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開創工作環境 救度眾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九日】這一切大家都看在眼裏。有一天,一個同事大姐問我,是甚麼讓你這麼好?這麼平易近人?幹工作任勞任怨?我告訴她:是法輪大法,是法輪功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她相信了大法好。單位新來的同事,外來一些幹散活的人,我知道都是師父苦心安排,我主動幫助他們,對他們噓寒問暖、真誠相待,抓住時機向他們講真相、勸三退。 一位大叔說:「你們的老師教的法是最正的,中國就這麼一個人才啊!都按你們法輪功做人,都不用警察了,你看共產黨那個破法,沒人聽它的。教出一幫腐敗份子,中國現在完了。」
──本文作者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在此我向師父彙報一下近一年來我的修煉體會,與同修們分享在工作中如何修好自己,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

一、修好自己 救度眾生

我是一名中年大法弟子,面對的主要修煉環境就是工作單位。我按照大法的標準,在工作中嚴格要求自己,與同事友好相處,禮貌待人。髒活、累活自己多幹,經常幫助身邊的同事,把方便讓給別人。有機會就給同事們講一些做好人的道理,身邊的同事感覺我的人品好,值得信賴。所以在講真相、勸三退中,同事們非常接受。我的同事曾說:「你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漸漸的我單位的環境都變得很祥和,真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佛光普照,禮義圓明」。

單位上夜班時,每晚九點開飯,大家換崗輪流去吃飯,我常年都主動讓同事們先吃,自己替換到最後,經常吃剩飯、剩菜,有時連剩菜、剩飯都沒有,同事們都很感動。有時領導安排難幹的活,同事們不願意幹,他們休息,我就自己默默的幹。冬天老總為了省錢,沒有僱用燒爐工,只能靠職工自己燒,誰都不願意幹,到我班我就承擔下來。時間長了,這個崗位就像是我的一樣,同事們都等著我幹,也有的職工替我不平,我總是笑呵呵的,沒有怨言的給大家燒得暖暖的。冬天單位的職工都放假了,老總安排我在單位燒鍋爐,我接班時,煤也燒光了,爐灰也是滿滿的。等我交班時,我把爐灰掏乾淨,並給下個班準備好燒的煤。這一切大家都看在眼裏,有一天,一個同事大姐問我,是甚麼讓你這麼好?這麼平易近人?幹工作任勞任怨?我告訴她:是法輪大法,是法輪功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她相信了大法好。

單位新來的同事,外來一些幹散活的人,我知道都是師父苦心安排,我主動幫助他們,對他們噓寒問暖、真誠相待,抓住時機向他們講真相、勸三退,效果非常好。 一位大叔說:「你們的老師教的法是最正的,中國就這麼一個人才啊!都按你們法輪功做人,都不用警察了,你看共產黨那個破法,沒人聽它的。教出一幫腐敗份子,中國現在完了。」

就像師父在《致巴西法會》中講:「要想做好救度眾生的事,首先就得修好自己。」我悟到:大法弟子一定要修好自己,高標準要求自己,才能更好的救度眾生。

二、向內找 歸正一切不正的

現在常人社會,時常有一些不正的風氣,有很多單位的職工都是在開工資後,大家每人拿一些錢到飯店在一起吃一頓,然後去一些歌廳、麻將館等娛樂場所玩一通。我單位同事也有這樣的習慣,有時還開一些黃色的玩笑,還有的同事愛上領導那打小報告,搞得有的同事之間關係很緊張。

看到這些現象,我想到師父在《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中說:「常人不知道『相由心生』的這一層意思,其實就是自己的因素改變了自己的環境。修自己、向內找,這些話我說的都特別明白、特別清楚了,(笑)可是沒有多少人能夠重視這件事。」同修與我交流:我們是來救度眾生的,只能歸正一切不正的,不能隨波逐流,向內找看看自己有哪些執著心,不符合法該修去了,我找到自己有好吃好玩的心,自己做常人時就好吃好玩,迫害後這樣機會少了,這顆心被掩蓋了。色慾心,願意看漂亮的異性、有時在思想中反映一些思想業。妒忌心,有的時候表面沒說甚麼,心裏不平衡。找到這些心我在法中及時歸正自己,在思想中先分清它們不是我,發正念清除它們。

很快這樣的事很少出現了。同事們開始議論了:這樣可不行,家裏有老婆、孩子,掙倆兒錢都吃了,日子還咋過啊!願意出去吃喝的人感到沒面子了,沒人再張羅了。打小報告的人被老總因一點小事開除了。愛開黃色玩笑的同事說:手機裏的黃色照片被媳婦發現了,人挨警告了,信息也全給刪除了,玩笑也不敢說了。單位的環境又變得祥和了。我明白了師父說:「半神文化是有內涵的,相由心生也有這一層意思。因為人在社會環境中有自己的一個範圍,自己的情緒會影響自己的事。大法弟子更是這樣,因為承擔了救度眾生的使命,範圍更大了。全世界的大法弟子包容了整個世間,每個人有一個範圍。你碰到的、接觸到的都是你這範圍中的因素。你能夠正念足,你就能夠在你的範圍中高大,在你的範圍中把那些不好的東西壓下去。」(《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一段時間與同事發生了矛盾,原因是班長是新來的,對業務不熟,我雖盡力幫助他,可是班長為了與同事搞好關係,經常一起到飯店吃喝,時間長了形成了一個小圈子,因為我不參與其中,她們排斥我。正常安排工作誰也不聽我的,班長還為她們撐腰。一次,班長為了讓其中兩個同事少幹活,違章作業。我指出問題他不聽,造成下一個班不能正常生產。第二天開班前會時,老總追查責任,因我負責這個程序,老總嚴厲的批評我,讓我說清是怎麼回事?我憋了很長時間的怨氣爆發了,我說:工人們都有情緒,不聽指揮。話一出口,我知道不對勁了,我馬上向老總承擔責任,是我工作失職。回家後與同修交流,向內找,找到自己愛面子心,不讓人說,虛榮心,愛表現自己,我在法中歸正自己,不能影響眾生得救。從那以後,班長開始改變了,主動向我認錯;與我發生矛盾的同事又開始說我好了。單位的環境又變得祥和了。

三、把大法擺在第一位 圓容整體

我被迫害後失去工作,在找工作時,第一個要求是時間短,我悟到:必須得有時間做「三件事」,至於其它方面,如工資等,一切都是師父說的算。我有了這個願望,師父幫我找到一個月只需上十五個夜班的工作,工資由開始八百元逐漸長到現在近兩千元。每次整體配合需要我時,我都把大法的事擺在第一位,無論單位多忙,無論甚麼情況,我都照常請假,從來沒有因為我請假,讓老總或同事不滿,單位規定請假不給工資,可我從來沒少掙錢。有時整體配合回來後,同一時間做兩份工作,掙得更多。

我地一位同修在勞教所被邪惡迫害致死。同修交流,要請律師制止邪惡,救度眾生。整體需要我配合向家屬講清真相,家屬住在鄉下,白天還得外出打工,只能在晚上溝通,往返需要幾個小時。由於親人被迫害致死,家屬不明白真相,我們多次去溝通,最後家屬被感動,同意聘請了律師。

一次配合律師調查案件,我又向領導請假,由於那兩天較忙,領導只給了我一個班的假,由於有邪惡因素干擾不順利,三天才辦完事。當走進廠大門口時,心想:領導只給了一天假,而我三天才回來,得挨批評了。但轉念又想:做大法的事,挨批評也值得。(當時的想法,不符合正法理。我悟到,做大法的事,眾生都應該支持大法弟子,他們都是為法來的,今天所有的行業都是在等待得救,配合師父正法,能夠幫助大法弟子是眾生的福份啊。)到了廠裏,只看見更夫一人。他說這兩天廠子放假了,明天才上班。我感到很震撼,同時也感受到了師父的佛恩浩蕩。

還有一次,同修讓我們到外地交流。頭一天晚上我去上班:班長告訴我,這兩天白班缺人,你今晚不用上班回家吧,明天來上白班。聽後,我認識到這是干擾,便立即回絕他說:明天我要出門,上不了白班。他說那你找老總去吧,是他安排的。我及時發正念,解體一切干擾因素,向老總講明了情況,老總同意給我幾天假,但說回來以後得上白班了。我認識到這還是一種干擾。因為白班時間緊,上夜班白天在家,整體配合、協調的事都能參加。我看清了背後的邪惡因素,繼續發正念解體邪惡,同時向內找有哪些不符合法,沒守心性,有安逸心,把師父給的時間睡覺了。大概兩小時後,班長主動找老總讓我以後留在夜班,老總同意了。第二天我順利地去了某地。

單位從去年到現在受市場經濟影響,工作量少,時常放假,很多員工都想找機會多上班,既不累又能多掙點,有時老總也想留下幾個能幹的,有時想到我,有時也想讓我加班,我都對照法,及時否定背後邪惡的任何伎倆,平穩的上夜班,我的工資從來沒有受過影響。單位放假時,老總就留我值夜班,幾乎沒有甚麼工作,可以學法、煉功、發正念。一天夢境中:我夢到原單位的科長對我說:你這個活別人都想幹,可是他們誰也幹不了,因為你有特殊的任務,所以我就讓你來做。從去年到現在我在班上沒有幾次重活,只要是有整體配合的事,我在班上就甚麼活都沒有,師父讓我有足夠的精力和時間去完成我的責任。我悟到師父把一切都給我們鋪墊好了,就差我們去做,當我們把基點擺正,把大法的事擺在第一位的時候,甚麼都會給我們讓路,一切都會以我們為主。

沒有語言能表達對師父的感恩!唯有精進!我有時很不爭氣,求名心、色慾心、安逸心時常往出冒,但我堅信,因為有偉大的師父和偉大的法,我那些不好的心都會修去的,做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完成使命,圓滿隨師還。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