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無神到有神的跨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二日】現在的中國人,從小就被中共強行灌輸「無神論」,先入為主,人們就會以此觀念來看待歷史上的各種神秘現象,誰談到神、相信神,便被說成所謂的「迷信」。特別是上世紀五十年代以後出生的中國人,被「無神論」毒害的更為嚴重。

我是六十年代出生的。小時候看到奶奶燒香敬神,從心底裏嘲笑她「迷信」,認為人越老越糊塗。奶奶看家裏人大多不相信有神有鬼,時常擔心她死後家人不給她上墳,就多次特別囑咐兒孫們別忘了以後給她燒紙,並把她心愛的幾件貴重物品留給她認為能為她上墳的兒孫。

奶奶的為人村裏有口皆碑。她從不說假話。一次有人冤枉她說了假話,她羞愧的說:「我這麼大年紀了,還說假話,你們簡直就是不想讓我活了。」可現在的人說假話就像家常便飯一樣,即使被人揭穿,也都沒有過去年歲大的人那種羞愧感了。

我從小學到大學,一直到參加工作,都是個「無神論」者。然而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國大地上出現的「氣功熱」深深的吸引了我,因為出現了像 「耳朵聽字」、「透視」、「遙視」等許多特異功能現象,讓我好奇。於是我開始翻閱各種氣功書籍及古今中外的古典名著。從中我發現許多的聖者都相信有神,並看到了古人敘述的大量的神跡現象。我在大學是學高能物理的,就是想探索宇宙的奧秘。但現代科學證實不了有神。人從何而來,又走向何方?進化論的膚淺,說人是由猿猴進化而來,可是都沒有發現這個進化過程中的中間環節。

自九二年起,因為自己有腰腿痛病,西藥、中藥、針灸、按摩等許多辦法都試過,不見好轉,我便學練了幾種氣功,其中學練一種道家氣功時間較長,身上的「氣感」較強,還經常在似睡非睡中看到「太陽、月亮」及許多美麗的另外空間的景象。有一次,我看到了一隻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特別神奇(後來明白這是開天目的跡象)。再後來還能看到自己小腹部位形成了像雞蛋黃般亮亮的「丹」。這時的我已經確信以前的和尚、道士的修煉故事都是真實不虛的。

既然有神,就會有鬼魂了。九四年農曆四月初六零點,我父親突發腦溢血去世,早上五點我正半躺在床幫上為父守靈,在我睜著眼睛的情況下,突然看到從我父親的屍身上出來了一個水一般的身影向我壓來,壓的我不能動彈,喘不上氣來,持續約有一兩分鐘,隨後打入我腦中兩句話:「俺要爽(地方土語:快走的意思)走,俺要爽走。」後來我知道太陽馬上就要出來了,魂屬陰身,是見不得太陽的,是父親的魂讓家人趕快送它走。

九七年五月,有以前的功友給我介紹了法輪功,說是層次很高。我把《法輪功(修訂本)》請來看了一遍,當時的感覺這就是我今生要找的,心中的激動難以言表。以前我練氣功時的許多不解之謎,一下子都解答了。當我學練了二十天之後,一下子就達到了書上所說的那種「奶白體」狀態,再也沒有練氣時的感覺了,多年的腰腿病一下子全好了。當我第一次看到、摸到自己小腹部位那旋轉的法輪時(另外空間的真實感覺,與幻覺不同),我興奮的一夜未眠,這是真的啊!我感到自己太幸運了!以後我幾乎甚麼時候想看都能看到小腹處的法輪。我沐浴在佛恩浩蕩的慈悲之中,從此走上了法輪佛法的修煉之路。

當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上萬名大法弟子去了中南海上訪,向政府講清真相時,我作為一名公務員,深知共產邪黨搞運動的殘酷性,還是堅持學法煉功,和前來調查的紀委、公安人員講清法輪功的真相,講述我修煉後的身心變化。此後我便受到邪惡「610」的多次洗腦迫害,最後因做大法資料被邪黨法院非法判刑八年,飽受牢獄之苦。零八年走出冤獄後,還不時的受到邪黨的騷擾與非法拘禁,但我修煉之心從未改變。

現在最讓我掛心的是那些受到「無神論」毒害的親朋好友、同學、同事與世人。我深深的知道,在邪黨的欺騙宣傳下,「無神論」的觀念還在障礙著他們明白真相,有的人還是難以相信馬上就要面臨的「天滅中共,退黨保命」的現實。古今中外的得道高人留下的對此時的許多預言;釋迦牟尼、耶穌、老子等覺者下世留下的修煉文化;貴州平塘出現的「亡共石」等天象變化早已明示「無神論」的破滅。願廣大世人回歸到敬天、敬地、敬神佛的傳統之中,趕快明白大法真相,擺脫共產邪教的束縛,退出它的黨、團、隊組織,除去加入共產邪教時被打上的「獸」的印記,從而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