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信大法病業消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八日】妹妹是九九年「七﹒二零」以前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她對我說:姐姐,這個大法真好。當時就帶了一本《轉法輪》給我,可能緣份沒到,我看過後不懂是甚麼意思就放下了。二零零五年的一天,我家信箱上放有預言小冊子,一連看了好多本,我看完就放家裏沒扔,後來地上的我也撿起來放信箱上。

二零零六年我到兒子那過年,我想沒事把《轉法輪》帶上,有時間就看,不知怎的,每次看一會兒就想睡覺,但我把《轉法輪》放在胸前,眼睛閉上幾分鐘就醒了。連看了幾遍發現這本書不一般,心裏有一種說不出的高興。沒過幾天我對老伴說,我回家要煉這功,你不要反對我。

清明節我和妹妹碰在一起,她早上煉功我也一起學。從此以後我就每天在家學法、煉功。後來我又到學法小組學法。得法不到一年,我因要帶小孫子了,就離開了家鄉的同修,一去外地就是幾個月,小孫子睡覺我就抓緊時間學法,每次從家鄉到外地帶孫子,我都帶上真相資料去救那裏的眾生。到大超市我就抱著孫子發資料,我親眼看到資料一放下就有人拿著看,我知道這是師父在做。

二零零九年七月,我坐飛機去深圳並帶了資料,上飛機檢查很嚴,我出門就發正念一直到進站,一路都是師父保護著我。

零七年四月,我發現乳房裏有一硬塊,慢慢長大了,我不在意,我就是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師父在《轉法輪》中說:「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到零九年八月,乳房硬塊的皮上面呈深紫色。我想是師父在一步步往外推業力。十月份就有點流血。到二零一零年過年時就流了很多血,我知道師父把根都摘掉了,就剩黑色物質往外排。

老伴和親屬都要我上醫院,我非常堅定的回答他們:我有大法師父管,再大醫院、再高的醫生也沒用。他們看我這麼堅定,就沒說甚麼。過完年,我一個人在家,我每天和同修學法,到外面講真相。到元月十幾號,乳房面上的潰爛肉就往下掉,裏面就是洞,洞裏像一層網也慢慢掉,經常流血流水。從零七年到今天以來從沒痛過,我知道是師父為我承受了很多很多,不知對師父說甚麼好,心裏總是念謝謝師父為弟子承受太多了。有一次我發正念十五分鐘都是流著淚發完的。

今年四月,我看洞裏還有東西,就拿一根棉籤弄一下,動不了,我就用手弄,出血更多,我去洗手,感覺眼前發黑,我心裏非常明白,我想:我有師父,我不怕。我想到床上睡一會,邊走邊不停的叫師父,我暈倒在地,我想我不能就這麼走了,我還要救度眾生、要證實法。起來後,我滿頭冷汗,我馬上跑到師父法像前跪下說:師父,我好了。謝謝師父保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