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得大法 精進步不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五日】我是二零零六年三月份得法的新弟子。每次看《憶師恩》和其他老弟子的修煉心得,都是淚流滿面,為師尊的慈悲苦度而流淚;也為我們這些有緣跟著師父修煉法輪大法,不知多少世修來的福份而流淚。

近期上網看到新得法同修的修煉心得,使我感觸很多,也促使我把我得法以來的修煉情況向師尊彙報一下,雖然修煉時間短,層次有限,也擔心寫得不好,但想到師父說的:「修煉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洪吟二》),於是鼓足勇氣寫出來,同時也是和同修交流。

一、有幸成為師父的弟子

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我坐公交車回家,在路上看到過法輪功學員在集體煉功,當時因為父親身體不好,回家後還給他提過:很多人煉法輪功,健身效果很好。但因為沒有接觸到大法書,也就不了了之。

二零零一年單位安排我入惡黨時,(二零零六年已經聲明退出)都要求在法輪功問題上表態,劃清界限,當時在寫所謂的惡黨材料時,思想中就有一個念頭,真、善、忍,這不挺好嗎?怎麼說是不好呢?此念一閃而過,也沒有細想。這可能是在冥冥之中與大法的緣份吧。

在二零零六年三、四月間,因我對史前文化等東西比較感興趣,那一陣在我們工作系統內部網站上經常登些這方面的文章。回家後我有時就與婆婆討論網上或報紙上看到的這些東西,因為婆婆修煉法輪功,她很驚喜,就讓我看一看師父的《轉法輪》。當時我翻開第一頁看到師父的照片時,覺的師父很親切,也很面熟,像從哪裏見過似的。後來看其他大法弟子的文章,才知道許多大法弟子都和我有同樣的感覺。真的像師父說的:「悠悠萬世緣 大法一線牽」(《洪吟二》〈神路難〉),現在悟到是師父在引導我走入大法中來。

第一次看《轉法輪》,因為在婆婆家時間很短,我只看了前面的幾十頁,當時就覺的師父怎麼知道的這麼多,現在當然知道師父無所不知了,但師父淵博的知識使我很震撼。因為家裏有一本《中國法輪功》修訂本,是我先生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冒著風險拿回來的,因為形勢恐怖一直沒敢看。現在一看,才發現是本寶書。當天晚上我一口氣看完,師父的法深深的吸引了我,越看越愛看,越看越覺的和報紙、電視上宣傳的截然不一樣。過了幾天,我就把婆婆家的《轉法輪》請回家,連續幾個晚上看完了。看完後,思想上真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師父書上講的都是叫人修心向善,怎麼做一個好人,遇到問題,要向內去找,向內去修。而且師父也在書上明明白白的講了殺生問題,「只要是正法修煉,都把它看的很絕對,都不能殺生,這一點是肯定的。」(《轉法輪》)。自殺也是有罪的,真修弟子怎麼會去自焚呢。惡黨謊言不攻自破。

讀完師父的法後,思想中一下去掉了很多不好的想法。在這期間師父也讓我聽到或感受到一些奇特的現象。誦讀師父的書後的某晚,似睡非睡之際,耳旁聽到似有人敲打古時樂器之聲,但當時悟性不高,心有所懼。在第一次讀《轉法輪》時,當晚沒看完,隨手放在右首上方,剛睡一會右腦旁聽見嘩嘩的快速翻書之聲。還有一次是在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三日(後來給婆婆講這些事情時,得知那天是師父生日),我讀完師父九九年講法及《精進要旨》後,也是在似睡非睡時,覺的自己胸部的身體在不停的膨脹、膨脹,不知何故有些害怕,急忙喊師父,現在悟到是強大佛法的展現,是師父在擴大我心的容量。

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五日,我在給五歲兒子讀《轉法輪》第一講時,孩子在邊玩邊聽過程中,偶然說出「爺爺,我來了」,因為平常我和孩子在常人中說起師父時,孩子稱師父為「爺爺」。有時孩子說出的話,大人都意想不到。有次我問他:兒子,為甚麼爸爸、媽媽這麼喜歡你。兒子在那玩著隨口說:是情。真的出乎我的意料。我也慶幸孩子和我都有緣走到大法中來,有幸成為師尊的弟子。

在不斷的學法中,我也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返本歸真,返回到先天本性上來。人是最寶貴的,即使再壞的人,只要下決心修,就能修成佛。特別是在師父的傳法中,能夠有緣成為師父的弟子,千萬年等待的,不就是得法修煉跟著師父圓滿回家嗎?生在這個時間中的生命能不幸運嗎,成為師父的弟子那更是萬分的榮幸!

學法後,自己的心性明顯提高了,遇到矛盾、遇到問題,不再像以前光找別人毛病,推卸責任了,知道遇到甚麼事,首先應該找一找自己哪裏做的不對,知道了應該向內去找,向內去修。今年有一天,我和孩子橫穿馬路快走到人行道時,一個騎木蘭(摩托)的人一下子從前面穿過,把我手中拿著的塑料袋子給扯壞了,剛買的沒吃幾口的冰激凌也弄到地上了,騎木蘭的人車子沖到前面七、八米處才停下,嘴裏還說:怎麼走路呢,也不看著點。當時她說時,我沒吱聲。後來我給兒子說,媽媽沒給她理論,為甚麼呀。兒子說是學了爺爺的法。真的,要不是學了師父的法,我也得和那個人一樣,說不定為這個小事吵起來了,也是有的。

正是因為學了師父的法,遇到問題,我想到的是,我是修煉的人,我是修大法的,我不和常人一樣。我遇到的這個情況與師父舉的例子相比輕得多,碰的不嚴重,但也是一個提高心性的機會,說不定也把以前和這個人的怨給結了呢。師父說過,煉功人,遇到的事都是好事。我在常人社會中儘量按照師父說的去做,當然與大法的要求還很遠很遠,但是在遇到問題時切實的感到自己的心性在不斷的慢慢提高中。

謝謝師父,讓我有緣成為您的弟子。

二、體會了師父對弟子的偉大慈悲

雖然我從二零零六年三月份接觸大法,但前期只是看書,煉功不多。就是學法還很不夠,在網上我看到一個新學員,得法才半年多,《轉法輪》已經看二十多遍,其他全部經文看了三、四遍。而我修這麼長時間,才和這個同修看的差不多。給孩子才剛剛讀完兩遍《轉法輪》,在學法上,我還很不夠,還得勇猛精進,嚴格要求自己。

在此我主要是講講在煉功方面,師尊對弟子的慈悲加持。在今年四月二十五日參加集體晨煉前,我煉功很少。去年七月份時,我只會第一套、第三套部份功法。同年十月才學會了前四套功法。第一次煉法輪樁法時,渾身發熱,全身出汗,連手背都往下淌汗,煉的過程甚感辛苦,但一直堅持做下來。在這期間煉功還是很少,一個星期煉前四套也就是煉兩次。在不斷的學法中,我知道作為一個新弟子,應該是天天煉一遍五套功法,儘量多煉功。在學法中看到師父對弟子關於煉功的一些講法和解法,決心修去自己求安逸、懶惰的不好的心。煉神通加持法時,我一般能堅持雙盤三十分鐘,個別時候能堅持一個小時,我就希望到四月份再煉功時(當時還不知道集體晨煉的事),能堅持一個小時。我有了這個願望,師父說過: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師父看到了我這個心,加持我,使我在三月底前就實現堅持一個小時了。

四月二十四日晚,看到明慧網同修文章說,三點五十分開始煉功。第二天開始參加集體煉功,在定時三點五十鈴聲響過後,沒有了以前還困不願起床的感覺,起來後發完正念已經四點十分,依順序煉功,心比以前靜多了,沒有了以前自己煉功時的其它雜念。從五點十五分做第五套功法時,立刻就雙盤起來了,沒有了以往得先單盤一陣,才能雙盤的情況。在做到差二、三分六點時,腿一直不算很疼。發完正念後到六點十五分,盤腿一個小時,感覺腿很好,深感集體煉功能量場很強。我知道是師父又一次慈悲予我們大法弟子。謝謝師父!

我走入大法中來,真是太幸運了。初期基本沒怎麼煉功,但是從師父加持我剛能堅持雙盤一個小時後,就能趕上集體煉功,那真是幸中之幸。我知道是師父的慈悲加持,我從心裏真是謝謝師父,讓我趕上正法進程,我一定走好師父安排的路,過好每一關,時時處處用大法嚴格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學好法。

弟子在此也希望還沒有參加集體晨煉的同修,都參與進來,師父正法把我們大法弟子向前又推了一步,集體煉功,師父布下的能量場很大,我們大法弟子集體煉功也能增強場的能量,六點集體發正念能量更強,清除邪惡的威力更大,另外因時間緊等原因不能保證每天煉功的同修,也是個難得的機緣,確保每天煉功。

三、努力做好三件事 跟上正法進程

得法一年有餘,師父一再強調要多學法、多學法。白天上班,我就抓緊利用早上、晚上等能利用的空閒時間看書,讀法。一早一晚接孩子,有時早上就在路上背法,也有時是和孩子一起背師父的詩。當然與更加精進的同修相比差距還是很大,與那些把《轉法輪》已背熟的同修更無法比。但正是因為通過不斷的學法,我現在基本能按照師父要求的,努力的做好三件事。我每天儘量堅持七個整點發正念,有一陣晚上十二點發完正念後,躺下睡覺,醒來感覺還處在發正念狀態,就繼續發。有時明明晚十二點的發過了,睡一覺看表接近十二點(其實不是),就趕緊打坐發正念。發完後一看手機要麼是一點來鐘,要麼是二點多,都搞的我記不清十二點的發過沒有。出現多次,我就特別注意一下,其實十二點的沒錯過,確實做了。但有時也會錯過,自己要更加嚴格要求自己。在參加集體煉功前,四月份期間,發早上六點正念時,多次感受到師父對弟子慈悲。我一般是定五點四十五分的手機鬧鈴,鈴聲響過後,困不願起床的時候,手機多次在五點四十五分至六點前其它的沒定製的時間再次響起,叫醒我,督促我起來,不錯過發正念的時間,我知道這都是師父在督促我精進。

在發放真相資料時,也時常感到「修在自己,功在師父」。有時想給某人資料時,你只是這麼一想,師父就安排了,周圍沒有其他閒人了,環境很適合,順便給了他資料並給他講講真相。你只要有這個想法,師父就給你安排,都有好幾次這樣的事。在這過程中也有做的不好的時候,其實就是怕心出來了,有一次,我這麼想,給他份真相資料,師父就安排他來到我跟前,當時院子裏人來人去的,很多,但都沒有過來打攪我們,閒聊了不短時間吧,我心也在不斷的在說和不說中掙扎,人心一上來,覺的他了解我的情況,給他一講不就暴露了嗎,不就不安全了嗎?這人心一上來,沒說也沒給他資料,他一會就走了。這次我做的不好。師父把該救度的人給我弄跟前,我卻沒有做好。

從我開始發放資料,能講真相以來,講的不是那麼流暢,在講真相中與其他的大法弟子有很大差距,時不時的出現這人心,那人心的。但是我堅修大法的心不動,努力按照師父說的去做,按照師父的要求,大法的要求,努力的做好,本著救人的目地,本著讓人明白真相的目地,去做。在做的過程中,也是在不斷的修煉中,在不斷的修去不好的心的過程中提高著自己。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九日晚,孩子的姑姑有事找我,我和孩子就利用晚上出去的機會,到了某一宿舍區,發放資料。(孩子很懂事,自覺的幫著看人,來人時就自己唱唱歌,跳跳舞甚麼的,現在只要是我們倆一塊發資料,我和孩子配合的非常好,看來我和兒子也是一個小整體吧。)發完資料後到孩子姑姑家已經九點多了,給她講真相。十一點左右回來時,車到一個路口,等綠燈,熄火了,後一出租車司機告知,油漏了,其實就是「有漏了」。當時沒有立即悟到是自己有漏,車停那時,背了兩遍論語,聽到話後發了一會正念,沒有立即從自己心性上找,還以為是舊勢力干擾。其實就是有舊勢力干擾,師父也講過,也要先找自己,師父對這方面有很詳細的解法。當時清除舊勢力干擾,發完正念後,車子還是發動不著。這才去找自己是否哪裏做得不好,後悟到在給孩子姑姑講真相時,扯了一些沒用的話,不應該談這些,但後來還是說了。當悟到作為一個煉功人沒有注重修口,在修口中有漏時,剛一悟到,車子馬上就發動著了。

車子到宿舍院後,沒停好位置前,又熄火了,在推車停好後,先生問:油漏的多嗎?我還說:不少。當時也沒有悟。第二天早上煉功時,才悟到自己有漏且很多,自己昨晚還有哪些地方有漏,又找到一個。當時說孩子爺爺被救度的事讓他奶奶去做,自己不管。當時說這話時,就覺的不對,但當時沒有細想不應該這樣。其實,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應該不分你救他救,最重要的是使被救度的人得到救度,師父下來傳大法,是救度一切眾生的,是正整個大穹的,作為大法中的一粒子,怎麼能有她應該去救他,而你不應該去救他的念頭呢。深挖,其實不就是一個私心嗎?師父教我們要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我做到了嗎?這漏還小嗎?這不是個根本的大漏嗎?

孩子姑姑一直抵觸婆婆修大法,多次講真相還是不行。孩子姑姑沒能「三退」,我也有很大責任的。我在講真相中,總是說我講的話沒有打動她的內心。師父說過修煉的人是有能量的,我總認為沒有打動她,這不是在給共產邪靈加能量嗎?她能退的了嗎?這次給孩子姑姑講真相之前,做了一些工作,我利用機會,到她辦公室或她家裏,談完她所談的事情後,就在心裏發正念,清除她空間場的一切邪靈、爛鬼、黑手,清除一切舊勢力。給她真相資料看時,我看法,覺的師父的法,某段或某篇經文,正好能破除她思想中的障礙,就讓師父加持,讓她讀下來。後來給她《九評》等資料,短的內容就陪她一塊看完。前期這些工作,也為她退出邪黨一切組織奠定了基礎。四月二十二日再次見到她,果然順利的退出來了,也一再給她說:真心誠意的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有福報。

可是對我先生,講真相就難的多。可能和我自身有關係。師父關於對家人講真相有相關的法,但是我還是沒有做好。我先生因為他幹的職業緣故,受邪黨的矇騙、迷惑太深,不修煉,也反對我修煉。還一定程度參與了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我就想讓他明白真相,救他。剛開始談這個話題,他就發脾氣,前幾次,我都是按照師父說的「作為一個煉功人首先做到的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得忍。」一次他喝多酒了,推搡我,雙手卡著我的脖子讓我放棄修煉。這次我不再像前幾次那樣忍受,我認為這次不僅僅是還業的事,裏面也有舊勢力的迫害,所以在他卡我的時候,我就發正念清除他背後的邪靈爛鬼、舊勢力。我用手撐著他的胳膊對他說:你越讓我放棄,我越堅定的跟著師父修煉。他其實也是一個本性善良的人,就是在黑窩中受毒太深,迷失了自己的本性。見我這樣,他就使勁的把我推到床上去,打我,但我沒出現傷痛。

過關的時候,真是甚麼都上來了,可能是第二天,他與別的女人曖昧的短信讓我看到了,在網上與其他女的閒聊也讓我看到,就看我這顆心怎麼擺。真是「關關都得闖 處處都是魔」(《洪吟》)。在處理與這個女人的事情中,我做得不夠善,當著我先生的面說這個事情,沒給他面子。在學法中我悟到自己要繼續提高自己的心性,達到一個修煉人的標準。

越看師父的法越感到救度世人時間的緊迫,給他講真相不光不聽還想要拿走大法書時,對師父說些不敬的話時,我的眼淚一下就流下來了,怎麼這麼頑固,都是為了你好,怎麼就是不聽。師父慈悲眾生,他卻還說不敬的話,心裏真是難受極了。但是我不能因為給他講真相這麼難,我就不去給別人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了,我還是繼續做好發正念,發資料,努力克服人心去講真相。

我現在雖然勸退的不多,可能有三十個吧,但我會努力去做好的,也請師父放心。現在我先生也不像以前那樣邪了,婆婆逮住他也給他講真相,現在偶爾也能聽一聽我給他讀的師父的法,但是大多時候還是一聽真相或大法的事就煩,資料不看、光盤也不看。但我不灰心,學好法,用自己修出來的善,用修出來的正念之場感染他、溶化他的心結。

我回老家就給家人,講大法的事,洪法。現在我姐姐和大嫂都在看《轉法輪》,我媽媽也在聽師父廣州第五期講法。上次回娘家,姐姐剛剛看完一遍《轉法輪》,和我交流。她給我講了一個事,農村過麥,她同村的人把些東西放到了路上,過農用車時,因路堵了,就軋著她家的地過。姐姐說,要是以前肯定不願意,那得跟他說說,要賠償費(現在惡黨弄的人都向錢看)。現在學了大法,知道應該把個人利益放淡,就沒去說,軋了就軋了吧,給別人個方便吧,不計較了。

作為大法一粒子,我做得還很不夠,我一定要勇猛精進,學好法,修煉好自己,修去安逸心,修去常人的執著、慾望、不好的心,努力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向慈悲偉大的師父合十!師父您好!我就做好師父說的,我就按照師父要求的去做,並且要努力的做好。謝謝師尊!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