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過病業關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六日】一次我去外地出差辦事,在回賓館的車上我就犯了心臟病。回到賓館後,我後背疼的躺下也不行,坐著也不行,站也站不起來,胃也疼的都想拿刀刨開,渾身大汗淋淋、冰冷冰冷,不斷的排尿,只得靠一次一次的衝熱水澡來升高體溫。到後半夜開始嘔吐,吐到最後連膽汁都吐完了,後背撕心裂肺的疼痛,而且還一陣陣的往下竄著劇痛。這一夜簡直是度日如年、如坐針氈似的漫長,真正體驗到了為甚麼有的人挺不過去身體和精神上的痛苦而選擇了尋死上吊,那真是身處絕境時一了百了的最好解脫。

我想這是考驗我真正信師信法和我對病業如何悟,能否按法的要求堅持到底的死關。這是舊勢力和黑手爛鬼對我滅絕性的迫害,它們就是想通過這種形式讓我失去肉身,讓熟悉我的人和明白真相的人對大法產生懷疑,從而失去被大法救度的機會。因為師父講過:「大法弟子以前在地獄名冊中的名字我都給你們勾銷、叫地獄除名,那裏面沒有你們的名。也就是說呢,你根本就不屬於三界內的生命,你已經不屬於常人了,所以正念強了你甚麼問題都能解決。」(《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我就靠發正念和聽法來緩解劇痛,當疼痛逐漸由背部竄到腰部時,我只能側身坐著,竄到腿部時,大腿根部痙攣式抽搐般的疼痛,我咬緊牙關不讓自己喊出聲來,疼的我一把一把出冷汗,「這時只有兩種選擇,或是去醫院放棄過關,或是把心一放到底像個堂堂的大法弟子,無怨無執、去留由師父安排,能做到這一點就是神。」(《洛杉磯市法會講法》)我依舊任憑千疼萬痛屹然不動,等到第二天中午時,我已疲憊至極,不知不覺昏睡了過去,直到晚上醒來時,我頓時感到渾身輕鬆,能夠平躺在床上和自由的翻身了,這是我從昨晚一直所奢望的結果。我終於又闖過了一道病業死關,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又一次經受了是否真正信師信法的考驗。

常人在人世間是遵循著生老病死的舊法則一天一天的度過,而我們是在修煉中把這一生所要償還的業力在短短的十幾年中消掉,從而跳出三界,永保人身,走向圓滿。「我經常講一句話就是,你學大法了,無論你遇到好的情況和壞的情況,都是好事,(鼓掌)因為是你學了大法了才出現的。有些學員學大法之後碰到很多魔難,如果你不修煉,那些魔難就會使你走向毀滅。正因為修了大法,這些魔難提前來了雖然受到的壓力很大,對心性的考驗很難過,有時過的關也會很大,可是畢竟這些魔難都要過去,都要結賬,都要買單。(眾笑)這不是大好事嗎?所以你碰到了好事、壞事,只要你修了大法,都是好事,一定的。」(《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現在正法到了最後階段,也到了能否真正的信師信法的最後考驗,無論舊勢力是通過病業方式還是其它各種方式迫害,如果我們真正能夠悟到師父上述所說話的內涵,就一定能夠正念闖過種種魔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