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弟子:堅定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六日】我是二零零八年九月份得法的。我當時看了「風雨天地行」光盤後,認為不知道法輪功的中國人實在太可悲了,也是看了這個之後,我似乎找到了我人生中要找的。慈悲偉大的師尊真的是不想落下任何一個有緣人,我很慶幸自己能在法正人間的最後階段走入大法的修煉,是法輪大法給了我嶄新的生命,我在此向偉大的師尊合十,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從得法到現在,我回憶了自己的修煉歷程。開始的時候我還挺精進的,中期的時候,就做的沒那麼好,到現在我還是覺得自己不夠精進,與正法時期師父對大法弟子的要求相差甚遠。

我要過的第一關就是家庭關,我告訴父母我修煉法輪大法,他們很激烈的反對我。當時母親就被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干擾了,表現的很邪惡很兇。我在看二零零八年的晚會光碟,還有預言光盤,母親氣急敗壞的就走過來,拿起我放在桌面上的光盤就使勁的用東西給砸爛了,還說我已經中毒很深了,非要把我給打清醒。

我當時沒甚麼想法,心裏在哭,就說了句話:那你就打吧,如果能讓你舒緩口氣的話。母親不由分說就朝我臉面「拍、拍」的扇了過來,還很兇狠的用東西拍打我的手掌。母親離開了,過後我發現自己的臉和手並不疼,我知道是師父幫我承受了,保護了我。可那天晚上我哭了,我在想為甚麼他們不理解我,為甚麼不聽我講真相,我是來救你們的啊。

第二天晚上,母親表現的更邪惡,開始拿刀來威脅我,如果我再煉,她就死在我面前,還準備拿刀對准她的手腕處。我沒被她的行為所動,母親看到我這樣子,更生氣了,真的要拿刀割自己的手,幸虧一旁的親戚給制止了。但是母親還是不罷休,還揚言要打電話給公安局讓他們把我抓走。

我當時沒怕,心裏知道母親不會打的,一旁的親戚趕緊制止了她。母親似乎失去了理智一樣,拿著刀在那裏一直鬧,後來母親摔倒在地上了,還繼續要通過割腕來逼我就範,而我在旁邊靜靜的看著。

後來母親也累了,嗓子也喊啞了,就坐在床上使勁的哭,我看的出母親很傷心。她還說為甚麼我會變成這樣,辛苦把我拉扯那麼大,白養活我了,白花了那麼多錢讓我讀了那麼多年的書,卻會沾染上這些東西。可不知道為甚麼,我竟沒有一絲毫的動容。當時頭腦裏想,她不是我真正的母親,想到師父說的法:「因為一個人的真正生命是元神,生你元神的那個母親才是你真正的母親。」(《轉法輪》

後來父母他們商量不讓我回去上班了,讓我辭職。我擔心他們會這樣做,因為我只是聽了師父的講法錄音才一個星期,還沒學會五套功法,而我已經和一同修約好了時間要學的。後來向母親妥協了,表面說我不煉了,為的就是要母親能放我走,可心裏卻想著我要煉,而且很堅定要煉下去。

父母他們放我走了,可是他們還是不放心,擔心我,老是時不時的問我在幹甚麼。我和一同修說了這件事情,也說了妥協的事情,同修說這樣很不好,必須讓我向師父表明我的言行作廢。

我喜歡看《明慧週刊》,也喜歡上明慧網,讀了很多同修寫的修煉心得後,才知道我當時的情境是正邪在大戰,由於我有很多不好的心,正念不足,才給邪惡生命鑽空子,當時也不懂得甚麼是發正念,清除母親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向內找,是我沒給母親講好真相,講高了,把她推到地獄中去了,而且也是自己當時有怕心和向邪惡妥協的心,加上正念不足,讓邪惡勢力因素干擾的那麼嚴重。

其實也是師父通過這一關看我修煉的心是否堅定(期間我也在思考大法是否對,情緒曾出現波動),可是師父的講法內容已經深深的紮在我的大腦裏,就是好的,我的思想裏頭已經裝不進去常人的那些理了,覺得和他們的層次拉開的太遠。

雖然有很多那些不好的心,師父看到我堅定的一面也幫了我一把。這個關夠大的,到現在我還沒能過去,我明白裏面還有我必須要修去的執著心。父母中邪黨的毒害很深,而我每次試圖和他們講真相,他們就是不給我機會說,也不聽,他們說沒必要了解和知道,還說出對大法不敬的話。其中,爭鬥心、不耐煩的心、計較的心、對父母沒能理解大法的怨恨心、把常人比下去的心、沒有慈悲心(也許還有自己沒完全找出的不好的心,還請同修慈悲指出),這些心都很醜陋,自己也沒能修好。而且不能堂堂正正的在父母面前看書學法,而是偷偷的看,不能每時每刻用正念清除家人背後的邪惡因素。每次都通過家人的言行來刺激我的心,讓我修去那些不好的心。但每次我都過不好這關,沒把握住心性。

我很珍惜集體學法的機會,每週都和很多老同修一起學法。慢慢的提高對法理的認識,慢慢的修去一些不好的心和加強自己的正念。也知道講清真相,救度世人的重要。在我聽師父講法的第五天,就開始給宿舍的一位同事的朋友(暫時住在我們宿舍)講真相。當時我剛聽完師父那一講的法,然後在看二零零八年的神韻晚會。她看到,就問我在看甚麼節目,我當時不敢告訴她,可是剛好看到屏幕上出現一位女歌唱家的一句歌詞「快講真相,快講」,然後我就甚麼都不管了(當時有一股力量在推著我),就直接對她說是有關法輪功的節目。

她當時就被嚇住了,很驚訝。後來我就告訴她我在學法輪功,告訴她法輪大法是好的,邪黨說的是假的。我知道她是有緣人,過了幾天,她就想了解法輪功是怎麼回事,是不是像我所說的不是「自焚」。然後我就和她一起看了「風雨天地行」,看到「天安門自焚案真相」和大法弟子被嚴重迫害的鏡頭時,她很害怕,而我就撫慰她,並適時作些解說。

雖然最後兩節她沒能看完(因當晚已過十二點接近一點),可是我知道她已經明白了真相。第二天她離開了我們那,因她已經找到了工作,搬走了。後來我就慢慢的和身邊的同事講真相,寬鬆了自己的學法環境。在給自己身邊的朋友和同事講真相中,自己也暴露了很多不好的執著心。

看到一起學法的老同修講真相方面做的那麼好,自己除了和他們多溝通外,就多上明慧網看同修怎麼講的。中期後期,由於自己做的不夠正,也有怕心和擔心,出現畏難情緒,加上人的觀念阻礙,錯失了很多有緣人。中期有一段時間我很不精進,那段時間雖然學法也是不得法,慢慢的就流於形式,學法已經不能靜心和入心了。也很少講真相,我在夢裏也夢見自己參加考試,看到自己都沒能在規定時間內答完試卷,自己也很著急;還連接兩天夢見自己在夢裏和世人講真相;因學法不夠,師父擔心我悟性不好,在夢裏頭就直接告訴我有緣人出現了,姓甚麼甚麼,讓我去注意有緣人去救度(也是因為對她講明了真相後,第二天我才離開了A城市)。醒來後,知道是師父在點化我,時間很緊了自己卻不精進和沒能做好講真相救度眾生的事。就因為自己沒修好,讓那麼多的眾生都失望了,他們可是都在等待被救度啊,而我卻沒能及時把福音告訴他們。我真自私!

後來我去了B城市,在那裏沒有認識的同修。沒有了集體學法的機會,加上自己一個人修,很多問題就出來了。自己要求不嚴格,滋生了惰性和安逸心,人的思想觀念重,正念不足。時而精進,時而鬆懈。自己學法不深,三件事做不好,影響了自己證實法救度眾生的進度,沒能跟上大法的進程。感覺自己都不是大法其中的一粒子,沒能同化法。

至今為止,我沒有去外面講真相,發真相資料。我很想走出去,可是苦於沒有真相資料,神韻光盤也很少。我很想靠自己來解決資料的來源問題,我沒有做資料的經驗,也沒有相關的做真相資料的設備。我在想我該怎麼辦,怎麼做。我知道,師父安排我這樣一條路,是希望我能走出屬於自己的證實法的路,需要自己去解決去魔煉,因為師父都給每個大法弟子樹立自己威德的機會。

最近在明慧網上看到有關修心斷慾的文章,也往這方面深挖自己的隱藏的執著心,看到了自己這段時間以來情有點重,色慾之心還有。師父是在點醒我不要犯錯誤,守住自己的貞潔。師父一直都在呵護著我,可自己的不精進讓師父操心了。面對那麼多的眾生沒能救度,面對那麼多的同修被邪黨給迫害,面對自己修煉的這麼不精進,為自己不能為大法做更多的付出而難過,看到師父慈悲的面容,我都哭了。

近幾天,老是看到很多同修的文章都是第一次投稿交流,我知道自己也該付出、不能老是索取的時候了。於是清除邪惡因素及常人觀念的干擾,把我的修煉心得寫出來,和同修一起分享。我不想掉隊,所以把我的不好的心暴露出來,自己的不足之處希望同修們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