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在編輯工作中成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九日】修煉十三年來,跌跌撞撞跟頭把式的走到今天,幸遇偉大師尊的洪大慈悲,幸遇偉大師尊的慈悲呵護,幸遇可貴同修的無私幫助,才使我今天能夠穩健的走在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路上。下面將我兩年多來在做編輯工作中的心得與同修們交流,向偉大的師尊彙報。

一、教訓

我們本地迫害比較嚴重,本地真相資料起步較晚,所以當有同修提議做當地資料時,同修們都很熱情,同時也很珍惜。

剛起步牽扯很多人,大家也沒有經驗,所以誰投稿、誰編輯,基本上很多人都知道,這就帶來了不安全的因素。有一位同修的家人被邪惡綁架,在營救同修的同時,家人同修提供了被迫害同修的相關資料,之後在當地真相資料中寫了出來。由於家人同修的人心被鑽了空子,相信邪惡「六一零」頭子的所謂保證:只要你能在當地資料中把你家人的迫害資料去掉,保證讓你家人回家。於是同修去找編輯同修商量,被暗中盯梢的惡人跟蹤。惡人脅迫該編輯同修所在的小區、單位,在編輯同修的樓頭都安裝了監視鏡頭,並暗中有人監視。雖然在師尊的點化下提前知道了,許多同修也都提議停止手頭的一切活,集中精力學法、發正念破除邪惡的安排,但該同修有點不以為然,其他同修也並沒有採取任何措施,做事依舊。編輯同修最終在一次張貼不乾膠時被迫害。其中一位寫自己迫害經歷的同修未守住心性,還出賣了別的同修,導致多位同修被非法判刑,最後這兩位同修在壓力下,還轉化了。血的教訓啊!寫出此事只是希望其他同修不再走同樣的彎路,減少損失。

二、含淚接過編輯工作,一通宵只做了一張週報

我是在編輯同修受迫害的第三天晚上接過當地週報的。在同修被迫害當晚我夢見過她,感覺有不詳的預兆。第三天就聽到了同修被迫害的消息。我默默的流淚,暗想:絕不能讓邪惡就這樣輕易的毀掉了我們的週報,我一定要接著做下去,一直到法正人間,絕不允許邪惡迫害我。

擦乾眼淚,我坐在電腦前,開始寫同修遭受的迫害經歷。因為我們互相之間非常了解,所以在當晚我就寫出了她十幾年來受迫害的簡要經歷。我雖然有些文化,但從未排過版。當時的我只會打開word文檔寫文章。怎麼辦?另外空間的邪惡黑壓壓的壓在頭頂,布滿了整個房間。在關鍵的時候,我總會想著求助師尊,求師尊幫助弟子,開啟弟子的智慧,把週報做好以救度更多的眾生。於是腦子中一點點的想法就有了,我把《明慧週報》的迫害文章剪切掉,然後找另一張週報打開把文本框複製過來,把文章添進去。添加圖片就更難了。放進圖片,文字就跑到一邊去了,反反復復弄不成。最後乾脆把文章排好版先保存,再打開。放進圖片文章跑了點關閉,不保存。這樣我就省點力。

從晚上九點多我一直做到第二天清晨的六點發正念。北方的冬天,非常寒冷,外面一片漆黑,只有我家的房子孤燈夜戰。再加上另外空間黑壓壓的壓力,我心裏很苦,心想:如果有一位同修坐在我的身邊發著正念多好啊!同時又想:不是師父時刻就在身邊嗎?有甚麼問題師父不能解決呢?於是心中的苦漸漸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就是對救度眾生認真負責的心。

三、學法

接過編輯工作,深感力不從心,以前學法都是通讀,雖然我很年輕,但從沒想過要把法背下來。也就是對修煉不夠重視。為了做好編輯工作,我決心修好自己,就從背法開始。

開始的時候一天下來只背一段,而且總是睏。真苦啊!腦子中另外空間的邪惡總是給我打思想:放棄吧!太難了。有時思想會隨著動搖,但還是正念佔了上風。同時我感到如果我放棄背法,我就勝任不了編輯工作。我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樣吊兒郎當的似修非修了。就這樣我一段一段的堅持,同時還有同修的鼓勵,我終於闖過了最艱難的時期,我背到第三章就很輕鬆了,干擾也小了。第二講背完後,我看見我的腦袋被一個黑黑的厚約一釐米堅硬的殼包圍著,這時它裂開了,我的元神坐在裏面。從此以後回憶往事我才看透了事情中的紛繁複雜,才能理清頭緒。因為以前的我好像對甚麼事都不入心,也看不透。從此以後他心通功能也打開了,別人想甚麼都會反映到我的腦子裏,但不會影響到我。

四、師父給我神筆

在我今生的求學之路上,我是最怕寫作的,上學時有時候寫不出來就抄課外書裏現成的作文。如今踏上編輯之路,我能行嗎?我有點信心不足。但是我地的編輯工作沒有合適的人手,如果有合適的人手,就憑我當時的心性,立即拱手相讓,一秒鐘都不會等。

就在我為難之時,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我夢中的師尊真年輕啊,只有二十歲的樣子,我和二十多位同修們只有十二三歲,全是男孩。大家興高采烈,信誓旦旦,有來當記者的,有來做報紙編輯的。記者的手裏都有一部相機。我手裏空空如也。一會兒聽師尊說:不要高興的太早,到時候……。話音剛落,從師尊的手裏飛出幾支鋼筆,其中一支落到了我的手上,我擰開一看,灌墨水的筆肚兒是一節一節的,每一節都是寶葫蘆型的,好看極了,裏面還裝了一小寶葫蘆墨水。我心想:可別弄壞了。於是趕緊擰上,放好。

從睡夢中醒來,我悟到:從我下決心從天上下來之時,師尊已經安排好我的證實法之路,那就是做好當地編輯工作。神筆早已有了,就是我沒有用而已。我深感愧疚:延誤了多少眾生得救?也許有的眾生因為我的工作沒有及時到位而被淘汰了。我不禁淒然淚下。只是我才想起夢中師父話:不要高興的太早,到時候……。是啊,師父擔心啊,到人間後我們到底行不行?那時都是未知數。想想自己,迫害後,由於學法不深入,走了好多彎路,摔得很慘,自己都差點被毀掉,更談不上救度眾生了。我不能再猶豫了,既然還有機會,我就下決心把以後的工作做好。

五、艱辛的編輯之路

揭露本地邪惡,對本地的邪惡來說是非常恐慌的。另外空間的正邪大戰也非常的激烈。有一次惡人懷疑到我,就在我家的樓後派車監視,整整兩週的時間,我甚麼活也不幹,全天學法、發正念,連樓都很少下。心動真念:別看你就在我家樓下,你就是上不了樓,就在我家樓下把你們消滅掉。兩週後,監視的車和警察消失了。

另外空間的邪惡虎視眈眈,它控制惡警迫害不了我,就在另外空間算計我。夢中經常有演化成警察樣子的邪惡到處追我,抓住我的衣領大聲吼道:你做的事不要再做了。記得有一次揭露當地特務的惡報時,我在這屋寫文章,另外的屋裏卻傳來了穿著拖鞋走路的聲音,深更半夜的,令人毛骨悚然。我邊寫文章邊求助師尊加持,邊發正念。心中的恐懼都是在堅信師尊無所不能的情況下漸漸消失。

還有一次,我外出,從車棚騎著摩托車出來,腦子裏忽然打出一句話:她就是編輯。我還沒反應過來是甚麼意思,出生活區大門口,就出現了幻覺,眼看就要和公交車撞上了,一個急剎前閘,連人帶車摔在了地上,再一看公交車卻停在離我還有二百米之遠的站台前。我知道這又是邪惡在暗中害我。

還有一次在揭露本地同修被迫害致死的文章時,我整理了整整兩個月的資料,就在我整理完畢,將要發往明慧網時,我感到非常的累,就躺在床上想休息一會,剛躺下,就看見我身後坐著一個穿白衣服的人,我還沒明白怎麼回事,立即就感到快要窒息了,我腦子中迅速喊師父,並及時念出發正念口訣,邪惡消失了,我才喘過氣來。我差點莫名其妙的死了。多虧自己注重學法有正念,多虧師父分秒不離的慈悲呵護!否則我都不知死了多少回了。

我覺著我時刻就在正邪大戰的激烈戰場中,但畢竟邪不勝正,最終的勝利是屬於我們的。因為我們有偉大的法,偉大的師父,也因為我們是被賦予歷史使命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六、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

我們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看到許多地區受迫害嚴重,又沒有當地的真相資料,我就萌發了幫助其它地區做資料的想法。此時想法一出,就受到了慈悲師尊的鼓勵。當天晚上,我就夢見從我的腳面上冒出許多支筆來。醒來後,我知道師父已經把多支神筆的路鋪好了,只要我去做就行了。我開始了周邊地區的編輯工作,連當地週報共做了六個地區。

做了一段時間,我發現壓力非常的大,而且消息不能及時了解和核對。於是我想把週報轉交當地的同修。在轉交過程中,有順利的,有不順利的。有的不但不接過去,甚至還把我懷疑成特務,這使我受到很大的打擊,我曾經一度不想做了……但我的內心深處還是不忍心放棄。在痛苦的思索中,我還是選擇了以本地為主,空餘時間去做空白的周邊地區。周邊地區的同修能接過去更好,不接就盡自己的最大力量能做多少就做多少。我時刻記著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迫害誰就是迫害我,我就要一起反迫害。

結語

由於安全問題,運作的過程很多不能說,但是只要我們有心去做,師父就會給我們鋪好路,開啟我們的智慧,很多看起來很難的問題就會迎刃而解。希望各地有文化的同修主動擔起各地的編輯工作,及時的在當地眾生面前曝光當地邪惡,制止迫害,救度更多的眾生。

感謝師父的慈悲呵護,感謝運作過程中所有參與的同修。合十!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