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福澤我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二日】一九九六年初,深受頑疾折磨之苦的我,有幸接觸了法輪大法(法輪功),從此我的生活翻開了新的一章。

喜得大法 頑疾無蹤

回想得法修煉之前的我,在高中的最後一年裏患上了難纏的腿疼病,一躺就是近七個月的時間,而當時我才十六歲,天性愛動,跑、跳、投,沒一會兒閒著。這七個月,一方面是每日疼痛難忍,一方面因我的天性,加上對學業的擔心,使我飽受病痛與精神的雙重折磨。好不容易能下床走路了,離高考也就剩下一個多月的時間了。儘管我使出了渾身的解數,最終還是以四、五分之差而名落孫山。

第二年,我上了大學,期間除了學習,我每天都要打兩個小時的籃球,其它諸如排球、乒乓球、羽毛球等我也緊跟著摻和。這時的我躊躇滿志,在把專業課學的比較好的情況下,準備在大四上半年好好學學外語考研。計劃的很好,可誰知就在大四開學的第一週,我又舊病復發,一學期近五個月的時間全靠同學給我打飯、洗碗、扶我上廁所等,苦不堪言。靠著同學給我做筆記,我以優秀的成績通過了那一學期繫裏開的各門功課,但學外語的計劃不得不停了下來。硬著頭皮參加了那一年的研究生考試,結果我總分超過了錄取線三十多分,可外語以九分之差不夠劃定的分數線而未被錄取。

腿疼病在我結婚前的二個月第三次復發。後來我考上研究生,在讀研期間腿疼病第四次復發。從這幾次病情復發來看,復發的周期越來越短,且在最後一次復發後就再也沒有真正好起來過,整天走路一瘸一拐,給學生上課連兩節課也上不下來,只得坐著講課。

從得病那年開始,我就四處求醫,十幾年下來,看遍了西醫、中醫,但對我的病,中、西醫都沒給出到底是甚麼病的結論。我腿疼的最厲害時,西醫用各種儀器檢查完了說我沒病,我試遍了各種各樣的民間偏方,藥吃了不計其數;學了七八種氣功,打過太極拳還帶了學生……,可到頭來,自己的身體還是這樣。上班十幾年,錢都用在了看病上,家中無分文積蓄。因為身體不好,情緒也大受影響,動不動就發脾氣,妻子也因而經常是以淚洗面,孩子有時也會受到無故的呵斥,自己也經常嘆命苦,經常想的是如果病情再發展下去,要選擇一個甚麼樣的死法才好,萬不能成為妻子和孩子一輩子的拖累。蒼天啊!我的路在哪裏?!

就在這問天天不語、叫地地不靈的時候,一九九六年初,我有幸接觸到了法輪大法,聽了李洪志師父的九堂講課,覺的講的太好了,當時沒有大法書,就開始跟著煉煉功,因為沒真正認識到這就是修煉,所以煉功也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即便是這樣,慈悲的師父還是給我淨化了身體,二、三個月的時間,折磨了我十幾年的腿疼頑症慢慢不見了,我又重新活躍在籃球場上。隨著身體的好轉,我的精神也變的越來越開朗,整個家庭中充滿了歡聲笑語。很多同事也願意到我家來串門,說是到我們家感到心裏特別舒服。

看到我的變化,一直身體健康、甚麼也不信的妻子也在我得法修煉半年之後走入了修煉的大門。身體好了,我的教學與科研也取得了豐碩的成果。就是在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學校中共黨書記還一直在說我的教學、工作、科研及為人等是真沒的挑。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使人身體健康、道德回升是千百萬大法弟子經過親身實踐得出的結論。

堅修大法 師尊看護

修煉十幾年來,師尊時時都在佑護著我。尤其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三次事故,使我更加感到師父時時就在我的身邊。

第一次是在一九九九年的五月初的一個星期天下午,我騎自行車回家,走到一條東西向、三米來寬的小公路上,此時,路的左邊走著一個毛驢拉著的小拉車,右邊走著二、三個人,中間留出了不到一米的路。我想儘快走過這個地方,就緊蹬了兩下,沒成想這時後邊來了一個摩托車,也和我是相同的想法,所以騎摩托的小伙子不但沒減速反而加大了油門,這一來就把我撞了個正著。過後我感到神奇的是,在我被撞飛的一剎那,我不但沒害怕,反而在那一瞬間想到:「師父曾講到大周天通了後就可以起空,飛起來。這就是飛起來的感覺吧,真舒服。」當我飛出幾米落在地上後,是兩手、兩肘、兩膝著地,但雙膝不僅一點沒破,連褲子也是好好的;上衣的兩個袖子在地上搓了兩個窟窿,可肉皮一點不破,僅僅有一點白印;只有兩個手掌心被搓破銅錢大小的兩塊皮,上面布滿了沙子粒。我一翻身爬起來,看到嚇的臉色焦黃的小伙子,告訴他:我是煉法輪功的,有師父保護,沒事,你走吧。他不敢走,我就把自己車子被撞壞的擋泥板使勁正了正,就騎上回家了。

回家後用自來水把手上的沙子沖掉,第二天就高高興興的上班去了,同屋的同事A告訴我:趕快去打破傷風的針,要不會很危險。我笑笑說:「沒事。」不到一週,手上就恢復的一點痕跡也看不出來了,同事也感到很神奇。

整個被撞過程正被我的另一個同事B看到,同事B告訴其他同事說,他本以為這下撞的可不輕,當時想找那個小伙子理論理論,一看我沒事,也就沒說甚麼。他表示這事太神奇了。同事C的妻子正想了解法輪功,這樣同事C聽到這件神奇事後,帶著妻子來到我這裏,讓我教他妻子煉功動作。

第二次是在二零零七年夏天,我騎著一個大摩托,載著妻子去辦事。那是在夜間,剛剛下過雨,當騎到一處蓋樓的地方時,恰在這時摩托車燈不亮了,我沒看見柏油路上覆蓋著比較厚的一層泥,一加油門,車一下就甩了出去,摔在了泥濘中。奇怪的是,妻子好好站在一片乾地上(車比較大,後邊還有一個大後備箱,平時妻子上下摩托都要用力扒著我的肩頭,這次不知如何下來的),而我弄了一褲子的泥,小腿前面掉了指甲蓋大小的兩塊皮。其他人車都是平安無事。

第三次是二零零七年冬天,我自己騎摩托出去辦事,走到一個路口,直行是紅燈,停了一溜車;右拐是綠燈,還有五、六秒,我一看,就把車速提了起來,要趕在變燈之前右轉。沒成想,車速起來後,突然從兩輛停著的車中間橫著鑽出一個騎自行車的人來,我馬上來了個急剎車,摩托馬上橫向甩出了兩三米,我的一隻鞋甩出了四米多遠,我也摔在了地上。我翻身爬了起來,這時騎車小伙子幫我把摩托扶起來,問了我一句,沒事吧。我說沒事,希望你以後騎車注意點,可不要這麼鑽,真要撞著你怎麼辦呢?他說:我知道了。沒等我再說話,匆匆騎上自行車就跑了!

三次出事時,摩托車的車速都是很快的,可每次都是有驚無險。如果沒有師父的時時看護,還不知自己會傷成甚麼樣子呢?每當想起這些,對師尊的感恩無以言表。

一人煉功 全家受益

修煉十幾年,家人也是受益良多。先說老父親吧。

父親今年七十一歲。老人家一生正直,愛說個理,用我們老家的話說就是有點鑿死理。在我修大法身體好後,父母也放下了對我多年的牽掛,多病的母親由此也想學煉大法,可不識字,沒辦法,只好讓父親給她念大法書。這樣父親把《轉法輪》基本上看了一遍。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我被中共當局非法勞教,母親因為害怕也不學了。在那最黑暗的時期,父親一直堅持說法輪大法好,誰要在他面前說法輪大法的壞話,他就會問那人:「你看過法輪功的書嗎?你怎麼知道不好?人家法輪功就是好!」有時個別人就說老父親:趕情你兒子是煉法輪功的,你就說法輪功好。父親說:不是那個事,向情向不了理(我們老家的話,意思是站在情上幫自己人說話沒用,萬事說不過一個理去),人家李洪志老師說的是那麼個理。每次他都要把別人說的不說話為止。以至有些人問父親:你是不是也煉法輪功啊?這時父親會笑笑說:人家法輪功不要我,我又抽煙又喝酒的(父親煙癮酒癮都很大)。

因為父親實話實說大法好,幾年來父親也得了福報。二零零零年秋冬之交,父親領著農村老家的一個建築隊,十幾個人搭著一個農用三輪車去給人家蓋房,一天不小心,車開到了路邊的溝裏翻了車,把好幾個人扣在了車下,可神奇的是,這些人沒有一個受傷的(父親是領隊,傷一個我家也賠不起)。

還有一次,二零零一年冬,當時正在蓋房子,搭起了離地兩米多高的架子,父親從屋裏出來,一塊架子板突然落了下來,正砸在父親的頭上,把正在蓋房子的人可嚇壞了,急忙把父親送了附近的醫院,一檢查只是皮外傷,縫了幾針,住了幾天院,很快就出來了,並且恢復的特別好,一點後遺症也沒有。

也是在二零零一年,正在上初中的女兒騎自行車去上學,一輛加長大巴車衝著女兒就過來了。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女兒在自己完全不知道的情況下,不知怎麼的站在了路邊的人行道上,而自行車則被大客車推著滑出了好幾米,上學用的書在自行車筐子裏甩了出來,被汽車碾的稀爛。此時女兒竟然沒感到害怕,而是拿起她的書,心疼的喊道:「我的書!」這時嚇的臉色煞白的司機走到女兒面前說:「小姑娘,你嚇死我了,還你的書呢!人沒事就是萬幸了。」女兒回家向妻子說起此事,妻子問:「你怎麼到路邊上去的?」女兒說不知道。妻子馬上想到了,這是師父的慈悲看護。

鄉親們,朋友們,想想看,我家所發生的這些事,如果不是法輪大法的慈悲、李洪志師父的看護,我的家會是一個甚麼樣子。師父與大法的恩德,我們全家會銘記在心。也希望眾鄉親、朋友儘快了解法輪大法的真相,破除中共邪惡的謊言,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樣,你也一定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