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五日】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是一個修煉者回歸的心路歷程,在億萬法輪大法修煉者中它平凡而渺小。

一、苦海沉淪

五十年代中期,我出生於一個普通的工人家庭,家境貧寒,我體弱多病。物質的貧乏擋不住「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的精神瘋狂,幼小的心靈就被惡黨打上了「鬥」的烙印。體弱多病的軀體裏卻有顆爭強好勝的心,一心想要幹一番事業出人頭地。在「讀書無用論」的日子裏我找書讀,可真到了恢復高考後又因病不能參加高考,那種渴求無望的心好苦。後來有了成人高考才算拿了個大專文憑聊以自慰。

高中畢業後因病沒下鄉,到了一家街道小工廠,想要成就一番事業,卻因剛直不阿的性格招來權勢的打壓。當時我絕望的想要與整我的人同歸於盡。母親怕我出事就提前退職讓我頂班到了新的單位。在新單位裏又招人妒嫉怕我奪了他的官位,在業餘自費拿到中文大專文憑後,自己聯繫調到一機關單位做文職工作,又被人在檔案中塞進本應退還給本人或燒掉的病殘證明書,使對方單位不敢要我。半生追求只落得個一事無成、心力交瘁、病魔纏身。只好自嘆:心比天高,命比紙薄。

二、探索

在中國凡是五十年代及其後出生的人都被「無神論」灌輸得不信神,我也一樣。可我從小就酷愛讀書,除了文學之外還喜歡了解「奧秘」之類事物,喜歡對未知領域的探索。面對許多用現代科學解釋不了的現象我常自問:我是誰?從哪裏來?要到哪裏去?人活著的意義是甚麼?到底有沒有天國地獄和今生來世?迷濛中我在尋求答案。

有一件事對我影響很大,促使我的世界觀逐步改變。

那時我二十歲。母親住院病危,單位連花圈都做好了。她休克了很長時間後又活了過來。醫生都說這是個奇蹟。出院後的一天,母親給我講了一段話讓我難忘。

母親說:「女兒呀,人要做好啊!真的有天堂地獄呀,人做的一切都在『生死簿』上記著呢。你知道我休克那段時間經歷了些甚麼?」母親緩緩的講述了她怎麼被無常用鐵鏈拖到陰間,陰間是甚麼樣,她在那裏看到了死去的親人、惡人在地獄裏怎麼受刑,最後被押到了閻王殿跪下。我好奇地問:「閻王爺是甚麼樣?」母親說:「它們那裏叫閻君,像人間的皇帝一樣,帶個珠珠帽,一甩一甩的。閻君問:『下面所跪何人?』判官答:『××』。閻君又道:『將生死簿呈上來!』閻君拿著簿子翻完後說:『此人天年已到,但念你平生做了許多好事,救了好多人,給你加十年壽辰。』說著用紅毛筆在簿子上寫了個十字,然後將『生死簿』一扔,叫聲『打回去!』那邊一推,我這邊就醒過來了!」

我聽的津津有味,這簡直就是《聊齋》故事。我不敢相信,但自己的母親不會騙自己的女兒。我心存疑惑。此後我開始閱讀有關「靈學」和一些宗教的和科學界新發現的證實有神的書籍和文章。再後來練氣功又出了功能:搬運功,天目也開了,更相信另外空間的存在。

九三年年中我想要跳出苦海,出家修行。行前找了一位對《易經》頗有研究的朋友為我算一算。朋友算完說:「你不用出家,不久將有高師點化你。」我問:「我的高師在哪裏?」他說:「在東北。」我當時想:東北很冷啊!儘管我因體弱怕冷,但為了尋師還是想去一趟。就在我準備著北上之際,幸福悄悄來臨了……

三、聖緣

那是我永世難忘的日子:一九九三年九月十一日李洪志師父到我地傳法。記得那是個星期天早上,別人給我兩張票,說氣功大師帶功報告。下午我和母親去了。聽師父講法,覺得句句說到我心坎上。當師父說給每人打一個法輪在手心讓我們感受時,我望著手心的肉一圈一圈鼓起來轉動又像聽到法輪「咕咕」旋轉的聲音,我跳起來喊道:「媽媽,這個功是真的,我要學!」下課後我和許多學員都買了第二天的票,繼續親聆師尊講法。從此我步入大法修煉,並且還有幸參加了兩個班。

十天的班辦完了,在最後一晚師父臨行前的會上,一個學員代表上台發言,感謝師父給她治好了病,讓她脫下了一級殘廢的鋼背心。當師父得知她很困難,連學費都是借來的時候,叫工作人員將學費退給了那位學員。學員淚流滿面的說:「老師,您要是不收我的學費,您就是不認我這個弟子。」全場掌聲雷動,人人淚如泉湧。

在經久不息的掌聲中師父走下講台,我擠到過道中間想跟師父握手。終於我如願以償,當我握到了師父的手時,一股暖流湧向全身,頓時全身被強大的能量包溶著,暖暖的。我沐浴在這佛光普照的幸福之中良久、良久,多麼希望時光不再流逝。

四、同化

十天的班下來我重生了。身體、心靈都得到淨化。身輕身健伴隨著平和充實的心靈,那喜悅無以言表。我明白了生命的意義是返本歸真,懂得了做人的準則是「真、善、忍」,修去人後天形成的各種不好的觀念和陋習,提高自己的思想境界,最終達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覺者境界,才能跳出輪迴,脫離苦海,永駐幸福樂園,那才是我真正的家。從此我處處嚴格要求自己,全身心的同化法,將大法的美好傳向社會。家庭和睦了,同事間關係溶洽了,藥罐子扔了,工作認真負責,對人真誠善良。凡事為別人著想。從我身上人們看到了大法淨化人身心的神奇力量,好多人開始了解大法並走入修煉。

有一件事當時在單位引起轟動:有一個同事剛學了幾天功,就在單位門口撿到100元錢,她當時第一念就是──我是煉功人,老師講「不失不得」,我不能要這不義財。馬上找到失主把錢還給了他。人們議論紛紛,說這法輪功太厲害了,才幾天就使人變得道德高尚。領導也說:人人都學法輪功,我這單位就好管理了,還不用去做思想工作了。

同化法的過程是幸福的,也是艱苦的。矛盾來時那刺激心扉的剜心透骨,那利益面前各種人心的激烈碰撞與選擇,在遇到無理傷害時還要忍辱負重、無怨無悔,這一切真的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但作為大法修煉者就得做到,因為這是法對我們的要求。剛開始時也是忍得淚流滿面,慢慢就能比較平靜,逐漸達到祥和與慈悲的心態。

我的工作是服務性的。記得一天因一個小誤會讓兩位老人多等了一會兒,那老倆口不聽我的道歉就大發雷霆,足足罵了我半天,還樓上樓下到處告狀,攪得領導也不得安寧,使領導在單位職工大會上點名批評我。很多同事為我抱不平,我卻心靜如止水,沒有半點怨言,只是在找自己哪裏做得不好,給大法抹了黑,給別人帶來傷害,給領導帶來麻煩。以後怎樣做得更好……。會後領導找我談話,我第一句話就是:「對不起,我今天沒做好,給您添麻煩了。」聽我誠心的這麼一說,領導反倒不好說啥了,因為他知道我不是個工作不負責任的人。只說道:「一時疏忽誰都難免,以後注意吧」,就走了。這在修煉前我是根本就做不到的。

我們每天堅持讀大法書、煉功、自費弘法,廣傳福音。好人越來越多,社會越來越穩定,人類的道德在回升,人性與良知善念在復甦,然而一股暗流在悄悄湧動……

一九九九年的七.二零,江氏集團在妒嫉的驅使下,終於向大法發難。一時間,謊言與恐怖籠罩了全中國以至全世界。全部的國家機器為此高速運轉,叫囂「在三個月內鏟除法輪功」。在這「黑雲壓城城欲摧」的嚴酷形勢下,為了說一句真話,好多法輪功學員拋家捨業進京上訪,用和平理性的大善大忍之心告訴人們大法的真相。然而一群「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善良修煉人被大肆抓捕、關押、洗腦、開除、勞教、判刑,有的被酷刑致死。

我也被非法判了三年刑。在看守所裏我們都是懷著善心,給人們講真相

十七年的回歸路充滿著坎坷與歡樂,要想寫的也實在太多太多。這是一個大法修煉者心靈淨化與提升的過程。回歸,回歸到人的本性最純真最善良的境界,那才是我們心靈安定的樂園。

希望看到這篇文章的朋友,請找一本《轉法輪》來讀一讀,也許這本書會成為你生命中最亮麗的轉折點。願好人都能得救,願幸福常伴善良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