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正念才能走出色情干擾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月十四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五月走入大法修煉的,在這風風雨雨的十幾年中,由於自身的業力、對法認識的不足、加上一些自己一時沒有意識到的執著,被邪惡多次迫害,一個跟頭接著一個跟頭的摔摔打打的走到了今天,回首過去的魔難,都是自己心不正,才招致鬼上門,佛恩浩蕩,感念師尊的慈悲,一直呵護著我這不爭氣的弟子。

幾天前發生在我身上的事,通過與我的二姐(同修)的交流,我才猛然警醒,也促使我下決心曝光色魔情魔對我的迫害。我因離異(原因下文再敘),於今年六月底住進二姐家,我二姐夫是個教師,外表看起來很老實,實際上是一個很自私,固執,心胸狹隘,色心很重的人,自從我到他家後,經常背著我二姐在我面前說些對我非分帶有色慾的言辭,有兩次趁我二姐不在家,就對我動手動腳,被我嚴正制止,但他色心不改,也沒有收斂。我覺得委屈,想以前,他敢對我這樣嗎?現在我離異了,他就可以隨便欺負我了?於是我流著淚給我的前夫發短信訴說我的委屈,希望從他那裏得到一點安慰,可是短信一去,猶如石沉大海,沒有一點回音,這時我才冷靜下來,意識到自己是個修煉人,發生任何事情都與我心性有關,都要向內找,剛才動的那些念不是常人之心嗎?還希望求助常人,完全把這件事情當成常人的問題來看待了,他敢對我這樣,說明我的空間場不純正,說明我還有色慾情慾之心,雖然這麼久以來,我一直發正念在去我的色心,但是去的不乾淨不徹底才招來的,晚上等二姐回家交流後,她提醒我說,應該曝光色魔情魔對我的迫害,因為我以前在這方面犯過錯,歸正過來後,由於愛面子的執著心和懶惰,不想再觸及以前的痛,也就沒有及時曝光色魔情魔,這就給了邪惡一個藏身之處,躲在我的空間場,虎視眈眈,伺機迫害我。我意識到以前那些壞事不是真正的我做的,是邪惡的色魔情魔利用我還沒修掉的執著心,不斷的擴大加強我的執著心,讓我做了一個修煉人絕對不該犯的錯誤,達到它們想毀掉我的目地。

那是二零零四年的事情,我被綁架到四川某處洗腦班,在那裏走脫後流離失所到外地一家私立醫院上班,結識了一位來就醫的快畢業的大學生,這位學生思想很成熟,人比較善良正直,我給他講了大法的真相,他很快接受並認同大法,還退了團,交流中,我們發現有很多共同的愛好,對文學,詩歌,音樂有共同的話題,我對人生的領悟他也贊同,他也發現我很善良,溫柔,就要認我做他的姐姐,就這樣一來二往,有了幾次的接觸,有時還領著他一起學法煉功,那時就感覺找到心靈上的朋友了,找到知音了,他還經常發些思念我的短信,那時我也沒有多想,也沒有警覺,總覺得一個弟弟思念姐姐也是正常的,我們也經常互寫一些看海聽濤喻景喻物的詩,感覺很開心。直到有一天我丈夫從家鄉來看我,他無意中看到我的短信有一句:姐姐,很想你。我丈夫當時臉上就不自然,我當時還不知甚麼原因,就問他甚麼事,他說沒有甚麼,就把這條短信給我看,要我解釋,當時我還很不以為然,認為他想多了,認為弟弟想念姐姐也沒有甚麼大驚小怪的。在後來的交往中,情感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心裏還暗暗想,如果我還沒有結婚,如果他早點來到這個世界上,我的選擇對像一定是他,有天我把這個想法告訴他時,他說,姐姐,我也有同感,還說我將來選擇的對像就按照你的標準找。就是這不正確的念頭,導致我以後的魔難,以前做女孩時,就一直嚮往追求浪漫的愛情,一直想往一種田園式的詩情畫意的生活,誤認為愛情是人世間最高尚的,是神聖的,我可以為之而放棄一切,而我認為我的丈夫是一個很粗俗的人,不懂音樂詩歌和文學,和他沒有多少話題,因為他對我一直很遷就,疼愛,日子也就這樣平淡的過下去,而我也從來沒有其它想法,所有的朋友都羨慕我,都知道他對我好。

修煉是嚴肅的,就是因為我心裏埋藏著很深的這樣一顆執著,舊勢力看見了,不斷的加強它,擴大它,並安排一個我心目中想要的人來到我面前,讓我陷在情中不能自拔。我意識到這種情感不對,已經超出姐弟之間的純潔了,我們互相告誡,只能是姐弟之間的友誼,而不能有其它想法,那時感情已經佔了上風,每天電話短信不斷,還自認為我們是純潔的,是心靈上精神上的朋友和知音。丈夫一再苦苦規勸哀求我,叫我不要和他聯繫,我就是不肯,還說我丈夫心胸狹窄,我好不容易找到這麼一個談的來的朋友,怎麼能輕易就放棄呢,每次一說到要我和他斷絕聯繫,我就感覺心裏一陣痛,一種丟失了好東西的失落,現在我才意識到那是要割捨情的執著心的痛。師父在《洪吟二》〈去執〉中說:「割捨非自己 都是迷中癡」。可那時就把情當作是自己了,也沒有意識到這是情魔對我的迫害,也不懂發正念鏟除情魔,心裏也感覺到這種感情不正常,很苦惱,想放下又不甘心,整天被情困擾的顛三倒四,偏離了大法弟子的標準,雖然沒有做出超越道德底線的事,但是精神上已經完全出了軌,完全不符合修煉人的標準了,舊勢力以此為藉口,操控家鄉的惡警監聽我的手機來到我上班的地方再次綁架了我,可在洗腦班裏,我沒有向內找被綁架的原因,只知道是邪惡對我的迫害,腦子裏想的不是大法,心裏想的也不是自己的丈夫,成天想念的就是那個朋友,然後就違心的向邪惡妥協,在文字上做遊戲,給大法抹黑,也給自己帶來污點和恥辱,邪惡的舊勢力也想以此來毀掉我。

出來後,由於沒有放下對情的執著,丈夫的規勸也無濟於事,一手抓住佛不放,一手抓住人不放,一邊做著三件事,一邊抓住情學大法,帶著執著學法,又怎麼可能提高?丈夫也因此和我分居,搬到他的值班室去住,一住就是半年,我不知醒悟,還暗自慶幸這樣更好,我有更多的私人空間打電話聊天了,還認為自己放下了夫妻情,不動心,這不就是邪悟嗎?現在想起來真是可笑可悲呀。期間丈夫見我沒有悔改之意,也多次威脅我離婚,我那時就死死抓住師父在《轉法輪》裏說的那句話:「你煉功,你愛人可能不煉功,因為煉功搞的倆口子離婚了還不行。」我知道煉功人不能離婚,但心裏也不想放下對男女之情的執著,還自己開脫自己,認為只是精神上的朋友,是一種友誼。但是大法告訴我們,「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轉法輪》)。因為這種不正確的念頭,我的空間中充斥著大量這些變異敗壞的腐爛物質,加重了邪惡對我的迫害。

一天,我在網上很快和一個人聊上了,並互留電話,我當時的想法很簡單,目地是方便講真相。後來才知道這人是搞傳銷的感情騙子,專門在網上以談戀愛為名,騙取對方的感情,再騙取錢財。此人沒有多少文化,但是很會迎合女士的心理,說大話謊話很順口,一點也不臉紅,在女人面前表現的很體貼周到,甚至很擅長甜言蜜語,往往自稱搞房地產開發的老總,表現很有錢的樣子,讓那些愛慕錢財愛慕虛榮的女人上當,而我在很深的思想深處恰恰就有這些執著心,這也是舊勢力故意安排來毀滅性的考驗我的關,而當他知道了大法真相還退了黨後,我就有了興趣和他聊天,認為他還是有正義和良知,招架不住他每天的噓寒問暖和甜言蜜語,一步步陷入邪惡的圈套,掉進感情的泥潭不能自拔,直到有一天我們相約見面,幹出了非常骯髒可恥的男女之事,我知道犯了那麼大的錯,整個人沒有精神,像丟失了甚麼東西一樣,回到家,我跪著在師父法像前哭泣很久,懺悔,乞求師父寬恕,我知道沒有臉見丈夫,也沒有臉見同修,因為對面子的執著,沒有想到也不敢和同修說出來交流,就破罐子破摔,認為既然都這樣了,那就乾脆離婚吧,和這個人結婚,就可以名正言順了,就可以洗刷我的污點了。為了掩蓋我的污點和執著,我這次主動找到丈夫提出離婚,丈夫也同意了,然後我以旅遊的名義到了廣西,傳銷的窩點,被他們花言巧語一番欺騙,更主要的是出於對男女之情的執著,我說服自己留下來幫助他,並辭去醫院工作。後來我就感覺很不對勁,多次在心裏問自己,這是否就是傳銷,我知道師父曾明確說過大法弟子是不能做傳銷的,誰做誰就是在破壞法,他將來都要償還的。後來我實在覺得呆不下去,他們幹的都是騙親人騙朋友的事,就到當地一家醫院上班去了。雖然我沒有幹傳銷,但是因為對情的執著,明知道他幹的是傷天害理的事,還幫他在網上騙了很多女人,幹了很多罪惡,以至於後來所有的魔難都是因為這些業力造成的。色慾之心不去,還一味的想和他結婚,哪知這是一群外表光鮮,道德品質非常低下,做人沒有道德底線的變異人,被錢財泯滅了良心,甚麼骯髒的事都幹的出來。在一樁樁醜惡的事實面前,我的美夢被擊的粉碎。我一次次在內心裏掙扎,我不要這份骯髒的情,我的生命不是為此而來的,我想找回我內心的寧靜和美好。

於是被情迫害的我理智不清顛三倒四時,我就背師父的《真修》,我知道情是一個常人走向超常人的死關,真修弟子人人都必須過,我知道我不是來過常人日子的,我的使命是來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我們是修煉人,人在俗世中、念在方外的人」(《各地講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頓國際法會講法〉),是不執著於世間得失的,我為甚麼要執著這些骯髒的情呢?我一個大法修煉者怎麼能被三界內這些低層次的生命所左右?每當我為情而痛苦時,我就會想起師父的這些法,讓我一點點從情魔所編織的網中掙脫出一點來。是因為對情的執著讓我失去了理智,失去了正常的判斷是非的能力,是對他罪惡的縱容而不是制止,再說我的生命是為他來的嗎?即使他是一個很好的常人,我也不應該執著、不應該動心啊,我能把這些情帶到天國去嗎?天上那些神佛也沒有這些情呀。我想起師父的法,我就不相信去不了這個執著。這個正念一出、一堅定,師父看到了,終於能幫我下決心離開了那罪惡的地方,而我以前反反復復走了多次也沒有成功。

回來後,通過加強學法和發正念,清理自己空間場一切情的物質因素,解體干擾迫害我的色魔和情魔,邪惡越來越消弱,正念也越來越強,很長一段時間色魔還出現在夢中干擾迫害我,有時還沒守住心性,後來讀師父的《轉法輪》「煉功招魔」那一節法時,特別多讀,在心裏反覆告訴自己:要加強主意識,時刻記住我是煉功人,不要受色魔情魔的誘惑。以後就守住心性了。

由於對情的執著和色慾之心的不去,也主意識不強認識的不深刻,人為的給自己帶來很多魔難,以至造成我家庭的破裂,經濟的損失,很好的工作環境的損失,給大法帶來負面影響,給救度眾生帶來了難度,浪費了幾年的寶貴救人時間,然而這一切也是可惡的色魔和情魔對我的迫害,放大了我的執著,讓我在懸崖上差點掉下深淵,從而達到他們舊勢力毀滅眾生的目地。

我寫文章從來都是一氣呵成,一揮到底的,而今天這篇文章幾次寫不下去,中途停了很多次,我知道是邪惡害怕曝光在干擾。天快亮了,我用了幾乎一宿的時間來完成。黑夜再漫長也必將過去。讓邪惡無處躲藏,灰飛煙滅。讓大法弟子共同精進、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吧。感謝師父的佛恩浩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