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死亡與新生的真相面前,中共為何如此惶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一日】生與死是人類對自身關愛的兩大基本主題。生於憂患死於安樂也好,生於富貴死於貧困也好,自然的生與死都是人類能夠接受的。面對死與生的畏懼、無奈、欣喜或超脫,融合了人過多的情感。所以當非正常死亡降臨或生命奇蹟般獲得新生的時候,人們都會加倍的關注,因為對這種現象的關注不僅包含有對他人生命的關愛,還包含著對自身生命的珍惜。這都是正常的。可是在中國,這種對生命的關愛卻常常因為中共的從中作梗而變的詭譎。面對非正常死亡和死而復生的奇蹟中,中共常常表現的異常的惶恐。我們看兩個事例。

二零零一年初,中央電視台將「天安門自焚」偽案在全國一播放,幾乎震驚了所有的中國人,自焚的慘烈挑起人們對法輪功的極端仇恨和恐懼。提起法輪功,人們除了莫名的憎恨外,就是不由自主的害怕。而導演了這一切的中共江氏流氓集團,自然是在背後偷偷的樂,讓中國人憎恨和恐懼法輪功,正是這夥人要達到的目的。

然而,當海外法輪功學員根據中央電視台播放的自焚錄像作慢鏡頭分析之後,中共就開始不自在起來。在這個中共自導自演的錄像中有太多的疑點,中共只為了追求加深世人通過自焚達到仇恨法輪功的目的,顧不上滿足基本的常識:攝影者的身份、滅火器的來源、燒不破的塑料瓶、違背醫學常識的治療,這些都經不住審視和拷問。而更叫人認清導演者邪惡的是拍戲現場擊斃劉春玲,以及事後已經脫離危險卻突然宣布死亡的劉思影。劉春玲倒地前受到一個身穿軍大衣中年男子的猛擊,這一鏡頭不但連攝影者,就包括後期製作時的剪輯,以及中央台的編審,當然還包括江氏流氓集團在欣賞自己創作時的所有相關人員,都沒有注意到這一真正「致命」的鏡頭。氣管切開還會唱歌和答記者問的小思影,在被中共利用完後自然逃不過被殘害的結局……

在自焚偽案沒有披露出來的時候,中共是自鳴得意的。可是當人們明白了自焚的真相後,害怕的就不再是世人,而是中共江氏流氓集團中那夥參與迫害法輪功的惡徒了。這些人眼見自己精心策劃的自焚騙局被揭穿,它除了對揭穿者的仇恨外,更畏懼中國人由此而明白真相。這就像一個殺人狂徒在殺完人而又進行了巧妙的栽贓一樣,沒有偵破案件之前,他的自我感覺是相當良好的,可是一旦案發現場的種種線索直向他的時候,那種面對死亡的恐懼就是不由自主的了。

中共非常害怕世人明白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其中以這個自焚真相最讓中共膽顫心驚。這一點可以從長春電視插播事件中看出來。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晚八時左右,吉林省長春市有線電視網絡的八個頻道被插播《法輪大法弘傳世界》、《是自焚還是騙局》等法輪功真相電視片,時間長達四、五十分鐘。長春有線電視擁有用戶三十萬,觀眾逾百萬人。加之當時正是迫害法輪功的高峰時期,人們對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的了解還相當有限,長春電視插播給觀眾留下的影響是震撼性的,不但把法輪功的美好傳達給了世人,更把中共用天安門自焚栽贓法輪功的卑鄙用心全面的揭露了出來。這個插播事件不僅警醒了國人的良知,更震驚了中共江氏邪惡流氓集團。

江澤民集團十分恐懼,密令「殺無赦」。為偵破此案,吉林警方非法抓捕了五千多名長春法輪功學員。在大抓捕中,至少七人被打死,另有十五人被非法判四至二十年徒刑。其中法輪功學員梁振興、劉成軍被非法判刑十九年,周潤君被非法判刑二十年,是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被非法判刑最嚴重的。

中共的恐懼來自於它的內心深處。它導演自焚把戲的目的就是恐嚇人民,並以此為藉口對法輪功展開更加殘酷的滅絕。可是黑幕被揭開了,它能不害怕嗎?人們不只是認識到了法輪功修煉者的無辜,更看清了迫害者的極端無恥和沒有人性。人們對中共謊言的唾棄,令中共感到十分的恐懼。它恐懼的標誌,就是利用手中的權力,對揭露真相者全面的打殺。

中共在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所有被迫害致死的無一不是因為中共的凶殘和滅絕人性所致。它當然害怕中國人知道真相了。要是人們都知道真相的話,它還怎麼維持自己的政權?這就是中共對揭露法輪功學員非正常死亡真相的恐懼。

中共可不只是怕世人知道它自己的陰毒,它也非常害怕中國人認識法輪功的美好。它把法輪功誣陷的一無是處,如果世人真正的了解了法輪功的美好的話,它的謊言不是同樣被揭穿了嗎?所以,中共既不願意讓人知道它自己的邪惡,也極不願意人知道法輪功的美好,對於世人通過了解真相而信奉法輪功的美好,它是非常恐懼的。我們看這樣一個例子。

海外法輪大法明慧網在今年二月二十七日發表一篇署名文章,作者是一位年僅十六歲的中學生,叫曲建國,他是河北省淶水縣的一名學生。零九年六月,小建國被檢查出患有骨癌,學校的師生很同情他,為他捐款,鄉里鄉親的也大都施出援手,家裏為給他治病花了十五六萬。他在北京積水潭醫院和水利醫院接受治療,頭髮因化療脫光,後來只有回到家裏等死。回家後他學煉了法輪功,病竟奇蹟般的好了,頭髮也長出來了。孩子為了感謝法輪功,親筆寫下了一篇文章發表在明慧網上,還配發了自己的照片。

他的事在當地造成轟動,可是同時也驚動了專司迫害法輪功的「六一零」辦公室。河北省保定市「六一零」責令淶水縣「六一零」、公安局對曲建國事件進行調查。隨後,四輛警車堵在曲建國家門口,一大幫惡人站在他家門前。曲建國及父母分別被惡徒單獨審問:是不是煉法輪功好的?誰上的網?誰拍的照?曲建國及父母一五一十的答覆:確實是因修法輪大法而好的病!

惡徒們見曲建國一家人不能按照自己的意圖說謊話,竟從上到下給淶水縣教委、小建國所在的學校及他的班主任施壓,強迫小建國在早已擬定好的文件上簽字,逼使他聲明自己的病不是因修煉法輪功好的。

這多叫人寒心!為甚麼要讓孩子說瞎話?難道孩子說個瞎話就能使對法輪功的迫害者心安?為甚麼明知法輪功有祛病健身的奇效而不敢承認?

這些人可不管一個孩子的承受力有多大,在小建國明確拒簽後,中共竟然指使各級對曲建國及其家人進行威脅、恐嚇,致使小建國身體出現不適。姐姐帶他到淶水醫院檢查後,建國隨姐姐往家返。可是走到淶水縣石亭檢查站時,姐弟倆卻被六一零惡徒劫持了,並再次逼迫小建國在早已擬定好的文件上簽字。

小建國的事很快傳遍了十里八村,這樣的奇蹟誰不稀罕,特別是加上中共各級組織的威脅,就使得這一事件像長了翅膀一樣傳播開來。你中共說人家法輪功這不好、那不好,可是通過修煉法輪功人家孩子的絕症都好了,這能不好嗎?孩子感謝一下法輪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說明這是一個很仁義的孩子,知恩圖報。可是中共卻受不了了:大家都信法輪功好,那不說明中共這十多年的打擊都是錯誤的?這怎麼能行?所以儘管面對的是一個孩子絕症後的奇蹟新生,這伙惡人根本不願承認這鐵的事實。

令人更加悲憤的是,因為小建國的事在海外造成了轟動,中共為了所謂的挽回影響,竟然趁機對淶水縣全縣的法輪功修煉者實施了一次大抓捕。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二日,淶水縣一些鄉鎮的法輪功學員突然遭到了綁架、抄家和搶劫。警察出動的警力很大,幾乎每到一家都是三四輛警車十多個警察。目前已經知道的就有三十多位法輪功學員遭非法搜查、綁架、搶劫,其中多人已經被非法送往勞教所進行迫害。

這是甚麼世道?人家孩子因為修煉法輪功得到了新生,你政府不去關懷,卻採取如此沒有人性的舉動,這就是你「人民公僕」的本色?

淶水人民是有目共睹的,因為事情就發生在他們身邊。中共如此做惡當然不是為人民的利益著想了,它此舉的目的充份暴露了它恐懼的本質。如果不是出於恐懼,為何不敢承認事實?為何去用抓捕其他的法輪功修煉者來達到其恐嚇世人的目的?中共打壓的越殘酷、越失去理性,恰恰說明它越恐懼,離它自己生命的終結就越來越近。

十一年來的無端迫害,中國人越來越明瞭一個事實:中共越害怕人民知道法輪功真相,正說明它對法輪功的鎮壓是非法的;中共的恐懼到了今天這樣的地步,它離滅亡的日子也肯定不遠了。

甚麼樣的政黨害怕民眾知道公民的非正常死亡和得到奇蹟新生的真相?它究竟有甚麼樣的罪惡和見不得人的事?這不是很清楚了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