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靜中的力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九日】朋友給我講她在勞教所受到的虐待,其中有一種叫不出名字的酷刑,就是不讓任何人與她接觸,更不允許她和任何人說話。每天別人出工,她就與一個監管她的犯人坐在空曠的教室裏,這個犯人也被要求與她坐在一起,不准亂動,更不准與她說話。

開始這個犯人還以為是警察照顧她,分配了一個不用出工的美差,誰知時間一長,這個犯人受不了了。朋友天天在那坐著,靜靜的,雖然不發一言,但那份發自內心的平靜對周圍的環境好像都有一種約束。她每天靜靜地坐在那裏,彷彿周圍的一切都不存在了,也沒有感覺到時間怎麼漫長。突然有一天那位監管她的犯人大哭起來,說:「我受不了了,這樣天天坐著,不讓說話,比殺了我還難受!」

朋友說起這些時,很平靜,沒有一絲的怨恨。我當時也沒有意識到這是一種甚麼殘酷的刑罰。後來看到清華學生柳志梅被關到北京七處看守所時,被警察蒙住雙眼押到一個秘密地點,關進一個長兩米、寬一米的牢房,開始了長達兩個月的折磨時,我才意識到這種酷刑的殘酷。柳志梅在那狹小的牢房中,兩個月沒脫過衣服,因為上面有一個大大的監控器,不知後面是男人還是女人。一個年僅二十一歲的女孩子在那樣一個封閉的房間長時間與世隔絕,人承受不住是會發瘋的啊。

我們在社會中生活,肯定離不開與人相處,這是人生活的正常環境和狀態。可是要是讓人完全地與世隔絕,終日不能說一句話時,那種孤獨與寂寞伴隨著時間的延長,會像毒蛇一樣時時刻刻侵蝕著人的心靈。把門關上,那就是永遠的黑夜;即使徹夜不熄燈,在昏黃的燈光下,終日面對的就是四週狹窄的牆壁。警察使用這種看不見刑具的酷刑,目的就是摧毀人的意志。

當然,這樣的酷刑也往往有諸多的變種,警察也會把它和其它的刑罰結合起來使用:有的採取罰站,稱為站軍姿;有的採取罰蹲,稱為蹲軍姿;有的採取罰坐,稱為碼坐。無論是站是坐還是蹲,那都是長達數小時的保持一個固定的姿勢,而且強制要求不得與任何人說話。

然而面對酷刑,法輪功修煉者們並沒有屈服。壞人刻意製造的隔離與孤獨影響不了他們內心的平靜。這份平靜是在同化真、善、忍的過程中心靈得到淨化後才達到的。在惡人虎視眈眈的監管下,在漫長的黑夜裏,環境的寂寞並沒能腐蝕掉他們內心的信仰。對法輪功的堅信早已內化為他們生命的全部,法輪功修煉人所表現出來的這種超乎尋常的平靜,正是真、善、忍精神的體現。

從一個特定意義上講,任何一個人心靈的高尚與否與他內心的純淨程度相關,心靈的昇華其實就是心的淨化。純淨的心靈在不知不覺地淨化著我們生活的環境,即使在監獄,那份來自內心深處的超然的平靜也能改變周圍的環境。有一個例子很能說明這個問題。

北京市懷來縣北辛堡鄉的陳洪平與她的二弟陳愛立都是法輪功修煉者。陳洪平去冀東監獄接見二弟時,陳愛立被幾個警察帶出來,對她點了一下頭。約十分鐘兩個人都不說話,靜靜地坐著,那是一種內心相通的默契。監控的警察著急了,王科長迫不及待地讓陳愛立開口說話嘮家常。愛立開口第一句話就是:「我要堅修到底。」後來,愛立又說:「要順其自然。不管以後出甚麼事,都要堅修到底。我沒有病,他們硬讓我吃藥,我不吃,他們就灌我。每天六、七個人看著我。」

陳愛立因不配合戴標示犯罪的胸牌,被惡警指使數個犯人折磨。警察指使犯人對他進行隔離,哪怕一個犯人說了同情愛立的一句話,或傳遞給他一個同情的眼神都會遭到處罰。獄警對愛立採用「熬鷹」的酷刑,就是不讓他睡覺,目的就是要讓他妥協。在遙遙無期的封閉環境中,獄警只問愛立還煉不煉,愛立一如既往地說「煉」。獄警說:「你說煉也煉不了。」愛立說:「那我也說煉!」這就是陳愛立在漫長的「熬鷹」酷刑中所說的話,有時也只是一個字而已。

陳愛立被熬得好像植物人一樣,總也醒不過來,惡警就叫犯人在夜深人靜時用一大壺開水澆在陳愛立頭上,在陳愛立被燙得清醒的一瞬間趕忙問他「還煉不煉」,陳愛立說完「煉」後,就又昏死過去了。緊接著又是一大壺開水,陳愛立在發出痛苦的尖叫聲後依舊回答:「煉!」

從省城來的監獄系統領導要看一看陳愛立究竟是個甚麼樣的人,這麼堅定修煉法輪功。其他的監獄領導都畢恭畢敬地筆直站著,陳愛立平靜的坐在那裏。過後從來沒見過省級領導的警察問陳愛立:「你怎麼見到誰都那麼平靜?」陳愛立說:「他們在我眼裏都是一樣的眾生。」警察問:「你恨我們嗎?」陳愛立說:「不恨!」

這是獄警們理解不了的。法輪功修煉者們是修煉真、善、忍的,有了恨,就不可能有這樣的平靜,因為那是不符合真、善、忍的標準的。

陳愛立在監獄中一直都有專職獄警承包,平時由獄警挑選心腹犯人監視看管著,一言一行都要向上彙報和記錄,誰也不許和他說話。可是陳愛立所遭受的迫害在犯人中悄無聲息地傳開了。有一年過年,一個在社會上有名的黑老大,坐了監連獄警都不敢得罪他。他從其他中隊專程跑來給陳愛立拜年,對陳愛立說:「久聞大名,你一天吃的苦比兄弟在外面吃的苦還多,實在佩服!佩服!」然後給陳愛立畢恭畢敬的鞠了一躬,「有甚麼事需要兄弟幫忙的儘管說,兄弟捨命相助!」陳愛立說:「那你就記住法輪大法好吧!」

法輪大法是法輪功學員平靜的根源。這份平靜中難道不是淨化社會最有力的力量嗎?那平靜的背後,是法輪功學員對法輪大法堅如磐石的堅定!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