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修去一思一念中的色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五月三日】由於自己性格內向,給人的印象很本份、很規矩,一直以來認為自己色心並不重。最近我才發現原來色心一直頑固的隱藏在我的空間場中,很多時候自己不知不覺的受其左右。

這種色心的表現舉個簡單的例子來說:表面看我不願意和異性相處,似乎很固守「男女授受不親」的理念。但細想一下,為甚麼不願意和異性相處呢?是因為自己過於拘謹、特別好面子、又極怕受到異性忽視等人心的抵觸。骨子裏認為自己長相平平、又拙嘴笨腮,到哪裏都是可有可無的角色。也就是說並不是因為自己沒有色心,不願意和異性相處,恰恰是隱藏在自卑心、好面子的心等人心下的色心恐怕得不到異性的重視,才出現的不願和異性相處。如果剝離開上述人心,其實內心特別渴望異性喜歡自己、在乎自己。也就是色心很重,只是沒有外顯。

那麼這種不正的念頭來源於哪兒呢?從性格方面看,自己屬於多愁善感的那種女性,記得很小的時候對男女之情就想入非非,時常幻想著哪個男生喜歡自己。這其中可能也有舊勢力有意的安排吧。不管怎麼樣,儘管只侷限於思想中,但形成了很多這方面的思想業力,這種思想業力形成之後,長期以來幾乎一直主宰著我。修煉開始並沒有意識到這就是色心,後來意識到了,也沒有下決心修去它,才使它多年來得以滋生。

現在由於此心的存在(當然還有其它人心)給我身體造成了很大的痛苦,已嚴重干擾了我的修煉,才使我不得不警醒,從新審視這顆人心,並決心一定要修去它。這得從一件事說起,前些天,找一牙醫鑲牙,因為是同修介紹的,同修對他的為人評價很高,某些方面正好是我所欣賞的那種好男人的標準,因此內心對他產生了好感,儘管表面一點兒也不顯露,但思想中時常浮現出他的面孔,總願意從他上班的地方路過,期盼遇見他。由於鑲牙必須去幾次,每次去前都非常注重自己的形像,希望在他面前表現出文雅、有修養、有品位的好女人形像。當時這種念頭就像瘋長的野草一樣,自己控制不住。其實是未修去的色心以及這方面的思想業力,被邪惡鑽了空子在加強這種念頭。從而使自己在鑲牙過程中帶來了很長時間的很大的痛苦、麻煩,至今都沒有從這種身體的不正確狀態中完全走出來。

這種形式的色心實質上就是想讓他人迷戀自己,欣賞自己,一切從被情帶動的「自我」感受出發,採用的手段是用文雅的形像誘惑人、在思想中勾引人,這和當今道德敗壞下的「第三者」不是很相似嗎?只不過後者是行為上的,而前者只是停留在思想中。但修煉人修的就是人心,從這個角度看,這種色的念頭多無恥啊!

那麼為甚麼沉浸在色念中,不容易清醒?不容易根除它呢?當然有多方面的原因,在此只想說一點就是它不同於一般的人心,有的人心帶給人的是感官上的痛苦,有的是精神上的痛苦,而那種沉浸在色的嚮往中的苦,是在苦的糾纏中期盼著夢想。從修煉人的角度看,其實是另外空間的色魔在帶動著人的觀念癡迷、陶醉。因此,不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不真正把自己當作修煉人,真的很難去除它。

通過這次教訓,特別是看了《明慧週刊》上的《色慾心起,即成大過》一文,我更意識到這問題的嚴重性。對人來講,色心一起,就是大過,那對修煉人呢,色心一起,可以說是罪大無邊哪!修煉真的很嚴肅,每一顆人心都是通向圓滿的障礙,特別是一思一念中的色心更要時時注意修去它,別再給它生存的機會,否則,它會嚴重干擾修煉人。

寫出此文,一是想曝光一下自己的色心,二是想到或許也有像我一樣的修煉人對這種形式的色心並沒有重視,僅在於提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