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身上顯示大法的神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五日】

人生的挫折 得法的欣喜

我從小就是個體弱多病的人,以前有胃病、胸痛、肩周炎、咳嗽、吐痰帶血絲,坐月子落下個頭頂疼、手不能沾涼水、腳後跟痛、膝關節痛、婦科病。吃飯不能吃涼的、不能吃熱的、酸的、甜的、肉類、蘋果,都不敢吃,吃了當時胃就發痛。長年嘆氣,好像心裏壓個大石頭,喘不過氣來。九八年,又查出我患了膽囊瘤,說是做個小手術,要兩千多元。不用我多說,身心好苦、好苦,中西醫也沒少看,藥也沒少吃,錢也沒少花,就是沒有結果。不過,我很幸運,九九年我有幸得到法輪大法,我要好好的珍惜,堅信到底。

得法後,因為環境很好,大家在一起煉功、學法。就這樣,師父給我淨化身體了,二十一天後,全身輕鬆,從來沒有的一種感覺。兩個月後,三十六年的胃病、坐月子落下的病,共計可達二十多種,不知不覺,就這樣的沒了。當時的情景、心情高興,都無法用語言來表達,激動的眼淚止不住的流啊流。

九九年恐怖大王真是從天而降,邪惡的黨,利用電視鋪天蓋地,欺騙學員及世人。一下干擾就來了,丈夫說、朋友勸,壓得我透不過氣來,不知所措。經過我的深思熟慮,我認為不管你政府說甚麼、做甚麼,我都不在乎,都不聽,我就是要學到底。誰說、誰干擾,都別想動了我的心。二零零零年六月底,我和同修上天安門證實大法,同時被抓。當時因為帶有人心和怕心,被邪惡的舊勢力鑽空子,還被敲詐勒索人民幣兩千元。以後抓緊學法,學師父的經文,有了一顆堅定的心後,又和幾個同修,帶上證實法的橫幅,踏上證實法的路。證實法被抓後,問了問我們,就平安的回家了。

證實大法救度世人

在眾人面前證實大法,是我的強項,因為我的身體很特殊,言行特殊。為甚麼這麼說呢?別的可以不說,因為原來我有些病,他們是看不見的,頭頂痛是蓋不住的。因為我頭頂痛,長年戴帽,春、秋、冬、戴厚帽,夏、暑天就戴小白帽。甚至還要找件衣服披在頭上,唯有這樣才不會痛,才踏實。別人看了,就覺的我怪怪的,這種情況,人家已習慣成自然了。再有就是膝關節痛,夏天、暑天都離不開護膝。我這些都是大家看得到的,所以,大家也很同情我,可憐我。我的女兒,十多歲時,洗衣服的事,就落在她身上。因為我的手不能沾涼水,女兒又要上學,還要承擔家務,可想而知小小的年齡,做大人都不願做的事。這些事人人都看在眼裏,記在心裏。

可是,師父慈悲我以及我的家人,我有緣得這千年不遇、萬年不遇的高德大法,自從我開始學煉大法後,我以及我的家人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同時也給他們帶來福份,孩子們可以和別的孩子一樣,高高興興的玩樂,丈夫也可以放心的去上班了。我哪,從此以後不戴帽,不戴護膝,不到處尋醫問藥了,不再和丈夫、家人以及外人報病了,家裏家外的活我全包了,甚麼也能吃了,有精神了。

我的這些變化大家看在眼裏,佩服在心裏。所以,我講起真相來,他們很容易接受,他們在我身上看到大法的神奇,同時也有走進大法得法的,好多都做了三退,給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

另外,我和婆婆多年的怨氣,通過學法,慢慢的也放下了,不再那麼恨她了,看淡了。說句心裏話,我要不學大法,沒有師父教導我們如何為人著想的法理,恐怕我這輩子,永遠都不會原諒她,記恨她一輩子。丈夫由干擾轉為支持,在眾多的人面前,講大法的美好,把我修大法後,身體的變化,講給他的同事。有一次,在公交車上,單位打手機通知他,關於讓我辦醫療保險的事,他聽後,很自豪的說!用不著辦,我媳婦煉法輪功呢!身體好著呢!我也不想辦,我還想煉法輪功呢!

師父的慈悲保護

身體健康後,我找了一份工作,在一家大酒店上班。記得那年冬天,因搬家,讓我搞衛生,我穿了一雙大腳鞋。路過大廚房門口,門外有一米高的水泥路坡,路面上有油,再加上有點凍,我剛邁第一步就狠狠的摔了一個大跟頭。當時有點起不來的感覺,還很痛,剎那間,就想自己是大法弟子,就趕緊起來。過後,上廁所,自己就站不起來了,還得有人拉一把,連著三天不能坐,穿褲、睡覺都很困難。就這樣我照常上班,學法煉功七天,一切正常,和我一起工作的人都覺得很神奇,不可思議。我就給他們講,學法輪功很神奇,好壞出自一念,學大法就要用正信看問題,我說沒事,它就沒事。這就是和不修煉人的不同,如果我不學法輪功,還不得住院、拍片等等。還不得說是工傷嗎,還不知多長時間才能好呢。他們也說,真是這樣。

還有一次,今年春天。我幫人家割乾草,一不小心,草枝扎進手指肚裏,痛的剜心透骨,真的是十指連心。家人用針給我挑了幾次,也沒挑乾淨,後來發展到了手指又脹、又痛。我心裏就有一個念頭,要不上醫院?又想不能,我是修大法的,看似乎還有一點點正念,就這樣一拖兩個月。後來看《明慧週刊》,一個同修的孫子不小心吃了個硬幣的故事。看後給我的啟發很大,當天,我發了兩次正念,第二天就沒發,也不執著,第三天早上這手指特別舒服、自在。我不敢相信的按了一下,真的不痛了,當時真想跳起來。我雙手合十謝謝師父!趕緊告訴我的家人。讓他們更進一步相信大法的神奇。

我的兒子帶修不修的。十九歲時,在一次放學的路上,經十字路口,左前方有一輛130卡車。司機沒有顯示轉向燈,兒子向前方騎,誰知這司機開的車像長了眼睛似的,直奔兒子來了。「當的」一聲,人車全飛了,人飛了幾米遠,趴在地上,那司機下來問了一聲:有事嗎!兒子想起自己是個大法弟子。兒子當時有點生氣的說:你為甚麼不亮轉向燈,你這樣開車多危險,換別人不訛你,我不會,我沒有事,你走吧!那人一句話沒說,趕緊走了。兒子起來去扶車,前輪已成麻花了。附近沒有修車的,又背著車走了三里路。當時人沒有事,就是手心有點痛,後來想想很後悔,沒有證實大法,沒有給他講真相。這次不是師父的保護,他的小生命……想都不敢想,現在想起來還有點後怕。十一年來,大法在我和家裏的人身上,神奇太多太多了,只是僅舉的幾例。

去名利之心

去年十月份,我隨丈夫去工地做飯,包括買菜等等。現在做生意的人,為了拉回頭客,開發票的時候多開一些錢。剛開始我去買菜時,我說:給開個條子。他們說開多少,我說是多少就寫多少。他們說這年頭還有這樣的人,我就給他們講真相,我是煉法輪功的,按照師父說的去做。到哪都要做個好人,不為名利所動。

我再去買肉,遇到了難題,他們為了拉生意,有意多寫三塊五塊的。我給他們講,我是煉法輪功的。可下次他們還照樣寫。當時,我清楚的發現有兩個思想。一個思想知道這樣做不對,可另一個思想看到錢很高興。有一次,我拿著多寫的五元錢,買了副手套,還挺高興。一星期買一次肉,每次去買菜、肉,在路上背著師父的法《洪吟》〈覺者〉:「常人不知我 我在玄中坐 利慾中無我 百年後獨我」。背著背著心裏特舒服,心裏說:我一定要做好。可再看到賣肉的多寫幾元錢的條子,又是高興,又是難受,雖說錢不多,那也得用德去交換。就這樣的思想一直鬥爭了五個月。我一定要下決心,聽師父的話,做一個蓮,出淤泥不染的真修弟子。

在沒出來這件事之前,還覺的自己把名利看的很淡了,真要接觸此事時,這個舊觀念還真頑固。雖說法也在學,功也在煉,資料也在發,可我知道與其他同修相比,距離師父的要求很遠。今後我一定多學法,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時,修好自己,整體提高,讓師父少操一份心,隨師父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