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學好法 開創修煉和救人的環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八日】

師尊您好!
同修們好!

今年法會向師尊彙報和同修交流的是我如何開始重視學法,如何在被邪惡騷擾中去除怕心,和送真相資料給迫害部門講真相及開創了修煉及救人的環境。其實我早知道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的法理,特別是看了師父新經文更加明白了「實際上就是,都鋪墊好了,就差你用正念去把這件事情做了,就沒那個正念。」(《大法弟子必須學法》)更加強了我救人的信心。

感恩師父點化,夢中眼前放給我一白色信封,然後早晨鬧鐘響了,醒來時悟到可能是師父叫我寫心得體會,今天是九月十一號,還不晚,開始寫。

沒學好法的慘痛教訓

我是九八年秋天得法,迫害十二年了,看起來講真相救人用心積極,但是沒認真學法。特別從看了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光盤後,看到了師父對救人急的心,又對《九評》的肯定,自己悟偏了,走上了只顧救人而不學法的極端,白天黑天的發《九評》,再加上另外一些事,整天累得精疲力竭,偶爾學法也沒學進去。同修幾次提醒這樣的幹事心、求名心不去,也學不好法,太危險了。由於自己執著於自我,根本聽不進去。不幾天,在奧運前被抓勞教了。

在黑窩內如不背法,發不好正念根本抵擋不住邪惡的洗腦和酷刑,反省自己幾年來一直是被做事心左右,學不好法明知是執著也去不了。一次看管我的吸毒犯離去,我問前邊一位同修《洪吟二》中的一句法怎麼背,一下被吸毒犯聽見了,大罵著叫來了邪惡隊長。此時心情比受刑還難過,痛悔自己在家時不多背法,為甚麼不珍惜在外面的時光?如今想學沒有書,背又背不多少,親身體會到魚兒離開了水的滋味。我流著淚心裏說:「師父,我一定得出去,不聽舊勢力的安排,出去後一定珍惜好分分秒秒,多學好法多救人。」在師父的加持自己正念下,幾個月又回到了正法中。

珍惜每分每秒學法救人形成了良性循環

回家安居後,就如飢似渴的學法,身體恢復很快,兩個月就又步入了救人中。深知在勞教所對師父發願的嚴肅性,必須兌現。幾年來我一直分秒必爭的學法,衣服都是做飯時洗,用同修的話說我不是學法,是搶法。我說:「你不搶時間,時間搶你,時間不就是眾生的命嗎?」學好法心裏祥和,也能向內找到執著的根,救人事半功倍。如果學不好法,也沒膽去救人,就是講真相人家不聽還有舉報的。幾年來我一直在背抄《轉法輪》,從不敢放鬆,法的威力自然而然的在我身體體現,能穩步的大量救人。由於孩子給我生活費,我不需工作,成了「專修弟子」了。我的體會是學好法就能多救人,救了人更能學進法,這樣就形成了良性循環。

一天吃過午飯本想看書,感覺有一股力量非讓我去講真相不可。於是我帶上真相資料去一服裝廠講真相,其廠長是我朋友。

上客車一看,車上二十多人,我坐下了和身邊一位很有素質的人開始講真相,開始他不大信,後來反而幫著我講。我大聲講起了當今天災人禍不斷,是因為人類道德不行了,家有家規國有國法,天也有天法。我就拿《九評》上的事和天安門自焚講真相,講天要滅中共,神慈悲於人給人這最後的機會,趕快三退,記住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將來大災難來時才能保命。我旁邊這個人說你多少文化能講出這麼多大道理來?我說我是小學,是師父賦予我的智慧,我這裏有真相資料,大家了解真相都能得救。這一下子,全車人都搶光盤和小冊子,都三退了。冬天天很冷,可我熱的滿臉通紅,就覺得有一股強大的能量場包圍著我。下車時人們都說謝謝,我說謝我們師父吧,是師父讓我做的。

到服裝廠了,不但朋友接了光盤做了三退,工人們也都接了真相光盤做了三退。回來的客車上我挨個講真相做了三退,只剩下護身符每人都送一個。真是感恩師父的慈悲眾生。

由於我常年坐客車到農村講,很多客車司機和買票的都認識我,他們都認同大法,還有的客車現在還掛著真相護身符呢。很多次趕集旅客擁擠,發材料不方便,賣票員就幫著我發真相資料。一次賣票員說:「都讓讓地方,好讓她救人,救人可是要緊的事。」所以常年整車整車的人接真相,整車整車的人三退。下車時,他們都說「你也平安啊」。我回答說:祝你們車上各位都佛光普照。

到了集上只忙的講了一個又一個。特別人們在回家的路上就接著講,有的開三輪車一車好幾個人,一下就都三退接真相了,一百多份資料都不夠發。在師父的加持下,集上的人像一個大家庭一樣,我心裏根本想不起還有甚麼邪惡,只有救人的一念,達到了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

廣傳神韻中的幾個例子

師父導演的神韻救人有特效,大陸眼下看不到實況,也只有使勁發神韻光盤才是,有時帶上一百多個神韻光盤,我見人就發,或者有些車輛不停,我就拿著神韻光盤向他們招手,大多數車都停下來接。我笑著對他們說:「祝你開車平安,送你個神韻光盤,天下第一秀,千萬傳給親朋好友保平安。」他們都說謝謝。

一次在市裏一個蓋樓的工地上有很多建築工人,由於周圍有很多圍欄不方便進去,我就在外邊朝他們喊:「要不要救人的光盤。」從二樓下來一個工人,我讓他問問都誰要,他回去一問說都要,我就給了他們一摞。有時去建築公司一下子能發幾十個.

一次在車站門口停了三個客車,我挨個上去發,三個車都發完了。就第三個車賣票的說是不是法輪功的,我笑著對他說:「是不是你回家看看不就知道了,再說法輪功哪裏對你不好了嗎?!」看著人們一個個的帶上了神韻光盤回家了,我也帶著感恩師父的心離開了。這樣每天活得很充實。

在救人與利益面前

農村妹妹給了我兩大袋子白菜吃不完,正好遇到夫妻倆來收的就想賣一些。我一問五角一斤收,我說不是人家都八角麼,買菜的說那就六角。我想給他們講真相就答應了。兩個人抬出去的一大袋子能有一百多斤,給他們講真相三退後,我就回家拿神韻光盤,他夫妻倆在那稱。當我拿光盤走出門看到那男的正往下拿秤砣,我說你往下拿秤砣幹甚麼,我問稱多少斤,那男的說五十斤。我說三、四十顆白菜一顆就一斤麼,那顆最少還不是三、四斤。那男的就變臉了,我心裏也有些過不去。

這時我想起師父的話,「難就難在你明明白白的在常人利益當中吃虧,在切身利益面前,你動不動心」(《轉法輪》)。何況他倆都退了團,如果爭講的話,神韻光盤他一定不會要了,我在心裏問自己:在救人與利益面前選擇甚麼?我想快選救人吧。我就說:「兄弟,五十斤就五十斤吧,他給我三十元錢,我順便將光盤給了他。」他高興的裝上白菜開車就想走。我說,話還沒說完呢,自己看完光盤了解真相後一定多傳給親朋好友,天賜幸福保平安,我今天不叫學了法輪功,這白菜不會賣給你們的,你我心裏都清楚,走吧。夫妻連聲道謝走了。從這十多天來,整天熱的臉紅的蘋果似的,同修看到我都說,你怎麼了,心性提高這麼快,長功了吧?

母親病業我伺候她承受到了極限

去年七、八月份,七十多歲的母親同修摔了一跤後成了半身不遂,三個多月吃喝拉撒不能自理,我自己黑夜白天伺候她無人接替,特別到了第三個月母親更沒有了主意識,特別晚上,一夜不停,半小時一叫,叫我名字,我不醒就一直叫。我一天一天連續的不能睡覺。我告訴母親,是邪惡背後操控,不能隨著它迫害我,當時她明白,過一會還那樣。有時我出去兩三個小時講真相回來,被子也掀邊上去了,還尿在了炕上。我整天學不著法,發正念倒手,煉功時也被母親喊的沒法煉,自己整天睏的要命,頭痛,幾乎承受到了極限,可腦子總是反映兩句法:「得能吃苦中之苦,同時還得有大忍之心。」(《轉法輪》)我想真應該向內找了,沒有偶然的事,舊勢力這樣是衝著我的甚麼心來的。因為母親還沒病業前,講起話來就會說,古人講甚麼甚麼,你死去的父親講甚麼甚麼,我一聽就火了。我說你整天聽法,張口就古人、閉口你父親的,你還怎麼修?後來母親被我指責後整天不說話了。一天早晨和母親在一起打坐煉功,明明母親在我後邊坐著,定下後看到母親坐在我面前,她上衣的右襟上出現兩個大字:同修。我知道是師父點化我,把母親當成同修,應該慈悲對待才是。但是知道了,後來還是不改。

母親在清醒時握著我的手說:「女兒我可能不會好了,活著太拖累你了,耽誤你救多少人,我這不犯了罪嗎,我一直求師父不能好,就快讓我走了吧,我不怕死,你也好快學法快搶人啊, 咱們村我身體好時我全講了真相也發了資料,就是沒三退,如果我走了,希望你能替我挨家講三退,也算了我最後這個願。」我哭著答應了。

由於長期沒學好法,被另外空間的邪惡操控,公安跟蹤一位同修到了我家,公安一直在監視,我也不知道。一位農村老同修曾經跟我要過《轉法輪》和MP3講法錄音,我看母親病很重,我就快點坐車送去,馬上就回來了,第二天就聽說農村老同修的書和MP3被公安要去了,我聽了心裏難受極了,心想我得去要回來。第三天夜裏母親就走了。我對母親情能放下,一滴淚沒掉,可留下的指責的遺憾永遠彌補不了。

再次奉勸那些有上了年紀的父母親同修的,一定把他們當作同修,慈悲對待,從法理上引導,他們是老人,人的觀念重,也不是特意的,慢慢引導,珍惜今生的緣吧,就是不行也不要煩,不能不修自己啊。

哪裏有問題就應該講真相了

同修來看我知道邪惡跟蹤後,建議我搬家。我想是不是這是舊勢力安排的,在一次打坐中。看到一個高個子青年公安在門口轉悠,他看見我卻不好意思的把臉轉過去了。頓時我慈悲心出來了,想為甚麼不把他叫進來講真相呢,就說你進來吧。一下醒了,原來是在打坐。從此我正念大增,絲毫沒有了怕心,定下不搬家了。我想以後他們再來門口時我一定把他們叫進來講真相。

悟到應該給迫害部門主動講真相

我們通常是被迫害了才去講真相的,我想他們跟蹤我我倒沒甚麼,對同修不利。我想主動去送真相信講真相,一塊把書要回來。

由於母親剛離世,自己前段時間也沒好好學法,提起筆來怎麼也不會寫。我就坐下一連學了三天法,發好了正念,我雙手合十求師父給我智慧。弟子想寫信去送,救度他們,早日停止迫害,有個好環境,同修都敢出來講真相。

奇蹟出現了,智慧源源不斷,分了十多個題目,把慈悲和威嚴都寫出來,根據同修提的意見有的地方寫的高了點,就反覆修改,寫成後就正筆正畫的抄,有的地方抄錯了就用紙貼上。我想做就把它做好。一位教師同修看完文章說我:「你一個小學文化,你再怎麼用心也寫不出這樣的文章。全是師父加持的結果。」我說是啊,真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

這樣我就用掛曆做了一個大信封,封面寫上政法委書記收,公安局長收。信封內裝上真相信和在勞教所被迫害的事實,一個《選擇》光盤,大本預言,還有一本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現場對話的小冊子,送到了公安局。

我去送的那天上午,學法小組同修都發正念,其中一位同修發正念看見公安大樓上邊有一條紅色惡龍盤踞在那,病懨懨的,九點的時候看到它一斷兩截掉了下去。真是整體配合力量大。

去了後,門衛打電話給局長說法輪功的有事找你。電話中局長問是誰,甚麼事。門衛就問我敢說真名嗎,我就告訴了真名。局長說是因為快過節了,開會忙沒時間見。我說門衛,這信你先看看,反正沒封信封口,誰看誰得福報,並給其講了三退,給了神韻光盤和護身符。走時我說過幾天我再來找局長吧。

十天後我又去了,想去要書。看樣子門衛對我很擔心的樣子,對我說你又來了?我說你不用怕,沒有事,今天局長有空嗎。門衛說他又去開會了。我說門衛你說實話他是真開會還是不想見,因為我救人的時間很緊,門衛說你等等,就進去一個門找去了。不一會來了一個四十多歲的男公安,問:「你又來幹甚麼?」我說想見局長,他叫著我的名說,你整天滿街發講的都沒動你,你膽子不小還送這一大包到公安來了,局長沒抓你就不錯了。今天你送上門來不怕抓嗎。我笑著說不知道怎麼稱呼你,姓甚麼?他不說。我說:你們公安大牌子上寫的「人民公安」不是為人民嗎,那為啥不寫上個「抓人民公安呢」?再說我一次次來也不是為了我自己,只希望你們不要當中共的替罪羊,早日停止對真善忍的迫害,為自己和家人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平安度過大災難,這也要抓嗎?他笑著說你走吧,局長不會見你的。

我出去遇到人就講真相,給小冊子,樓裏公安都看見了也沒出來。事實證明只要符合法,師父就保護,不是人的事。從此再也沒有跟蹤過。過了幾個月我又送真相信,四個光盤和小冊子給本地派出所,信中還讓所長考慮將全鄉鎮大法弟子的罰款還給大法弟子。接觸我的警察也做了三退。

師父宇宙正法進程到今天,確實是另外空間的邪惡少之又少了,要是前幾年的話不會這麼順利的。從二零一一年以來,這裏所有大法弟子因講真相被舉報的每抓一個都當天就放回了家,正法進程也使眾生在不斷的清醒。我經常發正念清除操控警察背後的邪惡,願全市警察都能得救,早日明白真相,停止迫害,給自己選擇個美好未來。我發正念時頓時感覺身體高大。

到空白農村挨村挨戶講真相救人的體會

我了解到很多山區農村沒見到過真相,我們鄉鎮四十多個村很少有大法弟子。可憐的芸芸眾生沒有得救,更談不上三退,只是有的到城裏賣農產品聽說過。正法到了最後,時間不就是眾生的命嗎?說實話,熟悉的村挨家講還行,也都講的差不多了,到陌生村區講就有點愁了。但一想到救了一個人就救了他背後的無量眾生就有了信心。於是我就認真的學法也有了正念,到空白山村挨村挨戶發光盤講真相。在困難中,感恩師父一次次的點化和加持。從今年二月份開始至今走遍十七個村莊,最大的村八百多戶,一下子都得發三百多份小冊子一百多光盤。小村也是百十戶左右。

為了穩步救度眾生,不受邪惡干擾,必須學好法發好正念。提前清除要去的村莊的邪惡,夜間盤坐雙手結印,和每家每個人明白的一面溝通:希望你們一定尊重我們的師父,尊重大法,也尊重我,因為我是師父派來講真相救你們的希望,珍惜每一個光盤和資料,千萬不要說造業的話。

舉幾個其中感人的故事。一個是一天早晨在家沒怎麼吃飯,同修把我送去,我就挨家講,面對面發光盤。有不在家的就發份小冊子門縫裏。每到一家問我是甚麼地方我就告訴實話,由於是本地人,他們就不怕是壞人了。山村人善良淳樸,很容易相信神佛的事,講起來就容易。一家七十多歲的老大娘很相信神,講完真相我教給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走出家門後還能聽到她還在家喊「法輪大法好」。這個村在半山坡,路很不好走,挨家走很累,我氣喘吁吁的,每到一家有的端水有的送飯我都謝絕了。下午兩點了來到一家正在請客。客人們都在喝酒還沒吃飯,我坐下喝了口水就開始講,一聽是法輪功,有個男子說:「去年正月和某某在一起喝酒,他提起他以前的妻子就是煉法輪功的,給離了婚,誇他前妻真是個好人,說為了堅持煉法輪功被迫害的吃了不少苦,真是個好樣的。」我一聽說的就是我。我就說:「兄弟,那個人就是我。」 這一下全桌人都驚呆了,都說原來是你啊!他雙手端一碗麵條非讓我吃了不可。我接過謝絕放在了桌子上,這時這家主人大哥從炕上下來,雙手握著我的手含著淚說:「妹子,你吃苦了,這麼個善良人,怎麼捨得把你離了呢,此時心裏有點……」 我心想不能被眾生把心所動,我說大哥都是某某黨害的,過去的事咱們不提了。只要咱村父老鄉親能得救就好。大哥端過這碗麵條不吃不讓走,最後我說謝謝,我就吃了。全桌人除了一個都接了光盤材料退了黨團。

第二個故事是,一天我進一個村,從裏往外講,快十二點的時候講到南邊村委門口,很多人。我過去一看原來是選舉幹部。我就開始講三退發光盤,眾人都圍著搶,這時突然從北面來一個四十多歲的男子又跑又喘的喊:「大姐別分了了,留個給我。」我說兄弟別跑,我一定留個給你。他說上山回家一開門看到材料,一看上面講的很有道理,聽說光盤必須面對面給,所以才跑來要。我把僅剩的一個風雨天地行留給了他。他也高興的做了三退。我感恩師父的心無以言表。

第三個故事是,快到中午了,在山上去幹活的都回來了,有八九個在一起。我過去祝他們平安,就發光盤九評講真相。聽明白真相後都是真名做了三退。男女都熱情叫我上他們家去吃飯,我都謝絕了。走出老遠了聽後邊有喊聲,回頭看到他們站那邊揮手邊喊:「你保重注意安全。」我喊著說謝謝大家都快家去吃飯吧,此時淚水再也止不住,感謝師父。

第四個例子是:在一個商店門口有十幾個人,講完真相後,一婦女緊抱著我不鬆手說:「你是世上最好的人。」

又在一個村講,走到一傢伙房,四十多個民工在吃飯,由於都不是本地人,我就用普通話跟他們說:「都祝大家平安,你們在外地打工賺錢是小事,家中的父母妻兒都希望你們在外邊健健康康的是不是?」大家都說是,我講明真相後,大部份都做了三退,小冊子光盤一搶而空。他們都用感激的心端著飯讓我吃。我說不吃謝謝。

這樣的例子太多太多了,就舉這麼幾個。

謝謝師父的呵護

有一次廣播報了那天有颱風,正在下雨呢。我穿著雨衣到那村一上午發了三百多份資料,發完後雨也停了,滿街的人都出來了。我就一幫幫的講三退發材料。還有的搶著叫我過去,我說別著急就過去了。一會兒一百多個光盤都發了,百分之九十的都三退了。那天也沒刮颱風。

我去一村,下午三點多了我在路邊等回家的車,正下著小雨,車到了後,我剛上車,嘩一下就開始下起了瓢潑大雨,一直到家大雨也沒停下,感謝師父安排。在車上幾個人我都講了真相,大部份三退。

這樣的例子很多就不一一舉例了。謝謝師父啊。

有的時候也遇到不順利的。一次我正在發小冊子,過來一個中年男子喝問我幹甚麼的?!我笑著說送平安的送福的。我迎上去說兄弟你火甚麼,看看你不認識我了麼,他逐漸的笑著說大姐是想不起來了。我說想不起來不要緊,回家好好想想吧。今天大姐沒有空先給你講講真相吧,講完後他做了三退就走了。

還有一次給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子講真相給他光盤,不知道他是治安。他發了火說:「你這樣正大光明的反對××黨,是想讓我舉報你了?」說著就往外拿手機。我心裏發一念說不許他造業。我對他說:「小兄弟,我看你面相也挺講義氣的,大姐今天給你的光盤資料不要你一分錢,只希望你與你的家人都能得救有個美好的未來,你口出舉報二字我不相信你會這麼對一個為你好的人。」他說你膽子可不小,不怕派出所把你抓去麼,我小聲說公安派出所收到的比你還多呢,他們也得保平安呢。他說你走吧,可注意安全。

夢中得救的眾生給我鼓勵

一次做了個清晰的夢,夢中我回到一個大草原似的地方,人們穿著好像蒙古族的衣服,他們說我就是他們的王。眾人們在熱烈的歡呼中把我擎在了空中,每家都盛情請我去吃他們準備好的飯菜,這時過來一男一女兩個二十左右的青年對我說叫我等著,他倆個去二百多里地外的地方去採種最好吃的果子給我,還沒等到他倆回來呢,早晨煉功的小鬧鐘就響了,醒來後心情久久不能平靜。我知道師父讓我看到已得救眾生的喜悅,鼓勵我救度眾生的信心。在村村戶戶講真相這條路上很苦,每一次回來都累得一天才能休息過來。有時心裏想在哪裏講還不一樣,馬上腦子就反映法:「每一關、每一難都存在修上去或掉下來的問題。」(《轉法輪》)我悟到還得放下求安逸的心繼續往前走。

共同精進

我深知自己的能力,在心裏時常想,將來師父回國時,我能在師父面前說上一句:「師父,弟子盡力了。」我就滿足了。所以無論甚麼事,只要在法上我都去盡力做。有一次和外地同修交流中,他說:「你不能光自己救人,最好能把不能講的同修帶一帶,一起救人共同精進。」我聽了真有道理。回來後和一位很能講真相的同修商量,如何將走不出來的同修帶出來講。後來我們趕集就和不會講的同修一起,他們先發正念看我們講。現在我們倆帶出來的同修基本上都能自己講真相救人了。

師父您辛苦了。也謝謝多少年來從心性上苦口婆心的幫助過我的同修,特別是自己求名的心在同修的提醒下才重視修,再也不想甚麼轟轟烈烈的了,只想默默的學好法,把人救了吧。救一個人,無量眾生就得救了。我想我救的人包含著多少從明慧同修到做資料傳遞的同修的辛苦啊,我自己只是大海的一滴,做的離法還相差很遠,我自己知道自己還有很多不足,我會努力用法來歸正自己的,不辜負恩師的慈悲苦度,不辜負眾生的期盼。

合十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