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老母歷盡艱辛喜遇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八日】我有一個年逾古稀的媽媽。她自幼喪父,一直與恪守婦節的外祖母相依為命。樸實善良的外祖母和媽媽在近代各種大小運動中遭受了多種魔難。媽媽和爸爸今生的婚姻也十分不幸。從我記事起,他們就總是一直在打打鬧鬧,多次鬧離婚都鬧得不可開交。到老倆口快七十歲時,還費盡周折辦了離婚手續。我們姐妹們一直都十分羨慕那些父母恩愛的幸福家庭的子女,總是在嘆息,為甚麼我們就沒有這個福份?

媽媽心地善良,為人耿直。多災多難的媽媽,由於身體不好,從八十年代起就開始跟從社會上的各種門派的功法學練氣功。但似乎總也沒有甚麼實質性的改善。後來,她經常去廟裏做一些功課。前些年,當我看到她孤苦伶仃、身心憔悴、無依無靠的樣子,不禁傷心地流下淚來。我是多麼盼望媽媽能夠有一個幸福的晚年啊,可是怎樣做才能給媽媽帶來真正的幸福呢?

最近自己在歷盡艱辛之後,終於再次進入法輪大法的修煉之中。重回大法後淨化身心的喜悅讓我無以言表,我想起了孤苦伶仃的媽媽,馬上打電話邀請媽媽到我這裏來住。第一次打電話時,我自己法還沒怎麼學通,自己這邊的條件也沒有準備好,所以當時她馬上就拒絕了我。我傷心之餘,馬上督促自己抓緊時間好好學法。後來,過了三個星期,我再次打電話給媽媽,沒想到一接通電話,媽媽就說同意來我這裏,她還說這幾天不知道怎麼了,沒日沒夜地說不出、道不明地想念我,拿著我的照片反覆看。我知道,是師父的法身在點化媽媽呢。

媽媽到我這裏以前,我對媽媽能否在我這裏順利得法的可能性作了一下分析。首先,我和媽媽感情一直很好,原來還一起練過某氣功。我九九年和平上訪後,被姐夫「遣送」回家,在家裏曾經引起了一場激烈的討論。我堅信修煉法輪大法是唯一的正法門,而媽媽則列舉她煉其它功法的經歷來反對我。當時這場辯論被姐姐稱為「門派之爭」。儘管如此,在當時我被迫作出放棄大法修煉的決定時,有一種「回天乏力、痛心疾首」的心痛的感覺。家中恐怕只有媽媽能真正理解我那種無可奈何、痛心疾首的情感。

可是,媽媽最大的障礙可能是她二十多年來練氣功和學佛的經歷。而且,她學甚麼都十分投入,這有時候雖然是好事,但有時候正好也成為障礙。

接到媽媽之後,我不慌不忙地給媽媽安排好生活起居。當天就告訴她,我最近又修煉大法了。媽媽半信半疑,我就把回到大法之中後的身體上的變化告訴了她,並且把「佛展千手法」的幾個動作在她面前做了一遍,她當時由衷說:「好舒展啊,真美!」不像原來那麼抵觸了。

媽媽原本就對惡黨十分痛恨,因為她和家族原來就飽受了各種運動的折磨。所以,我一講三退大潮,並說「神韻」在國外巡迴演出受到各國人民的喜愛,而且把惡黨打電話給國外議員誹謗神韻,不但沒有阻止議員們去看神韻,反而使得議員們全都去看神韻的趣事講給媽媽聽時,媽媽高興地哈哈大笑。我把「神韻」放給媽媽看,媽媽看得很入迷,嘖嘖稱讚。

因此我很快就讓媽媽同意作了退團手續,媽媽是我成功勸退的第一人。

下一步,我開始深入下去。我先利用吃飯的功夫給她講了大法修煉中的體會,講了大法弟子的事例。第一次播放師父在廣州講法的錄音給媽媽聽時,她對我說:「一點兒也沒有聽明白,不知道講的是甚麼。」這是另外空間的不好的東西在障礙著她,我就發正念解體障礙媽媽得法的因素。

這時,媽媽還一直放不下她千里迢迢帶來的《佛經》,並要求我看。我出於權宜之計,說有時間我再看,那你也看看師父寫的《轉法輪》。媽媽第一次看時,經常一看就睡著,而且不停地用她腦子裏固有的觀念來加以評價,時不時地冒出一些她原來學的東西,曾經還表示不願再看了。

我就說:好,你不願看了,我給你念。於是媽媽捂著臉,我從《論語》開始,一個字一個字地讀給媽媽明白的那一面聽,用正念、清晰、大聲地讀出來。大概讀到十幾頁時,媽媽漸漸的沒有抵觸的評論了,她還時不時的點頭稱是。就這樣,大概連讀了兩天,媽媽就說:「你不用讀了,我自己看吧。」第三天白天我上班,媽媽在家就自己接著看《轉法輪》。回家時,媽媽對我說:「今天看明白點道理了,李洪志老師講的很通俗易懂。」我說:「是啊,師父深入淺出地講了許多法理,內涵很深的。每看一次都會有提高的。」

有一天,我上班前,把《普度》《濟世》的音樂打開放給媽媽聽。媽媽就在家聽了一整天,我回到了家裏時,家裏瀰漫著十分祥和的氣氛。媽媽也告訴我,她又看明白了許多道理。我深知,這是另外空間的障礙慢慢被清除的緣故。

以前,媽媽不管在哪兒住,都要不停地說爸爸如何如何不好的事情,沒完沒了,包括這一次來我這兒的頭幾天,媽媽也在不停說給我聽。在學了大法以後,媽媽幾乎不怎麼提了,因為,她那些不好的思想業力在學大法的過程中逐漸的被清除了,性格也越來越平和了。就算我提起爸爸的事情,媽媽也平靜多了。

我給媽媽教功法的第一天,媽媽還沒甚麼感覺,第二天,她就說,只要一擺姿勢,丹田部位就在自動地逆時針、順時針地轉,數了數,煉一套功下來得有一千多次。媽媽感覺十分神奇,她說:「煉了這麼多年的功,還是頭一次有這樣的感受。還是法輪大法好。」直到現在,媽媽每次煉功,都能明顯的感覺到師父的法身在給她調整身體、淨化身體。

後來媽媽在我這裏住了一個多月後回到了大姐家裏。大姐見到媽媽,驚奇地問:「她(指我)給你甚麼好吃的了,養得這麼好?」大姐夫還稱讚媽媽長漂亮了。

媽媽還告訴我在飛機上,她覺得特別冷,就默念「法輪大法好」。約幾分鐘後,渾身發熱,流汗,十分舒服。

我們母女倆今生能夠修煉法輪大法,喜結大法之緣,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媽媽現在每天仍然堅持在學法、煉功。 媽媽終於得到真正的福報了,我在由衷地為媽媽感到高興的同時,真心的祝願媽媽能夠在修煉的道路上堅定地走下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