢阻擋?!這個聲音鏗鏘有力!擲地有聲!我感受到了我那顆磐石般堅定的心,再沒有甚麼能動的了。

我才懂得甚麼叫學好了法。就是師尊講的那樣,覺悟了的本性自會知道如何去做。如果我們每天都能入心學法,那層層法理會不斷的展現出來,時時溶於法中,就能體會到正法的洪勢,越學越感受到「助師正法」的偉大殊勝與救度眾生緊迫的使命感,紅塵俗世中的一切,於我而言逐漸的已如清風般微不足道。

從協調中走向成熟

我認為要當好一個協調人很難,因為我是個有熱心但不願意操心的人,遇到麻煩和矛盾立刻想逃之夭夭,所以一直以來我在認識上也僅限於是我的「義務」,沒有真正的意識到這是我必須擔負的責任。但是也正因為有難度生命才能得到礪煉與鍛造,這其中不僅魔煉了我的意志,而且通過細緻的向內找發現自己許多的執著和人心。如果沒有強烈責任感和負責到底的心,沒有站在法上認識法的理性,很容易被枝枝節節的假相所帶動。

多少年來,傳送經文和資料、聯繫甚麼一直是我責無旁貸的事,沒有我願意不願意的問題,需要甚麼我做甚麼,同修們很願意與我切磋,遇事都找我商量解決,家庭矛盾、病業關等,小到買、裝、修mp3。我自己感覺誰存在甚麼問題,就主動約好時間過去或者叫來推心置腹的交流,還有十幾位同修居住地離我們稍遠些,也希望我們常常過去交流。我每天得保證一部份時間學法、做資料,有時井井有條,偶爾會遇到一天時間安排的滿滿的,雖感歎自己分身無術但依然樂此不疲。我希望每個同修根據個人情況走出自己的一條證實法的路,看到幾位同修家裏條件不錯,就建議他們上明慧網,遺憾的是由於種種原因他們只能上網瀏覽不能「遍地開花」。於是,針對各自的特長和優點,推薦不同的方式證實法,手機、各種真相印章都成了小法器,再配合上各種真相資料、光盤、真相幣。語言表達能力強的建議帶上護身符、神韻光盤面對面講,對發送資料有顧慮的給真相印章、使用真相幣,有工作的就發短信、打電話,有能力的貼不乾膠、發送資料。

我也曾經有過人心不放,關過不去的時候,我每次把光盤、小冊子做好後快速送去,可有的同修總是嫌我給的少,送的晚,我提一大包去,經常聽到的就是不屑一顧的一句:「就這點?」「你做不出來我就到外地取……」一次,我做了幾本《九評》,其中有幾行字因打印時碳粉快沒了而字跡變淺,但能看清,就送到一位同修家裏,我剛走出單元口,就聽她趴在窗子上喊,我一抬頭,「啪」的一聲那幾本《九評》就扔到我的腳下,「拿回去重做!」我覺的自己已經竭盡全力了,為啥我付出的時間和精力最大,可落的竟是這個?而且聯想到每當同修遇到麻煩事就抱怨我,該負責任的事就往我這裏推,真感到沒人能理解我,難過與不平衡使我整天心裏沉甸甸的,實在沒處交流就向內找吧,結果深入一找發現好多問題:不讓人說、瞧不起人、不平衡心、我對人好是有目地的:想換取對方的認可、認同、想獲得個好名聲、怕得罪人、礙於情面、同修說我低調其實是覺的自己人微言輕說話沒人重視等等。

找到原因了可心裏還是不舒服,於是我靜下來學法,當學到:「那是一種洪大的寬容,對生命慈悲,對一切都能夠善意理解的狀態。用人的話說都能夠理解別人。」(《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我內心一種深深的震動,我沒有為別的生命著想!我怎麼沒有為生命負責的心?說嚴肅點協調人就是願意為大家負責的人哪,我們要修去的就是舊宇宙的私,摒棄舊宇宙的一切理,是宇宙的保衛者,宇宙真理的捍衛者。我們將要成就的是具有博大胸懷,能容納眾生的覺者風範,可以為眾生的利益、宇宙的利益而付出一切的,怎麼會被這些小小不言的事情弄的迷失了方向。我突然明白了作為一個大法弟子要敢於放棄!敢於擔噹!回頭看看這些年發生的一切不就是為了我的提高擺放的階梯嗎?為了我的回歸鋪就的道路嗎?當我坦然面對時心裏沒有一絲不平,明顯感到心的容量在擴大,想不起任何讓我煩惱生氣的事,一份從不曾有的超然。

紫蓮說:「你就像個燒火做飯的小和尚,啥都你去做,你忙的都沒時間學法了,這樣下去真的不行!你得堅守原則,我們這些同修的毛病都是你慣出來的。」猛然一聽,怎麼我慣出來的?成我的問題啦?後來一想也對呀,我是小和尚忙的團團轉,他們大和尚閒的沒事幹,結果誰也沒提高上來。有時我把不乾膠裁好,小冊子裝好才送去,他們的依賴心不就是我促成的嗎?我的繁忙不就是我有求必應自己造成的嗎?這麼神聖的事我怎麼能當作麻煩,自己全包了哪?我不是剝奪了他們建立威德的機會嗎?應該換個方式適當的放手了,一些簡單的事讓同修力所能及的去做,這樣我也輕鬆了。再見到同修時,看她們一個個竟都是可親可敬的,沒有一個「挑毛病」、抱怨人的,都無限寬容的說「你太忙了」「你沒時間我自己疊」。噢,是我提高了,我終於體會到學法向內找的美妙超常。此時我真的發自內心的一句:感謝你們,我可貴的同修!真的感謝你們及時善意的提醒指正,無私的支持和鼓勵!

自修煉以來,我無數次夢中撿到形狀各異的筆,我知道是點化我比(筆)學比(筆)修。後來看到同修交流文章中常提到「神筆」這一證實法的法器時,我就想:撿了這麼多的筆,難道就沒有一只是神筆嗎?我不能總是從同修的文章中找捷徑,得到好處一味的索取,也應該將自己的心得與同修真誠交流,去圓容我們的大法網站。

謝謝師尊!
謝謝同修!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