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回頭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三日】我出生在農村,八、九歲的時候就甚麼壞事都幹了:吸煙、賭錢,沒有錢時怎麼辦?就偷,偷家裏、偷外面,後來又跟表哥學掏包,於是能偷的地方就更多了,當時在鄉里都出了名。我也被抓過,但他們拿我也沒有辦法。小學畢業我就不讀書了,因為爸媽擔心我到外面讀書偷的更歡。長大些就打架,認為誰狂就打誰,周邊地區都讓我打遍了。後來我到大城市偷竊,一次失手被抓,後被勞教,出來後我還是老樣子。

我爸媽愁壞了,我伯父家弟弟十九歲就抱兒子了,我二十五、六歲還沒有對像,誰家的姑娘能給我呀?!沒辦法只好到外地承包地種,誰知道在外地找對像也難。我媽身體有許多病,與我有直接關係。

一九九六年的時候,我回老家,剛進家門,我媽就非常高興地告訴我說:「兒子,我得到大法了!這可是萬年不遇的高德大法呀,修真善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不用出家當和尚就可以修煉,一分錢不用花病就能好。你看我以前那麼多病,現在可全都好了。」

我一看,她真是紅光滿面。我媽又讓我去看法輪功李洪志師父講法錄像。可我一聽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就說:「媽,這我做不到,人家不罵我,我還想打人呢,打不還手可能嗎?」我媽說:「不是一下子叫你做到,慢慢來。」拗不過,我就去看了幾講,第一印象是覺得李洪志師父很親切,說不出來的親切,像慈父一樣。我當時就覺得法輪功挺好,但是我做不到,沒有全看完我就離開老家了,走時我媽給我拿了幾本法輪功的書。我回到居住地後,有空時會看看書,並試著按書上的要求去做,慢慢地我發現我整個人變化了很多,性格變得能忍了,也不再偷了。

我這樣的人,幹過那麼多的壞事,有時候我想想,自己都覺得該死,但是每次遇到生命危險時都化險為夷,這都是李洪志師父在保護我呀!

一九九八年時,我和女朋友去山東她妹妹家,她在那兒打石頭,我就去看。當時我和她的妹夫的哥哥在山上,有人不知道山上有人,就在山下放炮,只聽「轟」的一聲響,天上都是石頭,大的、小的,我當時只顧躲上面,下面來一塊大有七八十斤重的石頭一下打在了我的腿上,然後彈回去二、三十米遠掉到山下,可把妹夫哥哥嚇壞了,有一會兒都傻了,不會說話,等明白過來時,問我怎麼樣?我說沒事,慢慢站起來,褲子都打爛了,腿上也掉了皮。他又罵又喊,放炮人上來一看,也嚇壞了,我說沒事,我是修法輪大法的。如果沒有師父保護,那麼重的石頭打腿上,後果可想而知了。

一九九九年,中共開始瘋了一樣迫害法輪功,我媽因為去北京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被綁架、被打;我女朋友的媽媽也修法輪功,也被抓、被非法勞教。我看著這一切,心裏很難受,想著好人不讓當,那我還是當壞人吧,於是開始重走舊路。

在這樣的情況下,慈悲的師父也沒有放棄我,一次次的啟悟我,現在我又走回到修煉中來了。

朋友們,看了我的經歷,你們覺的法輪功好還是不好?當好人被抓被打,當壞人卻沒人真正管,許多盜竊團伙都是與警察掛鉤的,也就是說警匪一家。有時被抓進去了,很快就放出來,就是真進去了,中國的看守所、勞教所、監獄也不是教育人的地方,而是互相傳播作案手段的地方,那裏更黑暗,許多獄警甚麼都幹,做的事都夠關進去了。九九年迫害法輪功後,這些地方更甚了,獄警利用犯人無所不用其極的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只要讓他們放棄信仰,犯人就可以加分、減刑。所以這些犯人出來後只能是更壞。你們說這樣的黨能不是邪的嗎?上天能留它嗎?所以天要滅中共!貴州出現了寫有「中國共產黨亡」的藏字石,就是天意的顯現呀,希望大家快清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