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中修去色慾之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五日】近日在看《修心斷慾》小冊子時,大法弟子真誠的相告,觸動著我的內心世界,痛下決心,打開我塵封已久的心扉,寫出那段不光彩的過去和修煉後的狀態,進一步清除在我空間場之內色慾的剩餘之物。

回憶沒出嫁之前,接受了一些不健康教育,把社會上很多醜惡的東西當成了美好,結婚前就和男朋友同居一室,現在想來那就是走向人類道德下滑的第一步,而不自知。婚後,丈夫的出軌,覺得自己是受害者,氣恨,委屈,慢慢的思想開始變異了。天天以淚洗面,承受著胃病的折磨,日夜與藥相伴,精神即將崩潰,便想入非非,做了令神都不齒的骯髒之事。但冷靜時,又嚎啕大哭,向蒼天尋覓,人生怎麼這般苦?我為甚麼來在這個世界上?人生真正生存的真諦是甚麼?就像沒有航標的小舟在隨波漂流。

直到九七年秋天,經人介紹,我拖著疲憊的身體走進了大法修煉中來。經過一段時間學法後初步認識到,是在還自己的業債,要忍。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從此告別了相伴多年的藥物,扔掉了狐黃的牌位,砸碎了它的供桌,真正的走上了一條修煉之路。面對親朋的阻攔,丈夫的打罵,我坦然而忍,很快師父給我清理了家裏的環境。

正當我與同修們到處洪法時,七.二零邪惡的迫害開始了,謊言覆蓋了世間。我和同修自發的去上訪,被邪惡非法扣押送洗腦班迫害、勒索數千元。不久,邪惡又找上門來,以不讓兒子上大學逼迫我放棄修煉,我毅然選擇了大法。丈夫大怒動手打我,兒子緊靠我周圍相護並指責父親,一會兒邪惡之徒灰溜溜的走了。瞬間,我流淚不止,深感師父的慈悲呵護和法的威力,沒過幾天兒子就平安入校了。

一段時間內學法心不靜,同時生出了幹事心,歡喜心,沒及時用正念歸正自己,出現了學人而不遵照大法要求去做,使人心膨脹。我與一男同修在一起共事以及共同發放真相資料時,把他對我的關心當作情對待,看他說話做事各樣都好,其實是色心的表現,導致了一件刻骨銘心的,也是促使我去掉色慾心的事。該「同修」讓我還他前世的債,我如夢初醒,意識到自己的思想,行為已偏離了法,立刻歸正自己,對他說,我是師父的弟子,決不承認舊勢力在歷史上的一切安排,不管在人類歷史的長河中我對你做過甚麼,已經不知道了,等我們修好了,這一切都會被大法善解的。在正念下懸崖勒馬,真的好險!

回家後,我跪拜師父法像,求師父加持,明誓:斷掉色慾。可舊勢力卻不放過我,表現形式是丈夫的無理打罵,體罰和精神摧殘,身體出現多處皮膚病症狀的小紅點,牙出血。我靜下心來重溫師父的法,師父說:「執著於色,則與惡者無別,口念經文賊眼相看,與道甚遠,此乃邪惡常人。」(《精進要旨》〈修者忌〉)師父告誡我們:「舊勢力、舊的宇宙把甚麼東西看的最重?就是色,男女之間的不檢點,這個東西看的最重。」師父又說:「誰要在這方面做的不好,那舊勢力、那個宇宙所有的神都不會保你,而且都會把你往下推。」(《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通過學法,我認識到,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不但要修去變異人類中形成的後天觀念,更要明析敗壞人類社會的根源─情、色、欲,純淨自己的一思一念。在師父的慈悲點化和同修們的幫助下,我終於走出了濁世骯髒的泥潭,闖過了色慾死關。

我理解,在正法還未結束的最後階段,舊勢力為了毀滅人類,利用電視,網絡,手機等所謂現代化工具把無神論、色、情、欲等陰毒對眾生洗腦,造成道德下滑,從而造下無邊罪業,沉入地獄。可大法是救度眾生的,大法弟子是眾生獲救的唯一希望,在做三件事的同時,再看家人無疑也是被救度的眾生,決心清除丈夫背後的邪惡因素,色魔、黑手及爛鬼,加長加大了發正念的時間和頻率,有空就發,丈夫在家裏時我更加大發正念力度。半月之餘,丈夫背後的色慾邪魔在垂死掙扎中滅盡,也橫掃了我空間場之內的色慾陰霾,現已三年夫妻同睡一床,從未有過夫妻之事,自在,和諧。丈夫特用「心誠」的名字請求師父諒解,並開始聽師父講法,還與我一起學習了《修心斷慾》小冊子,受益匪淺。

感恩師父萬古未有的慈悲與佛恩浩蕩,給我智慧和正念,脫掉了人的這層殼,乾乾淨淨跟師父回家。讓我們以師父的法共勉,「再要是沒完沒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為存在其它問題,一定是邪惡的魔在鑽你們放任了的空子。修煉的人畢竟不是常人,那麼本性的一面為甚麼不正法呢?」(〈精進要旨〉<道法>)

寫出此文,希望與我類似的同修,以我為戒,正念對待修煉中遇到的任何事,做好師父讓我們所做的一切,就是在否定舊勢力。

以上是我所在層次的粗淺認識,若有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