嚮往世間的好處 會忘記修煉的初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一日】連著許多次做夢在跟異性談戀愛,要麼是很曖昧的手握著手,要麼是深情對視,這些異性都不是我丈夫。一開始沒有重視,認為沒有像師尊在法中講過的色慾關那樣的場景,應該不是在過關。可是這樣的夢境越來越多,甚至在夢裏,我很陶醉的說:「戀愛的感覺真好」,我感到不對勁了。

為甚麼在夢裏我不能把握好自己,在男女之情的氛圍中陶醉、沉醉而不能自拔?我找自己,這時夢裏一個場景打入我的腦海,夢裏的異性叫阿明,阿明撐船出遠門,我在後面孩子氣的喊了一聲:「阿明哥,我要吃甘蔗。」夢裏的阿明,立刻拿著一根巨大的甘蔗,眼睛看著我,向我飛奔過來。原來,我是想在男女之情中得到好處,甚麼好處呢?是關愛、關注、欣賞、理解、呵護、專一的喜愛,全身心的向我投入,想得到異性全方位的寵愛和關懷。因為在現實生活中,感到丈夫對我的感情並不深厚,對我一點都不寵愛,反而處處要求我對他要如何如何的好,所以在這一方面潛意識裏一直引以為憾,心裏嚮往著異性全方位的愛和呵護,這一執著在夢裏被暴露出來了。

想到自己平時,一個異性溫柔的眼神打過來,都會讓我心動半天,一些異性對自己理解、同情、關注,在生活中的幫助,更是讓我浮想翩翩。在和異性交往的時候,有意表現自己優雅、美麗、可愛的一面,想讓別人喜歡自己。有時候在家裏,會有意的跟丈夫說些不著邊的話,目地就是想得到他的關注、同情和理解,有時候不能達到目地,就會生出怨恨之心,在這過程中還造下了口業。

寫到這裏,我發現常人之情真的是自私透頂,在情裏,想的是索取,而不是給予,都想在異性那裏得到人間溫情。我是一個大法弟子,我要的不是人世間的東西,相反,我們是要把人世間的執著一個一個都放下,乾乾淨淨才能回家,所以我要解體自己對異性的愛和呵護的執著,不要執著和看重人世間任何東西,圓滿隨師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