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三日】記的那是九七年十一月的一天,同事來我們家玩,同時給我們帶來了《轉法輪》一書,說法輪功祛病健身的效果最好,她一煉就感到了此功的超常和效果的明顯。聽了後我也沒做過多考慮,因為我本來就沒有太大的病,也沒有明顯的病理反應,再說我又是信某某某教的。出於禮貌我把書留下了,答應有功夫可以看看。

沒過幾天我的好友也找上門,讓我們也修煉法輪功,我想有這麼多的人都煉法輪功,想必這功有獨到之處吧,於是把留下來的《轉法輪》一書又拿出來準備看。這時丈夫說讓他先看吧,他看的快。

記得那是上午九點多鐘,丈夫捧著《轉法輪》坐在床頭靜靜的看,我也不去打擾他,他有午休的習慣,可是這天他卻沒睡,一直在看書。當到下午三點多時,他對我說這個老師是個佛。當時我吃了一驚。因為一直接受惡黨的宣傳教育,腦海裏盡是無神論的東西,對於佛之類的詞彙根本不懂,就隨口說了句,怎麼可能呢?順便拿過來翻看了幾頁,也沒看出甚麼,把書還給丈夫。心想等你看完後我再仔細的看。

我用了兩天的時間慎重的考慮了再三,最後還是決定修煉法輪功,用自己的心去修,用自己的真誠去修,能修多高修多高。

九七年十一月十三日,這天我到集體煉功點一進屋,就感到一種溫暖的氣息擁抱著我,三十多平米的房間坐滿了人,每個人都面帶微笑,似曾相識。我們就坐下,一開始讀《精進要旨》大家集體背,然後學習《轉法輪》輪流讀。之後就是煉第五套功法,我其實根本也沒煉,跟人家學雙盤,我的腿能雙盤上而且基本能到位,就是盤的時間太短,也就幾秒鐘,時間一長就像斷了一樣的痛。

通過不斷的學法,心性也在不斷的提高。過去的一點小事,婆媳之間經常鬧矛盾,修煉後小事大事都能過去,遇事先替別人著想,比如家務活、洗衣服、打掃衛生、整理內務等一些活,我們想,孩子們上班也很累,就爭取提前把一切都做完。

由於我們的改變,兒媳也認同了大法,經常要資料,要《明慧週刊》去看,有時看我資料多還幫我發放。家務活她也搶著幹,婆媳和睦,家庭幸福,只有修煉「真善忍」才能有這樣的結果。心中想著大法,一切煩惱一切惆悵都會化為烏有。

修煉一段時間後,以前某某某教的東西像雙眼睛,死死的盯著我,使人一想起它就無比惆悵、痛苦,有天晚上一覺醒來,仍然想起它怎麼辦呢?放棄修煉是決不能的。就在我再擇難捨的時刻,一股暖流從頭頂一直流到腳下,連續兩次都這樣,渾身真舒服,一切惆悵一掃而光,再想它是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是師父在管我確實在管我。身體淨化了,道理也明白了,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包袱呢?只能加快腳步趕上修煉的進程。

我們修煉時間不長,就開始消業了。有一天我在煉功點學法感到身體不舒服,像得了重感冒一樣,我知道是師父給我淨化身體,就沒在意堅持學完法,沒在煉功點打坐。到家後還想打坐,可是往那一坐就不行了,冷的上下牙直打架渾身哆嗦。我一直堅持煉完五套功法才去睡覺,睡下以後就開始發燒,燒的一宿人事不清。到早晨煉功的時候突然清醒了,好像甚麼事也沒發生過一樣,人陡然精神起來了,步履輕快的又去煉功了。

還有次是胃痛,痛的在床上打滾,汗水浸透了毛衣和頭髮,臉蠟黃,我心只有一念是師父為我消業。我去衛生間嘔吐,把吃的東西全部都吐了出來,還在繼續吐,恨不能把腸子都吐出來。兒子和兒媳見此情景,執意要送我去醫院,我說:是淨化身體,一會兒就會好的。過不大會兒真的就好了,而且好的那樣徹底。我還讓丈夫煮掛麵給我吃,完全是個好人。

像這樣的在我和我丈夫的身上發生過不知多少次了。關鍵時刻能否做到信師信法,在危難關口是不是想到師父,我的體會,只要你做到了就一定化險為夷,風平浪靜,一定是這樣的。

修煉十幾年了,我覺得我越來越離不開大法,大法在我腦海裏深深的紮下了根,每遇到喜怒哀樂的事,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師父的法:「作為一個修煉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惱都是過關;所遇到的一切讚揚都是考驗」(《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把自己真正當作一個修煉者。

作為正法時期的修煉者,既要紮紮實實修好自己,又要擔負起救度眾生的偉大使命,走好我們的每一步,跟隨師父回家,回到我們真正的家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