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的李老師」遭貼身監控說明了甚麼?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九日】最近明慧網上報導了一個案例,很值得人們去深思。江蘇崑山市的李紀南女士曾是政府部門的一名工作人員,今年五十五歲了,於一九九三年開始資助山東沂蒙山區臨沭縣的一個貧困兒童宏剛上學。當時小宏剛才上小學二年級。李紀南不但在經濟上無償地資助他,還經常用書信和他交流。為了減輕他的負擔,每次去信都是把回信的郵票和信一塊給小宏剛寄去。十多年的資助和交流增進了兩人母子般的情誼。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李紀南因堅持修煉法輪功遭綁架後被非法判刑,兩人的聯繫就此中斷。第二年,宏剛以突出的成績考入了天津工程師範學院。他接到錄取通知書的第一個念頭就是給李老師去信,可是,宏剛的信被郵局以「查無此人」而退回。宏剛入學後,對李紀南老師的思念與日俱增。他把自己的情況告訴了記者。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七日《崑山日報》便以「好心的李老師,您在哪裏」為標題作了報導,並藉此替宏剛尋找這位長期資助他的好心人。

很多人都被感動了。在世風日下的社會中竟然還有這樣的人,不圖名,不圖利,更不圖回報。然而,更令人們想不到的是,此時的李紀南正在監獄中受到迫害,原因就是因為她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李紀南修煉法輪功十多年了,是個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修煉者。幾十年來她把自己的精力和積蓄都奉獻給了那些貧困的學生,卻很少對人提起。她一共資助了多少個貧困的學生,沒有人知道,只是很偶然的聽她說過有幾個都已經參加工作,有的還在上小學,宏剛只是其中的一個。

二零零六年五月,崑山人關注的好老師終於走出了監獄。可是當地「六一零」(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凌駕於法律之上的機構)、國保警察卻一直對她嚴密監控,她只好流離失所。零九年五月李紀南從外地回家後,當地警察更是公然地在她住房的南、北兩面的對過樓上安裝監控設備,窗口對著窗口拍攝,紅燈一閃一閃的。儘管房子的北面是廚房和衛生間,警察仍窗口對窗口的近距離監控,每天如此,終年不斷。警察還在她家住宅樓的旁邊專門安裝了一個攝像頭,怕天黑以後看不清楚出入的人,又對準樓梯口的位置,安裝了一個大大的探照燈。當地政府還安排和收買了社區、居委會人員、小區的門衛、附近的鄰居等等都加入到監控中來。李紀南只要一出門,就有多名特務貼身跟隨。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八日,李紀南年過八旬的母親千里迢迢趕到崑山探望女兒,不料一下火車就受到驚嚇,一大群人追著李紀南趕到火車站,來的人也都是「六一零」、國保、街道、社區、居委會等等人員。無論是母女一道出門買菜,還是散步,都有特務步步不離的緊跟。四月二十四日,李紀南陪著老母親去本市的古鎮錦溪去散散心,結果一大群尾巴開著小車追到古鎮的旅遊景點。令人髮指的是,即使母女兩個去浴室洗澡,警察也要派人跟蹤到浴室。如此毫無人性的精神折磨,給老人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壓力。

四月二十五日,老媽媽要去上海看望親戚,女兒陪著老媽媽剛剛走到火車站,跟蹤的特務早已電話通知了警察,於是又一大群「六一零」、國保警察驚慌失措地追到火車站,聲稱不許李紀南離開崑山,否則就抓人。無奈之下,八十多歲的老母親只好眼含淚水,一個人離開了崑山。

可能有人想了:這些人怎麼這麼無恥?李紀南又沒有犯法,怎麼這樣監控她?怎麼人家洗個澡也要受到監控?這還讓人怎麼生活?這和坐監有甚麼區別?

然而,這是事實。中共這樣無恥的罪惡行徑不符合人情事理,可是卻符合中共自己的打算。那麼中共究竟是怎麼想的呢?

中共這樣聲勢浩大的針對李紀南搞監控,就是為了干擾她的正常修煉。特別是對李紀南老師講述法輪功真相,這夥人是發自內心的害怕,因為李紀南的說服力太強,她本人就是最好的證明。中共這樣一監控,誰還敢去和她接觸?同時,這也能比較有效的阻止其他的法輪功學員和她正常交往,這是從表面上看。

中共這樣的貼身監控還有一個目的,那就是變相實施對李紀南老師的迫害。如此的緊跟死盯本身就是對人自由權利的剝奪。古今中外,有誰聽說過這樣對待一個德高望重的好人的?李紀南無論走到哪裏,這座無形的監獄就挪動到哪裏。

中共地方當局對李紀南這樣搞監控還有一個實質的目的:李紀南老師的社會聲望太高了,只要知道她事蹟的人誰能不說她是好人?可是這樣的好人要是因為向別人講法輪功的真相,誰還不信?

這麼多年來,中共迫害法輪功不都是採取誣陷的手法嗎?而且迫害時還都是把法輪功修煉者關押在監牢裏秘密進行迫害的。先前,李紀南被非法判刑時,她在社會上還沒有這麼高的聲望,判她幾年可能沒有甚麼太大的社會影響。可是現在就不一樣了,誰不知道她是公認的好人?你再對她誣陷造謠,對老百姓都無法交待啊。

從中我們可以看出,中共的監控就是為了阻止李紀南老師做出甚麼證實法輪功的事。這就很可笑了,害怕一個公認的好人去向別人講真話,所以就對人監控到這種程度,恐怕舉世罕聞。而中共非法監控的本身不就是在幫助李紀南老師講述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嗎?中共的貼身監控暴露的正是中共自己的虛偽、無恥和膽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