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清除「病業」假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六日】我是九八年得法的老弟子。得法前百病纏身,而且都是頑固的慢性病,全身沒有好地方,家裏也餘不下積蓄,都被我吃藥花了。自從我有緣得了法輪大法後,我身上的病就一個個的銷聲匿跡了。我從內心深處呼喊:「感謝慈悲的師父把我從地獄中撈起洗淨,成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修煉十一年,我這是第二次向明慧投稿。第一次沒發表,但是我並未灰心,因為那是我修的不好,心性不高,認識也不高。這次想投稿,但遲遲沒有行動起來。直到身邊有同修被邪惡用病業假相迫害的很厲害,我才認識到:在明慧網投稿也是大法弟子修煉的內容之一。下面就談談自己在過「病業」假相關幾個實例,寫出來與同修共勉。

一、在零七年的某一天早晨,我正在學法,突然感覺右腳面又痛又燒,低頭一看,腳面紅腫起來了,就像發麵似的。我一看,笑出了聲,心想:你(舊勢力)別在這裏裝蒜了!我腿上的病業早就被我師父拿掉了,你想來找死啊。就這樣我根本不把它當回事,我照常學我師父的法,把這事給忘了。到中午才想起這件事,一看腳上甚麼也沒有。

二、有一次,我答應姐姐星期天一同去另一個城市看生小孩的外甥女,因為常人都很愛面子,有事娘家人去的越多越有面子。可是星期四那天,我的右腳突然無名腫痛,腫的我無法行走。起初我還瞞著家人,因為家人是常人未修煉。哪知第二天想瞞也瞞不住了,腳底腫的明晃晃的,睡覺時連被子都不能碰。我知道可能是自己哪裏有漏,被另外空間的黑手爛鬼鑽了空子。我一邊不斷發著正念,一邊排查自己的不足。儘管如此,到了星期六還是沒有好轉的跡象。丈夫說:「明天你必須去外甥女家,你不去家裏也沒別人去呀?反正一路都是坐車子,也不用走路。」我一聽,是啊,我的身體我做主,我的事我說了算,我決定去就一定能去。這一念出來後,我平靜的對丈夫說:「你放心,明早我的腳就好了。」第二天早上我煉完功後,拿起鞋子腳往裏一蹬,根本不去想腳痛不痛的事,好像甚麼也沒發生似的,下地就走。丈夫用驚異的眼光看著我說:「真好啦!?」其實是我用正念把邪惡嚇跑了。

三、還有一次,我的牙痛,甚麼也吃不了,連喝水都痛,不吃就不痛。我對牙說:「你是我的牙,你就得負起吃飯的責任。」然後,我拿起燒餅就咬,結果牙馬上不痛了。

四、零九年臘月十二晚上,鄰居想幫忙,不小心把一大桶開水給弄歪了,因我穿的棉鞋敞著口,開水一下子從桶裏倒進我的鞋子裏。我一邊喊法輪大法好,一邊脫鞋子、襪子,脫襪子時就把皮都拉下來了,肉都露在外面,沒掉皮的地方也起著大泡。我知道這是邪惡變著花樣來迫害我。不管你邪惡千變萬化,你就是邪惡,我絕不承認!我悟到:七二零後的大法弟子基本上是沒有病業的,有病業就不會出功的,這一定是舊勢力安排的。師父不承認舊勢力,我也不承認,邪惡強加給我的迫害,我絕不接受。那麼誰迫害誰承受,我要把迫害的物質原封不動的返還給邪惡。發出這一念後,我拿起一疊衛生紙往左大腿上一墊,把被燙的右腳往上一壓,開始雙盤腿發正念清理邪惡。發完正念後,我把衛生紙裹在掉皮的腳上,然後與衛生紙溝通:現在你就代替我腳上的皮膚。就這樣也不痛,第二天該幹甚麼還幹甚麼,用手去摸衛生紙,真像皮膚一樣,緊貼在肉上,上面乾乾的。幾天後,我把衛生紙洗掉了,一層新皮長出來了,沒有傷疤。身邊的常人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我之所以把這些寫出來,就是想告訴正在過病業關的同修,那不是病業,是假相。邪惡就是想利用我們修煉前有過病業的地方製造假相,從而強加給我們。對此,我們決不能承認。

由於層次和文化有限,寫的有點囉嗦。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