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透並去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九日】針對我們一些人對人世人心的執著,師父在《美國首都法會講法》裏曾提到:「在神眼裏看這裏非常險惡骯髒,到處都是業力,人身上的業力多的走路都往下掉,邪惡的情魔、爛鬼又充滿人世,都是最低層物質變異的東西」。

每次師父的法都是對集中反映突出問題及事態嚴重性針對所講。其實無論在哪個地區、甚麼時候,我們都必須嚴格按照師父每次所講的法去嚴格要求自己,對照自己,同時在看到身邊同修出現問題時我們都要注意去提醒、幫助或默默圓容,因為我們是一個整體,助師的法徒,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近來在所接觸同修中反映較多就是在對情關上的執著與過關問題了,藉此也談談我個人在過情關上的體會。

我所執著的情是在與同修做大法工作時反映出來的。因為需要技術支持,在同修介紹下與一位男同修相識,目地一個是做好技術配合,同時兩人都是單身,可以考慮做男女朋友,當時介紹人與對方都有此想法。幾個月後介紹人見我還不明白,有意點了我一下。這時我才明白,而當時我只缺技術人員幫忙做工作,沒考慮婚嫁之事。後來在做工作時感到一個人有些力不從心,這時介紹人提出可否再讓那位同修幫我,這次去請時因為很忙,顧及不過來,同時也聽到有關他談婚論嫁的消息。

在聽到這消息時,沒想到從心中會湧上一種很強烈被情帶動後與後天各種觀念夾帶在一起所形成的煩、亂、痛、擾。導致看書靜不了心,發正念時胡思亂想,更關鍵的問題是:自己為甚麼還會產生這麼強烈的執著?為甚麼不能很好的發揮力量,將這些念頭抵制與清除了?當時一種很清楚的認識就是這種物質來源並不是自己,而是一個與自己早已分割的舊勢力加大強加給我的,利用我的一些人心,不斷的加強、擴大。我感受到被這種物質緊緊的束縛著、壓抑著、捆綁著,一直拖著往可怕的深淵中去。好在馬上意識到清除這些東西的重要性,可具體在清除時卻不是那麼一帆風順。

第二天歡喜心上來,情的東西被加持的越來越強,等到第三天就更嚴重了,立掌所起的清除作用都無法達到效果,心裏覺得很苦無奈,求師父加持。很快,感覺到那些物質去掉了很多,雖後來偶爾的會冒些男女之情的念頭(抓住一思一念去修),但總是能被我馬上意識並能很快的清除。我意念中讓全身的細胞念大法好,很有作用。

經過了這一次過情關,我從中認識到:當同修看到自己執著表現出來時會以法的標準衡量讓你注意到修去,過程中也會與你一起協助加強正念讓它解體,但還有一個最關鍵的實行者就是自己的主體思想,你想不想和它分割、想不想鏟除。向內找,自己是最清楚自己的執著的。

在拘留所、勞教所裏經歷過了前夫跟我離婚、再娶,孩子、房子、財產都被他霸佔後還對我做落井下石的事。我前夫的所作所為,連那些惡警都看不過眼,我都痛痛快快的過完了那些關,最後連那些惡警都說佩服我。我自以為過完了情關,以致同修提醒我說很多人都在過情關時,我都不以為然。其實法對我們的要求越來越高,有那個不好的物質在,就必須修去才能圓滿到我們先天的位置。我早就知道有這點執著,但不重視,以致積壓下來才成此大關。

還有就是,遇到這些事不是口號式、強為的說我要去掉這個執著,而是要從法理上去認識、提高心性才能去掉這些執著,應該主動去修而不是人為的逃避,而且出現這些事就要意識到這是在我空間場範圍內的物質,就是我自己的責任,必須清理掉。(色關我就是這樣發正念清除的,現在幾年都沒有浮現過色的念頭了。)

在過程中還有一個怎樣才能讓自己神的一面起來了,首先分清這不是我,我當作這是粘在我身上的不屬於我的髒東西,而且它干擾了我做好三件事,我認為無論在歷史上我欠過誰,都不成為干擾我證實法的理由,我立掌清除這利用男女之情干擾我思想正念的不好的思想念頭、業力、不好的觀念或外來干擾,念動正法口訣,持續長時間清除,這樣很有效,感覺壓力少了、清爽了很多。

如果有不對的地方,還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