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數事例證明:「法輪大法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三日】要說我十四年來的修煉體會和神奇故事,幾天幾夜都說不完,如果我有寫作能力,可以寫一部書。下面,只在我引導幫助新學員得法這方面寫一寫我的修煉體會和目睹的神奇故事,用事實來證實「法輪大法好!」在救度眾生中,我經常告訴人們心裏要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可不只是一句口號。要不,怎麼會有這麼多學員修煉呢?經我引導真正進入修煉並堅持修煉的到現在有十幾個人。下面僅舉幾個代表性的例子,說一說他們的得法修煉過程,大法給人帶來的美好。

老伴得法的故事

我家現在八口人,五人修煉法輪功,另外三人也在逐步走進大法。我們這個家庭團結、祥和、相互關愛,很少有相互爭吵,更沒有污言穢語,人人身體健康,小孩聰慧、活潑、可愛。

我是家中得法最早的一個,老伴晚我兩年。這裏只說說老伴得法的故事。

老伴得法前,就是個勤快、能幹、有同情心並且肯幫助別人的人。同事都稱他是一個好人。可就是在家裏脾氣急躁,管教孩子也只知道「打」。還有一個最大的毛病就是玩麻將,甚至整夜的玩,邊玩邊吸煙,一夜能吸三包,早晨回家到家臉都是青紫色的。我修煉前對他這個問題很是放不下,整天跟他吵鬧、打架。打架不行,就好心歸勸,還讓親戚勸說,誰來就讓誰勸,軟硬辦法用盡了,就是改不了。簡直氣的我到了要跟他絕情的地步。

一九九四年八月,渾身是病的我。當我找到了法輪功煉功點時的第一句話就是「我可找到你們了。」為此,我非常高興和激動,好像得到了無價之寶,從此,把老伴玩麻將的事也放在了一邊,不再管他這個事了,他玩他的麻將,我一早一晚去煉功,井水不犯河水。時間一長,他反而主動跟我說:「我今天贏了多少錢,你看我每月工資都交你,東西都是我買,都沒有向你要過錢。」我心平氣和的說:「我不稀罕這些錢,你如果把身體毀在麻將桌上,這些錢打的住嗎?」過幾天他又說我今天又贏了多少錢。我說:「你以後不要給我說你贏了多少錢,你就給我說你輸了多少錢好了,這我願意聽。我看你這毛病也是改不了了,以後你這樣:要是贏了呢,回來時原數退給人家,都是不錯的同事,因為玩,你好意思拿人家的錢嗎?要是輸了呢,輸就輸了,你不怕輸,我更不怕。」因當時我已悟到,得不義之錢會失德。心想:就讓他總是輸才好呢,輸急了可能就不玩了。說來也神奇了,從此以後他真的就總是輸了。今天回來給我說輸了幾十元,我說:「不多」。明天又說輸了一百多元,我還是說不多,又隔幾天我問他:「總共輸多少啦?」他說:「三百多元。」這時面臨兩個兒子結婚的我仍沒動聲色。以後我看他就不是天天去了,去幾天在家待幾天,而在家待著也是坐立不安,電視都看不下去。可是他還是要在家待幾天,依他的說法是躲一躲手氣不好的階段。有一天,他的牌友來叫他,對我說:「你這個老伴真有主意,贏了就總去,輸了呢,叫也不去。」後來我看他在家的時間越來越多,越來越勤了。我知道他真的是總是輸了。我心裏說的話真的靈驗了。

一九九六年的一天,在家無所事事的他,看見我放在寫字檯上的《轉法輪》,他就拿起來看,一看,啊!原來這書這麼好啊,難怪她那麼迷(指我)。對他很震撼,第二天,他毅然跟隨著我到了煉功點。並對他的牌友們聲明說:「你們以後誰也別再叫我了,我要煉功了。」真的,從此以後,一天不落的去煉功了,連一次遲到都沒有過,還幫煉功點做這做那。牌友們來叫他,拉也拉不去了。一個星期後,把煙也戒了,同事們不相信,拿最好的煙給他,他真的不吸了,他說吸著不是味了。一進修煉的門就戒了多年的麻將,一週後就戒了煙癮,到現在十二年過去了,可想而知人的變化有多大。不只是表面的變化,內在素質的變化更大。

同學得法

我有一位同學二零零四年得法。修煉前全身是病,動過兩次大手術,分別切除了乳房,子宮,但是手術後又出現了胃萎縮、胃炎、高血壓等疾病,吃不下飯,人瘦的不行,生活都不能自理,中西醫都看了,花了不少錢,就是好不了;她的丈夫心臟病纏身,速效救心丸隨身攜帶,還經常住醫院,就是在家附近散步時,也不敢讓他一個人獨行,只怕哪會不行了;兒媳婦面臨生小孩,孩子還需有人帶……,眼看這個家日子沒法過了,怎麼辦?

這會她想起我給她說過的法輪功了,來找我,說她想試試煉法輪功。我說:「你早該煉法輪功,只有這條路能救你。」

我給了她《轉法輪》、教功盤、煉功帶,還有師父初期講法的大法書。她開始煉功了。我告訴她每天要拿出一定時間來反覆閱讀讀《轉法輪》,按書上說的去做,修心做好人。過了一段時間她來找我說:「如何做好人啊?並說,你們初期時有那麼多人可以在一起互相交流,我現在沒這個環境,感到心中沒底。」我就給她講我們這一批學員中的許多修心做好人的故事。後來我就隔三差五的經常去看望她,和她一起交流切磋。她的身體很快康復了,臉色紅潤,精神煥發,人也年輕了許多,帶孫女、做家務,又成了家庭的頂樑柱。她高興極了,拿著東西來看我(以前都是我拿東西去看她),意思是感謝我。我說:「你不必這樣,是你與大法有緣,救你的是師父,弟子進門不分先後都是弟子。師父都無條件的幫助世人,師父也讓弟子們無條件的幫所有的人。大法弟子修的是真、善、忍,要的就是這個善。」

第一年很快的過去了,到了第二年初,她的血壓又高上來了,高壓180,低壓120,這回她害怕了,她說:「我一邊放著《轉法輪》,一邊放著藥,心想,我怎麼辦?……」最後還是沒守住心性,住院去了。同時把大法書讓女兒送回來,說暫時讓我替她保管。這時我心想:保管就保管,你一定會回來取的。三天過後,從醫院給我打來電話說:「我怎麼輸液血壓也下不去呀?」我說:「那你看著辦吧!」她說:「那我出院吧。」後來她驚奇的說:「從醫院出來血壓反而降下去了。」

她馬上請回了放在我這裏的大法書。二零零五年五月,在同修的耐心幫助下,我在家建立了家庭資料點,當年,大法書、《九評》、編輯小冊子、刻盤、甚麼都能做了。我就給她看明慧週刊,還針對她的心結,從每日明慧裏面選一些大法弟子的體會文章,打印成小冊子給她看,並和她切磋如何發好正念,這時她自願做了三退。

她開始在修心上下功夫了。後來,她給我說了她遇到的一些事:

其一:兒子由於第三者插足,到外地與第三者打工去了,和兒媳鬧離婚,兒媳氣急敗壞,氣沒處撒,就給她摔盆、砸碗,水灌地,她都沒有跟兒媳動氣,更加善待兒媳,她說她心寬的像大海,用手機發信息勸說兒子,同時善心的勸說第三者,讓她放兒子回家。不知發了多少短信,兒子終於回家了。

其二:一次幫女兒蓋小廚房,小房就要蓋起來了,突然又塌了,把她壓在了下面,把女兒女婿嚇壞了,趕緊把她拉出來,看有沒有事。她說她當時想起了「好壞出自人的一念」,跟他們說:「我沒有事」,進屋仔細察看,果然連皮都沒破。

其三:一次騎自行車過馬路,自己摔倒了,可前邊的汽車司機疑為是自己的原因,趕緊下車問候,她說:「不礙你的事,你走吧!」回家後,和沒發生過此事一樣。

其四:她還引導她的同事得法,勸說丈夫退黨。丈夫退黨後,心臟病好多了,能自理了,也不住醫院了,現在一家人日子過得樂融融的,真是一人煉功,全家受益。

她說她現在才感覺進了修煉的門。

侄媳婦得法

我有一個侄媳,已有一個女孩,還一心想要個第二胎(農村戶口)。小倆口為人善良,人緣比較好。

為了要孩子,侄媳把工作都辭了,自己帶孩子。可就是懷一個掉一個,掉第三個時,侄媳在電話裏傷心的對我哭訴:「我為了保這個孩子,曾經到某個廟裏拜菩薩,結果回來就掉了。」我說:「你走錯路了。」她說:「那我該怎麼辦?」我說:電話裏幾句話是說不清的,你如果有時間,可以到我這裏來一趟,我詳細的跟你說。時隔不長時間,果然兩個人帶著孩子來了。我就給他倆講法輪功是甚麼,邪黨的電視宣傳如何造假誣陷大法和師父。就這樣從晚飯後一直講到夜裏12點。在交談中得知,姪子接收過海外學員的真相郵件,侄媳也接觸過當地法輪功學員。他們都知道法輪大法好,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侄媳當時說她要煉法輪功,而且倆人馬上做了「三退」(退黨、退團、退隊)。

走時我給她帶了必需的大法書和師父的教功光盤,兩人高高興興的回去了。

二零零六年初夏的一天夜裏12點時,侄媳突然給我來電話,著急的說:「二姑,我現在又要掉了。書我念了,功也煉了,師父我也喊了,我說:『師父快救我』怎麼不管事呢?」我問:「孩子懷幾個月了?」她說:「兩個月了。」我想這可能是她的執著造成的,因她前三個孩子都是兩個月時掉的,這次可能還是擔心造成的吧。我馬上跟她說:「你要把心穩住。」之後事情怎麼樣我沒去問。第二天我打電話給姪子,問他情況怎麼樣了,他說後來就不流血了,但不知影沒影響到孩子,我們想到××市大醫院去檢查檢查,我說:「那就去吧」。檢查後,侄媳打來電話說:「醫生說沒影響到孩子,你放心吧!」

幾個月後,侄媳果然生了一個健康漂亮的女嬰,小倆口很高興,打來電話直說「謝謝」,我說:「你不要謝我,要謝謝師父。你一定要永記師恩,繼續修煉下去。」她說:「一定的,一定的。」

遇難呈祥得法記

二零零五年底,新學員李緣(化名),家庭突然大難降臨:再有一個月就要過年了,丈夫由於癌症去世;眼淚還未擦乾,臘月二十九,兒子又出車禍死亡,死時狀態慘烈,她另外三個兒女都沒敢讓她去看,並把此事瞞到大年初五才告訴她,她悲痛欲絕,對著老天哭喊:「這是為甚麼,這是為甚麼啊?……」眼淚都哭乾了。隨後的時間裏,她懷著極度悲痛的心情,帶著才幾個月就失去爸爸的小孫子,給失去丈夫的兒媳做飯,而兒媳還說她做的飯不好吃。60多歲的她,由於悲痛、勞累,時間不長,身體就再也支撐不下去了,日子實在沒法過了,把門一鎖,到妹妹家去住了。

我非常同情她的遭遇,就去看她。為了勸導她,先給她講了我父母家的類似遭遇:「我父母生了我們六個孩子,我是老五。大哥的兩個孩子前後病故,大哥自己還從房子上摔下來兩次,致殘;我的二哥三十八歲病故;妹妹三十九歲病故;三哥四十歲出頭就得了腦血栓;我三十三歲就得了靜脈炎。在妹妹病故後,父母由於極度悲痛,到第二年和第三年也相繼離開了人世。」我給她講我一家人的遭遇,意思是告訴她人間就是苦,遭受這種大難的不是你一個,可是誰也不知為甚麼?我說:「多少年來,我也不知為甚麼?直到我學了《轉法輪》,我才找到答案:原因是母親亂求亂供了另外空間低靈的東西,是它們在害人,在禍亂人間,它們不是真正的神,更不是甚麼仙,真正高層的神佛是慈悲的,是救人的。」說到這裏,她說:「我也供了,我天天給它們燒香磕頭的,讓它們保祐我,它們不保祐我,我就把它們送走了。」我問她:「你怎樣送的?」她說:「我從哪裏請的,就送回哪裏去了。」我說:「這樣你是送不走的,常言道:『請神容易,送神難』,雖說它們不是真正的神,可是常人也惹不了,你能真正送走嗎?」她說:「那怎麼辦?」我說:「你就學我,修煉法輪功,真心修煉,看誰還敢惹你!師父就幫你把它們清理了。」

我又給她講了我們學員開始修煉時,師父為學員清理另外空間低靈的東西時的好多神奇故事。就這樣她走入了修煉。

一個月後,她那虛弱的身體康復了,精神狀態好多了。我也像幫其他學員一樣,無條件的幫助她,讓她真正走入修煉的門。三年過去了,在不斷實修過程中,家庭環境也逐步有了很大的改善。

以上真實故事,對普通人來說,已經是很神奇了。我也曾為他(她)們和我們自己能解脫苦難而激動不已。不過,這些也只不過是大法在最低層次上展現給人的而已,而且「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也都是師父在做。從宏觀至微觀,從更小至更大,層層宇宙,都是這無邊大法所成,而我這小小的、層次還很低的弟子又怎能說的清「法輪大法好」呢?但我從內心知道,並已開始親身體會到,法輪大法就是好!我要加倍實修。

有些人又說了:「我看你們修煉人最苦,勞其筋骨苦其心志不說,還遭受迫害,說不定甚麼時候丟掉性命,是自找苦吃。」可我們修煉人看常人更苦,我們是明明白白的吃苦,到頭來,苦去甘來是真福。而常人呢,腦袋掉了還不知為甚麼,甚麼也不知道,就像掉進了無底的泥潭,越陷越深,很多人無可救藥了,自己還不知道。我家鄉的老百姓都說:「現在大多數人有飯吃,有錢花,就是沒有安全感,今天這個人還好好的,說不定明天就沒了。心也不舒服,……」是啊,不管是錢多的,還是錢少的,當官的,還是老百姓,為了錢閉著眼你爭我奪,你傷害我,我傷害你,能舒服嗎?況且,預言還說:人類還有大劫難呢。甚麼樣的人才能過的去呢?

還是法輪大法好啊!法輪大法無所不能,法輪大法才是人類得救的希望,但是無求而自得,真修其心就會得福報,得大福報!還不只是修煉得大福報,誠心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危難來時命能保,這也已是很多事實證實了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