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去情、色的一點體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二日】我是一位已婚男學員,得法前從網路上看過不少色情圖片,後天的觀念積累了許多污穢的物質。得法後,我的常人工作環境裏有很多女性,我知道不能犯色戒,但得法初期,衡量標準還很常人,對面貌嬌美、或穿著低胸、短裙的女性,多看一眼,或非禮窺視,也不覺是過錯。隨著修煉後心性的提高,我逐漸的認識到這些行為也是很骯髒的,對大法弟子來說,也是犯罪的舉動。

有一段時間,那個心很難放下,腦子裏總是浮現起從前看過的那些色情圖片。我決定與同修交流,我向幾位年長的男同修談了我的狀況,曝光邪惡的干擾後,我覺得工作單位裏的色魔干擾的強度減輕了很多,我的正念也很容易展現出來,我算是過了那個關。

這方面的干擾與考驗時常有,還好我守住了心性。「你只要把自己當作煉功人,你那一瞬間能想起來,你就能夠約束自己,那麼這一關你就能過去。」(《轉法輪》)在關鍵時刻,我會想到發正念,結果真的是如師尊的法,就是在那一瞬間,就過關了。

同修之間場比較正,而我也一直自認為自己對同修沒有動色念,在這方面沒有問題,但是最近的經歷讓我悟到,自己的標準太低,應該以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不能讓邪惡有鑽空子的機會。

事情的開始是一位女同修嚴肅的與我交流,她感覺到我的言行舉止中對她有愛慕之情。同修指正後,我向內找(其實並不夠深入),心態上比較嚴謹,還背了《轉法輪》〈第六講〉中關於色魔的那幾段法。當時我還有一點點不安的感覺,現在回想起來,不安就是心虛,就是自己有問題,但那時候並沒有仔細的挖根內找,我只是停留在「色」的方面檢視自己,「我沒有動色念,所以我應該沒有問題吧!」

一段時間過去,我逐漸明白了自己沒有嚴肅看待從「情」衍生的執著,這是個嚴重的問題。「因為人有情在,生氣是情,高興是情,愛是情,恨也是情,喜歡做事是個情,不喜歡做事還是個情,看誰好誰不好,愛幹甚麼不愛幹甚麼,一切都是情,常人就是為情活著。那麼作為一個煉功人,一個超常的人,就不能用這個理來衡量了,要突破這個東西。所以有很多從情中派生出的執著心,我們就得把它看淡,最後完全放的下。慾和色這些東西都是屬於人的執著心,這些東西都應該去。」(《轉法輪》)

埋在常人的觀念中,沒有正視從情中派生的執著心,就是不願提升,不願與人劃清界限、走向修煉、走向神。我覺得這位同修好是人正常的情,然而因為看她好,而不自覺的經常在工作項目中想跟她多交流,那就是執著、就是不正的行為了。修煉人怎能有這種執著呢?

這段過程中,還發現到自己很多的不足,例如:同修指出我的問題時,我並沒有強烈的心想要發正念清除任何可能的干擾,似乎停留在「應該沒有甚麼事吧,只要學法正常、一切正常就好了」。其實這種鬆懈的心,追根究底的看,還是不願拋棄人的一面。

雖然我心態上有比較嚴謹,但我意識到在交流中、信息傳遞中,還是使用了過多稱讚她的能力、關心以及輕鬆、開玩笑的字句,(同修之間稱讚、鼓勵、偶爾開玩笑都是正常的,但我自己都感覺過多了、過重了,那就是有問題了)做出這樣的事後,心裏頭通常會感到怪怪的,但不夠重視,所以就沒改過來。

在證實法項目中,很多需要頻繁的網路連繫,甚至還建立了像常人公司一樣的工作環境,有固定的辦公室,有固定的上班時間,在這種情況下,同修之間互動的機會增加,男女同修的言行分際更顯重要。

以上簡要寫出個人不足,主要目地除藉此曝光邪惡、堅定自己的正念之外,還希望與同修互相勉勵,在任何環境下,時時以大法衡量,排除色魔的干擾與情的執著,不正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