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中得大法 生命獲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十八日】我叫靜怡,一九九六年春,一個關係和我要好的同事向我介紹法輪功,並給了我一本《轉法輪》,讓我看。由於當時住單身,平時空閒時間比較多,我就想,了解一下吧。我拿起書翻開,像看其他書一樣挑著比較感興趣的目錄看了看,也並沒感到有多吸引人,就放下了,而且當時剛參加工作不久,放不下名利,所以一直徘徊在大法的門外。

到了一九九七年三月的一天晚上,我做了個夢,夢中兩排平房圍成的一個院子裏,有很多的人在院子裏打坐,我在院子中唯一的一棵樹上呆著。說是要發大水了,院子裏打坐的人都一起向上升起,水搆不著他們。我一看,有點兒著急,說:「我也要煉功。」有一個聲音彷彿說:「要煉就真心煉,而不是為躲避災難而煉,要煉,甚麼不好的心都得放下。」(大概意思)我思考了一下,終於下定決心「行!」然後就醒了。

第二天,我找到給我書的同事,給她講了我的夢,她高興的說:「這是點化你呢,該修大法了,趕快看書吧。」

很快我就找到當地的煉功點,加入了集體學法和煉功的行列,記的那時住單身,白、中、夜三班倒,工作強度大,只要能趕上學法煉功,從不耽誤,比如趕上上夜班,晚上吃完飯,照常去學法,有時下中班,深夜一點來鐘才睡覺,早上五點去煉功點,也不耽擱,精力充沛,一天就睡三、四個小時。有時早晨下了夜班也不睡覺,就開始煉功(上夜班,早上不能去煉功點)。

一開始,只能雙盤打坐二十分鐘,慢慢的我開始增加時間,有時腿疼的總想滑下來,就用繩子綁住,就這麼一分鐘一分鐘的忍痛堅持著,不到一個月就能雙盤一個小時了。有時尤其是夏天剛盤上腿,蚊子就叮到腿上了,那時就那麼忍著,任憑蚊子怎麼叮,就是一點不動,直到蚊子自己飛走,煉完靜功,才拿下腿來。看一看蚊子叮咬的地方不起包也不癢。

那段時間成了我人生中最美好時光,晚上我們一塊學法,然後切磋,清晨我們一塊煉功,星期六或星期日出去洪法,每天生活的充實快樂。

當時我們煉功點兒多數是老年人,他們學法認真的態度令我感動,日常生活中用大法的標準衡量自己的一言一行。一天晚上,我們學完法,同修甲講了白天她自己經歷的一件事,她說她兒媳婦不孝敬老人經常罵老人,今天兒媳又罵她時,她親眼看到兒媳身上的一團一團的白色物質跑到她身上來。這不就是師父講的「德」嗎?同修甲說:「我很可憐她」。

我們都很慶幸自己遇到大法,不然我們也會在迷中造很多業。還有一次,同修乙拿了一張照片讓大家看,原來是家人給同修拍的一張普通照片,沒想到照片上同修的腿是透明的,骨頭看的非常清楚,我們都非常高興,其實同修乙才修煉時間不長,師父都把身體給淨化了。這兩件事更加堅定了我們修煉大法的信心。

修煉前,我雖然身上沒甚麼大病,但小毛病不少,首先是口腔潰瘍,西藥、中藥、噴的、打針等各種方法用遍了,效果也不明顯,嚴重時說不了話。那時上高中,老師讓背書,我給老師用手比劃,嘴疼背不了。再就是胃不好,吃了硬麵食物,消化不了,吃了涼菜或喝一口涼開水,不到十分鐘準拉肚子。還有腸乾,最後發展為痔瘡。九五年春天做了手術,大夫說可以除根,沒想到手術剛一年又犯了。腳氣嚴重時,腳上的白泡流出的膿水奇癢無比,總是耐不住,就抓破了,膿水流到哪兒,哪兒就被感染。當時上大學期間,學校醫務室有大夫自己配方,專治嚴重腳氣,好多人用不到一個療程就好了,可我兩個療程用完了,也沒好,那時除了穿布鞋,其它的鞋不敢問津,腳掌上從來沒有光滑過。

我們同宿舍的同學說我:靜怡,看你個子也不矮,身材也不瘦小,毛病倒挺多,快成咱們宿舍的藥罐子了。為這,我也很苦惱。雖然我不是為祛病健身而走入大法的,可是修煉不到一個月,這些毛病不知不覺全沒了。

記的剛開始得法時,即一九九七年三月,當時我的痔瘡又犯了,前幾個月剛犯時就吃點瀉藥還起作用(這種藥副作用大,本來我的胃就不好,吃瀉藥對胃更是雪上加霜,這是不得已的辦法),前兩天就連吃瀉藥也不管用了。就在我下決心要修煉那一刻,考驗就來了,早上八點要上班,七點四十五正要從單身宿舍出門去上班,突然想去大便,結果在廁所蹲了十來分鐘,憋的難受就是下不來,眼看就遲到了,只好出廁所去上班了。坐在工作台上,難受無比,想起前天的夢,想到昨天同事的勸告,我問自己:「要不,我也修煉?」又想到我目前不如意的工作,我又有點猶豫,我又仔細的回憶那個夢,清清楚楚。

想到這裏,我終於下定決心,心裏對自己說:「我一定真心修煉法輪功。」這一念一出,不到兩分鐘,想去廁所,沒想到大便順暢了,我的痔瘡好了,我激動的淚流不止。

大法不僅淨化了我的身體,也淨化了我的心靈。我在一個國營企業車間當操作工,工作量大,又髒又累,待遇還特別低,心裏很不平衡,覺得自己一個本科大學生到車間去擋車還不如一個普通擋車工工資高;普通擋車工拿三崗工資,而我是幹部待遇幹的是工人活,拿待崗工資即十七崗。覺的真是冤枉,大材小用,就去找車間主任要求調換工作,主任沒好臉色,「你想走,我隨時放人。」我找值班長,值班長卻說:「別人能幹,你怎麼就不能幹?」真是欲哭無淚,心裏委屈的很。

有次上了一天班,晚上累得渾身疼,翻來覆去一夜沒睡好,加上當時痔瘡又犯了。第二天在宿舍哭了半天,覺的怎麼這麼命苦,好不容易考上大學,從農村出來了,實指望通過自己的努力對社會有所作為,沒想到竟是這樣的結局,車間同事也都說,大學生擋車太屈才了(九十年代初大學生還是比較少的),給領導送送禮或許好點,我苦笑著搖搖頭。我一個從農村出來靠父母辛辛苦苦的血汗錢供我上學已不易,哪有錢再去送這些當官的,再說我也不願這樣幹。

幸運的是我得法修煉後,不但身體好了,心態也發生了徹底的轉變,我知道了人活著的目的是返本歸真,從此積極樂觀的對待工作,把工作當作我修煉的一個好環境,當別人再為我憤憤不平時,我平和的笑一笑:「幹甚麼都行,哪行都得有人幹。」同時,向其他人洪法,幹活時也不覺得累了,精力充沛,渾身有使不完的勁。

一九九九年大法遭中共誣陷後,我百思不得其解: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不讓煉了?肯定是政府不了解大法,聽信了一些人的讒言,我們這些大法的受益者應該向政府反映情況。家人看到電視上污衊大法的宣傳,害怕了,又打又罵,讓我放棄修煉。我說,電視上說的是假的,我自己的身體好了,你們不是不知道。他們不說話了。

我利用一切機會告訴人們大法的真相,不要相信電視上的謊言宣傳。有時隨身帶著資料和不乾膠,走到哪裏就發到哪裏、貼到哪裏。我就是要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擺脫謊言宣傳,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我也衷心希望那些對法輪功還不了解的人靜下心來:了解一下大法真相,讀一讀《轉法輪》這本書,從最基本的去了解一下法輪功是甚麼,而不要只聽了片面宣傳,就去下結論,這樣才是對自己負責。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