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過網絡得法修煉十個月以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十日】我是二零零九年五月通過網絡得法的新學員,修煉至今已有近十個月的時間。得法以來,一直以精進實修的態度對待身邊的每一件事,也的確有不小的收穫。可是一直都沒有提筆寫下修煉的心得,總覺得自己離老學員的差距很大,應該還處於學習階段。可是最近一段時間長進變慢,講真相也頻頻受挫,經常由於種種觀念使我誤以為講的高一些也無所謂。講完後痛悔萬分,知道是在毀眾生。通過向內找,發現了一顆想要傾訴和表達的心。我悟到,我應該把修煉心得寫下來,這樣才是與同修們共同精進,圓容整體的行為。

一、得法

得法前的我,是一個一直在追求生命意義的年輕人。我的行為在別人看來是比較特立獨行的,所追求的好像也總是與眾不同。我在高中時質疑高考的必要性,到了理工科大學則在思考著應該如何轉入人文領域深造。研究生階段學習心理學的同時一直在各個高校偷學各感興趣學科的知識,並成為校圖書館和當地大圖書館的常客。我一直試圖通過這些努力找到生命存在的意義,但似乎海量的圖書仍無法讓我找到答案。於是我從書蟲轉變為網蟲,在茫茫網海中尋覓著,思考著。

畢業前後,社會上流行生涯規劃這個行業,我也自然跨入其中。在做「生涯規劃師」的那段時間裏,我發現一個好的生涯的規劃固然與人的內在心理因素緊密相關,但也與社會及政治體制等因素關係密切。我發現只要按照本性做事,幾乎就一定會招來批評和非議。我感到我所處的社會環境險惡,想要有點被承認的資本就必須在一定程度上放棄做人的原則。而我始終堅守自己原則的結果就是我被一步步的「邊緣化」。我是大家都公認有才華的人,卻很難找到合適的工作,在生了小孩以後就更是如此。

後來,經人介紹到社區工作的我,仍然不放棄尋找生命意義的努力。為了不被矇蔽,我從二零零三年收到第一封真相郵件起就開始經常突破封鎖看海外真相網站,從政治、經濟、文化、歷史等諸多方面全方位的了解我們這個社會,思考著各種問題的答案。《九評》一出就立即退了團、隊;在接觸了真相以後,思考著西方文化和信仰與東方文化及信仰的差異,以及現代人回歸傳統文化的意義;在學習傳統文化的過程中對中醫、養生和修煉有了一定的興趣;對天災人禍頻度烈度不斷增加的恐懼中,我大量研讀預言方面的書籍。直到有一天,我推著剛買來的嬰兒車往家走的路上,猛然間我決定要得法修煉了!這是個極其堅定,不容置疑的決定。從此以後尋找和下載大法的一切資料,學習著,精進實修著,從未放鬆過。現在我明白,是慈悲的師父看我已經在各方面準備就緒,點悟我得法修煉的。

二、真修大法,唯此為大

我真的很幸運。在讀《轉法輪》未過半時,就感到小腹處有一物體(法輪)來回運動,隨即全身彆扭,有時摸東西會被「電擊」。很快,這些狀況都過去了。隨著學法的深入,我知道那是我得法的表現,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在讀完《轉法輪》及《轉法輪(卷二)》,《轉法輪法解》、《法輪大法義解》、《大圓滿法》之後,我學習師父的教功錄像,很快開始煉功。只有約半個月的時間就感到無病一身輕的美妙狀態,月子裏搬家造成的怕風及四肢的一些小毛病也一掃而光。這是我以前吃營養品、學習中醫調理等都沒有達到過的。而終於找到人生意義的那種欣喜、感動更無法用言語表達。冥冥之中我感到這是我尋求已久的高德大法。我決定無論困難再大,也要跟隨師父到底,斬斷一切執著的絆腳繩,乘上師尊救度的法船。

得法初期,壓力很大,丈夫不理解,小孩太小,花的時間也很多,修煉的時間被壓縮的非常有限。丈夫出於怕心,認為我在做對不起全家,毀掉每個人幸福的事情,所以動輒對我又打又罵。由於我那時的心性有限,對丈夫還有怨恨心,只能做到瞪著眼睛堅定的大聲告訴他我就是要修煉到底,打死我也不回頭。挨打後常感到傷心委屈甚至放聲痛哭。我知道自己動了氣不是修煉人的狀態,挨打後通常採用打坐的方法讓自己靜下來,找自己與成熟的修煉人的差距,努力趕上。仔細回想與他發生矛盾的前前後後,我發現我挨打時並無痛感,是師父替我承受了這一切,內心感激師父的同時,更加明白了這一切都只不過是在考驗我的心性,雖然我還有很多心沒有去,但那顆堅定的心已經達到了那個階段法對我的要求,因此師父才會替我承受痛苦。於是,在幾次的考驗我順利通過後,丈夫打罵我的現象迅速減少,表現為他無可奈何的承認我可以在家修煉。

家庭環境寬鬆之後,新的考驗隨之而來。當時丈夫和我的同事都很愛玩網絡風行的偷菜遊戲,我雖早已不喜歡遊戲了,但在同事的一再勸說下,答應也開闢一片園子供她偷菜取樂。本來是出於不好推辭的原因開始的遊戲,卻發現一旦開始就有點剎不住車了。不由自主的又玩起了相關的別的遊戲,大量佔用了我的學法時間。我很快意識到了這個問題,感到自己沉溺於遊戲中,總是不時想起我的菜該收了,資本該買賣了,對學法很不利。於是刪除了部份遊戲,但還保留一些最令人感到「愉快」的遊戲,還自我安慰說我不太愛偷別人的菜,只在自己的土地上耕種收穫,道德還是很高尚的。直到一個多月以後的一天,我猛然意識到,這其實是舊勢力為了不讓我修煉,利用我想要「有所成就」的那顆心在偷走我寶貴的時間。於是,我果斷的刪除了所有遊戲,從此絕不登錄該網站,同時徹底放棄包括上動態網關注常人新聞在內的一切「業餘愛好」,把所有能夠利用的時間都用來學法修煉。真正把大法放到絕對第一的位置上,做到「真修大法,唯此為大」。

三、去掉色慾心

現在社會上宣揚色情和慾望的東西肆意泛濫。色慾心是從常人走向超常人的第一關,對剛滿三十歲的我來說,可以說是個大關。我的色慾心一直很重。在上大學的前幾年,儘管功課對我來說很困難,我仍被慾望驅使得一有時間就泡看相關的書籍,七八年來,看過的這些爛東西至少有好幾百部,造下了相當大的業力。連丈夫也反感我的這種行為,他還曾經刪除過我下載的這些東西。但我與他爭鬥,說自己這種情況不算特殊,有這樣的愛好反而不容易出軌云云,為自己開脫。後來就把這些東西通過各種渠道下載下來收藏,頭腦一熱就拿出來看,看多了自己也覺得無聊,但仍不由自主的想看。

得法後我很快意識到這是不符合法的行為。如果我不果斷的清除這些毒素,舊勢力一定會利用它們加強我的執著,直至把我拖向大法的反面。所以我果斷的刪除了所有的這些東西。但刪除後不久又「舊病復發」,還是想看,有時被控制得竟然再次安裝下載軟件,下載了這些爛東西。看完之後深深痛悔,立即刪除了。又過了一段時間,色慾之心又起來了,渾身不得勁,像吸毒的人來了毒癮一樣難受。色慾心驅使我開始尋找以前購買的光盤,把它們拿出來一個個的找著看。看的時候知道是錯的,知道自己是被控制了,但還是由此引發了強烈的生理反應。我迅速的清理了這些光盤,從此之後色慾心減弱了很多,再也沒有被它帶動幹出失控的事情來。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看到了我要去掉色慾的那顆心,將我身上色慾心的根給拿掉了。

到了現在,我的正念場已經有了一定的抑制能力,家庭越來越和睦,大家都自覺的做家務、帶小孩,不須多言即可自動配合。丈夫對我提出性要求的時候越來越少,心態也日趨平和了。整個家庭帶給人平靜祥和的幸福感。

四、講清真相,創造和諧的修煉環境

我在修煉之初,所遇到的幾乎全是魔難:丈夫不支持並時常打罵;小孩大量佔用時間;工作單位中人人與我製造矛盾;周圍不認識一個同修。不過這些困難並沒能讓我感到有多痛苦。可能是由於橫下一顆修煉心並大量下載資料的緣故,師父看到了我堅修的決心就幫助我淨化環境,表現在這個空間就是修煉環境改變的很快。雖然得法前我看海外正義網站已有六年,但大法的真相並不是十分清楚,更講不清楚。我就下載九評電視片、《我們告訴未來》電視片、明慧電台的絕大部份節目,新視覺的大部份真相光盤鏡像和神洲的幾部電影等。後來又下載了二零零八年和二零零九年神韻晚會。總之,一有時間就拿出來放,丈夫不在時就放給婆婆和孩子看、聽,丈夫在時通常會表現得很不耐煩,不是惡毒的言語攻擊,就是想打人。我就跟他講真相,發正念清除操控他的魔,並向師父許願一定要救了他。漸漸的,家庭環境越來越祥和,大家好像都想不起來不好的事情,丈夫也很少說髒話了。後來又經過幾次反覆的正邪較量之後,他背後的操控因素被去掉了很多,人漸漸的清醒起來,終於明白了大法弟子在做甚麼。隨即發表了退黨聲明。

在上班的初期,我工作也還算好,與同事並沒有甚麼明顯的矛盾。我得法以後,環境就開始發生微妙的變化。我以為得法以後更心平氣和了,更不計較利益了,工作會更順些,沒想到大家對我的不滿卻似乎與日俱增,主任甚至要我辭職回家。我仔細的反思:為甚麼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在我身上?向內找,我明白了:對修煉人的要求是遠高於常人的。得法以後,所有的好事、壞事都是好事,而且絕非偶然,都是師尊安排來考驗我心性,要我快速提高的。我在她們表達不滿以後找到了我的私心和求安逸心,決定迅速突破。我開始大量的做「家務」:每天最早來全面打掃衛生、燒開水、收拾廚房和衛生間。另外,對工作不挑不揀,交給的任何工作都認真完成,還主動琢磨有甚麼事情要做就自動自發的去做了。工作中注意與別的同事配合,不清楚的多問,別人說話難聽也從不往心裏去,還經常發正念清除背後阻礙他們得救的因素。漸漸的,工作環境變的越來越寬鬆了。大家都很喜歡我,總是給我創造好的條件用於學法、發正念等。與我修煉無關的事情被壓縮到幾乎沒有。人際間氣氛也變得祥和了,大家的髒話和壞想法變少了,對居民講話越來越和氣了,甚至有的同事發現:生病的時候,在家裏病會重些,到了單位就緩解一些。

他們還經常討論一些「國家大事」,都是給我講真相創造條件。由於種種執著心,主要是怕心在作祟,我到目前為止只給三人看過《九評》,一人勸退成功。突破私心與怕心是我目前的重要功課。

五、去掉求安逸心

在學法的初期,看到師尊關於去執著心會有剜心透骨的感受的講法感到難以體會。因為我的好些執著心如:色慾心、好奇心、爭鬥心等去得都較容易,給人感覺我好像是天生就是來修煉的。直到我深挖那無處不在,無孔不入的求安逸心並力圖去掉它時,才感受到這剜心透骨的痛。

我的成長環境一直都比較寬鬆,家庭的民主氛圍濃厚,父母也很會照顧我。我從小就很喜歡求安逸,總是把聰明才智都用在求安逸上,並認為能夠求到安逸的人是有本事、有水平的。而那些為了生存而苦心操勞的人則多數是笨的傻的。讀了《九評》與《解體黨文化》之後,我明白自己的這種想法是黨文化的流毒。得法以後,越來越深的體會到求安逸心對修煉人的負面影響勝過一些看似兇猛的人心,如色慾心、思想業等。很多在獄中堅定的同修出來後都被這顆心給拽了下去。於是我下決心要找到自己的求安逸心並去掉它。不找還不覺得,對自己的評價還不錯。一找才發現,從小到大在這方面從未設防的我,已被它侵蝕的體無完膚。幾乎所有讓我感到難受、起情緒的事情都有這顆心在起作用。比如在我讀書、聽法、製作大法書籍、看同修交流文章時經常來干擾我的「睏魔」,到現在還去不掉,甚至還被它帶動而不起來煉功、煉靜功時間過半時心煩意亂、夜裏不到十二點就上床睡覺等;學法和講真相多一點的時候,就總覺得有理由多睡會兒覺;在學法、看交流文章,尤其是看技術類的較為枯燥的交流文章時,頭腦中總會不時反映出夫妻生活的場景。起初以為是色慾心,後來通過學習《修心斷慾》才發現,我想到夫妻生活的場景並不是因為有性的慾望,而是為了追求舒適和放鬆。以後心中隱隱覺得太苦了的時候,總會出現上述場景。我這才驚訝的發現原來是求安逸心在起作用;對同事講真相進展緩慢,總是旁敲側擊,經常故意表現出常人的心態來避免讓同事發現我是個修煉人。我常問自己到底怕甚麼,結果發現自己並不十分害怕被抓捕,因為我相信自己是在法上認識法,正念強就應該可以過關。但卻擔心失去飯碗,影響家庭,也使我失去平和寧靜的修煉環境,這其實還是求安逸、求順利的那顆心在起作用。

為了去掉求安逸心,我大量學法。在深刻認識正法弟子的特殊使命的前提下,一改以前懶惰的毛病,表現為:儘量多做家務和帶小孩;換上不舒服的硬床睡覺;把以前幾乎不疊的被子每天早上起來疊好;冬季洗碗、洗手故意不用熱水;寒冷的清晨出門坐車去上班時,也只穿很少的衣服,目地讓自己不容易因安逸而睡著;每天只睡很少的時間──十二點發完正念睡下後清晨三點四十起來參加全球同步煉功;所有沒工作的時間全部用來做跟大法有關的事情。比如每天在車上的三小時用MP5聽《濟南講法》和《廣州講法》、修煉園地、天音淨樂、神傳文化、科技園地、《九評》和《解體黨文化》等,有時穿插背《洪吟》和看師父新經文,發正念時間發正念。由於在政府上班,八小時以內用於閒聊的時間一般很多,我避談所有與講真相無關的話題,把時間用於學法、看同修交流文章,有時發送一些真相郵件。寫到這裏,我不由得由衷感激師父的慈悲安排。為了讓我有充份的時間精進實修,師父把我的工作環境和家庭環境都淨化了,大家在一起都非常和睦。為了儘量不打擾我學法,有些外出的工作,領導都安排給別人做,只讓我做跟電腦有關的那點簡單工作,使我每天都有十二到十四個小時的學法修煉時間。

現在,求安逸心已經去掉很多,自從十九天前開始堅持每天清晨煉功以來,只有一次被睏魔帶動回床睡覺,起來之後還昏昏沉沉的,我知道被舊勢力干擾絕不會有好狀態,現在起床時正念就很足了,無論腦子裏那些觀念和業力說甚麼都無法改變我,一旦開始煉功就清醒了,各種人心執著和觀念都消失遁形不敢再來,否則我就要發正念清除它們。

雖然如此,被此心帶動的時候還是不少。比如有時很睏的時候,就會認為自己每天睡的很少,修煉的層次又很有限,人的因素還很多,可能是會犯睏,就趴著或上床休息一會兒。一旦上床之後就會很長時間醒不過來,往往錯過發正念的時間,即使上鬧鐘也不能很好的在半睡半醒中發正念。煉靜功時,打手印和加持動作結束後結印不久便開始心煩意亂,總有個聲音告訴我太苦了,應該歇歇。我不停的背誦著師尊的講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轉法輪》),告訴那業力說敢再來就發正念清除。即使如此也只能多堅持十分鐘左右,很少能夠堅持到煉功音樂結束。

我深深的感到,求安逸心已經深入我的每個細胞的相當微觀層面,就像常人泡在情中一樣,去掉是很艱難的。只有堅定的信師信法,穩步的過好每一天,盡力做好每件事,不斷排斥這顆心,它才可能越來越弱以至不能帶動我。

六、注重後代教育,為兒子得法做準備

我的小孩只有一歲零八個月,身體健康、心地善良、機敏聰慧、活潑大方,著實討人喜愛。剛會走路時,我就發現他的天目是開著的,常能看到我們看不到的景象。他的音樂天賦很好,我一唱歌他就跟著跳舞,跳的很有節奏感。我唱些兒歌或者大法弟子創作的歌曲如《打坐》、《插蓮花》、《古怪歌》等,他就會跳的鏗鏘有力。如果聽到煉功音樂,他就會做類似沖灌的動作,安靜而又祥和。他最愛看神韻晚會,每次看到天幕中神的飛降下世,他都會指著說:「哎呦!飛!」看到神佛降臨後都會喜笑顏開。

平時他得了點好吃的都會想到要給我們分著吃,連白開水也會給我們端來一杯,還經常不辭辛勞的鑽到沙發底下去掏拖鞋,跪到桌邊的垃圾桶邊扔垃圾等。我感到這個孩子慧根很好,可能是來得法的。我就經常給他看有教育意義的動畫片,反覆看神韻晚會。平時對他和顏悅色,犯了錯誤耐心跟他講道理,我發現他幾乎都能聽懂。他每天都很開心,經常在夢中笑。我由此愈加感受到大法的美好。

我短短不到十個月的修煉經歷竟然也寫了這麼多。這是我動筆前完全沒有想到的。其實,還有很多的經歷和體驗都沒有寫出來,還有很多的執著心如私心、依賴心、怕心、顯示心、對口味的執著、對時間的執著沒有去掉。尤其是講真相做的很不好,基本上只做了三件事中的兩件,還未真正轉入正法修煉。好在修煉沒有結束,我也還在努力突破的過程中。

層次有限,以上所講的有不在法上的部份,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