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個「上士」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五日】我接觸大法比較晚,也是最近幾年的事情了。一九九九年迫害開始的時候,我也曾在練功,不過是跟著媽媽練其它的氣功。當時迫害很嚴重,電視裏面天天在放法輪功如何如何,以至於其它氣功也受到了牽連,不准舉行大型的集會以及集體練功。當時因為邪黨的宣傳很厲害,以至於對於大法也有了一些看法。

就這樣過去了幾年,有一天,一位修煉法輪大法的親戚跟我說:「你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當時我很抗拒,因為看到過很多關於法輪功的報導,心裏有所抵觸。後來,媽媽也在親戚的影響下,放下了原來的氣功,轉而修煉起了法輪大法。家裏也開始有了相關的書籍,我因為接觸得多了嘛,似乎沒那麼抗拒了。偶爾也翻起了大法的經書《轉法輪》。一開始看《論語》,就覺得這本書不同凡響,我雖然大致了解佛教方面的知識,但都只是很淺層次的東西。繼續看下去,一直到看完,我發現這裏面沒有任何電視新聞上所宣傳的負面的東西。而且自己的整個人生觀、世界觀也發生了很大的改變。因為中國大陸從小學甚至從幼兒園起就在宣揚唯物主義,讀了很多年書的我也耳濡目染的成為了一個唯物主義者。但是我發現在唯物主義中越走越玄乎,似乎很多問題都得不到解釋,而產生了許許多多的疑惑。《轉法輪》一書雖不是百科全書,但是讀了一遍,我的很多問題就迎刃而解了。這著實對我的思想是一次很大的衝擊。

讀了幾遍之後,我就已經很相信書中所描述的物質,以及宇宙的真相了。做人就應該是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來衡量自己。漸漸的我走入了大法的修煉之中來了。和很多人因為疾病走入大法的修煉不同。我是一個年輕的學子,沒有甚麼疾病,只是剛剛走入社會,對很多事情,很多現象有疑惑。是大法解決了我心中的各種問題,不再執著於人世間的金錢與名利、還有很多不好的東西。一個人如果深信唯物主義的話,那一定會在常人社會的大洪流裏找不到自己了,墮入了名與利的深淵之中了。

修煉在很多人看來是一種很消極的舉動,但是我不覺得。大法告訴一個人宇宙的真相,做人不是為了來當人,而是為了返回去,返回原來生命應該呆的地方。這恰恰給了一個人無盡活下去的信心。我要用我的這個肉身,來消去以往所造下的罪業,回到我本來該去的地方,一個充滿美好的地方。沒有任何消極的東西。逐漸地我明白了電視上所報導的法輪功學員自焚的事根本不可信。

後來,我通過偶然的機會,看到了明慧網,了解了更多的真相,也把這些事情出去跟別人說。在大法中我體會到了師父的慈悲。我是個年輕人,很多同齡人對我的做法很不理解,就像師父說的「他覺的在有生之年還有很長的路,還想要奔奔,奮鬥一番,達到一個常人的甚麼目標。」(《轉法輪》)其實認真學學大法就知道,一個人在常人社會中擁有的一切,都只是過眼煙雲。我並不覺得自己是一個沒有理想的人,只是這個理想他們不會理解,但又是一個無比偉大的理想,那就是在大法中圓滿。每每看到同齡人在常人中執迷不悟,追求很多不好的東西,總有一種心酸的感覺。總希望大法有一天也能好好的幫助一下他們。

大法傳的人很多,自然也會有人做得不到位。那位介紹我得法的親戚就因為絕症去世了,他的家人因此也對大法起了疑。我很是不開心,經常在他們那裏說:修煉不是做生意,做回買賣就掙筆錢?這是個超常的東西,你煉了功,人就不會死啦?哪有那樣簡單的好事呢?結果不在於大法,而在於自己做的如何。要不斷的向內去找,提高自己的心性,這樣才能達到祛病健身、延年益壽的目地。

還有一次,有人向我媽媽宣傳其它的法門,我也對那門的東西稍微了解了一下。覺得還是法輪大法至簡至易,不搞甚麼形式,沒有花哨的東西。我對母親說,這輩子要是有心修煉的話,那就是法輪大法了。在我的影響下,她也從新回到了大法的修煉中來了。

經過了很多事情,我由最初的抗拒大法,到現在的推崇大法,是很可喜的一件事情。我也在其中受益良多,並且也介紹更多的人來修煉大法。其中我也見到了在修煉中受到各種干擾而動搖的人。大浪淘沙,剩下來的都是金子。我相信各位同修也一定能夠經得起考驗,堅持不懈地在大法之中走向圓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