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時光──見證大法弘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日】我大學畢業後分配到黑龍江的一個小城市工作。現在的工作單位,由於人與人之間的勾心鬥角,即使你是好人別人也不一定說你好。因我是個大學生,周圍同事妒忌我,而且我還太實在,甚麼心裏話都跟人說,雖然我總是熱心幫助他們,他們還是瞧不起我,在背後議論我,說我很傻、很鈍。當時把我搞得很自卑,不知道怎麼做人,而且慢慢變得對誰也不相信,感覺誰都在傷害我,所以也變得渾身是刺,活得很累。

單位有一位同事叫珊珊,她丈夫在北京工作,她就去北京生孩子。一年後,我在班車上看到她,感覺她特別不一樣,人很精神,神情卻很淡然。她第一天上班,我在水房裏見到她,因那天剛跟人發生矛盾,我就跟她氣憤地說那件事,她衝我一笑,附在我耳邊小聲說:「你別理他,他在給你德!」我詫異地問:「你是不是信啥了?」她把我叫到她的辦公室,簡單給我介紹了法輪功,告訴我宇宙的特性是「真、善、忍」,她說:「人與人之間要真、善、忍。」這句話當時就把我的心打開了,我說:「對呀!真、善、忍,太對了!」

原來,在這一年中,她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弟弟在長春工作,開始修煉法輪功。後來李洪志師父到哈爾濱傳法,她弟弟就給她的爸媽買了票讓他們參加了師父的傳法班。她的父母也幸運走入法輪大法修煉。開始,因為她的媽媽開旅店、飯店,生意很忙,說沒時間去,她的弟弟就說:「你如果不來會後悔一輩子的!」她媽媽害怕了,心想得去看看這孩子是不是入甚麼邪門了?抱著這一念去參加了師父的傳法班;而她爸爸也不相信兒子的話,不去。她媽媽到了李洪志師父的講法班一看,參加學習班的人很多是高級知識份子,還有教授,就給她爸爸打電話讓他趕緊來。

她媽媽全身很多病,尤其肩周炎和鼻竇炎最重。當時她媽媽的右手已經抬不起來,上廁所褲子自己都提不了。她爸爸媽媽都是搞醫的,知道這些病治癒不了。在講法班上,第一天她媽媽的天目就開了,看見同時有兩個師父講課,還看見其他的景象。大概在聽李洪志師父講法的第三天,她媽媽覺得右邊身體沒有了,有點害怕,以為這幾天在做夢,還使勁掐了自己一下,發現是真的,不是做夢!當師父教「頭頂抱輪」時,她媽媽的兩個胳膊竟然能神奇地抬起來了,真激動!九天班下來,她媽媽全明白了──師父是來度人的。返家時在火車站上,她媽媽說看著來來往往、忙忙碌碌的人們,真想對他們大喊:「佛來了,你們還都不知道!」

過了些日子,珊珊自己那個因骨折打了一個鋼釘的僵直的腳趾竟神奇地能正常活動,能自由彎曲了!就這樣珊珊全家都得法了。

聽了珊珊講述的故事我也開始修煉法輪功了。我帶著一歲大的女兒去珊珊家聽師父講法,晚上就住在她家。第二天早上在半夢半醒之中,感覺一股熱流從頭頂上下來通透全身,一直到腳後跟。後來才知道那是師父給我灌頂淨化身體,同時我還看到我的小腹部位有一個法輪正在以一股強大的力量旋轉。我女兒也得法了,小弟子悟性很高,也很乖,盤腿疼的哭了都不拿下來。一直到現在女兒身體都很健康。

修煉法輪大法後我的改變很大:原來上大學時就被查出我是乙肝帶菌,還給我們幾個帶菌者單獨分宿舍,同學們都歧視我們。上班後體檢又查出我是乙肝大三陽。當時體檢查出問題來的其他兩位同學都去世十來年了,而我卻越活越健康。

修煉後我改變了我原來那種待人處事的方法,用真、善、忍來指導我修煉,單位同事都願接近我了,都說我變了,人變得很隨和,而且我的臉上天天都帶著開心的笑容。

修煉前我與婆婆關係不好,跟她明爭暗鬥的,互相之間說話都帶刺。現在我們之間成了知心朋友。我的變化,對婆婆的孝順是眾口皆碑的,所以我婆家的百十來口人都知道大法好。

那時我市剛成立煉功點,早上有十幾人在公園集體煉功。而後有緣人就陸陸續續來了。我家對面樓上住著一個馮姐,當時四十來歲也是全身是病,練過很多種氣功,都不見效。煉法輪功後,非常堅定。因剛走入法輪大法修煉李洪志師父就給她清理身體,她出現了嘴歪、眼斜的症狀。她知道是消業,心完全放下了,幾天就好了,而且全身的病都沒有了,一身輕。馮姐在她自己家成立了學法小組,她的父母及很多親人都陸續得法。尤其是她老母親,已經八十多歲,信了六十多年的佛教,還有一身病。有緣修煉法輪大法後,面部紅潤,一身輕鬆,提高的很快。老人家說她「才找到真法真道」。馮姐的爸爸學法後,一天半夜起來去廁所,尿了半盆子像石灰水似的東西,從此折磨了他多年的前列腺炎好了。

馮姐當時是我市土產公司副經理兼會計。老百姓說,現在的中國,無官不貪,可馮姐自從修煉法輪功後,不再貪佔一分錢,不收一分禮。當時的經理不理解,還以為馮姐要告發他,刁難了她很久,甚至連工資都不給她發,馮姐怎麼跟他解釋都不理解,他不相信法輪大法能把人改變成這麼好的人。

後來我農村的姑婆也修煉了法輪大法。姑婆人很善良,為家人吃了不少苦。她年輕時就被附體,據她自己講好幾伙附體都相中了她,把她折騰的夠嗆,姑婆就是不供,她心想:有本事就把我命拿去,我也不供你,免得將來給兒女留下禍根。

那一年她四十多歲,附體真把她折磨的生不如死,連手都伸不直了,彎曲著,甚麼活也幹不了,整天像有人用繩子把她緊緊捆住一樣,連覺都睡不了。我把她接到我家,讓她聽了九天李洪志師父的講法,就這樣她甚麼病都沒有了,手也伸直了。回到自家後她夢見自己把一串法輪帶了回去,再夢見附體,它們都說,我可不敢上你家去了。從那以後她幹活生龍活虎的,比小伙子都能幹。由於看到她的變化,她村的好幾人也都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了。在一九九九年法輪大法受迫害後,她因為害怕不敢煉了,那些附體又都回到她身上來了。為了驅附體她還信過××教等等,沒起作用,還搞了一身的病,花了四千多元的藥費也沒治好。有一天在夢中,夢見在一個十字路口,有一個聲音告訴她「你走錯路了」,她恍然大悟,從此以後又走回了法輪大法修煉的路。

我和馮姐結識了一個有緣人小孫。小孫有很嚴重的心臟病,煉功後也全好了。小孫以前天天打麻將,甚麼活也不幹,現在變了,健康賢惠。我們三家住得不遠,所以我們天天在一起學法、煉功。回想那時候,真幸福啊!小孫得法後不久,發現她的丈夫小李外面有女人,有一天還被她堵在了家裏。要是按她以前的性格,這個家肯定散了。她用在大法中修出的慈悲原諒了他。小李很受感動,也走入修煉中來。小李以前是給市電業領導開車的司機,領導交給的事不辦還不好,他守住心性,自然讓領導不高興。領導就把他調到第一線去做抄電表的工作。這要擱一般人面子上肯定受不了,可是小李很高興,覺得苦點更適合修煉。

我還有一個朋友叫小梅,歲數和我相當。小梅跟婆婆不合,還打得不可開交,曾發誓一輩子不與婆婆往來。她的丈夫也很怕她。後來她也跟我一起學法輪大法,雖然不很精進,但也明白了很多做人的道理,尤其師父在《轉法輪》裏說的「退一步海闊天空」,打開了她的心結,她決定要消除和婆婆之間的那些恩恩怨怨,破天荒的去婆婆家串門。這就是大法的威力。

還有一個李大爺,七十多歲,患了骨癌。我們在少年宮看師父講法錄像時,他也天天忍著劇痛自己走到少年宮來看聽師父講法。這段路別人也就走半個小時,可他得走一下午。九講講法聽完,他的身體很快就出現了奇蹟:不但骨癌好了,還出現過人從樓梯上飄下來的神跡。這就是《轉法輪》中所講的大周天通了以後出現的現象。

後來我家搬到了另一個城市,修煉初期的那些事已經漸漸忘記了,今天一一回憶起來,一個個同修好像都來到了我的面前一樣。真的是剎不住筆了。類似的故事還有很多很多,這裏也就不再多說了。那時真像師父說的「倆倆相繼而來,入道得法」(《精進要旨》〈悟〉)。在短短幾年內,我市的法輪功煉功點由公園的一個,發展到城鎮農村幾十個煉功點,由開始的十幾個人很快發展為幾千人修煉,其中有農民,有幹部,還有知識份子;有教師,有學生,還有蹬三輪的工人及家庭婦女。所有這些人,他們都有自己的生動的修煉故事,這些生動的故事可以濃縮成一句話,就是──「法輪大法好!」

一九九九年後,他們在被迫害中有的被非法判刑,有的被關押,有的甚至被迫害的失去生命,他們用生命捍衛了這句話:「法輪大法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