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助同修闖生死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五日】所謂的「病業關」,實質上就是修煉人執著心長期不去,心性上不來。別看有的大法學員也在做證實法的事情,可是就是不修這顆心,自然就不夠標準,給舊勢力、亂鬼以可乘之機,要毀掉你。如果大法弟子形成一個整體,信師信法,堅定不移的發正念清除它,並發自內心的向內找,承認自己的執著,去掉它,就能破除干擾。

我們是凌源農村南半地區的幾名大法弟子,現在把幫助同修闖病業關方面的經驗體會寫出來和同修們交流。

同修甲,男,六十二歲,是修煉十幾年的老大法弟子了。他曾三次闖過生死關,都是在當地大法弟子整體的幫助下,堅定正念闖過來的。他感慨的說:「正念差一點,就走了常人路了,就讓舊勢力拽下去了,現在我才懂得了為甚麼說修煉是嚴肅的。」

就在今年這位同修還出了一件大事,在常人看來這人完了,但憑著信師信法他也闖過來了。那是農曆二月二十六日晚六點左右,他騎摩托車途經九局丈子小學路口,摩托車的前瓦蓋突然脫落下來卡住了車輪,但由於車的慣力,一下就把他拋出十米遠,整個臉扎在了水泥地上,不省人事了。他的額頭和下顎處各摔出一道大血口子,上牙全摔碎,牙床的肉都摔下來幾塊,總之摔的他七竅出血,面目全非,很是可怕。但是他醒來後的第一念是:我是大法弟子,我不能跟舊勢力走,我堅決跟師父走,我還有使命沒有完成,我還得救人,請師父快救我……。他自己馬上坐起來,後在鄉親們的幫助下回到了家。這時他摔壞的地方還在往外冒血,整個人成了血人,衣服全被血浸透了。在這十分艱難的情況下,他頑強的站起身來,煉第二套功法,一煉就是一個半小時,心裏想的是「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轉法輪》)。然後他坐下來向內找,找到了自己在某些方面存在的問題。這時幾名大法弟子聞訊趕來看他,大家整體發正念。到第二天,他浮腫的像西瓜一樣的臉消腫了,眼睛視力也恢復了。到第七天,頭上的傷痊癒了,臉上一點疤痕都沒落下。鄉親們都說:這真是出奇蹟了。

甲同修自己說,這次出這麼大事,是自己在修煉中有做的不好的地方,讓邪惡鑽空子導致。他不承認邪惡的迫害。在向內找時,悟到自己在心性上守的不好,有六、七年的光景就是跟老伴過不去。外人說,甲啥都能接受,可就是不許老伴說,一說就吵起來,誰也不服誰。師尊和護法神保護的是按法的要求努力精進的大法弟子,而不能保護明知自己有執著卻抱著執著不放的大法弟子,這樣才使舊勢力敢對這些大法弟子動手動腳,這真是血的教訓!

大法學員乙,男,六十六歲,二零零四年走入大法修煉。在修煉之前,滿身上下全是病,走路彎著腰,兩眼發直,脖子不能轉動,又加之幾年前兒子患上了血癌,把個好端端的家折騰垮了:房子賣了,錢花光了,外面還欠下不少債,最後誰也不借給他錢了,怕他還不起。沒地方住只好租用了生產隊的兩間廠房住,那真是家徒四壁,啥也沒有了。

就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是大法弟子引導他修煉了法輪功。修煉之初很精進,學法煉功都很認真,身體迅速恢復健康。於是他做起了買賣,經營幾畝地,賺了些錢,把外欠帳全還清了。他的變化鄉親們全看在眼裏,都說乙脫胎換骨了。

去年十一月左右的一天上午,他的腰突然劇痛,疼的他滿炕打滾,從炕東頭滾到炕西頭,疼的直叫喚。這時村裏的人來了不少,都張羅著把他送醫院。乙的兒子也決意要送他去醫院,可他就是不去。他心裏、嘴裏都直喊師父。這時幾個大法弟子也來了,與他一起發正念,鏟除邪惡亂鬼對大法弟子他的迫害。十分鐘後,他的腰不疼了,跟好人一樣。這一幕讓在場的鄉親們驚呆了,大夥都說:「法輪功太神奇了,太了不起了,可算服了你們了!」大家都喊:「法輪大法好!」其中還有一位五十多歲的村民因此而得法。

事後乙向內找自己,知道自己平時對自己要求不太嚴格,學法、煉功懈怠,日常的活計一忙起來大法的書都不看了,才被邪惡鑽了空子。

以上的兩例告訴我們,修煉是神聖的,也是極其嚴肅的,必須認真對待,不能像對待常人中的事那樣隨意,否則,不但會使修煉半途而廢,更有可能被邪惡的舊勢力拖走,失去生命,真的是非常危險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