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一次闖病業關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九日】最近,我經歷了一次病業關的考驗,很有感受,寫出來與同修交流,對處在病業關的同修或許有些幫助。

今年七月二十二日,我和同修參加完本地的交流會後準備回家。當我推車子走出同修家大門時,一個跟頭栽倒了。

當時,頭腦裏保持著一念,自己是大法弟子,不承認迫害。只覺得天旋地轉連成一片,眼睛睜不開,不敢見光,直嘔吐,吐的胃很疼,站起來就摔倒,整個人像棉花做的一樣。同修扶我到他家坐下來,我給同修帶來了許多麻煩。

我這一個跟頭摔的不輕,也讓我清醒了,修煉了十幾年了,怎麼會出現嚴重的病業?我在同修家住了一天兩夜,同修們幫我發正念、給我聽師父的講法、鼓勵我正念要強,不承認舊勢力的迫害,清除它。我心裏一直在背師父講法。我一遍又一遍地背著同一段法,這段法一下子變成了金黃的字。我知道這是師父在加持我,正念要強。

這時我的頭發麻,一直麻到雙手,我有點害怕了。當時不能說話,就用手比劃著,同修對我說:這是假相,不承認它,發正念滅它。我打起精神發正念。我看到同修幫我發正念消滅了許多邪魔爛鬼,我身體輕鬆了許多。

這時思想業也來干擾我,讓我想那些病業離世痛苦的樣子和其它不好的東西,瓦解我的意志。我就求師父,師父就把法往我腦子裏打,讓我念「師徒不講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

法在我頭腦裏不斷的迴響,我正念強大了,我不承認邪惡的迫害,我跟師父說;「師父救我,請您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做好,我的誓約還沒有兌現完成,有許多事還等著我去做,還有那麼多的眾生還沒有救度,我要跟師父回家。」我給師父磕頭時,身子東倒西歪的跪不直。我有一個念頭,不管怎麼難受,我就是不往床上躺,我坐在地上學法,發正念,我悟到真正修煉的人是沒有病的,都是自己做的不好造成的。

七月二十四日鄰村開法會,同修騎摩托車把我夾在中間去開法會。在中午十二點的發正念時,我對舊勢力因素說:不管在歷史上我與你有甚麼簽約,也不允許你利用我的執著迫害我的肉身,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我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誰迫害我誰犯罪,徹底清除舊勢力給我身體下的盤和機制。我忽然看見了五顏六色的光環,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我激動的喊師父。

回到家後我的頭還是有些暈。這種情況已有二十多天,可是我還是堅持著做三件事,希望在做三件事時,身體會越來越好。為甚麼不好呢,這病業關為啥突不破呢?我學法向內找,找到了我每天做三件事,不是站在法的基點,救度眾生的基點而是站在為自己好「病」的出發點而做。

這是多麼狹隘的心胸啊,所以舊勢力因素抓住我不放,就讓我難受頭暈。師父的法響在我耳邊:「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我對師父說:「請師父放心,我一定放下生死,闖過去,不負師恩,不負使命。」

就這樣,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大法中產生的正念,同修們的鼎力加持,經過一個多月的磨礪,我闖了過來,思想境界又昇華了。

我走過這一段彎路,回頭想一想,為甚麼會出現呢?是自己的人心招致的。我家欠了一萬多元的外債,我想出去打工掙錢,可怕耽誤做三件事,就沒出去,我和丈夫商量去年種的玉米打算留乾玉米漲價再賣。要是想留乾玉米,春天時就得曬乾,才能貯存起來。誰知今年春天氣候反常,三天兩頭就下雨,弄的不能好好曬玉米。

一萬多斤玉米,好不容易曬乾,沒過幾天又下雨了,趕緊收起來。收起來怕捂,見晴天又趕緊曬開。可是曬不了幾天,天又下雨了,還得趕緊往起收。就這樣,一萬多斤玉米,曬出去,收起來,足足折騰了兩個多月,總算把玉米晾曬好了。可是我和家人被折騰的筋疲力盡,我法不學了,功不煉了,人不救了,可是火氣大了,脾氣壞了,變成了常人。我就覺的整天頭昏腦脹,幹不下去甚麼事。

現在,我明白了,修煉是嚴肅的,不能有一點放鬆。我們在常人的形式中修煉,各種人的東西還在干擾誘惑著我們,愈到最後,法對我們要求的愈嚴。舊勢力因素也在千方百計的往下拽我們,我們一旦離開了法,舊勢力就會乘機鑽空子,讓我們出現這樣的關,那樣的難。「病業」就是一種,所以我們要時時學法修心性,一思一念不放鬆,才能闖過難關,走在師父安排的神路上。

最近我反覆學習了師父的新經文,更明白了正念來自法,要精進再精進,我要學法更多,三件事做的更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